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11節


“喂!”


有人在叫她,語氣不耐。


“你聽見了嗎?”


夏菱倏然驚醒,一雙幹淨的白色球鞋進入視線,她愣了一下,慢吞吞的順著球鞋往上望,薛煦站在她麵前,雙手插兜,逆光而立,頎長的身影在陽光下被拉得很長,麵容看得並不真切。


可她知道,這一定是他。


夏菱笑了,有些艱難的仰望他,舔了舔幹澀的唇,“有事嗎?”


“當然是來算賬啊。”薛煦揮了揮拳頭,也笑了,唇紅齒白,“你以為我真的就那樣放過你了,做夢呢。”


“那你想怎麽樣?”夏菱輕笑,胃部絞痛,“是要繼續當初沒打下去的那一拳嗎?”


“那多沒意思。”薛煦扯了嘴角,正色道:“我想要你和我再認真的打一架,是輸是贏我都認了。”


“我說過很多遍了,我真的不會打架。”夏菱無奈歎氣,感覺胃好像更疼了,要是會打架,她直接就對黃璐動手了,何必拐彎抹角。


“你不會以為我那麽膚淺,認人隻看臉吧。”薛煦卻淡淡說了一句她意想不到的話。


“什麽?”夏菱怔了,難道他還有什麽別的決定性證據?


她緊張起來,雙眼一眨不眨的看著他,隻見少年忽然微微垂眸,目光淡定又自然的落在了她脖子以下,腹部以上的地方。


“……”夏菱來回反複看了兩遍,確定了,他在看她的胸。


“太不正常了。”


薛煦絲毫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異,眼神詭異的看著,小聲嘀咕了這麽一句。


薛煦對女人雖然沒有季修淵那麽敏感,但處於荷爾蒙發達的青春期,他該關注的一樣不少。


男人看女人,一看臉,二看胸,而他身邊的女人,大多都在發育中,曲線各有千秋,有大有小,而像夏菱這樣的,一馬平川,平得這麽徹底的,簡直是生平未見。


所以他才會好心提醒季修淵一句。


因為這他媽真的很不正常啊!


而當初,他不僅一眼認出了她的臉,更是直接認出了她的胸。


“你真的是女人嗎?”薛煦盯著她平坦的胸部,不禁問道:“不會是去做過變性手術吧?”


夏菱沉默了,很沉默很沉默,過了很久,突然輕飄飄的問了一句:“你剛剛說什麽?”


“你真的是女人?”


“前四句。”


薛煦想了一下,“我們打一架吧?”


“好。”


這一回,夏菱沒有猶豫的點頭,放下書本,搖搖晃晃的站起來,麵無表情的看著他。


“我們決一死戰吧。”


作者有話要說:  日更模式走起,咳咳,薛煦注定追妻火葬場,為了祈禱一秒鍾。


還有,那啥,夏菱那裏隻是營養不良,太瘦,所以大不起來,以後營養跟上了,會發育的,咳咳咳


第10章


“你身體是不是不舒服?”


薛煦沒有因夏菱的應戰而感到高興,眯眼打量她半晌,忽然問道。


眼前的女孩蒼白得過分,柳眉微蹙,咬著嘴唇,像是在忍受著莫大的痛苦。


剛剛為止,她一直弓著背蹲在草坪上,所以他才沒有注意到,畢竟夏菱的皮膚生得本來就白,有種我見猶憐的病態美,也難怪周嘉江他們總喜歡把她戲稱為現實版的林黛玉,菱妹妹,可以說非常形象了。


可是現在她的樣子和平時明顯不一樣,單薄的身形搖搖欲墜,仿佛一陣風就能把她刮倒,她用手捂著肚子,巴掌大的小臉毫無血色,冷汗頻冒,打濕了劉海,碎發下的那雙眼睛極黑,罩了一層淡色的薄霧,不含情緒的看著他,像是含了冰,冷漠,尖銳,和她平時的氣質不符。


可薛煦更傾向於這才是真實的她,這個看似人畜無害的柔弱女孩,在病痛的折磨下,終於露出了她最真實的一麵。


“肚子痛?”薛煦皺眉,為什麽每次遇到她,她都是一副快要死的樣子。


夏菱恍若未聞,耳朵嗡嗡作響,疼得已經聽不清他在講什麽了,少年的聲音像是被過濾器處理過一樣,朦朧而不真實,她理所當然的腦補他說的是:“來啊,快來打我啊。”


所以,夏菱下一秒就攥緊拳頭衝上去了,她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和他打架無異於以卵擊石,但她管不了那麽多了,她現在隻想快點了結掉和薛煦的恩怨,從此互不相欠。


“喂,你聽不懂我的話是不是?”


薛煦沒想到她還敢衝過來,速度在他眼中和烏龜無異,還有那拳頭,輕飄飄的跟氣球似的,是在耍他玩嗎?


薛煦頭一歪,輕輕鬆鬆躲過她的拳頭,在她身體靠過來的一瞬間,修長的雙手緊緊抓住她的胳膊。


“你……”


他有些生氣,剛張開口,就見夏菱重重的喘了幾口氣,難受的閉上眼,歪倒在他懷中,暈了過去。


“喂!”薛煦睜大黑亮的眼睛,下意識抱住了她,看著她蒼白憔悴的臉孔,認命的歎了一口氣,彎腰,手臂從她腰間穿過,橫抱起她,跑向學校醫務室。


“我上輩子一定是欠了你的。”


少年邊跑邊磨牙,終是化作一道無奈的歎息,在空氣中徐徐散開。


他從未想過,他的右腿康複後的第一次奔跑,竟是為了送折斷它的仇人去醫務室。


在他的預想裏,應該是一腳踹死她才對啊。


薛煦不知道,有兩個人正跟在他後麵。


周嘉江聽到薛煦要來找夏菱算賬,有點不放心,叫上季修淵一起偷偷跟蹤他,萬一薛煦發起瘋來對夏菱做了什麽喪心病狂之事,他們也好及時阻止。


不過他們顯然高估自己了,就算真的發生了什麽,他們也阻止不了,因為隔得遠,夏菱暈倒在薛煦身上的那一幕,出於種種視覺造成的誤差,被他們自動看成薛煦一拳把夏菱打暈了,嚇得連忙追了過去。


薛煦把夏菱抱到醫務室,撞開大門,氣喘籲籲的大喊:“林老師!在嗎?林老師!”


“來了來了。”


林琴蘭掀開簾子,從裏屋走出來,她穿著白大褂,很年輕,留著齊耳短發,二十多歲的樣子,氣質簡潔幹練。


“你小子又哪裏受傷了?”她一眼認出了薛煦,以前薛煦愛踢球,受傷是常有的事,沒少到她這來包紮。


“不是我,是她。”薛煦對醫務室很熟,輕車熟路的找到床,把夏菱放在上麵。


“她怎麽了?”林琴蘭這才看到他抱著一個不省人事的小姑娘,立刻表情凝重的走過來,“怎麽暈的?”


“不知道。”薛煦甩了甩酸痛的胳膊,淡道:“我看見她時她就已經不舒服了,好像是肚子痛。”


“她吃了中飯沒?”


“……應該沒有。”


薛煦想起來,他在教室看到夏菱的時候,正好是放學的時候,她一個人孤零零的在草坪上坐著,沒有絲毫去食堂吃飯的打算。


這時候,周嘉江和季修淵正好破門而入,扯著嗓子大喊:“阿煦,你冷靜一點!”


薛煦微愣,回頭,“你們怎麽來了?”


“當然是來救菱妹妹了。”周嘉江不讚同的看著他,“阿煦,人家再怎麽說都是女孩子,你對她動手也太不是男人了吧。”


“就是。”季修淵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我剛準備追她呢,你可不能把人給我整沒了。”


林琴蘭回過味來,驚訝的看著薛煦,“是你把這個女孩打暈的?”


“我才沒有,你們兩個胡說八道什麽?”薛煦眉頭深皺,冷眸掃過他們,“皮又癢癢了是不是?”


“可我明明親眼看到……”周嘉江在少年的瞪視下,沒敢再吱聲。


“行了,都別吵了。”


林琴蘭對薛煦的人品還是信得過的,她翻了翻夏菱的眼皮察看情況,心中已然有數,“我要給她脫衣服檢查一下,你們都出去。”


脫衣服?


三個大男孩不約而同的望向躺在病床上,猶如睡美人的夏菱,腦中不由浮想聯翩。


周嘉江純情的紅了臉,季修淵則像一個老司機般舔了舔嘴角,一臉邪笑。


薛煦的想法和他們顯然不在一個頻道上,他聽到要脫夏菱衣服的第一反應,是回憶起了當初他們打架的時候,她雖然折了他一條腿,但她也沒好到哪裏去,要是沒記錯的話,他的拳頭應該有打中她的胸口,下手不輕,她身上應該還有殘存的傷痕才對。


薛煦心髒強跳,雖然他嘴上說得肯定,夏菱一定就是那個女人,但夏菱表現出來的性格與他印象中的差距太大,讓他有種錯亂感,而現在正是證明夏菱身份的大好時機!


薛煦向來雷厲風行,想到什麽做什麽,他一腳把愣在門口的兩個人踹出去,然後迅速關上門。


“我把他們趕走了。”少年一臉正直的來到林琴蘭旁邊,興致勃勃的對著夏菱擼起了袖子,“我們快開始吧,先從哪開始脫,衣服還是褲子?”


林琴蘭:“……”


周嘉江和季修淵在外麵沒呆多久,就看到醫務室的門又開了,林琴蘭揪著薛煦白玉般的耳朵,麵無表情的把他給拎了出來。


“我隻是想做你的助手。”少年試圖解釋。


“你是不是忘了你的性別。”


“護士都有男的呢!”


“那就等你考到護士資格證再說。”


林琴蘭當著他們的麵,重重甩上門,然後來到夏菱旁邊。


這麽熱的天,女孩不知為何穿得又厚又多,而且袖口都很長,林琴蘭給她脫去外衣,卷起她的袖口,看到裏麵裸露的肌膚後,瞬間不可思議的睜大眼,目露震驚,捂住嘴,差點沒叫出聲。


薛煦三人在外麵沒事幹,不想幹等,打算去食堂吃飯。


“你們幾個,留下一個人,我有問題想要問。”


他們剛轉身,林琴蘭像是有心靈感應似的,打開門叫住他們。


“我肚子餓了,先走一步了啊。”周嘉江腳底抹油溜得飛快。


季修淵想留下來,卻正好接到一個電話,是他追了很久的高冷校花,答應和他出來吃飯。


“阿煦,你看,不是我不想留,美女來了擋不住啊,菱妹妹就交給你了,幫我照顧好她啊,謝了。”季修淵眉開眼笑,任重道遠的拍了拍薛煦的肩,跑得比周嘉江還快。


薛煦對這個花心大蘿卜是徹底無語了,但也無所謂,他原本就想留下來,走進醫務室問林琴蘭:“你要問什麽?”


他的視線瞄向病床上的夏菱,見她衣服整整齊齊的穿在身上,不由一陣失落。


“這女孩是什麽來頭?”林琴蘭語氣凝重的問道:“和你又是什麽關係?”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撒嬌也沒用長得美還拚命[娛樂圈]沙雕大寶貝被寵日常小蜜糖少女星乖,別怕我畫出來的初戀消失九年後我又紅了和暗戀的人相親後離婚前我失憶了甜心咒[娛樂圈]吻痣他總想親我撞鹿拎起那隻兔耳朵聽說陸之汣愛我很多年永遠的女神[荒野生存]影後暗戀日記她偏要撩幸運合夥人時醫生是我的人徐教授和她的頂流前夫我有一個百寶袋和你的年年歲歲偏要偏愛她[娛樂圈]昭昭我要把他寵上天我老公年輕時居然是校草戒不掉你與財團大佬隱婚後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