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9


不時嘀咕了幾句。


此時紅毯上又舞起了動人的舞姿,與剛才的妖嬈媚氣不同,這幾名女子多了幾分清雅如仙,嬌羞妙曼,無數嬌豔的紅花瓣輕輕翻滾與天地之間,寬闊的廣袖卷起卷落,無形中帶起紅梅纏身。


眾人都沉醉時,有人起身離開,無聲無息。一名女婢盈盈走來,“何姑娘,我家主人有請。”何莫溪看到公子的空座,才知孤水曜此時的目的。又見丫頭嬌憨之態,才放心離席與女婢一前一後出了房間,幾個回廊後便是孤水曜的院子,修建的是極盡奢華。


宴會上,春丫頭感覺寒風突至,倏地睜開眼,朦朧間看到身旁的兩個人都不知去向,摸了摸小腹,有些脹痛,便提步尋恭房去了。那腳步不穩,身形亦是微晃著的樣子直叫人擔心。


“寒亦。我知道一直在為當年我沒有救你的事恨我,所以我對你是愧疚的。所以任由你做任何事我都不會插手,但是這件事我決不允許,靜妃與孤水曜關係匪淺。”


“我相信你今晚就可以下手。如果你不想,那就把圖給我,我自會有分寸。”黑夜裏齊寒亦深邃的黑眸帶著寒氣,俊臉上依舊是泛著冷硬。


寒城見他堅持,沉思片刻就軟了心,“還是我來吧。你什麽時候回都城,回到那裏幫我看看母親,好麽,告訴她……我很想她。”


正在這時穿過石門的春丫頭腳一蹬,“痛死了。”正要抬起腳揉揉,不想迎麵射來一塊石頭,接著一個黑影一閃而來,春丫頭呆愣的看著自己麵前那兩根手指夾著石頭,就離自己不到一根手指的距離。還沒反應過來時後頸一痛,身子歪倒在了寒城懷裏。


冷遲丟下石塊消失在夜色中。寒城盯著寒亦,“如果冷遲在慢那麽一點,她就沒命了。”


寒亦冷冷看著那昏過去的丫頭,為什麽每次兩人雙目對視都有一種窒息的感覺,很是陌生,壓下心裏不知名的情緒,他負手挺拔的站著,“我今晚就回都城。”說完踱步而去。


寒城抱著丫頭返回去,正好碰見孤水曜和何莫溪。孤水曜目光銳利的掃過春丫頭,“原來是個丫頭,看來寒城公子喜歡嬌嫩的丫頭。某些人不過是用來遮眼的罷了。”媚眼向後一瞟,大笑而去。


何莫溪走上來聲音放低,“公子,她住的院落果然看守極嚴,隻寢室周圍就有暗影二十個,小小院落裏最起碼有五十個暗影,如果要在半夜闖進去很難,幾乎是每一步都能夠被發覺。我自認為我的身手不行。”


“暗的不行那就來明的。光明正大的進去。”


三人回到寒君府,寒城把丫頭送回房後呆了一會就出來了,回了自己房間拿出匆匆畫下的孤宅的草圖,思索了片刻交代了何莫溪幾句便洗漱睡去了。


孤宅,亥時一刻,這個時間是孤水曜每日都要沐浴的時間,宅子中的溫泉從郊外的淩山引過來,在孤水曜寢室的旁邊的房間。房間內用全部用白玉鋪地,白玉下通著地龍,室內才溫暖如春。


周圍皆用滾金邊的淡紫色幔帳,靠門那邊放著一盞牡丹正豔圖的屏風,屏風上掛著層層衣衫。孤水曜感覺差不多了起來踏在池邊,伸手拿過褻衣時,手指一緊,“這怎麽還是剛換下來的,新的怎麽沒送過來!”用力一甩那錦白褻衣扔了向了低著頭求饒的女婢,隨之還有扔過去的鑰匙,“快去給我拿來。”


那女婢才兢兢戰戰的拿起鑰匙向隔壁而去,打開房門不一會就拿出一件新的褻衣送了過來,還有那房門鑰匙。


孤水曜才壓著怒氣穿上層層的衣衫,披上錦繡鳳凰的披風進了隔壁的寢室,突覺得不對,忙深深吸了一口氣,急步向自己的壁畫出走去,掀開壁畫推出暗格,裏麵空空如也。目光一冷,迅速叫來那幾個女婢,定是剛才來拿衣服的女婢拿走的。


下麵跪著女婢卻不似剛才那個,孤水曜長袖一甩,立即叫人搜府。


“說!剛才是哪個丫頭給本城主拿的衣服?!”她不相信一個活生生的人沒有人看見。跪著的女婢抖著身子,皆是搖著頭,她怒氣更甚一腳踹去,“你說,本城主的今晚的衣服怎麽會沒有提前準備好。”


那年紀稍大的是這裏的掌事女婢,她還算鎮定,“城主,每日的衣服都是提前準備好,奴婢都是一一檢查過才離開,今日這事分明是有人故意這樣做,才騙得城主的鑰匙。”


“這些我都知道,我要的是那個女婢去哪裏了?!”


“城主,我們當時要進去伺候的時候,有個女婢說前院人手不夠,辛姐姐叫我們去幫個忙。這裏有她就夠了,可是那女婢很是陌生,當時奴婢們也沒多想就紛紛去了。”一個女婢說道。


那掌事的便是辛姐姐,她立即否認道:“奴婢根本沒在前院,也沒叫你們去幫忙啊。奴婢檢查了衣服就去東苑了。”


外麵匆匆跑進來一個黑衣人,“主子,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人。”


孤水曜自知再尋找已經遲了,既然對方早就摸清了這裏的情況,定然就是作了準備。也是自己太大意了,當時太急沒想那麽多,以前拿鑰匙進自己房間的都是辛穀,從來不經手任何人,就是因為房間裏放著一件重要的東西。把惡氣先吞到肚子裏,揮揮手,“你們都下去。”


辛穀則上去給孤水曜捶著肩膀,“主子,這來人未免也太大膽了。看來定是有幾分膽識的,不然要是被你識破了豈不是連命都活不成。”


孤水曜從牙縫裏擠出幾個字:“是我太自傲了。一定是今晚邀請的人,先是熟悉了路線才好布置一切。我從一開始就被人算了進去。”


今晚來的女子並不多,辛穀立即想到了是她,“是何莫溪。她來過這裏自然對這邊很熟悉,且那女人身手也不簡單,也有膽識,肯定就是她了。”


孤水曜卻搖搖頭,回味著剛剛進來的味道,“不是,何莫溪身上沒有這種味道,而且每個寒君府的人都沒有這種味道,寒卿公子最喜梅花香,可最討厭胭脂味。而這是剛剛從十裏以外的梅花林經過的味道和一種廉價的胭脂味道。胭脂是為了遮掩梅花香味。”閉上眼思索了一會,再睜開眼時,那眼角挑起的弧度沉了些,“你去睡吧。”


第二日,春丫頭醒來後頭痛欲裂,在床上打起滾來。門外的何莫溪聽見響動才端了熱藥進來,把她亂動的身子按好,“這床都被你折騰壞了,快起來喝點醒酒湯,昨夜你喝的太猛,頭不痛才怪。”扶著她半躺著。


“昨晚我不是在踢石頭麽,怎麽後麵就記不得了?”


正文 13 馬上驚魂


更新時間:2013-01-31


何莫溪看著她乖乖喝了醒酒湯,才笑著說道:“你喝醉了被石頭絆了一下摔倒了。然後便被公子抱回來了,以後可不敢在貪酒吃,這次是運氣好被公子撿到,下次要是讓別人撿到,你又該哭鼻子了。”心思微轉,轉眸看著外麵天氣大好,“你也出去轉轉。”


春丫頭揉揉眼睛看著地上灑滿的金色陽光,傻傻的懊惱道:“是啊,以後不敢貪酒吃,竟把要玩的事情耽誤了,寒城哥哥在幹嘛呢?他也喝了不少酒。”


何莫溪正要回答,被外頭進來的紫衣給打斷了,“何姐姐,公子說今日天氣大好,要帶丫頭出去騎馬,吩咐何姐姐把東西收拾好。”然後把手裏的衣衫遞過來,“這是給丫頭的。”那一臉羨慕明顯掛在臉上,深笑的看了丫頭一眼便退了出去。


何莫溪交代了她幾句也走了,春丫頭歪著頭提起那剛拿來的衣衫,明亮眼睛彎彎的打量著,真好看呢。又是迫不及待的穿上了,忙到銅鏡前瞧瞧,霞彩千色梅花嬌紗裙,又轉了幾個圈圈,那裙擺下的梅花就像是剛剛落下來一樣好看,滿意了推門而出。向公子的房間去了,依舊是直接推門而出,跑進了內室。


“寒城哥哥……”這次倒是沒有被訓斥出來,卻看見了何莫溪從後麵抱住寒城哥哥,不知是在係腰帶還是在抱著,她忙捂住眼縮到了屏風後,低著腦袋小嘴癡笑著。像公子這麽俊雅的公子,莫溪姐姐日日在跟前侍奉,應該是自然就產生了男女之情了吧。


許久,才聽到沉穩的腳步聲漸漸走來,寒城自然的拉起她的手向外走去,“昨日貪吃酒沒玩成,今日見著天氣不錯就帶你到郊外騎馬去,丫頭應該是會騎馬的吧。”


春丫頭還在想著剛才的事,聽到寒城問她,急忙嘻嘻一笑得意道:“自然了,遙中鎮的姑娘都是會騎馬的,而且屬丫頭騎得最好了。”眉眼笑開,小嘴也是咧著笑。


三人出了府門,上了馬車,一路向郊外而去。因為天氣難得這麽晴朗,郊外也有很多人在遊玩,也有騎馬的,有散步的,很是熱鬧。春丫頭在馬車上就聽到外麵的嬉笑聲,忙掀開簾子望去,但沒見馬車停下,“不在這裏停麽?”


“嗯,這裏人多,既然騎馬就要選個清靜人少的地方。”


不多時馬車終於停了,春丫頭是第一個跳下來的,放眼望去,果然是個騎馬奔馳的好地方。那剛剛融化雪花在低矮的枯草上留下的水珠在陽光下光彩奪目,璀璨耀眼。視線放遠是平整的一片草地,遠處還有一條河流,再往遠就是一座大山連綿不斷。


後麵的侍衛已經牽著馬緩緩走來,春丫頭跳著蹦著到了馬匹旁,圍著幾匹馬轉了幾圈,指著一匹小黑馬,“就它了,精瘦精瘦的。我喜歡。”從侍衛中拿過韁繩,撫摸了一下小黑馬的馬頭,還親昵的說了幾句話,馬也很乖順,“寒城哥哥,隻騎馬可沒甚意思。我們也應該來個比試不是。”她可是要討個彩頭,以後就可以借故撒嬌出去玩了,想到這裏就偷偷笑笑。


“你這鬼丫頭,想比什麽,說吧。”


“如果我贏了,你就許我三件事。如果你贏了,我許寒城哥哥三個件事,可好?”怎麽樣她都不吃虧啊,想著就覺得高興,她也會算計寒城哥哥了。


“那就以前麵的河流為準,誰先到誰就贏。”


春丫頭一挑眉,踮起腳望了望那條河流,距離還算可以,便豪爽的答應了,“好。”


寒城甩袍翻身上了馬,轉頭吩咐何莫溪和幾個侍衛,“莫溪,你也來比,贏了自有獎勵。你們幾個跟著以免發生什麽意外。”


春丫頭也忙上了馬,仰首伸眉的看著遠方,把自己的辮子甩到身後去,見兩邊的兩人都準備好了,她舉起鞭子,一聲清脆的喊叫,“開始。”話音剛落狠狠一抽,黑馬立即向前奔去。


“駕”右邊的何莫溪一聲厲喝,垂在身後的墨色長發飄揚飛舞,一股英氣逼人,也不愧是騎馬高手,手裏握著的韁繩穩穩當當的,身子挺得筆直,神色更是從容不迫。身下的棗紅馬匹甚至已經超出小黑馬半個馬身。


左邊的寒城精致的臉上亦是掛著輕鬆自得的淺笑,清眸直視著前方,不急也不緩,隻落了小黑馬一寸的距離,春丫頭頓時有些急了,為了玩耍一定要贏下比賽。她身下的馬隻適合短距離奔跑,時間長了就沒有力氣了,她雙眼一眯,拔下自己發上唯一一根發簪狠狠一插。小黑馬倏地一驚,速度加快了不少,但是小黑馬明顯是被驚了,那身形也開始不穩。眼看就要到了河邊,她使勁一拽韁繩,雙腿夾/緊,黑馬明顯沒有停下的意思,直直往前奔去。


“丫頭!”寒城大驚失色,手下狠狠一抽,向丫頭的馬奔去。


已經踏進河裏的馬已然控製不住身形,加上夜晚河水中還沒有完全化掉的冰塊,小黑馬完全沒有經驗的在發瘋。春丫頭驚慌失措的抱著馬不敢亂動,早知道如此她就不這麽做了,那是爺爺教她逃命的方法,她竟然今天用了一下。


“公子……”何莫溪也看著河裏失瘋的小黑馬和義無反顧的公子,心裏腫痛的難受。


“把手給我。”寒城騎在馬上接近丫頭,伸出手。


春丫頭聞言看去小心的把手伸過去,身下的馬卻一直動個不停,眼看著就要摔倒了,她的身子也隨著馬要落下去,寒城已經顧不上那麽多了,身子一躍而起抱住那抹身影滾入河水中,河水卻是冰涼刺骨。


何莫溪和後麵的侍衛是跑著進來的,擔心的扶起兩人來,“公子,丫頭,你們怎麽樣?”


春丫頭感覺自己落入溫暖的懷抱後滿滿都是安心,又聽到落水時身下的悶哼聲,連忙起來,見自己隻是衣角沾了水,擔心的看到寒城整個身子已經侵入水中,“寒城哥哥……公子……”鼻子一酸,急急的哭了起來,伸手要扶起他卻奈何自己力氣太小。


走近的侍衛已經半扶起寒城,寒城忍著痛睜開眼,摸摸丫頭的腦袋:“別擔心,就是摔疼了些。”把自己重量都壓到兩名侍衛身上,“扶我上岸。”


“寒城哥哥,都是丫頭不好,不該要比馬的,還……還出壞心思想要刺馬。”


寒城上了岸勉強站直身子,一身狼狽,揉了揉自己的右胳膊,冷靜道:“骨折了。”剛才他還是盡量避免碰到水中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