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93


摸了摸女子那張純淨的小臉,清秀的五官,眉眼間略帶青澀,齊寒亦怎麽會喜歡這樣的小丫頭,單春似乎是砸睡夢中,動了動唇角,胳膊一甩翻過身去,身子扭動了幾下。


床邊的夏皇陰鬱的心情此時瞬間撥開雲散,真是個可愛的女子。聽著她昏迷的呼吸漸變成一淺一深的呼吸,他才意識到她是睡著了。忽然想看著她睜開眼露出的神情,這樣的女子他從來都沒有接觸過,以前也不甚感興趣。他轉過身來,心情複雜的搓搓手,像個孩子般的來回在殿裏走了幾圈,才輕笑著搖頭出去。


“你確定這是明亦王爺的寵妾麽?”


程少將軍聞言蹙起眉頭:“回皇上,這女子確實就是當日城樓下與齊寒亦摟抱的女子。”


夏皇也回想起當日在城樓下奮力奔跑的倔強女子,他剛才確實有些不可置信,恢複一臉冷峻,“本皇這次的決定也不知是否能夠成功。屢次要用一個女子來威脅,你和程前將軍是不是覺得本皇很沒有用。”他感覺的手中奪得的江山在一點點的被別人奪走,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


程少將軍苦笑蔓延到嘴邊,“是臣沒有能夠保護好皇上的江山。”


兵臨城下,被人緊逼的感覺任誰都不好受,夏皇隨即收起剛才不知名的憐憫之心,提步向城樓走去,烈日下他修長的背影顯得那麽寂寥,孤寂。正在殿裏偷看的單春腦中出現這樣的感覺,她剛才早醒了,要不然也不會再有人碰觸自己時才翻身,緩解內心的緊張。她收回目光捂著嘴,露著一對明眸謹慎的瞅瞅四周,偶爾走動的宮女,於是把腳步放輕準備往門邊移去。


可是快要到門口時,看見門口兩邊各站著一動不動的身影,單春隻好放棄,返身回到內室的塌邊,想著如何才能偷偷的跑出去呢。不給齊寒亦帶了麻煩,摸摸自己的脖子,她可不想這麽早就丟了性命。


正好經過的宮女見室內赫然坐著的人,嚇得差點驚叫起來,一個年紀稍長的管事宮女過來使個了眼神,那名小宮女便繼續去做自己的事了。管事宮女走進來,“姑娘可是餓了,奴婢這就去準備膳食。”


單春下意識的摸摸自己的肚子,想都沒想就應道:“好,快點啊。”


管事宮女見她如此大大咧咧又很率真的樣子,便柔和一笑,默聲走開了。片刻,幾名宮女魚貫進來,給單春起茶倒水,準備好用膳的一切。單春托著腮子細心看著,倒覺得挺有趣的,等宮女準備好,緊接著就有宮女端著食盒進來,一一擺好。


單春眼睛一亮,匆忙跑過去就要動筷,管事宮女忙攔下她,“請姑娘稍等片刻,皇上馬上就到。”


得到單春醒來的消息,夏皇就第一時間趕了回來。大步進入內室就見那嬌小的身影安靜的坐在桌前,兩眼賊兮兮的看著桌上的菜肴,他輕咳一聲,走近些坐到對麵,不想單春沒有起來給她行李,反而是別過臉去早已沒有了剛才的饞樣。


他略有些不悅,冰冷語氣中帶著明顯的斥責:“見到本皇都不行禮麽,齊寒亦是怎麽教你的。”


單春淡淡瞥了他一眼,滿不在乎道:“我第一次見你之時也沒有行禮,況且這次是你把我強行帶來,我沒有不客氣就行了,還要給你行李。你喜歡行李的話就讓她們做給你看好了。”沒好氣的指著外麵站著的一排宮女。以為對她冰冷一點,她就害怕了麽,齊寒亦比他的還有冷上幾分,她都早已經習慣了。


夏皇眼眸盯著她說個不停的粉唇,無理取鬧的一番話不由讓他憋在心口的氣頓時消去,本來想要朝著她發泄的,隻能作罷。冷笑一聲:“本皇完全看不住齊寒亦為何寵你,分明是一個沒長大的臭丫頭!”


“那你為何還要抓我!我就隻是個奴婢罷了,竟然讓你這麽看的起。”單春實在是忍不住了,拿起筷子開始向自己最喜歡的菜肴夾去,自顧自的放進嘴裏,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臉上的情緒還真是豐富,“怎麽,你不吃麽?”


夏皇見她純淨的笑容,眼前突然晃過那抹清絕的容顏,“你和彤皇後關係很好,當日為何要跑出來?”


聽他不答反問,又提起彤皇後,單春頓時沒有了胃口,扭過身子:“不想與你說,你是殺死彤皇後的凶手。”輕不可聞的歎氣後,低著撥弄著自己的手指,


“我與她連話都沒有說過。隻是覺得那樣美好的女子被你們狠心拋棄,覺得同情罷了。難道你從來沒有自責過麽,我知道了,是你們已經習慣了雙手沾滿鮮血。”要是以前她定然會冷聲質問,如今她隻是淡淡一笑。


突地笑出聲來,目光盈盈的望向夏皇:“是不是,你也要利用我來威脅齊寒亦。實話告訴你吧,我就是他要利用的對象,你們利用來利用去真是麻煩。”其實如果從側麵看她白皙的麵容,就可以發現嘴角的生硬。


時間有那麽片刻的停滯,夏皇剛動筷的手指定定放在桌上,良久他麵色稍霽:“快吃。”


用膳後,宮女們剛剛撤下碗筷。外麵忽然狂風大作,門窗跟著吱吱作響,室內的輕紗狂躁飛舞著,光線逐漸暗下來。幾名宮女盡然有序的點上燭火,可是從窗戶吹來的狂風很快就把燭火吹滅了。宮女們才選擇把窗戶關好,昏暗的天空,給人一種壓抑感。


烏雲密布的空中被閃電劈成兩半,隨之而來的就是滾滾的雷聲。


夏皇在室內踱步,在轉身看向單春時,隻見她抱著身子蹲在角落裏,身體發抖,小小的身影讓人不由憐惜,不大小臉滿是慘白。他立即吩咐道:“把這兩道門也關上。”


做完這一切,外麵傳進來的聲音便小了很多。閃電過後便是瓢潑大雨,雨聲沁入人心田,勾起了幾分不知名的雜亂,夏皇揉揉腦袋坐到書桌後開始處理奏折。單春捂著耳朵的手漸漸鬆開,瞅瞅亮如白晝的殿內,她才褪去畏懼坐到床邊。


駐紮在皇城東麵的三萬兵馬享受著暴雨帶來的清新,給長途撥涉的將士們從衝洗了多日以來的勞累。主帳裏,明亦王爺坐在案幾後,五官冷硬,手裏是剛剛捏碎的紙片,渾身散的冷然讓剛進來的單雨不由一個哆嗦。


“屬下參見主子。何將軍的三萬兵馬已經準備好,單伶的三萬兵馬也已在皇城與莫禹城之間做好萬全的準備。隻等王爺一聲令下,我們便可攻下皇城。”


“看來夏皇已經迫不及待要自取滅亡了。”齊寒亦黑眸中閃過狠戾,豁然起身向外走去,“去把單風叫來,本王要好好打獵一番,回來犒勞眾將士。


單雨一陣驚訝後翻翻白眼,主子每次心情不好時就會做出反常的動作。也許是單雪傳來了什麽讓主子憂心的消息。


暴雨來得急去得也快,布滿烏雲的天空很快就裂開長縫,陽光輕射出來,炎熱之感重新襲來,三萬將士今日中午都圍坐在一起,享受著明亦王爺獵手而來的野味,每個人都是吃的大汗淋漓,爽快之極。他們心裏都清楚,美美吃一頓後就可以隨王爺征戰下處城池。


果不其然,一個時辰後,明亦王爺一聲黑色戰袍迎風而立,身後三萬大軍黑壓壓的一片,開始向皇城東門壓進,皇城內夏皇寢宮裏,兩人還在用著午膳,夏皇慢條斯理的喝著雞湯,單春則是不顧形象的吃著雞腿,臨死之前一定要把自己每一頓都喂的飽飽的,夏皇不理解他的狼吞虎咽,隻當做是個沒規矩的丫頭。


“報!奴才叩見皇上,明亦王爺摔十萬大軍從三個方向包圍了皇城,敵軍已經開始攻進。”


“撲通”單春手裏的雞腿可憐巴巴的掉在了地上,滾落在太監的腳底,她油油的小嘴蠕動了幾下。


夏皇看著如此好笑的場麵已經笑不出來了。豁然起身抓起單春就往外走,一路上宮女和太監胡亂的向宮外跑去,已經顧不上和皇上行禮,皆是逃命要緊。單春飛快的擦擦嘴角,怎麽也要死的好看些吧,兩人登上城樓,看到城樓下黑壓壓的一片之中,明亦王爺握著長刀了冷冷看著上麵,似乎已經坐好了準備。


“齊寒亦,要想她活著。你在半個時辰內趕到城北的郊外的十裏灘,記住隻要你一個人來。”把單春拽到城牆邊上,夏皇狠狠說道,其實或許連他自己也知道這不過是最後的掙紮。


齊寒亦深邃黑眸緊盯著單春,見她無礙才應下來:“好,本王去。”獨身騎馬向西北方向奔去,軍隊外的單風,單雨兩人對視一眼,上前攔住,齊寒亦長刀一揮,“讓開,本王既然做了決定,任何人都勸阻不了。你們繼續按計劃作戰即可,不要跟來。”


“主子,十裏灘危險重重,夏皇定是要至您於死地。主子萬萬不可前去。”


“如果,主子不在了,這仗打贏了還有何意義。”單風跟著跪下來,麵露懇求。


“你們應該了解本王的脾氣,本王豈是那麽容易就打敗的。快讓開!”齊寒亦語氣輕鬆,眼中深意濃重,見兩人死死跪在原處,他調轉馬頭從另一側奔馳而去,兩人在想要攔下已是不可能,隻能擔憂的看著前方漸漸消失的身影。


正文 55 貶為妾侍


更新時間:2013-05-06


單春沒有辦法隻好自己捏住鼻子,端過碗來一口喝下,隻聽咕咚咕咚的聲音,連眉頭都不皺一下,碗底幹淨不已。單雪才寵溺的摸摸她的發頂。這個時候外麵院落裏突然響起了嘈雜聲,好似是什麽人在咒罵,鬧得聲音挺大的。單雨連忙出去瞧了瞧,再回來時麵色有些不好。


“是明隴王爺,被人抬著在院門口大鬧呢,非要向王爺討個公道,把你交出去。”


單雪倏地站起來,憤恨道:“他還有臉過來找我,我沒有把他摔死就算他命大,哼!”別看她一臉激動,其實內心不知道有多平靜,“單春,你恐怕還不知道,姐姐為了你把那明隴王爺給摔殘了,看他以後還怎麽囂張!”


“啊,摔殘了?他……他可是個王爺,肯定是不會放過姐姐的。”單春捂著嘴,一臉又是擔心又是驚恐。


“怕什麽,有主子在呢。還怕主子收拾不了他。”單雪永遠都是這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單雨已經習慣了,被單雪拉過,“走,跟我出去湊湊熱鬧,看他能鬧出什麽花樣了!”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也不管床上兩眼發亮的單春。


本來鳥語花香,最適合靜養的院落此時因為傳進來的惡語而讓人厭惡。單雨和單雪穿過紅木曲橋,也正好遇上從另一邊過來的齊寒亦,兩人皆是盈盈一拜,隨即跟著主子一同向門口走去。門口的幾名侍衛麵帶嚴肅,手中橫出來的長劍亦是一動也不動。門外的明隴王爺滿臉虛弱,躺在由四個侍衛抬來的榻上。


明隴王爺見到齊寒亦走來,立即停止了咒罵,換成了告狀聲:“三弟,你看我如今這副樣子。要是讓父皇和母妃瞧見定是會傷心不已,那個不知好歹的婢女竟然對一個王爺下手如此之狠,三弟也有責任。不過如今在這裏隻要把單雪交出來,三弟再向我賠個罪。我就暫且不計較。”等他回到都城,定要對齊寒亦下手,也讓他嚐嚐一輩子躺在床上的滋味。


“要本王交出自己的屬下,不可能。要讓本王賠罪,那便是更加可笑。如果明隴王爺向要繼續在這裏鬧下去,本王願意與其他將軍一起看著你的笑話。”齊寒亦負手而立,深邃黑眸底泛出寒氣,五官冷硬中稍帶著嘲諷,私自帶走單春的事他還沒有算賬,他倒是眼巴巴的過來。


明隴王爺被他的話語噎的氣結,“你,好個齊寒亦,此事本王不會善罷甘休的,別以為你攻下了闕星國就敢如此妄為。隻不過是一個善於打仗的魯莽漢子,能有多少能耐。“回到都城,還不時乖乖的聽從父皇的話。這句話他倒是不敢當麵說,不過想到這裏又不覺得有幾分欣喜,如此一來,事情鬧大越大越好。


齊寒亦眸中冷氣驟然降到最低點,他何嚐看不出他心裏尋思著什麽,“那便讓你看看本王到底有多大的能耐。”一揮袖,向門口的侍衛吩咐道,“本王再聽到任何什麽雜亂的聲音,你們就一輩子留下這裏。”轉身向單春的屋子去了。


門口的四名侍衛聽到最後一句話,便動手把明隴王爺等人趕得遠遠地,其他人不明白那句話的意思,他們可是清楚知道,一輩子留在這裏就是死後把屍骨埋在到附近,他們可不想丟了性命。


第二日一大早,宅院內便眾人忙碌的收拾東西,準備班師回朝。單春也隻是躺了一天就覺得身體恢複了原樣,可以正常的下地行走了。臨近中午時分,院內的人開始陸陸續續的王府外走,齊寒亦要帶著十萬大軍,便先走一步出了連禹城,整合軍隊,開始出發。其他幾位將軍,王爺,單春等人就坐著馬車相繼出城。


經過晃晃悠悠的十二天的時間,終於在七月二十四這日,一行馬車駛進了都城。明亦王爺帶軍早在兩日前就到了都城向皇上複命。當時都城的壯觀景象是看不到了,單春這輛馬車駛進都城後就冷冷清清的拐進了小街道,在明亦王府前停下,府門外意外的站著明亦王爺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