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給你一顆薄荷糖

第75節


沈溫:“今年比去年熱多了,大概是為了好好鍛煉學弟學妹們吧。”


程放打趣:“看我受苦你就開心了?”


沈溫瞅了他幾眼:“你這不是白白嫩嫩好著嘛,剛剛還是你自己說不怎麽累的。”


程放立馬改口:“好累的…那你要不要補償我一下?”


“想要什麽補償?”


“我們晚上出去住吧,怎麽樣?”剛開葷沒多久的人食髓知味,恨不得天天想做那種快樂的事。


沈溫嗬嗬一笑,說得可真委婉好聽,還出去住。


“不怎麽樣,別想了。”


“哦……”他盡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不那麽失落。


沈溫突然想起了馬嘉書:“哎,小馬同學看起來體格不算很好,不知道這一趟軍訓下來他還好不好?”


程放不開心了:“你關心他幹嘛呀,他好著呢。”


“說起來從開學到現在我都沒見過他,照理來說,我得請他吃頓飯,怎麽說也是學姐。要不今天把他也叫上?”


“今天?那還真不巧了。季斯遠把他叫出去了。”


季斯遠最後報了個在b大附近的一所傳媒大學,隔著幾條街的距離。


沈溫:“哦...他兩人關係這麽好的嗎...”


“誰知道呢,他們愛咋咋地,你別管他們。管好我就行了。”


沈溫拿他沒轍:“行,隻管你。”


5


程放這人什麽性子,沈溫已經摸得清清楚楚。那嬌生慣養還愛作的性格,更是了解得十分透徹。


她絕對不相信這人能老老實實地給自己洗衣服了。


最後,沈溫想出一法子,她決定帶程放去買衣服。


程放對她向來是出手大方,為她花的錢真要算起來絕對是一筆大數目。沈溫也曾經提起過這個事,讓程放別花那麽多錢,太過浪費,她也還不起。


程放聽了還不怎麽樂意,反過來質問她:“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沈溫:“……?”好好地又怎麽了?


“那你怎麽都不願意讓我為你花錢?”


“……?”行吧,她無話可說,或許這就是人傻錢多吧。


雖然不能太生分地提你的錢我的錢,沈溫還是會在別的地方給予相應的回報。


今天想著帶他買衣服,一方麵是想對他好,另一方麵也是想改了他丟衣服的壞毛病。


逛街這事兒程放是煩的,但女朋友帶他去逛街,那性質完全就不一樣了。合格的男朋友,不僅要在床上體力好耐力好,陪女朋友逛街也是一樣的道理,絕對不能說不行。


程放在沈溫臉上親了兩口,浮誇道:“寶貝要買什麽?我的卡隨便刷。”


沈溫嫌棄地推開他:“我不買,今天是給你買。”


程放是個天生的衣架子,穿什麽都好看,沈溫極為豪氣地一下子買了好幾套,用的是她自己的獎學金。


沈溫叮囑道:“新衣服回去也要洗一下再穿,知不知道?”


“嗯嗯。”程放一邊應,一邊跟季斯遠得瑟沈溫給他買了衣服,努力地給別人塞狗糧。


沈溫試探著問:“我送你的衣服你不會隨便就丟了吧?”


“那怎麽會!”程放保證道,“我肯定好好保管著啊…哪怕不能穿了我也要收藏著,以後告訴我們的兒子女兒,看,這是當年你媽給我在xx商城xxx專賣店給我買的衣服…”


沈溫被逗笑了:“打住!少講這些有的沒的。”


“嗯?我說得不對嗎?”


“誰說我一定要給你生孩子了啊?”


“不然呢?”程放彎下腰,直勾勾地盯著她的眼睛,危險性十足。


沈溫往後退了一步:“你自己還是個小孩呢。”


“……”程放最怕對方說這一點,雖然他覺得自己明明是個成熟穩重的大學生,但也隻是弱弱地回了句,“不是。”


簡單粗暴的“不能”二字,足以證明他此刻內心是多麽的底氣不足。


沈溫淺笑著望向他,她沒有說出口的是,最吸引她的,恰恰就是對方身上的那股“少年氣”。對方永遠直白單純而又熱烈,是她最喜歡的模樣。


第66章 第六十六顆薄荷糖...


6


沈溫下午沒課的情況下,都會去圖書館待上個兩三個小時。程放知道後,每每都要跟著一道去,借口也十分充足:“我沒課,正好無聊。”


可他人到了那裏,卻又不做什麽與學習有關的事。隻要在沈溫身邊坐著,他這個人就跟有多動症似的,完全做不到老老實實,以至於沈溫總被他擾亂了心思,實在令人頭疼。無奈之下,沈溫便不允許程放陪著自己來圖書館搗亂。


程放甚是委屈:“不陪著你,我沒事幹。”


沈溫知道他又在那胡扯,不陪著她就沒事幹了?在認識她之前,程放的生活樂子可不少,什麽和朋友出去喝酒、開黑打遊戲、打打籃球之類的,想必可沒少幹。


“自己去玩會兒,別鬧。”


程放最後找了季斯遠。


季斯遠:“你可真行,終於想起兄弟我了。”


自此程放有了女朋友之後,他這個曾經的好兄弟已經降級成為了備胎——隻在沈溫沒時間陪程放的時候,對方才會勉強想起自己。


就是這麽慘。


程放不客氣道:“甭廢話,出來開黑。”


“成。”雖然季斯遠想極有骨氣地衝程放來一句“昨天的我你愛理不理,今天的我你高攀不起”這樣的狠話,可真當程放一來找他,他便又屁顛屁顛地去了。


大學城附近多的是網咖,兩個人找了家環境最好檔次最高的。


程放的室友大姚剛好有空,也跟著去了,還故作撒嬌狀:“帶我一起!放哥帶我飛!”


“飛你媽飛。”程放著著實實被他惡心到了。


大姚就是個活寶,走之前還興衝衝地發了個朋友圈:“和放哥出門開黑吃雞去咯。”


季斯遠和大姚是頭一次見麵,不過男生嘛,打幾局遊戲也就立馬混熟了。


一局結束後,大姚突然激動道:“啊啊啊!我我我!我女神竟然上遊戲了!怎麽辦?我要不要邀請女神?她會不會覺得我很煩?她會拒絕我嗎?啊啊啊!”


“女神?”季斯遠從小到大就號稱女神斬,這會兒一聽這詞就來勁了,“說起來,我上次去你們學校逛了一圈,嘖嘖嘖,發現你們學校女生質量挺不錯的嘛。”


隻不過當時馬嘉書在他旁邊,他也就沒了什麽上前搭訕的興致,省得有人義正詞嚴地責罵他是渣男。


程放翻了個白眼,不想接話。


大姚:“對啊!我們金融係的女神!超級完美的!我好不容易才加到她的微信,看她朋友圈看她也在玩這個遊戲,我就去加了個遊戲好友,沒想到竟然通過了。哦對了,這個女神,放哥你肯定也認識的,叫葉絮雪,跟我們一起上專業課的。”


葉絮雪隻要一來教室,大半個班級的人一定會特意去看上幾眼。不僅學生關注,就連老師上課也愛提問她,對方除了外表明豔大方外,也是實打實的才女,脫口而出的回答經常讓任課老師連連稱讚。


“不,我不認識,沒印象。”程放否認三連。


大姚:“哥,難不成你瞎?”這麽一個大美女成天在咱們周圍出現,竟然能沒有印象?


“你他媽才瞎呢。”他不瞎,一點兒也不,他隻是眼裏看不到別的女人罷了。


季斯遠:“得了,阿放就這德行,你問了也白問。不過,今天是個好機會啊,你還不趕緊邀請你那位女神進隊伍。”


大姚連連點頭:“對對對。”


又試探著問:“放哥,那我邀請葉女神了?”


程放反問:“菜不菜?菜就別拉了,拖後腿。”


幫人帶妹他沒興趣,自己帶妹更沒興趣。


他隻帶沈溫一個人。


大姚搖搖頭:“我沒跟女神玩過啊,不知道技術好不好。”


季斯遠:“你別理他,直接邀請,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大姚深吸一口氣,點開好友列表,鼠標一點:“我邀請她了!邀了邀了!她會來嗎!啊啊啊好緊張。”


幾秒後,隊伍中多了一個女性遊戲角色。


大姚:“啊啊啊!來了!我靠,等會兒我要是太菜了落地成盒了怎麽辦?”


季斯遠安慰道:“沒事,這不還有哥兩個在呢。”


程放:“別算上我。”


季斯遠:“……你能少塊肉還是怎麽的?”


程放:“我怕沈溫知道我和女的玩遊戲會不開心。”


季斯遠毫不留情地揭穿事實:“你可拉倒吧,你以為你小學姐跟你似的啊,她根本不管你這些好吧。”


“……”嗬嗬。


“我要開麥了,”大姚又呼了大一口氣,打開語音,“葉女神好啊!”


五六秒後,葉絮雪那頭的麥克風動了動,婉轉好聽的聲音傳來:“你們好。”


“那我們開始吧。”大姚道。


進入遊戲後,葉絮雪問:“這個2號是程放嗎?”


2號的遊戲id是chengf,足夠明顯了,更何況她是看見了大姚的朋友圈才刻意上的線,早就知道程放在隊伍中了。之所以會多此一舉問一嘴,完全是因為程放不說話,她沒話找話罷了。


大姚沒什麽心眼,直接回答了:“是啊!這個1號是程放的哥們兒。”


1號季斯遠開麥道:“小姐姐好,叫我季斯遠就行了。”


葉絮雪:“嗯,你好。”


程放在遊戲裏向來是人狠話不多,隻顧悶頭殺人,絕不多逼逼。當然了,如果此刻的隊友不是季斯遠、大姚他們,而是沈溫,那程放說騷話的嘴可能根本不會停下來。

給你一顆薄荷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給你一顆薄荷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給你一顆薄荷糖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春夏之交全世界我最貪戀你陸爺家的小可愛超甜嬌縱我很高貴前夫不配過度沉溺欲言又止最動聽溫柔掌控舞至心尖來我懷裏放肆大佬都是我徒孫[娛樂圈]閃婚豪門二次淪陷勸你趁早喜歡我再冬我是不是見過你離婚後我懷了影帝的崽老子要抱抱沒有人像你成了男神的白月光肆無忌憚他又炸毛了本能喜歡惹婚上門替身女配不需要愛情不可言說的秘密將世界捧到你麵前折盡溫柔小綠茶高攀
  作者:時念所寫的給你一顆薄荷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給你一顆薄荷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