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給你一顆薄荷糖

第2節


小護士笑笑:“他沒事,半夜醒來過一次,我們讓他聯係家人,他還不怎麽耐煩,不過說是叫了朋友來,今天會給他送證件過來,後來嘛,說自己太困就把人趕走了。”


病床上那個少年帥氣歸帥氣,脾氣卻差得很。


“那就好。”沈溫聽見小護士說沒事,也就放了心,表示自己還要去學校,匆匆忙忙就走了。


……


季斯遠趕到醫院的時候,程放剛換上自己的衣服。


昨晚他們一群兄弟喝酒,程放先走了,他們其他人奮戰到了淩晨,喝得酩酊大醉,他也是。


今天早上一睜眼才看見程放給他發的信息:“去我家把我身份證拿來,來一趟二院。”把他嚇得他瞌睡全無,生怕程放出了事,急趕著去他家取了證件,又趕來醫院。現在看見程放,才放了心。


“臥槽,你咋回事啊,還搞得進醫院了。”季斯遠問。


程放看了一眼櫃子上的粥,皺了皺眉:“這幾天不是喝多了嗎,昨晚路上碰見幾個傻逼想撿屍,揍了他們一頓。”


按程放的武力值來說,一般碰見幾個人單打獨鬥也是沒問題的,但這幾天他心情不好,天天都喝了不少酒,不管是體力還是反應力都有所下降,雖然依舊把對方幾個人打了個狗血淋頭,但自己也受了點皮外傷。


不過酒實在喝太多,又犯了胃病,就有些不行了。


好在遇見了一個人……


“聽你這樣子你竟然沒死在路邊,真是運氣好啊。”季斯遠一聽程放沒問題,嘴就開始損了。


程放踹了他一腳:“滾。”


護士敲了敲門進來:“趕緊去辦一下手續,可以出院了。”


“哦。”


程放讓季斯遠先去窗口辦手續了。


季斯遠便先下去了。


小護士往裏麵瞅了一眼,道:“這粥你怎麽沒喝呀?”


“這給我的?”程放問道。


“這病房就你一個人,當然是給你的啊,昨天送你來醫院的那小姑娘今天早上還特意買了粥來看你,不過你還在睡。”


藥物作用,加上程放好幾天沒睡了,沈溫動作又輕,他沒被吵醒。


程放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他望向小護士,問:“你知道她叫什麽嗎?”


“不知道啊,不過是三中的學生。”


程放昨天昏迷前還有點印象,對對方的模樣也依稀記得,有個大概的輪廓。


“你確定?”


“確定啊,人家身上穿著三中的校服,而且現在還算是暑假吧,估計是高三的學生。哦對了,我看你年紀也不大,怎麽淨胡來啊,下次別喝那麽多酒了。”


程放勾了勾唇角:“哦。”


眼前的少年本就五官出眾,雖然掛了點小傷,可這麽勾唇一笑,帶著點痞氣,又有種別樣的魅力。


弄得小護士差點紅了臉。


程放和季斯遠在醫院門口會合,兩個人往外走去的時候,程放一直在想事情,最後才開口:“讓人去學校找一找一個女的,瘦瘦的,一米六多的樣子吧。”


季斯遠:“操,就你說的這樣我在學校裏一抓一大把,怎麽找?”


程放又回憶了一下:“眼睛大大的,長得應該還不錯,哦,高三的。”


他從口袋裏掏出一顆薄荷糖,扔進嘴裏。


季斯遠聽到這就來了興趣:“長得還不錯?頭一次聽你這麽說啊,不會是看上誰了吧?還高三呢,原來你好這一口啊。”


“操,你思想髒不髒啊,老子這叫報恩,我他媽最煩欠別人的。”


“哦~報恩啊?以身相許那種嗎?”


“滾。”


作者有話要說:


開文大吉(●'?'●)


留言送紅包~


第2章 第二顆薄荷糖


九月一到,高一高二的學生也陸續返校了,校園裏瞬時熱鬧了許多。


用化學老師老羅的話來說:“終於多了點人氣了。”


老羅的話不誇張,他們作為老師的,走在校園裏,哪些是高一高二的,哪些又是高三的,一眼就能分辨出來。


不同的學生,那股精氣神都不太一樣。


學弟學妹們來了,黎梨也開心:“可以看小鮮肉咯。”


黎梨的後桌薑齊用筆戳了戳她的背:“你說這話哥就不愛聽了,不就比她們大了那麽一兩歲嗎,我們怎麽就不是小鮮肉了?”


“咦,你以為真是光年紀小點就能叫小鮮肉啊,那前提還得長得帥,長得醜誰管你叫小鮮肉啊,頂多就是那個高一的、那個高二的,”黎梨嫌棄道,又撞了撞沈溫的胳膊,“沈溫,你說是不是呀?”


薑齊:“沈溫同學,你老實說。”


沈溫抿嘴笑笑,沒有回答。


薑齊一五大三粗的大小夥,愣是被沈溫那溫溫柔柔的笑給搞得不好意思了。


“黎梨,你說說你,能不能跟人家好好學學,天天就跟個假小子似的。”


黎梨切了一聲,翻了個白眼:“我才懶得理你。”


又轉頭對她這個同桌說:“沈溫,你剛來不了解咱們學校那群學弟的質量,下次我帶你去看看,我跟你說,高二這屆,有幾個學弟,賊帥,其中有一個還很痞超酷的,雖然脾氣不太好吧,但是長相身材真的沒得挑,完全是我們三中的門麵擔當了,他叫程……”


黎梨的話還沒講完,就被剛走過來的丁成傑打斷了。


“沈溫,打擾一下,這道壓軸題我覺得我的解題思路太麻煩了,又耗時間,你是怎麽做的?”丁成傑拿著試卷過來。


“哦,這道題啊,我是從紅色物質開始推測的,先從……”


丁成傑是他們班的班長,這次高三回頭考的年級第一,實打實的大學霸。


而沈溫一來就拿了個年段第五,其中化學還考了個年段第一,可把老羅高興壞了。


兩個人討論著題目,黎梨也不好意思打擾,隻好揪著薑齊鬥嘴,順便還暗戳戳地向薑齊使了個眼色。


讓丁成傑這樣的人主動來探討問題,真是罕見。


*


今天下午是沈溫他們班的體育課。


在三中,哪怕是高三,每周一次體育課都是必須保證的。校長始終認為身體是學習的本錢,天天坐在教室裏做題目反而適得其反,不如適當鍛煉放鬆放鬆。


理科班男生多,薑齊便攛掇大家來場簡單的籃球賽,一群男生鬧鬧哄哄分成了以薑齊和周一斌為首的兩隊,十來個大男孩嚷嚷著往操場走去。


當然了,像丁成傑這樣一心隻讀聖賢書的人,向來不會參與這種活動的。他性格認真又死板,謹記要抓緊每分每秒的時間,這些活動對他來說都是沒有意義的,要不是每節課體育老師要點名,他估計連操場都不會去。


黎梨和幾個女生拉著沈溫去湊熱鬧,一群人還賭哪邊會贏,賭注是學校超市的一根冰棍。


黎梨:“我賭薑齊那個傻大個。”


“我也賭薑齊,他之前長跑還拿過第三呢,體力肯定好。”


“那我選周一斌,周一斌彈跳力強。”


“沈溫,你選誰呀?”


沈溫雖然剛轉過來沒多久,但是她模樣清秀好看,成績優異,最重要的是脾氣好,很快就有了一片好人緣。


這題對沈溫來說,有點超綱了,她對這幾個男生都不了解,也不知道誰的身體素質和籃球技術更好。想了想,她給了和黎梨一樣的答案。


操場上很空曠,本來還有高一高二的班級一塊兒上課,不過由於他們剛返校,這幾天在考試,體育課自然也停了,隻剩下三個高三班級在操場。


十個男生分成了兩隊,在球場上肆意揮灑的汗水,都帶著蓬勃的朝氣。


明明還下著賭注的幾個女生這時候卻壓根不在意誰輸誰贏,也沒怎麽仔細看一群人的比賽。


“反正我們也看不懂,來來來,我們聊天。”


“就是就是,才不看他們,天天在教室都看煩了。”


幾個人聊起八卦倒也起勁,從哪哪班的誰誰誰和誰誰誰在一起了,又到哪對小情侶分手了,還有誰這次考試進步了一百名,誰考試作弊被抓住了……


對他們聊天的主角,沈溫其實不了解,也很難參與進去,但她也沒覺得有什麽,她也很喜歡傾聽。


幾個人聊著天,發現不遠處的球場上傳來了爭吵聲。正是他們班的男生,和一群人在爭論著什麽,看起來劍拔弩張的。


班裏的一個小四眼跑過來,磕巴道:“你們快去勸勸,唉,真是夠倒黴的,咱們今天那塊球場是程放他們專用的,本來以為他們考試沒人用,誰知道他們翹掉考試來打球了。”


其實這學校裏的資源都是大家公用的,根本沒有是誰專用一說。之所謂是“程放專用”,不過是這幾個人在學校裏橫行霸道慣了。


程放又是出了名的打架不要命,又不怕事,這擱誰受的住啊。


本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麵對程放、季斯遠這樣的人,大家都是能避開就避開。


但今天薑齊周益斌他們打球打得好好的,突然冒出這群人讓他們滾開,說話也忒不客氣了些,更何況怎麽說他們也是學長,也不懂得尊重點。這大熱天,本來就燥,再互相衝撞幾句,就把那暴脾氣給點起來了。


“哪有這樣的啊,學校的東西都是大家的啊,使用也要講先來後到。”


“啊,是程放啊,那可不好惹,得趕緊去勸架,可千萬別動起手來。”


沈溫越走越近,看見站在對方那群人中間的少年的麵孔時,她有些驚訝。


這不是…


她打量了幾眼,似乎是在計算記憶中的少年和眼前的少年有多少相似度。


程放下意識地感受到了自己身上有一束牢牢的視線,側頭望過去。


那眉清目秀的臉,在一群人中格外顯眼。


嘖,這不是…


四目相對。


空氣突然詭異地安靜下來。

給你一顆薄荷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給你一顆薄荷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給你一顆薄荷糖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春夏之交全世界我最貪戀你陸爺家的小可愛超甜嬌縱我很高貴前夫不配過度沉溺欲言又止最動聽溫柔掌控舞至心尖來我懷裏放肆大佬都是我徒孫[娛樂圈]閃婚豪門二次淪陷勸你趁早喜歡我再冬我是不是見過你離婚後我懷了影帝的崽老子要抱抱沒有人像你成了男神的白月光肆無忌憚他又炸毛了本能喜歡惹婚上門替身女配不需要愛情不可言說的秘密將世界捧到你麵前折盡溫柔小綠茶高攀
  作者:時念所寫的給你一顆薄荷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給你一顆薄荷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