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給你一顆薄荷糖

第57節


沈溫出聲提醒道:“那是因為你的杯子沒放好位置,滑下來了。”


“那還有今天中午,我們去食堂吃飯,我的飯卡找不到了,我明明把它裝在外套兜裏的,怎麽會不翼而飛呢?”


沈溫:“你確定不是因為你換了一件外套而忘記把卡拿出來了?”


“……”黎梨頓了頓,又搖了搖頭,“不管,我不管,我肯定是水逆了才會這麽倒黴!”


薑齊打趣她:“你別胡說八道了,都說傻人有傻福,你這麽傻,福氣應該不會少到哪裏去。”


黎梨瞪了他一眼:“你閉嘴!就你話多能逼逼!”


她這麽想著,越發覺得自己最近一定是走了黴運,才會事事不利。


這麽一想,便越心慌:“啊啊啊啊啊啊,怎麽辦啊,要是高考也這麽倒黴可怎麽辦?”


周一斌:“你這也太迷信了,你得這麽想,最近倒黴透了,以後好運就留著給高考了。”


薑齊:“看把你給嚇的,要不你去拜拜菩薩吧。”


黎梨覺得此話有理,拍了拍薑齊的肩膀:“對,你說的對。”


“啊?”薑齊沒反應過來,“你還真信了啊。”


“要不我們周末去爬山吧,去山上求個簽保佑保佑我自己。”黎梨提議道。


周一斌:“你怎麽神神叨叨的,跟我媽似的。”


“你就說你們去不去吧。”


“去去去,”薑齊道,“你這麽笨一個人去,那還不得迷路啊。”


“那我也去。”周一斌附和。


沈溫咳了咳:“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


“溫溫,你怎麽不去啊,是有事嗎?”黎梨問。


沈溫搖搖頭:“不是,我體力不好,爬山這種事,還是算了吧,不適合我。”


說完,又輕聲咳嗽了兩下。


黎梨拉著她的胳膊:“我們找一個海拔低的那種山就可以啦,而且你看你,都感冒了,更要加強體質鍛煉啊,去嘛去嘛。”


薑齊:“是啊,沈溫一起啊,我們慢慢爬就是了。”


周一斌點點頭。


黎梨:“大不了你把程放也叫上好了,要是爬不動,讓他背你。”


薑齊、周一斌:“……?”


這有程放什麽事?


黎梨看著還蒙在鼓裏不知道真相的人,別有深意地一笑。


沈溫想了想,要不爬山去給程放求個符好了,她自己是不需要了,但是說不定對程放會有用,還能求個心安,倒也不錯。


她這麽想著,便點頭答應了:“那我問問他想不想去吧。”


黎梨:“你去程放肯定也去啊,他敢說不嗎?”


多相處了幾次,黎梨早就不是當初那個見程放喪膽隻敢遠遠欣賞學弟帥臉的小慫貨了,她仗著有沈溫撐腰,開始肆無忌憚起來。


薑齊、周一斌還是聽得雲裏霧裏:“…..?”


你倆啥意思啊?


沈溫“哦”了一聲,才想起來這兩個人還不知道這個秘密,解釋了一句:“之前一直沒跟你們說,我和程放在一起啦。”


“哈???”


“啥?你說啥?我是不是聽錯了?”


這兩人呆滯的表情逗得沈溫和黎梨噗嗤一聲笑。


沈溫又重複了一遍:“我說,我和程放在交往,你們沒聽錯。”


愣了大半天,薑齊先反應過來:“臥槽!”


他就知道程放這人沒安好心!


可怎麽就…


周一斌代表全班男生默默含淚,沈溫這麽好,卻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就被人拐走了,這人還是“惡名遠揚”的三中老大。


他義憤填膺,勇敢發聲:“沈溫,程放要是逼迫你了,你就告訴我們。”


沈溫一定是迫於對方的武力壓製才不得不答應,這種“強搶民女”的事絕不能姑息。


“程放沒有逼我,我是喜歡他才和他在一起的。”沈溫笑了笑,大大方方地回答。


“……”喜歡他個啥?


就因為他年輕因為他帥因為他有錢打架又厲害就喜歡他嗎?


薑齊:“那…他要是欺負你了,你就告訴我們。”


雖然他們打不過對方隻是上去送人頭,但也不會袖手旁觀。


沈溫:“不會啦,程放對我很好的。”


一想到這,沈溫的笑意更深,那笑容簡直甜得刺眼。


薑齊、周一斌勉強應了句:“行…吧。”


他們倆現在隻想靜靜。


……


周末原定的爬山五人行,從季斯遠得知這個消息後,覥著臉要來,還拉上了馬嘉書,將隊伍壯大成了七人行。


說起來,季斯遠和黎梨、薑齊、周一斌他們頂多是見過幾麵的關係,不算有什麽交情,壓根就不熟。但他這人就是個自來熟,臉皮又厚,毫不拘謹,跟每一個人都能聊上幾句。


程放嫌他煩人,帶著沈溫離他好幾步遠:“他自己要跟過來的。”


“沒事,人多熱鬧,反正都是朋友,一塊兒玩嘛。”


薑齊和周一斌以一種複雜的心情偷偷打量了程放幾眼,對方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休閑裝,襯得一張臉更加冷峻硬朗,顯得人高腿長的。


他倆對視了一眼,心想,帥確實是挺帥的。


再一瞅那衣服的牌子、腳上的鞋…


行吧,不僅帥還有錢,簡直是騙女孩子的頂級配備,罷了罷了。


季斯遠在馬嘉書耳邊說了幾句什麽,氣得對方直接拔腿往前走,滿臉寫著不想搭理他。


被丟下的季斯遠幹脆就衝著程放他們走去:“你們倆悄咪咪說什麽呢?”


程放當然不可能告訴他,隻問他:“你怎麽把我們班學委給騙出來了?”


馬嘉書這人可不像是會熱衷參加這種登山活動的人。


“哦,小四眼啊,這不是本來準備喊上謝瑤一塊兒的嘛,結果她說沒空,我尋思著我必須得找個伴啊,這不想到他了嘛,主要是怕他隻知道讀書,小小年紀讀傻了變成書呆子了可怎麽辦啊。”


走在前頭三四米遠的馬嘉書仿佛聽見了自己的外號,下意識地轉過頭來,質問:“季斯遠,你是不是又在說我壞話!”


季斯遠擺擺手,睜眼說瞎話:“沒有沒有,你聽錯了。”


“哦。”馬嘉書又轉回了頭,和薑齊他們並肩往山上爬。


他又接著對程放和沈溫道:“至於他為什麽肯來,我說,他崇拜的沈溫學姐也在,他立刻就答應了。”


沈溫:“……”為什麽她覺得有點對不起馬嘉書。


這座山海拔三百多米,不算很高,對體力還不錯的年輕人來說,爬到山頂不是什麽大問題。這山平時來的學生也不多,大多數是些中年人和老年人。在一群上了年紀的遊客之中,他們這群高中生簡直是一道獨特而又靚麗的風景線。


但很顯然,沈溫和馬嘉書不屬於“體力還不錯”的年輕人,山路走了一大半,兩個人已經有些跟不上大部隊的速度了。


沈溫衝黎梨他們道:“你們先走,我慢慢來。”


程放:“我陪你。”


黎梨他們想著有程放在不會有什麽大問題,便按著自己的速度接著往上走了。


沈溫轉頭對一旁也跟不上的馬嘉書道:“我們慢慢走,不要急,沒事的。”


喘著氣的馬嘉書點了點頭。


“你他媽不能自己去一旁待著?”這句話,程放隻敢在心裏想想。


原本走在最前麵的季斯遠看見這三人落在了最後頭,又折返回來,拉著馬嘉書往一旁走,要把他拉得離程放他們遠遠的。


馬嘉書掙紮了幾下:“你幹什麽呀?”


季斯遠:“你看你沒點眼力見的,瞎當什麽電燈泡。”


馬嘉書就在沈溫右側,盡管爬山已經累個半死,竟然還有力氣和沈溫討論題目,另一側的程放表情已經很不好看了。


程放看見馬嘉書被拉開了,低頭對沈溫說:“哼,終於走了。”


“你怎麽這麽愛吃醋呀?”沈溫笑笑,停下腳步,從包裏拿出礦泉水,喝了兩口。


程放沒好意思承認,卻也沒否認,而是問:“還走得動嗎?”


沈溫誇張道:“快累死了,我們找個地方先坐一會兒吧。”


她實在是不適合這種體力活動。


程放彎下腰:“走不動了我背你。”


沈溫往上麵的台階看了看,隻覺得遙遙無盡頭:“還有那麽長一段路呢。”


“你不相信我?”


沈溫想,她要是敢說個不字,這人立馬就能鬧脾氣。


“相信,不過我怕你累。”


“不累,背著女朋友一點都不累。”


沈溫:“……”你嘴可真甜。


這頭馬嘉書被季斯遠扯到一邊,非常不開心:“我們題目還隻聊到一半呢,你搗什麽亂,還有什麽電燈泡啊,我看你才電燈泡。”


是他和沈溫學姐交流學術的超大瓦燈泡,還是光特別刺眼不想睜眼見到的那一種。

給你一顆薄荷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給你一顆薄荷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給你一顆薄荷糖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春夏之交全世界我最貪戀你陸爺家的小可愛超甜嬌縱我很高貴前夫不配過度沉溺欲言又止最動聽溫柔掌控舞至心尖來我懷裏放肆大佬都是我徒孫[娛樂圈]閃婚豪門二次淪陷勸你趁早喜歡我再冬我是不是見過你離婚後我懷了影帝的崽老子要抱抱沒有人像你成了男神的白月光肆無忌憚他又炸毛了本能喜歡惹婚上門替身女配不需要愛情不可言說的秘密將世界捧到你麵前折盡溫柔小綠茶高攀
  作者:時念所寫的給你一顆薄荷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給你一顆薄荷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