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106節


“那他現在人呢?”


“我心裏。”


夏卓群:“……”什麽意思?


薛煦卻聽明白了,淩夏說的不是別人,正是他那個人格爸爸,訝異他竟然記得這麽清楚,鮮明生動,仿佛真的有這樣一個人似的。


“你請回吧。”


總被人這樣看著,還能不能好好玩遊戲了?淩夏有些不耐煩的抬頭,“從你拋棄我的那天起,你就失去了成為我父親的資格。”


夏卓群啞口無言,緊緊皺著眉,一臉難過。


他覺得自己從來沒有真正了解過夏菱,自尊心強,倔強,高傲,和她的外表呈現出來的樣子完全相反。


長了一身的刺。


這是個傷不得的孩子。


因為她不會給你第二次機會。


夏冉冉在一旁看不下去了,走上前道:“淩夏,再怎麽說他都是我們的爸爸,和你有血緣關係,你就看在他把你接回夏家的份上,原諒他吧。”


“接回來,然後又送回去?”淩夏看著手機,淡淡笑了笑,“你們有錢人的遊戲真好玩。”


“你……算了。”夏冉冉深吸口氣,“我今天是為了別的事找你。”


“求你放過我媽媽吧。”


當著所有人的麵,夏冉冉竟然直挺挺的朝淩夏跪下來了,祈求道:“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求我有什麽用。”淩夏無動於衷,盤起腿,懶洋洋的看著她,“她可是殺了人,刑事犯罪,由檢察院起訴,我又幹涉不了。”


“媽媽說她是出於自衛才錯手殺人的,你當時站在門口都看到了,如果你作證的話……”


“是你有病還是我有病?”淩夏打斷,眼睛冷淡涼薄,“她曾經夥同別人把我推進大火中,後來還嫁禍給我,雖然我不知道精神院裏發生了什麽,但能把夏花逼到那個地步,她真是夠可以啊。”


“我知道我媽錯了,我們一家都很對不起你,隻要你放過她,我什麽都願意做。”夏冉冉忍著屈辱,在地上磕頭,“求你了,求求你了。”


夏卓群看到女兒這樣,有些動容,也向淩夏求情:“雖然我也很恨唐雁梅,但我希望你能站出來說出真相,讓法律公平的判吧。”


“我就明確說了吧。”


淩夏歎了口氣,伸出兩根手指,“我隻能接受兩個結果,一死刑,二無期,如果法院判得讓我不滿意,我會上訴。”


“你們與其來求我,不如去找個好點的律師,做好打官司的準備吧。”


第78章


夏卓群父女走後, 淩夏見薛煦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己,“怎麽, 覺得我很殘忍?”


薛煦慢吞吞搖頭:“那倒沒有, 正相反,我還以為你隻接受死刑。”


淩夏挑眉, “原來在你心中,我是這麽狠毒的人啊。”


“中國的無期一般不會真的無期。”薛煦看著他:“如果在監獄裏表現好的話, 大概關個十五到二十年就會放出來了。”


淩夏淡笑, 撕了一顆糖扔進嘴裏,“那也不錯啊, 唐雁梅今年三十多歲吧, 到那時候就五十多了, 年老色衰, 女人最美的時候都在監獄裏度過,對她這種人來說比死更殘酷吧。”


“你就不怕夏家動用關係把她提前放出來?”


“她當初用輿論壓我,我就不會在網上博可憐嗎?”淩夏嚼著糖, 話鋒一轉:“當然了,如果能夠死刑最好。”


薛煦:“……”說了等於沒說。


最後,經過漫長的偵查審訊,出乎所有人意料, 唐雁梅真的判了死刑, 故意殺人罪成立。


連淩夏都有些意外,找來準備上訴的律師都無用武之地。


當然了,能判這麽快, 他功不可沒,唐雁梅無論是故意殺人還是自衛殺人,都推脫不了她事後毀屍滅跡,想要置夏菱於死地的罪名。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當初虐待夏菱的醫生吳廣仁在牢裏聽聞唐雁梅落網,心神不寧,知道唐雁梅這回自身都難保,不可能兌現得了對他的承諾,咬牙把唐雁梅指示的事說了出來,請求減刑,使唐雁梅的處境變得更加艱難。


而後,怕夏冉冉和唐雁梅的娘家動用關係妨礙判決的公正性,淩夏在網上洋洋灑灑寫了一篇文章,發微博,澄清了他弑母的事,揭露唐雁梅才是真凶,把視頻錄音還有一係列證據全都貼了上去。


除此之外,淩夏還寫了事件發生的始末,他沒否認自己是私生子,把事情經過全寫了出來,包括他長期受到生母家暴,包括他患有人格分裂症的精神疾病。


引起了社會高度關注,網友口誅筆伐。


“小三惡心得要死,原配也不是什麽好東西!”


“隻是可憐了孩子。”


“對不起,我們錯怪你了。”


“人格分裂是真的假的?這種病真的存在?”


“不管真假,小三的死都和小孩沒關係,視頻那麽清楚,你眼瞎啊?”


“天啊,我看到那男的把女孩推進火裏的時候眼淚都掉出來了,太不是東西了!”


“死刑!必須死刑!小三罪有應得,你殺了她我無話可說,可事後裝什麽白蓮花呢,這樣和小三有什麽區別?”


……


短短幾個小時,文章閱讀量就過了十幾萬,成為微博頭條,評論轉發上萬,輿論不斷發酵,在公眾的監督下,如果判得不公正將會引起滔天的民憤。


就這樣,唐雁梅一審就判了死刑,緩刑兩年。


庭審當天,夏冉冉傷心欲絕,哭得喘不過氣,暈了過去,被徐寒和夏卓群背走了。


薛煦和淩夏聽到結果後,除了略微的詫異,沒什麽特別的感覺。


罪有應得。


他們不會同情唐雁梅。


就像夏菱遭到迫害時,她也不會同情她。


或許對夏冉冉不公平,可當初在精神病院時,如果她能夠勇敢一點,對夏菱伸出援手,及時阻止唐雁梅,事情也許就會變得不一樣了吧。


後來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夏冉冉在徐寒的幫助下,請了律師上訴,打官司,四處找人拉關係。


淩夏聽後一笑置之,再也沒去關注這件事。


塵埃落定。


那天以後,夏冉冉徐寒和他們明顯有了間隙,關係疏遠了許多,這也是人之常情。


還好周嘉江和季修淵沒太大反應,他們本來就和薛煦更親一點,關係一如往常。


薛煦回來的當天晚上,周嘉江特地在家搞了一個party,他們四人狂歡了整整一夜。


周嘉江喝醉後,抱著薛煦哭得死去活來,“阿煦你太不夠哥們竟然不帶我你知不知道我在學校有多苦逼多寂寞多累啊……”


“你別惡心人了。”薛煦嫌棄的把他一掌拍開。


季修淵在一旁看著他們,尤其是薛煦,發現了他身上的變化,歎息著和淩夏碰杯:“祝福你們。”


“終於放棄了?”淩夏笑著抿了口酒。


“從知道他帶你離開的時候,就徹底放棄了。”季修淵苦笑著搖頭,捫心自問,他再怎麽喜歡夏菱,也做不到薛煦這樣。


“你呢?喜歡上他了嗎?”他不著邊際的問。


淩夏晃了晃杯中的酒紅色液體,斂眉輕笑,“我和他不是在交往嗎?”


“我知道夏菱喜歡他,所以我是在問你喜不喜歡。”季修淵:“你自己的想法呢?”


淩夏沒說話,抬起眼,對麵沙發上,薛煦也喝得有些上頭,白皙的麵孔浮起大片紅暈,醉意醺然,漂亮的眼睛有氤氳的霧氣,朦朧迷離,忽然,少年轉了頭,四目對視,淩夏看到他眼中有怒氣積聚。


“小、小花,你怎麽和季修淵坐一起?”薛煦倏然站起來,打了個酒嗝,搖搖晃晃走過來,“你知,知不知道,他是個混賬!”


季修淵:“……”說壞話請到背後說,謝謝。


小花?


淩夏還是第一次聽他這麽喊他,叫誰?夏花?人還沒出來就叫得這麽熟練了?


不待他多想,薛煦醉醺醺的,腳步一滑,直直朝他摔過來,淩夏條件反射的扔了酒杯接住他。


少年撞在他懷裏,女孩子的身體軟綿綿的,他舒服的埋頭蹭了蹭,撒嬌:“小花,你好香……”


淩夏臉黑了。


季修淵看到他的表情,“你不會在吃醋吧?”


“哈?”


“你臉色很難看。”


淩夏麵無表情的狠揪薛煦的臉。


“我吃的明明是屎。”


薛煦和淩夏的生活回到正軌,他們沒有立刻回學校上課,薛父給他們請了一個私人老師,先把落下的課程補回來,除此之外,還找了一個醫生給淩夏看病。


醫生姓黃,單名一個盛字,是個歲數很大,胡子花白的老爺爺,他是美國華裔,長期定居美國,是權威的精神醫生。


他是薛家私人醫生介紹來的,對人格障礙這種病有濃厚的興趣,不遠千裏的坐飛機趕過來,暫住在薛家。


雖然不是漂亮的大姐姐,但淩夏對黃醫生並不反感,大概是他長得很麵善,小眼睛,圓鼻子,笑嗬嗬的,慈祥溫柔,很有親和力,氣質緣故,連他臉上的皺紋都看上去很可愛。


他一到薛家,簡單的自我介紹後,就開始對淩夏進行診斷,兩人在房間裏待了快一個下午,一直沒有出來。


薛煦憂心不已,在房間門口轉來轉去,但又怕吵到他們,腳步聲不得不放得很輕,十分憋屈。


可能是治出陰影了,他對醫生有一種天然的不信任感。


實在等不下去,薛煦輕輕敲了敲房門,試探的問:“那個,你們好了嗎?”


等了一會兒。


黃醫生蒼老溫和的聲音傳出。


“你進來吧。”


薛煦沒有遲疑的推門進去了。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黃醫生對麵的淩夏。


為了方便治療,客房已經被改造成了門診室,床被搬了出去,長條書桌放在正中間,黃醫生和淩夏麵對麵坐著,易於溝通。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