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給你一顆薄荷糖

第28節


沈溫是他看重的學生,將來是要衝刺重點大學的。在他看來,沈溫怎麽能和程放這樣的問題學生扯在一起呢!


他當即就找了高二三班的班主任小李,雙方一商量,把學生喊到辦公室裏。


麵對這個情況,沈溫也很無奈:“方老師,這是個誤會,我們沒早戀。”


程放:“早戀個屁啊,老子有膽做就有膽認,沒做的事情憑什麽認?行了,把我小學姐放回教室去,都把人嚇著了。”


老方、小李:嗬,這護著人的態度,還說自己沒早戀呢!


小李和老方可不聽解釋,畢竟被抓到的情侶無數對,每一對都是這麽狡辯的。


能信才怪。


兩位班主任冷著臉,打電話叫了各自的家長。


打完電話後,各自給學生做了一整套思想教育,尤其是老方,痛心疾首地對沈溫說:“離高考可不到七個月了,現在可是最關鍵的時刻啊,要是因為早戀耽誤了學習,以後有你後悔的!男朋友不能隻看臉啊,你要想清楚,將來你們還會遇到很多問題,能走下去嗎,為了一段遲早要分手的幼稚戀愛,耽誤前途,值得嗎?”


他雖然不待見程放這人,可不得不承認,對方長得高模樣又帥氣,的確是吸引小姑娘目光的。


在老方眼裏,程放這種人就是顏值騙子,


沈溫覺得老方的話有一定的道理,可是…


“可是,方老師,我們真的沒有在一起,沒有在談戀愛。”


老方把手一揮:“我都聽說你們平時很親密了,行了,等家長來吧。”


程晉堰和趙芮都在外地出差,一時半會兒趕不回來,程晉堰便派了留在公司的心腹之一付特助過來。


其實以往程放犯了不得不叫家長的錯,十有八九都是付特助來處理。


沈溫的家長還沒到,付特助已經來了。畢竟是特助,各方麵做事的效率都很高。


程放在三中就讀一年多,小李作為一直帶著程放的班主任,和付特助已經見過不下十次的麵,其中有好幾次都是討論賠償等問題。


程放要是打了人或者砸了學校的東西,付特助倒覺得還好處理,他都處理出經驗了,更何況,堂堂一上市公司的特助,最擅長的就是與“錢”這方麵有關的東西。


可這因為“早戀”,倒還真是頭一次,據他對程小少爺的了解,這祖宗可不愛跟女孩子玩啊…


他麵上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心裏卻沒個底。


李老師說是,可程放堅決不認這碼子事…


那到底是還是不是呢?


付特助又仔細打量了幾眼站在一旁的沈溫,對方長得很清秀,就像是淡雅的水墨畫,溫柔又脫俗。


怎麽說呢,好姑娘是好姑娘,可總感覺和他家程小老板身上的流氓氣質不太搭…


程放注意到付特助打量沈溫的眼神,瞪了他一眼,擋在沈溫麵前,直接道:“看什麽呢你!”


那一副護犢子的模樣,可真是…


付特助收回眼光,尷尬地咳了一聲。


程晉堰讓他多留意留意這個女孩子,老板的命令他能不聽嗎?


可惜,程小老板不讓看。


……


這個點菜館裏客人不多,廚房裏一個師傅也頂得住,沈長清就親自過來了。


沈長清接到電話的時候,還以為打錯了,確認了兩遍,可對方一直聲稱是沈溫的班主任,現在因為懷疑沈溫早戀,希望他能去學校一趟。


沈長清覺得自己的女兒乖得很,不會如此。


可方老師的語氣又很篤定且嚴肅。


沈長清本來還有點不安,可來到辦公室一看,嘿,這早戀對象怎麽是程放這小子?


那更不可能了!


等各方人都到齊了,沈溫又解釋了一遍:“我當時跑三千米,跑到後來實在是沒力氣了,但又想跑完全程,程放是擔心我身體才抱著我跑到終點的,不能因為這件事就懷疑我們是在早戀!”


沈長清自然是相信沈溫的話的,而且這早戀對象要是換了個人他或許還會懷疑一下,可卻是程放,絕對不可能。


哪有人拐了自己女兒還常常來自己眼皮子底下吃飯的啊。


方老師:“我聽別的同學說,你們經常放學一起回家?這還不夠親密嘛!”


程放嗆聲:“誰規定一條路上不能我們兩個人一起走了?”


要不是沈長清和沈溫在,程放早就發脾氣了,老方這中年男人淨能瞎逼逼,耳朵還跟聾了似的,沈溫在那一個勁解釋也不聽。


真他媽煩。


沈長清:“方老師,這估計真是一場誤會,我們溫溫不會撒謊的,而且小放我認識,之前溫溫沒住校,他們一起回家的事我也知道,小放那是樂於助人,這不是女孩子一個人回家不安全嘛,有個男孩子陪著,我和溫溫她媽媽也放心,倆孩子關係好,可確實沒談戀愛。”


李老師腹誹,做程放班主任一年多了,他可從來沒看出來程放哪樂於助人,也從來沒聽人這麽誇過他。


程放樂於助人,簡直天方夜譚。


付特助開口:“沈先生你好,我姓付,程放的父親是我公司的上司,他出差在外無法回來,我代表程放父親來處理這件事。我相信兩個孩子都是好孩子,不會違反校紀校規談戀愛的。”


沈長清:“付先生你好你好,你說的對,倆孩子都是好孩子,那哪能幹這種事啊!溫溫是我女兒,我最了解,她從小到大就聽話,也不會撒謊騙我。小放我也見了好幾次麵了,模樣俊還有禮貌,也是好孩子!”


小李、老方、付特助:啥?


沈溫是好孩子他們知道,一眼就看得出來,可程放?


程放是好孩子?


老方是忍不住了,毫不留麵子地指出:“這家夥在學校天天惹事生非打架呢,李老師,你說是吧?”


小李資曆淺,老方這樣的“老教師”他不敢得罪,可程放這邊他也不敢不給麵子,畢竟人家爹都給學校捐了一幢實驗樓了。


沈長清這人極其護短,說話也直,還沒等小李回答,先自個兒開了口:“大小夥子的,打個架那也正常,我以前這個年紀的時候也不安分,還沒說幾句話呢就要擼袖子動手,這是男人的野性。等年紀大了成熟了,就不會那麽衝動了。”


程放被誇得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後腦勺,喊了聲:“沈叔!”


這件事最後因為雙方當事人的否認以及當事人家長的信任,就此暫且翻篇。


而沈長清得知沈溫今天還跑了三千米後,擔心沈溫,跟老方打了聲招呼:“方老師,你看,要不我給沈溫請個假,今天也累了,回家好好補一補。”


老方爽快答應了。


付特助:“程小少爺,那我先送您回去?”


程放背對著沈長清和沈溫,冷著一張臉:“不用了。”


轉頭就對沈長清說:“沈叔,我也去,想吃您做的菜了。”


沈長清笑嗬道:“好好好,一起走。”


程放又看了一眼沈溫,對方卻輕飄飄地看了他一眼,未多語,不怎麽想理他的樣子。


他忙跑著跟上去:“小學姐,等等我啊。”


沈溫頭也不回:“不等。”


程放與她並肩而走:“哎呀,不要生氣嘛,我也不知道會這樣。”


“我沒生氣。”


她的確沒生氣,程放所做的事,雖然不按常理出牌,可出發點是為了她。


可這麽一鬧,總覺得有些別扭,以至於短期內不怎麽想理這人。


程放:“你有,你是不是怪我了!”


對方的語氣有點不大對勁,沈溫轉頭一看,程放的表情似乎還帶著一絲委屈。


沈溫默默歎了口氣,真是受不了冷漠、說不了重話的“弟弟”啊。


“真沒生氣,今晚想吃什麽,我讓我爸給你做。”


她這麽一問,程放立馬就樂了:“都可以,沈叔做的都好吃。”


走在前麵與兩人隔了十來米的沈長清突然轉過身來:“你們兩個快跟上喲。”


“好嘞。”


第25章 第二十五顆薄荷糖


*


自從那次被叫了家長後,沈溫就不準程放頻繁地來教室找自己,說是要避嫌。


程放這就不樂意了,臭著一張臉,道:“避什麽嫌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心虛呢,這叫那什麽來著,對,叫掩耳盜鈴,再說了,誰敢多逼逼,不想活了是吧。”


沈溫拿他沒辦法:“你總有這麽多歪理。”


“小學姐,我隻是想見你嘛!”


程放嚼著薄荷糖,勾起唇角,少年的笑,肆意而張揚。


沈溫望著他,也輕輕笑了一聲。


她好像,也是想的。


*


這周五,季斯遠在班裏嚷嚷:“哥幾個,今晚一起去唱歌啊,我給你們介紹我新女朋友,都給我來。”


錢皓和俞峰,還有另外幾個男生,特別捧場。


“好嘞,遠哥,我們一定去。”


“哎喲,遠哥魅力大啊,一中的校花說甩就甩,新妹子說泡就泡。”


“這次是哪個妹子啊?”


季斯遠不懷好意地笑了笑:“這次這個是藝校的,學民族舞的。”


“學舞蹈的好啊,有氣質,身材好。”


“身體還軟。”


“遠哥有福。”


季斯遠樂了:“那可不。”

給你一顆薄荷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給你一顆薄荷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給你一顆薄荷糖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春夏之交全世界我最貪戀你陸爺家的小可愛超甜嬌縱我很高貴前夫不配過度沉溺欲言又止最動聽溫柔掌控舞至心尖來我懷裏放肆大佬都是我徒孫[娛樂圈]閃婚豪門二次淪陷勸你趁早喜歡我再冬我是不是見過你離婚後我懷了影帝的崽老子要抱抱沒有人像你成了男神的白月光肆無忌憚他又炸毛了本能喜歡惹婚上門替身女配不需要愛情不可言說的秘密將世界捧到你麵前折盡溫柔小綠茶高攀
  作者:時念所寫的給你一顆薄荷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給你一顆薄荷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