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給你一顆薄荷糖

第22節


這麽能逼逼,揍一頓看能不能變老實。


季斯遠看他那眼神,就知道他打什麽主意:“唉,你可別衝動啊,這餐飲就是服務業,遇到難纏的客人沒辦法,雖然那傻逼看起來跟找茬似的,不過,你可想好了,這你小學姐的餐廳,你動手萬一把人店砸了怎麽辦?這不是給人找麻煩嘛。”


程放想想,季斯遠這話沒說錯。


不過旁邊那一桌客人顯然沒這麽好打發,服務員把重新做好的兩碗菜呈上來,那光頭又開始罵罵咧咧。


“哎喲我去,你們這酒怎麽這麽不對味啊,不會是假的吧。”


“靠,這羊肉一股味,新不新鮮啊。”


沈長清別的菜都沒來得及炒,就從後廚出來了:“我們這個酒,都是正宗的,不信你可以拿去相關部門檢測,至於這羊肉也是新鮮的,大夥吃過的都知道。”


“是啊是啊,新鮮的很。”旁邊一個大叔附和道。


胖子剔著牙,呸了一聲。


這三個人太過凶神惡煞,其他客人也不敢多嘴。


過了兩分鍾,陸雅嵐給程放他們拿了盤水果上來,生怕兩小孩被嚇到了,安慰道:“沒事的啊,吃完就早點回家吧。”


程放:“阿姨,旁邊那桌客人故意找茬的?”


陸雅嵐:“嗯,那三個人是這街頭的地痞流氓,沒個正經工作,蹭吃蹭喝的,附近的幾家店都被他們騷擾過,聽說還收什麽保護費,不肯交就打人,這的片警也不管事,唉,我們剛來這,也不太了解,不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隻能吃點虧了。”


季斯遠衝程放挑了挑眉,兩個人默契地交換了眼神。


臨走前,這一桌客人還嚷嚷著湯裏有頭發絲。


“吃壞肚子你們賠啊?”


“我去,你們菜館這麽不幹淨,以後誰還敢來吃啊。”


“我要去衛生部門告你們!“


三個人無理取鬧一通,最後陸雅嵐說免了這頓菜錢才被打發走。


程放見三人走了,跟陸雅嵐打了聲招呼:“阿姨,我們也先走了。”


“好,路上注意安全。”


程放和季斯遠跟著那三人一直走,直到一個沒什麽人的巷子,那三人才意識到身後跟著兩條尾巴。


光頭轉過身來:“兩位小朋友,跟你哥屁股後麵幹嘛呢。”


胖子:“啊?是不是想交點零花錢給哥幾個用用啊。”


另一個咧著黃牙笑道:“那感情好,哥幾個手頭剛好緊著呢,看你們這穿著,有錢人家孩子喲,那零花錢肯定不少吧。”


程放扯了扯唇角:“哥?我讓你看看誰才叫哥。”


能動手就別多逼逼,是他的做人準則。


話音一落,他和季斯遠一左一右,出拳的動作幹淨利落毫不拖泥帶水,穩準狠,直擊命門,而對方三個人又是個假把式,還沒幾招,就被打趴在地,捂著流血的鼻子認慫。


程放看著他們三那蠢樣,又狠狠地踹了一腳。


“小朋友,錯了錯了,我們錯了,別打了。”


季斯遠哼了一聲:“小朋友?”


他衝著那胖子的肚子就是一拳。


“不對不對,大哥,我們錯了,別打了。”


程放:“下次還敢找茬嗎?”


“啊?”光頭沒反應過來。


程放又踹了一腳:“怎麽,剛幹的事就忘了?”


胖子反應快,立馬討饒:“沒忘沒忘,以後不敢了,這家店以後都不去了。”


“聽說你別家店也這麽找人麻煩?”


“別的店也不敢了。”


程放收回腳:“下次別被我逮到,不然可不是吃幾個拳頭的事了。”


這三個人也就是狐假虎威慣了,隻敢欺負老實人,一碰上比他們還橫的人,連話都不敢多說。


程放伸出手,嚇得胖子閉上了眼睛,以為對方還想衝他鼻梁再來一拳。


“錢。”程放開口。


光頭哆哆嗦嗦地:“什麽錢?”


這小夥子看起來就很有錢,怎麽還跟他一樣收保護費啊。


“你說什麽錢,剛那頓飯錢,還他媽還吃白飯啊。”


程放攤開手,等著他拿錢。


原來是這個錢…


光頭反應過來,扣扣索索地從口袋裏拿出兩張紅色的百元大鈔,交給了程放,小心翼翼地問:“夠不夠?”


“比豬還會吃,你就給兩百,打發誰呢?”季斯遠都要被這三個人的不要臉給逗笑了。


旁邊的胖子又從自己的口袋裏拿出了兩百。


季斯遠:“這還差不多。”


程放拿了錢:“行了,以後好好做人,不然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季斯遠吹了聲口哨,雙手揣兜。


程放和季斯遠轉身走人,卻在巷子口碰見了一個不算陌生的麵孔——沈溫他們班的那個書呆子,丁成傑。


這會兒也確實是競賽班下課的點了。


也不知道他來這多久了。


隻見這四眼用一種很複雜的眼神望著他們。


程放懶得理,季斯遠更不認識他,兩人就這麽與他擦肩而過。


他們回了趟店裏,把錢給陸雅嵐。


“阿姨,剛路上碰見那桌人了,他們也不知道怎麽回事,突然說要改過自新做好人了,他們沒臉來見你,讓我把飯錢給你們。”季斯遠說起瞎話來一套一套的。


陸雅嵐半信半疑,可見季斯遠的表情十分真摯,覺得這孩子應該不會騙人。


給完錢後,程放又拉著季斯遠坐下了,等著他的小學姐回來,結果等了半天沒見著人。


程放這才拿出手機問她:“你怎麽還沒到?不是已經放學了嗎?”


過來大概十來分鍾,沈溫才回了一個:“身體不舒服,先回家了。”


程放這就急了:“哪不舒服?”


“要不要去醫院?”


“吃藥了沒?”


沈溫忍著痛打字回複:“沒什麽大事,不用去醫院,吃藥了。不要跟我媽他們說。”


“哪裏不舒服?我去你家看你。”


“真沒什麽大問題,不用來的。“


程放非要刨根問題:“那到底是哪裏不舒服?”


他覺得沈溫在騙他,要真不是什麽大問題直接告訴他不就得了,這麽支支吾吾的一定不是小問題。


沈溫羞紅著臉,打字:“痛經。”


程放:“。”


這對女孩子來說也算是個隱私,異性談論起這個,氣氛有那麽一絲尷尬。


程放對這不了解,覺得自己好像幫不上什麽忙,可又擔心沈溫,發了一個消息過去。


“要不你多喝點熱水吧。”


吃了顆藥都還沒止住痛,更何況喝熱水了。


沈溫忍不住笑了,可還是很配合地回了個:“好。”


季斯遠看著程放低頭看手機屏幕又欲言又止的樣,好奇道:“你幹嘛呢你!你小學姐怎麽還不來?”


程放收起手機,咳了一聲:“她還有事不來了。”


“噢,那你去我家打遊戲吧。”


“不去,各回各家。”程放無情拒絕。


“我靠,你用完我就丟?”


程放晃了晃手指:“你有什麽值得我用的?”


季斯遠:“操。”


剛剛幫你打架不算嗎?在陸雅嵐麵前說謊不算嗎?


你的良心呢?


程放沒多給一個眼神,自顧自地走了。


確認季斯遠走遠後,程放去了附近一家藥店。


藥店的女醫生問他:“要買什麽藥?”


程放咳了好幾聲,耳朵還帶著點不明顯的紅:“有沒有,那種,就那種,女的用的,治痛經的。”


女醫生見慣了男生來買這種藥,從後麵的櫃子上拿了一盒過來:“給女朋友買的吧。”


“不是。”


“還不好意思承認呢。”


程放:“……”


行吧,隨便你怎麽想吧。


他到了沈溫樓下,這個點已經很遲了,不知道沈溫有沒有睡著。他想了想後上了樓,給沈溫發消息:“我給你買了藥,你睡了嗎?”

給你一顆薄荷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給你一顆薄荷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給你一顆薄荷糖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春夏之交全世界我最貪戀你陸爺家的小可愛超甜嬌縱我很高貴前夫不配過度沉溺欲言又止最動聽溫柔掌控舞至心尖來我懷裏放肆大佬都是我徒孫[娛樂圈]閃婚豪門二次淪陷勸你趁早喜歡我再冬我是不是見過你離婚後我懷了影帝的崽老子要抱抱沒有人像你成了男神的白月光肆無忌憚他又炸毛了本能喜歡惹婚上門替身女配不需要愛情不可言說的秘密將世界捧到你麵前折盡溫柔小綠茶高攀
  作者:時念所寫的給你一顆薄荷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給你一顆薄荷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