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給你一顆薄荷糖

第24節


程放瞅見丁成傑在一棵樹下坐下,從口袋裏掏出一本單詞本,背起了單詞。


季斯遠:“喲,真幾把好學。”


程放冷笑一聲,邁開長腿走了過去,伸手揪著丁成傑的領子,把他從地上扯了起來。


丁成傑掙紮一番,皺著眉望向他:“你幹嗎?”


“看你不爽。”


周一斌看這架勢就知道程放鐵定要動手,也不知道他們班兩耳不聞窗外事隻沉迷學習的丁成傑怎麽就惹到對方了。可要是他一個人衝上去幫忙,也沒什麽用,頂多就是上去送一個人頭。


這可是程放啊…


那個傳說中打起架來不要命的程放啊…


自己惹不起,可看著同班同學被打,又做不到無動於衷…


這…


對了!他想到了沈溫!


周一斌一個轉身,跑回操場去找沈溫。


第21章 第二十一顆薄荷糖


“沈溫!快快快!”周一斌幾乎是拿出短跑的速度找到了正和黎梨繞著操場散步的沈溫。


沈溫被他弄懵了:“怎麽了?”


周一斌:“你們跟我來!丁成傑被程放打了!”


“啊?”


黎梨:“我靠,什麽情況?”


“我們快點過去,估計這會兒已經動上手了,我想你和程放那麽熟,你去勸勸架說不定能有用。”


周一斌邊跑邊解釋,沈溫、黎梨跟在他身後,往目的地跑過去。


等三人趕到的時候,丁成傑臉上已經青了一片。


原本圍在一邊看好戲的季斯遠、錢皓,聽見腳步聲,望了過來,正想罵一句是誰那麽不知好歹,結果一看,是沈溫。


季斯遠先咳了一聲,頭一次產生了心虛的感覺。


沈溫:“程放!“


程放轉過身來,他眼睛微微發紅,一臉毫不遮掩的怒氣。沈溫瞅見時愣怔了一下,她是頭一次看見滿身戾氣的程放,可她又很快恢複了常態。


沈溫皺著眉,勸阻道:“你別打他了。”


她掃了幾眼丁成傑,對方的眼眶處有一片很明顯的青色,大抵是眼眶處挨了一拳。


丁成傑看見來的人是沈溫,嘲諷道:“你看吧,我就說,他是這樣的人。”


周一斌被丁成傑這態度給弄無語了,到這個關頭還火上澆油,這不是添亂嘛。


他出聲:“先別打了,有什麽事不能坐下來好好說嗎,再打就要出事了。”


黎梨:“這一臉傷可怎麽辦啊,回去老師肯定要問。”


沈溫走到兩人旁邊,想要把丁成傑扶起來。


程放麵不改色地轉回身去,板著一張臉把丁成傑往旁邊一推,不讓沈溫碰到對方,心底的怒意噌噌噌地往上冒。


因為沈溫擔憂地看著丁成傑的眼神。


也因為丁成傑的話。


他揮起拳頭,衝丁成傑肚子又是一拳:“你再逼逼試試。”


眾人見程放一時半會兒都勸不住,都急了。


包括季斯遠等人。


以前他們打架,多半是雙方約架,兩邊都是不安分常惹事的人,哪怕傷了也隻能老老實實說甘拜下風。


可現在,丁成傑這個人雖然嘴碎,又自以為是,可對方從頭到尾都沒有動過手,也沒有能力還手,算是程放單方麵毆打,這人又是學校裏的好學生,出了事家長要鬧、老師要保,倒不是不能擺平,隻不過有些麻煩。


季斯遠:“阿放,差不多得了。”


丁成傑:“你這樣的人,就是敗類、人渣!沈溫,你們可要看清楚了,他這樣的人……”


話還沒說完,程放把他往地上一摔,抬起腿踹了一腳。


“唉,放哥,要不就算了,他…”


“閉嘴。”


季斯遠他們這才意識道,程放真的是打紅了眼,勸不住了。


沈溫擔心丁成傑的身體,更擔心程放闖大禍,心裏著急。


可一夥人在旁邊勸,他壓根就不聽,更沒人敢上手攔著…


怎麽樣才能讓程放住手呢…


怎麽辦呢?


她突然開口:“程放,我肚子疼。”


沈溫這麽一說,程放的動作倒是停下了,轉過身來,走到她麵前,原本還不發一言的人,輕聲問道:“怎麽了?”


看著眼前的少年,沈溫眨了眨眼,裝作虛弱道:“不知道,肚子突然一抽一抽的疼。”


黎梨關心:“怎麽會這樣,我送你去醫務室吧。”


沈溫不太自然地捂著肚子:“我還有點頭暈,好像沒有力氣走路了…程放,你能不能背我去醫務室…”


旁觀的眾人:哈?


這是什麽反轉劇走向?


程放看了丁成傑一眼,冷笑:“今天就先放過你。”


他在沈溫麵前彎下身:“上來吧,我背你去醫務室。”


兩個人的身影越來越遠,留下一個爛攤子,不過好在程放被“騙”走了,不然接下來的後果是什麽,難以想象。


季斯遠和周一斌把人扶起來。


季斯遠:“你去醫院吧,醫藥費我報銷。”


丁成傑甩開手:“不用。”


周一斌:“你還是去看看吧,檢查檢查,萬一有什麽內傷呢。”


丁成傑撿起地上的眼鏡,重新戴上:“我沒事。”


剛剛程放雖然看起來下手狠,其實除了第一拳用力外,其他的根本就沒使勁,否則他不可能好好地站在這。


程放背著沈溫走了兩三百米,臉突然紅了。


這會兒是初秋,他還穿著一身短袖,沈溫穿著校服外套,衣物還算是單薄的。


於是,不免的,他感受到了那柔軟的某處…


沈溫低下頭,瞅見他臉紅了,以為是背著自己太累了,愧疚又心虛,她是裝病不是真沒力氣。


“要不我下來自己走吧。”


程放搖搖頭:“我背你。”說著,托在大腿處的手往上使了點勁,表示自己還有的是力氣。


等兩個人到了醫務室,醫生檢查了一番,也檢查不出什麽毛病,隻道是可能沈溫這個高三生太累了,沒有好好休息,讓她在醫務室躺了一會兒。


沈溫被迫往病床上一躺,程放就在旁邊坐下。


程放不放心:“這破醫務室能看出個屁啊,要不我們還是去醫院吧。”


沈溫搖搖頭:“不用,我現在好多了。”


等醫生出去忙活別的後,沈溫才開口問:“為什麽要打丁成傑?”


“看他不爽。”


“我要聽實話。”


程放沉默了一會兒,沒有正麵回答:“他都跟你說了些什麽?”


“啊?”


“上午,他跟你在走廊說的那些話。”


沈溫這才反應過來,對方指的是幾個小時前的那一番話,可她奇怪,這些話程放怎麽會知道。


大概是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


當務之急,她還是先解釋:“丁成傑可能對你有些誤會,所以才那麽說的,這事是他做的不對。”


程放有些驚訝,連麵部表情都控製不住:“你說他做的不對?”


這是…他想的那個意思嗎?


沈溫點點頭:“嗯,我知道你不會幹那種事,我不相信他,隻相信你。”


程放憋了半天的火和煩躁,瞬間就被這句“隻相信你”熄滅了。


沈溫說,隻相信他。


他的笑意藏也藏不住:“那當然,我怎麽可能做那種事。”


突然想到丁成傑那傻逼,又立馬變了臉:“你都說他錯了,那我打他你還攔著我?你很關心他?”


沈溫意識道,自己要是那句話說得不合程放的心意,怕是還有的鬧。


她整理了一下措辭:“他是我的同班同學,看見他被人打,我做不到冷眼旁觀。”


程放的醋勁一下子就上來了,他也不知道為什麽,可就是不想沈溫關心別人。剛剛還緩和了些的表情,又沉了下來。


“我不喜歡你關心他,也不喜歡你剛剛讓我不要打他。”他冷冷道。


沈溫頓了頓,道:“我關心他,是因為我們是同學,哪怕是個陌生人,看見他被打,也很難做到無動於衷啊。但是…我更關心你。如果,你下手太重,丁成傑有什麽意外,這個責任需要你背,所有的後果都要你承擔,我不希望你犯了不能挽回的錯誤。”

給你一顆薄荷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給你一顆薄荷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給你一顆薄荷糖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春夏之交全世界我最貪戀你陸爺家的小可愛超甜嬌縱我很高貴前夫不配過度沉溺欲言又止最動聽溫柔掌控舞至心尖來我懷裏放肆大佬都是我徒孫[娛樂圈]閃婚豪門二次淪陷勸你趁早喜歡我再冬我是不是見過你離婚後我懷了影帝的崽老子要抱抱沒有人像你成了男神的白月光肆無忌憚他又炸毛了本能喜歡惹婚上門替身女配不需要愛情不可言說的秘密將世界捧到你麵前折盡溫柔小綠茶高攀
  作者:時念所寫的給你一顆薄荷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給你一顆薄荷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