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給你一顆薄荷糖

第37節


薑齊把放在自己課桌下的籃球撈起來,往外走去,邊走邊聽老方的嘮叨:“都高三了,天天把籃球當寶貝似的,你多花點時間在英語上,這總分不就提上去了嗎?”


“是是是。”


薑齊裝模做樣地把籃球遞給程放,程放又裝模做樣地接下。


程放搭著薑齊的肩,離老方走遠了兩步,低聲說:“你幫我問問我小學姐,問她,我今晚可不可以逃課給朋友過生日去。”


薑齊:“哈?”


你這小老弟逃課向來不都是隨心所欲的嗎?怎麽還要特意來問問沈溫了?


奇怪。


真是奇了大怪了。


薑齊回到座位,低著頭,從老方這角度看起來像是認真看題的模樣,實際上薑齊在轉達程放的話。


老方:“籃球都借到了,你怎麽還不走?”


沈溫聽了薑齊的話後了然,衝程放點了點頭,這是答應了的意思。


程放會意,拍了幾下籃球,聲音倍響,像是在衝老方挑釁:“走了。”


“你!”


不過老方在看到程放走人後總算是放心了,氣呼呼地往辦公室走去。


薑齊用筆戳了戳沈溫,神神秘秘地問道:“沈溫,為什麽程放這種事情都要特意來問你啊?”


沈溫同樣神神秘秘地回複:“因為他都得聽我的。”


薑齊:“啊?”


黎梨瞪了他一眼:“就你問題多,一邊玩去。”


薑齊:“……”


*


這是酒吧一條街,其中有幾家是季斯遠一表哥開的,有了季斯遠的麵子,他們這群離成年還差了那麽幾個月的小屁孩都喜歡往這來,也不敢有人攔他們。


酒吧內。


許樂舉著杯:“阿放,斯遠,好久沒和你們倆出來喝酒了。”


三個人碰了碰杯,程放問:“你家裏的事怎麽樣了?”


“事情都解決了,要不然我哪還有心情出來喝酒啊。”


許樂這麽一說,兩人立刻放心了。


季斯遠打趣道:“你他媽今天生日這點踩的夠好的啊,聖誕節欸,你知道這個節日該幹些什麽嗎?是和小姐姐約會!而不是和一群大老爺們在這喝酒。”


“嘿,我的女性朋友今天也來了不少好嗎?”


“別別別,兔子不吃窩邊草,兄弟朋友不可搞。”


許樂被氣笑了:“你他媽就一天天想著小姐姐想著妹子,你能不能跟阿放學學?我認識程放這麽久,就從來沒聽他說過這個詞。”


季斯遠還沒來得及反駁,程放就先開口了:“不好意思,我現在也是這個想法。”


他不要別的小姐姐,他隻要他的小學姐。


許樂愣了大半分鍾才反應過來這話是什麽意思,他覺得自己受到了深深的背叛:“阿放,你怎麽也墮落了!說好一起做單身狗,一個個的都背著我找了女朋友!”


程放:“我什麽時候跟你說好過了。”


“你來真的?”


“廢話。”


“下次帶出來讓我見見唄?”


“看她願不願意見你。”


許樂:“……”


這兄弟還做不做了?


今天許樂是主角,被一群男男女女簇擁著。他的圈子裏,有些人程放和季斯遠也認識,之前也打過照麵,有些就是完全陌生的人。不過哪怕是不相幹的人,也少不了上來想勾搭他們的。兩人都不喜歡這一套,看時間差不多就打算先走了。


許樂也不強留,隻是帶著幾分醉意提醒道:“路上小心啊。”


“你也悠著點喝。”


程放一手插兜,和季斯遠勾肩搭背地走出了酒吧。


兩個人走遠了些,聽見身後傳來了腳步聲,並伴著嗬斥聲:“喂!你小子給我站住!”


第32章 第三十二顆薄荷糖


程放第一次遇見沈溫的那一晚,準確地說,他被沈溫在路邊撿到的那一次,碰上的就是這夥人。


圈內的人都說程家和趙家聯姻,那就是強強聯手,個個都羨慕程家小少爺是天之驕子,一生下來坐擁金山銀山,家裏還有個從政界退下來的爺爺,要錢有錢,要權有權。


可別人不清楚,程放什麽都有,就是缺了點愛。


程晉堰和趙芮的夫妻關係名存實亡,他從小就清楚。


他也憑著蛛絲馬跡猜測過,兩個人在外麵都各自有了別人。


那會兒某偶像劇爆紅,班級裏的女生天天聚在一起討論劇情,不少個男生也能扯上幾句,一個個的,都把那什麽女主當成了女神。就連謝瑤那個假小子,也開始跟小女生似的每天回家追起了劇,還天天在他耳邊念叨。時間久了,哪怕他不關注娛樂圈、不關注這部偶像劇,女主角的名字包括長相,都在被迫中給他留下了印象。


如果不是那天無意間在家裏撞見程晉堰帶她回家…


“小放,你不是說跟朋友出去旅遊了嗎?”一向淡定的程晉堰竟也會有略顯慌張的時刻。


程放一直盯著他旁邊的女人,那個最近頻繁出現在電視屏幕、八卦頭條的女星。


他沒有看程晉堰,沉著臉回答:“突然取消了。”


程晉堰不自在地咳了一聲,畢竟他從沒想讓自己的兒子見到這種場麵。


誰能想到就這麽巧呢。


他轉頭對旁邊的女人說:“你先回去吧,我讓司機送你。”


知道是一回事,親眼見到又是另一回事。


這讓程放覺得可笑、荒謬,還很惡心。


他似笑非笑:“不用了,房子留給你們,我走。”


那段時間裏他幾乎每天都和朋友泡在酒吧裏,場子換了一個又一個,放歌縱酒,猜拳行令。


那一天,他照例喝了不少酒,卻突然覺得無聊透頂。


周圍喧鬧的音樂聲讓他心生煩躁,身邊人來人往,可除了季斯遠那幾人,真心朋友卻沒有幾個,無非是些眼巴著他的名號、他的家世想攀上點關係的趨炎附勢之人。


就和程晉堰身邊的人一樣。


不過,程晉堰可以麵不改色地應對,可以適時收下別人的討好,他卻做不到。


程放覺得沒意思極了,喝酒喝到一半,便起身說要先走。


當時他已經連續好幾天沉迷酒精世界,不至於爛醉,但也不怎麽清醒,走路都已經有些搖搖晃晃。


他在附近的巷子裏碰上了三個男人,那夥人正在對一個喝得爛醉如泥的女人拉拉扯扯,那架勢分明就是想撿屍占便宜。


程放雖然不守規矩,可起碼的道德底線還是有的。這種不入流的事情,他一向唾棄。當即便上前“英雄救美”了一把,可對方人多勢眾且意識清醒,而他是半個醉鬼,反應力大大下降,但好在戰鬥力還在,雖然受了點無大礙的小傷,還是把這三人打跑了。至於那個喝醉了的女人,大約是看見有人在打架被嚇清醒了,早在途中先跑了。


沒想到這世界就是這麽小,今天又碰上了這夥人。確切地說,是這夥人找上了程放。


要不是對方跟在屁股後麵嚷嚷著要報仇,程放早不記得這群人的模樣了。


事實證明,人和人之間就是存在著那麽遙遠的差距。


他當時還有些意識,還和這群人打了一架,可完全不記得對方的臉。很大的原因大概是是對方人品差,又長得太普通。


把人趕走之後,酒的後勁上來,他算是有些暈暈乎乎,可在那樣的情況下,他還能記得沈溫大致的輪廓。


有很多事情就已經是注定了的。


為首的那個斷眉開口:“小子,今天總算是碰見你了,上次把哥幾個打得可夠慘的啊,麵子都沒了。”


他今天在酒吧大老遠地就瞅見了他,第一眼是覺得眼熟,再乍一看——這不是當初把他打趴的那小子嘛!


他一直在暗處盯著程放的一舉一動,等看見他起身離開酒吧,趕緊叫了幾個兄弟一起跟出來,等走到無人的巷子處才敢出聲。


程放雙手插兜,冷冷地望向他們:“哦,是你們啊,怎麽,今天還找幫手了啊?”


此刻的情況是對麵五個人,他和季斯遠在人數上處在了劣勢。


“什麽幫手不幫手的,都是我兄弟,想來為我出口氣,我也沒辦法啊,攔不住他們啊。”


季斯遠嚼著口香糖,活動著肩骨,一臉痞氣:“自己慫怕打不過就甭說這種狗屁話了,要上一起上。”


最近程放□□分了,以至於他也好久沒惹事了,手都癢了。


“喲,這位小兄弟口氣還挺大哈。”


季斯遠看了一眼程放,分明就是蠢蠢欲動想動手幹一架的意思。


更何況,當初程放臉上的傷就是他們打的,他可得替兄弟報仇。


雖然那幾處小傷根本不值一提。


程放擺擺手:“我不打架。”


對麵五人:“?”


“大兄弟你說啥呢?”


“上次咋沒見你這麽慫啊。”


程放:“你們這模樣一看就沒對象吧,也是,長得一看就沒人喜歡。”


對麵一大塊頭不爽道:“你他媽什麽意思啊,瞅你那小白臉的樣。”


“唉,不對,現在的小姑娘可不就喜歡這種嘛。”


“屁!”

給你一顆薄荷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給你一顆薄荷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給你一顆薄荷糖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春夏之交全世界我最貪戀你陸爺家的小可愛超甜嬌縱我很高貴前夫不配過度沉溺欲言又止最動聽溫柔掌控舞至心尖來我懷裏放肆大佬都是我徒孫[娛樂圈]閃婚豪門二次淪陷勸你趁早喜歡我再冬我是不是見過你離婚後我懷了影帝的崽老子要抱抱沒有人像你成了男神的白月光肆無忌憚他又炸毛了本能喜歡惹婚上門替身女配不需要愛情不可言說的秘密將世界捧到你麵前折盡溫柔小綠茶高攀
  作者:時念所寫的給你一顆薄荷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給你一顆薄荷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