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104節


“什麽事?”


“就是家裏的財產情況。”唐雁梅認真看著她:“冉冉你記住,我在公司裏擁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我全部寫的你的名字,萬一將來我不在了,你是我女兒,又是公司最大股東,完全有繼承公司的資格,當然,你還太小,我會委托給你舅舅打理,等你長大後,再把公司交到你手上,徐寒這孩子不錯,又有能力,你和他發展得好的話,屆時可以把他培養成你的左右手,但絕對不能讓他爬到你頭上,要牢牢把握主動權。”


“媽,你突然說什麽啊?”夏冉冉筷子上的蝦掉回碗裏,心很慌,“什麽叫萬一你不在了,發生什麽事了?”


“你先聽我說完。”唐雁梅擺手,“還有就是家裏的不動產,不包括現在住的這套,我還買了五套房,兩套海景房,兩套市中心,還有一套在城東,房產證也都是你的名字,所有的備用鑰匙都在家裏的保險櫃裏,密碼是,再來是理財保險,我給你買了……”


“我不聽我不聽!”夏冉冉心裏的不安濃烈到頂點,大叫著搖頭,“你不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麽,我什麽都不聽!”


唐雁梅聲音頓了頓,慈愛的看著她,長歎一口氣,“罷了,我不說了,我會委托律師幫你處理好一切的,公司那些事,如果你實在不喜歡,就把股份賣了吧,到時也能夠有幾千萬,再加上那些房子,保險,還有家裏各種值錢的古董首飾,可以保你後半生衣食無憂,冉冉,你要記住,這世上媽媽最愛的就是你,無論如何,這都是永遠不變的。”


“媽,到底怎麽了?搞得像是在交代後事一樣。”夏冉冉哭了,紅腫著眼睛問:“你不會得了什麽絕症吧?”


“怎麽可能?”唐雁梅失笑,眼角也有濕意,她看了手表,“沒時間了,我要走了。”


“走?去哪裏?”


“美國,我有工作要去那邊處理一下。”唐雁梅含糊其辭,溫柔的拿紙巾擦掉她的淚,“別哭了,傻孩子,媽媽沒事,可能是最近飛機失事的新聞太多了,有點多愁善感,我去個幾天就回來。”


夏冉冉不信,“我也要一起去!”


“你還要上學呢,怎能說走就走?快升高三了,可不能像以前那樣任性。”


唐雁梅起身抱了抱她,“好了,我走了,你好好吃飯吧,蝦還有這麽多,不要浪費。”


她戀戀不舍的親了她一口,狠心轉身離去。


“媽!媽!”夏冉冉急急追上去,可唐雁梅走得很快,她沒跟上,眼睜睜的看著她坐上出租車遠去。


唐雁梅火急火燎趕回家裏,連燈都不敢開,走進房間,剛打開衣櫃。


“你怎麽才回來啊,我等得都快睡著了。”


身後不緊不慢的響起一道聲音。


“誰?”


唐雁梅嚇得魂飛魄散,轉頭,驚悚的發現她床上竟然躺了一個人,黑暗中,人影掀開被子坐起身,緩緩伸了個懶腰,鼻音濃重。


“你這床真舒服,真絲的吧?嘖,我在外麵風餐露宿的時候你竟然睡得這麽好,真是不公平。”


認出她的那一刻,唐雁梅全身的寒毛都快豎起來了,不可置信的睜大眼,駭然尖叫:


“夏菱,你怎麽會在這兒?”


她已經把燈打開了。


刺眼的亮光下,女孩穿著黑色棉襖,肌膚潤白如玉,柔軟的烏發散在肩頭,更加襯得那張臉精致小巧,她要笑不笑的看著自己,漆黑的眼眸似深淵般不可度量。


“好久不見。”


第77章


唐雁梅看著眼前笑意盈盈的女孩, 漸漸冷靜下來,冷聲:“你怎麽進來的?”


“呐, 從那兒。”淩夏下巴指了指房間的落地窗, 冷風把窗簾輕輕吹起,一個大大的洞若隱若現, 地上滿是玻璃碎片,“你家窗子質量真好, 我砸了好久才爛。”


唐雁梅疾聲厲色:“你這是私闖民宅!我完全可以控告你!”


“控告我?”淩夏啼笑皆非,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臉說這種話,我沒告你誣陷就不錯了。”


唐雁梅表情難看, 不動聲色的退後一步。


“別想著逃跑哦, 阿姨, 你心裏應該清楚, 你打不過我。”淩夏慢條斯理的下床,靠近她,有意無意堵住她的退路, 笑道:“這一回,可不會有人再來救你了。”


“你想幹什麽?”唐雁梅麵具破裂,色厲內茬,“我警告你, 這裏到處都是攝像頭, 你敢殺我你也一樣跑不了!”


“怎麽就跑不掉了?”淩夏挑眉,“你不就活得好好的嗎?”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麽。”


“明人不說暗話,阿姨, 別仗著我是病人就欺負我,當初是誰殺我媽的,你心裏沒數嗎?”淩夏諷刺。


“我才沒有,少信口開河!”唐雁梅表情逐漸扭曲,“你說我殺了姚雁,證據呢?證據拿出來!沒有就別誣陷好人!”


淩夏擺明是在套話,指不定在用手機偷偷錄音,唐雁梅哪裏會上他的當,隻要沒有證據,他就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


淩夏嗤笑,“阿姨,拜托用你愚蠢的腦袋想一想,要是沒有證據,我敢隨隨便便闖入你家嗎?”


他話音剛落,警笛聲忽而在屋外響起。


從微弱,慢慢變得響亮,由遠及近。


“你什麽時候報的警?”唐雁梅臉色煞白,迅速走到窗邊,趴在上麵往外望,看到了數輛警車開到了別墅樓下,團團將他們包圍。


插翅難飛。


“你回來的時候嘍。”


淩夏彎起半邊嘴角,吊兒郎當道:“有什麽話,還是進局子裏慢慢說吧。”


唐雁梅麵如死灰,聽到樓下傳來腳步聲,雙手無力的垂在腰側。


唐雁梅被警察帶走了,淩夏的嫌疑並沒有洗清,也跟著一起去了。


今天早上,他就和薛煦一起回來了,據這段時間的調查,他們手裏掌握了不少唐雁梅作案的證據,同時委托陳管家的警察朋友秘密跟進,而唐霄終於發現有人在查他,早早訂好機票,想讓唐雁梅去美國避風頭。


淩夏哪能讓他得逞,和薛煦火速趕回來,淩夏爬進唐雁梅現住別墅守株待兔,而薛煦帶人去她其他房子裏守著,分頭行動。


公安局裏,麵對警察的審問,唐雁梅的臉皮和她的粉底一樣厚,死不承認。


淩夏氣定神閑的拿出證據。


“首先你哥,也就是唐霄唐先生花錢買通了我家附近的鄰居作偽證,證據就是他們的賬戶,在四月到六月的這段時間,都收到了一筆不明人士轉來的錢,金額相差不大,後來經過對質,住在我家對麵的關文盛先生承認被收買,這是他的錄音口供,還有一段視頻。”


淩夏把一個u盤交給警察。


“視頻是案發當天他偷偷拍下的我與唐阿姨搏鬥的畫麵,說明唐阿姨也在事故現場,關文盛說他本來想給警察,但後來唐霄的人找到他,威逼利誘,就沒敢給出去。”


“視頻裏唐霄也出現了。”淩夏笑說:“鐵證如山,不知唐阿姨還有什麽話講?”


關文盛的視頻真的給他們帶來了很大的驚喜,原本還要去扒唐霄的衣服看有沒有疤,現在都不需要了。


唐雁梅臉色灰白的看著淩夏,久久說不出一句話。


警官也很吃驚,叫人立刻去查u盤,對淩夏道:“你失蹤的這段時間是去做偵探了?”


“沒辦法啊。”淩夏攤手,意有所指,“被人關著出不去,總得想辦法自救吧?”


警官訕訕,聽出了他在拐彎抹角的嘲諷公安辦事不力。


這事兒他們確實有責任,如果淩夏說的是真的,那他們是實打實的冤枉了人家,還害他在精神病院裏受虐待,於情於理都難辭其咎。


u盤的內容很快得到證實,視頻和錄音都是真的,沒有偽造痕跡,證據確鑿,唐雁梅無話可說,低頭發呆,警官肅容,鄭重的對淩夏道歉:“對不起。”


“沒事,記得賠償就好。”淩夏笑得唇紅齒白,“我記得《國家賠償法》裏規定了我這種情況可以申請賠償,我要求不高,拿個萬把塊錢意思一下就行。”


警官噎了一下,說:“我相信你有人格分裂症了。”


“哦?”


“我聽說患這種病的人智商一般都很高。”警官:“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淩夏:“奉承我沒用,賠償金一分都不能少。”


“……雖然很抱歉,但這塊不歸我們管,你可以去賠償機關問問看。”


“不是我先動手的!”


一直沉默不語的唐雁梅突然抬頭叫道,戴著手銬的雙手用力拍桌子,表情近乎癲狂,“是姚雁先拿菜刀砍我的!我是出於自衛才錯手殺了她!不是我的錯!”


事到如今,她終於承認了自己是凶手,但其中的轉折似乎另有隱情。


淩夏挑眉。


警官立刻記下來,對她道:“請把那天發生的事完整說一遍。”


唐雁梅頹然的癱在椅子上,低聲交代了一切:“我從來沒想要殺她,真的,我保證。”


她沒想要殺害任何人。


那一天,回想起來,依舊是一個噩夢。


那時候,得知夏卓群出軌,還生了一個和冉冉差不多大的孩子後,唐雁梅崩潰了,尤其是,小三還帶著孩子找到家裏鬧事。


鬧得沸沸揚揚,在街坊鄰居之間傳了個遍,誰都知道她看不住男人,還多了個小孩爭家產,成了人們茶餘飯後的笑料談資,唐雁梅就連出門,都仿佛能聽到別人在背後議論她。


你看你看,就是她!


真可憐啊,都結婚幾十年了吧。


不過那小三長得是真漂亮,我上次遠遠看了一眼,也難怪她老公忍不住。


是啊,沒什麽大不了的,背著老婆亂搞的男人多了去了,是這男人太蠢,被發現了。


唐雁梅聽著閑言碎語,輾轉難眠,頭發一把一把的掉,最後忍無可忍,不留隻言片語離開了夏家,覺得再待下去自己會發瘋。


她現在一看到夏卓群那張臉就想吐,她考慮要不要離婚,可又怕對冉冉成長不利,就一直忍在心裏。


起初,隻是想出去散散心,可不知怎的,她鬼使神差的打聽到姚雁家的地址,過去了一趟。


那個女人讓她在那麽多人麵前顏麵盡失,她也不會讓她好過。


唐雁梅按著地址找過去,很破爛的房子,像是即將拆遷的危房,姚雁開的門,穿著性感睡裙,吊帶滑落至手肘處,胸口半露,大腿白皙,她化著很濃的妝,風騷而美豔。


看著就像一隻狐狸精。


唐雁梅對她深惡痛絕。


姚雁似乎沒想到她會來找她,慵懶的笑了一下,就讓她進來了。


“你是來給我送錢的?”姚雁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抽著煙道:“一百萬,隻要你出一百萬,我發誓永遠不出現在你們麵前。”


“你還真看得起自己。”唐雁梅站在她對麵,冷冷一笑,“睡明星都不用這個價,你這個坐台的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


唐雁梅忘了她們那天說了什麽,隻記得大吵了一架,她不斷的拿惡毒的語言罵她,宣泄心中的憤懣,姚雁不甘示弱,同樣罵罵咧咧,她脾氣明顯很差,罵紅了眼,理智全無,最後竟然從廚房裏拿出一把菜刀要砍她!


唐雁梅又怒又怕,和她發生了激烈的爭執,最後回過神來,她竟搶過她的菜刀,把她給砍死了。


地上全是血,她的手上,身上,腥味衝天。


姚雁兩眼空洞的歪倒在地上,血肉模糊,死不瞑目。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撒嬌也沒用長得美還拚命[娛樂圈]沙雕大寶貝被寵日常小蜜糖少女星乖,別怕我畫出來的初戀消失九年後我又紅了和暗戀的人相親後離婚前我失憶了甜心咒[娛樂圈]吻痣他總想親我撞鹿拎起那隻兔耳朵聽說陸之汣愛我很多年永遠的女神[荒野生存]影後暗戀日記她偏要撩幸運合夥人時醫生是我的人徐教授和她的頂流前夫我有一個百寶袋和你的年年歲歲偏要偏愛她[娛樂圈]昭昭我要把他寵上天我老公年輕時居然是校草戒不掉你與財團大佬隱婚後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