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205


d-冤家路窄,顧春,聽說你命不久矣,想來是我的詛咒讓老天知道了。”


“住嘴。你再多說一句,朕絕不饒你。”齊寒亦最聽不得別人觸及顧春的痛處。


這時,赫伶葉當著幾人的麵一下子跪到顧春麵前,苦求道:“顧春,求求你救救我吧。我不要再和這個男人一起生活,他對我如何你們都看見了。當初姑姑和表哥死後,我被趕出宮去,身上沒有分文,路上遇到這個男子,一時頭腦發昏就嫁給了這個男子。可不想他天天夜不歸,一開始隻當作是他在外拚命做營生,後來才曉得是往青樓跑。”


赫伶葉又挽起自己的衣袖,隻見白皙的皮膚上都是青紫,慘不忍睹,“自從我知道後,他就成天打我,我要與他和離,哪怕是被他休了都可以,可是他就是不同意。我不能再過這樣的生活了,用不了多長時間一定會受不了的。求求你,救救我吧?!”


“賤女人,是你當初眼巴巴的要我娶你,如今你竟然說出這些渾話。”吳大元瞪著眼眸,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可是轉而對旁邊的錦欣卻是笑意連連。


“你胡說,你當初分明就是故意騙我的……”赫伶葉這般養尊處優的大小姐淪落到這般田地,也實在令人不忍。剛才的潑婦模樣更是難得一見。


顧春最煩的就是被人求情了,別人屢次為了一己之利來求她,她好心幫助別人最後受傷的還是自己,每次如此提醒自己,可是看到赫伶葉這般孤苦的樣子,她還是忍不住想齊寒亦看去。隻見齊寒亦冷著臉暗中一揮手,便有幾名侍衛落在一旁,聽他吩咐道,“這個男子拐騙女子,關入大牢,沒有朕的命令不得放出來。”


暗衛都行動很快,不待這個吳大元反抗就被侍衛捂著嘴帶走了。


錦欣見此也趕緊轉身準備逃跑,那逃離的身影也是極為狼狽。


“謝謝皇上,伶葉無以為報。不過赫伶葉還是希望皇上把錦欣也抓住,去年錦城錦府一夜之間被人所毀,錦欣大命不死逃了出來,就來到都城專門勾引男子。在我們那條巷子裏,已有不少的女子的夫君被她勾引去了,我替那些女子謝謝皇上的大恩。”赫伶葉對著兩人又是重重磕了幾下頭,又想起剛才她罵了兩人,就有些不自然的笑笑,“剛才我一時失言。”


“你起來吧。別跪著了。隻是你今日命好,正好遇見了我們。你淪落至此我也是於心不忍,以後不要再輕易相信別人了。”顧春假意把她扶起來,徘徊在心底的話還是決定說出口,“你哥哥如今應是在遙中鎮,你可以去找找他。他也很想你這個妹妹。”


“你見過我哥哥,他在遙中鎮做什麽。這麽多年了,我們都以為他不在了。”赫伶葉喜極而泣,一邊抹著眼淚一邊說道,“真好,沒想到哥哥還活著。”


顧春還想說什麽,旁邊的齊寒亦有些不耐煩了,就拉過顧春來,對著赫伶葉丟下一句話,“你哥哥在遙中鎮做營生。”就拉著顧春已經走遠了好幾步,“女人就是麻煩。”


“那個錦欣你還要抓麽?”顧春小心翼翼看了齊寒亦的臉色,才弱弱問道。


齊寒亦瞪了她一眼,然後又無奈的刮了刮她的鼻子,“早在剛才,我就讓他們把錦欣也抓住。我怎麽可能讓那麽一個女人來禍害都城。今夜你是我的,不許再想其他事情。”


齊寒亦的最後一句惹得顧春甜甜笑出聲來。兩人不知不覺就走到了明亦王府門前,齊寒亦帶著她從旁邊的小門進去了,進去的地方是後園,下人們住的地方,如今僅是一年的時間就雜草叢生,穿過幾座院落,就進了正院,然後是經過娟秀園,夜光下隻能看到清冷的一片,顧春想到皇宮裏那個變化極大的若蘭姐姐,感慨果然皇宮是可以讓人改變。


“齊寒亦,這麽一年,我可是和以前有變化?”她也生怕自己改變所以急急問道。


齊寒亦怎麽可能沒有看出她的心思,摸摸她的腦袋,“沒有,你還是那個傻傻的顧春。”雖然被人說傻傻的有點不樂意,但是重點在於自己沒有變。齊寒亦對著黑暗的繼續說道,“雲若蘭果然是變了不少,其實我也猜到了,皇宮裏那種地方對於事事沒有主意的人很容易會變。顧春雖然傻,但是你很有主意,知道自己該要什麽不該要什麽。”


沒想到齊寒亦會誇自己,顧春一時高興的合不攏嘴,“那怎麽辦,我不想看到這樣?”


“各人有個人的命。也許她就是這般命吧。”


兩人說著走進君亦苑,顧春看到西邊的屋子裏亮著燈,以為是看錯了,揉揉眼果然是亮著燈,她心裏不知怎麽一陣高興,放開齊寒亦就走了過去掀開簾子,叫了一聲,“蘇棉姐姐。”可是目光裏的卻不是蘇棉姐姐,她眼神頓時暗淡下來,對麵前的這個女子有些不知所措。


齊寒亦跟著走進來,攬著顧春的腰坐下來,“你不是認識暖彤公主麽?”


坐在燭光下的女子盈盈一笑,對兩人的到來並沒有感到詫異,而是起身給兩人倒上茶水,“我與顧春不過隻有一兩次相見,沒認出來也實屬正常。”


“你不是去了都城外的寺廟麽,怎麽會在這裏。剛才我還以為……還以為蘇棉姐姐沒有死呢。”顧春心裏不知是什麽滋味,聽齊寒亦說暖彤公主,她才想起來這個在西南戰場上飄然而落的絕美身影,後來出現在明亦王府,再後來就不曾聽過她的消息了。


“寺廟終究不是常待之地。在皇兄登位後,我便回到了明亦王府。今日單竹傳來消息說你們要回來,我就特意把君亦苑打掃了一下。”坐下後拉住顧春的手,“很欣慰能夠看到皇兄因為某個女子臉上增添了笑容,皇兄這些年過的極苦,暖彤多謝你能夠一直陪著他。”


齊暖彤常年以來一直是自己一個人,三十多的年紀卻是沉靜如斯,也許是常年不出屋子,臉上難免透著些灰白的顏色,不過笑起來倒是與暖笑有兩分相像。


“這裏難免是有些冷清,要不還是回皇宮吧。我下一道旨意,也沒有人敢說什麽。”齊寒亦總是想著能為暖彤做這些什麽,他並不是無心之人,暖彤隻因為他這些年才這般孤苦。


齊暖彤卻搖著頭,“我一點都不想回到皇宮裏,況且已是已死之人,再出現又會給別人帶來困擾。這偌大的王府已經足夠了,有時我還能出去轉轉,才不想一直被困在皇宮裏。”


齊暖彤都這麽說了,齊寒亦再勸也沒什麽用,一時之間三人竟然都沒有話說了。齊寒亦見懷裏的顧春露出疲倦,就開口,“那好。時辰不早了,你也早點休息。”


“嗯,暖彤知道了。”齊暖彤起身把他們送出門外,又關上房門臉上卻是一片淒然之色。


回到對麵的房間,齊寒亦把摟住顧春,“想蘇棉了?”


顧春鼻子一酸在齊寒亦懷裏哭了起來,“是啊,想蘇棉姐姐了。剛才我還以為蘇棉姐姐沒有走呢,會給我一個驚喜。是我太笨了,人走了怎麽可能再出現在我的麵前。蘇棉姐姐雖然照顧的時間不及單雪久,但是她的對我的好不及任何人,真後悔自己當初的任性。”


“不是說過不準哭了麽,怎麽還哭。”齊寒亦直接用自己的袖子給她擦擦臉頰,“今晚玩的也累了,我們這早些歇下。”


顧春一抬頭,“不是還要喝酒麽,不醉不歸?”


正文 56 楚楚可憐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10-24 1:36:21 本章字數:2080


“嗯?喝什麽酒,我怎麽不記得我們要喝酒的。況且你這身子怎麽能喝酒,不是在折騰自己的麽。”齊寒亦表現的一臉迷茫,再加上那寵溺神情,看的顧春牙癢癢的,齊寒亦不等她出口撒嬌,就橫抱起她一起滾落到床上,“走了一晚上,我都有些累了。”


顧春被他強硬塞進被子裏,難得這被子還是原來的味道,可是一想到齊寒亦哄騙自己,她就心裏不服氣,拿著小拳頭在齊寒亦胸膛上捶著,“你騙我,說好了要喝個痛快的。你竟然不承認。不行,我要喝酒,這身子已是這副樣子了,再喝些也沒事。”


“乖乖的,聽話。”他也是忍住腹部的疼痛,不過顧春還是一拳打在了腹部,疼得他咬牙切齒,呼出冷氣,“你安生一點,不然我傷口又裂開了。”


顧春這才想起來自己捅了他一刀,這才幾天傷口愈合顯然不大可能,她立即湧出愧疚,就要掀起他的衣袍,“讓我看看傷口怎麽樣了。你不說我都忘了。”


齊寒亦卻是壓住她的手,“隻要你乖乖的,傷口就會慢慢愈合。你要是任性的話,怕是永遠都好不了了。”把她抱進懷裏,感受彼此的溫暖,把緊繃的身體完全放鬆下來,才輕歎道,“今天是真的累了。這個時候皇宮裏怕是很有多人都睡不著。”


“早朝是什麽時辰。我是不是有些玩過了。”顧春也知道自己有些任性了。


齊寒亦黑暗裏眼眸一閃,“為了你,明日朕不上早朝。”


不上早朝並不意味著可以不回皇宮,到了第二日,顧春醒來後就被齊寒亦親手侍奉著穿戴整齊,明亦王府外已經有一輛普通的馬車在等著,兩人不出一刻鍾就又回到了皇宮裏。顧春被皇上直接送回了無名宮,不待屁股坐暖和,外麵就浩浩蕩蕩來了很多人。


隻聽單雪叫嚷道,“不是說任何人都不準進來麽,都給我趕出去。誰都不能進來。”


接著就是一陣重物的落地聲,和女子的抱怨聲,再然後無名宮外安靜了下來,單雪一邊嘀咕著一邊拍著自己身上的衣衫,“這些妃子也真是的。下次直接在門外放一個牌子,畜生勿進。這樣看她們還想進來麽。”惹得殿內幾人笑出聲,單雪又眼巴巴的跑過來,“顧春,昨天皇上帶你去哪了,肯定出宮了是不是。今早都沒有上早朝呢,你都快成了紅顏禍水了。”


“天下有我長得這麽普通的紅顏禍水麽。”顧春也是心情不錯。


“眼前不是就有一個麽?”突然出現的聲音讓殿內的人都忙向門口看去,見皇後娘娘身穿大紅鳳袍款款走來,麵帶冷笑,“本宮也猜不出顧春妹妹這麽普通的女子到底有何手段能夠把皇上這般天性涼薄的人迷住,這不是趕緊過來討教討教。”


單雪看了進來的初夏一眼,意思就是你怎麽沒有攔住,初夏為難的搖搖頭聳聳肩膀。


顧春反而顯得很鎮定,“單雪,看茶。”自己氣定神若的喝著茶,慢慢悠悠說道,“皇後姐姐也說了皇上是涼薄之人。昨日是我特意求皇上帶我出宮,皇上也是看在這麽多年的份上才勉為其難的答應。那些胡亂傳出的流言實在不可信。”


“那為何剛才才回來,在外留一夜,你就從來沒有替皇上想想麽?!”皇後語氣陡然一變,淩厲無比,目光也是冷冽的緊盯著顧春的燦然笑容,“要是皇上在宮外出了事情,你怎麽擔當的起,隻為了自己的玩樂,讓皇上身處險境實在不是一個妃子該有的教養。”


顧春眨眨眼,露出委屈神情,咬著唇弱弱出聲,“姐姐來就是為了興師問罪麽。妹妹自小孤苦伶仃,爹娘不幸被人殺害。昨日是爹娘與顧家一百多口人的祭日,難道妹妹不應該出宮去給爹娘上香麽。姐姐也是有爹娘之人,怎麽能不理解妹妹這番苦心。”


皇後還以為顧春會失了教養破口大罵,完全沒有想到顧春會示弱,而且說出的理由合情合理,如果她在刁難下去,別人隻會認為是她在胡鬧,皇後攥著手指,緩緩壓下心底的怒氣,“上香祭祀也不需要夜宿皇宮之外吧。皇上身份尊貴,要是讓大臣們知道隻會認為皇上被紅顏所迷。皇上剛登位不到兩天,根基還未穩,妹妹怎麽能如此衝動做出此事。”


顧春似乎是此時在恍然明白過來,倏地站起身來,“姐姐說什麽?!昨夜天黑之前皇上就帶妹妹回到了宮中,一直歇在乾清宮。怎麽會如姐姐所說一夜未歸呢。”


“原來妹妹也會撒謊了。本宮今早去乾清宮根本未見皇上。”皇後冷哼出聲。


“對啊,今早皇上確實未在乾清宮。因為昨日在宮外妹妹我受了風寒,回來後喝了藥還不見好,所以一早皇上就帶妹妹去了清連公子那裏。妹妹喝了藥好些才被皇上送回來,不想還未坐下就看見姐姐過來進行一番責罵,姐姐一向最疼妹妹。這樣責罵,妹妹心痛不已。”顧春還低下頭,收起袖子擦了擦眼角,那楚楚可憐的模樣好生讓人憐惜。


“皇上駕到!”外麵又是一聲尖利的傳叫聲。接著就見皇上大步而來,直接走向顧春,“身子可是好些了?”見她低著頭不說話,皇上就抬起她的臉來,“怎麽哭了?怎麽回事?”


皇後更是沒有意料到皇上會再次來無名宮,知道今日自己處了劣勢,就忙笑著道:“皇上,是臣妾剛剛說話有些重了,惹得妹妹落了淚。”


“不是知道顧春的身子麽,怎麽還說話這般不知輕重。”皇上不由責斥出聲。


皇後臉色一白,想要反駁卻隻能把這些話咽下去,對著皇上盈盈一拜,“永福宮還有事情,既然顧春妹妹身子沒有大礙了,那姐姐也就放心了。皇上,那臣妾告退了。”


“去吧。”皇上淡淡吐了兩個字。


正文 57 兢兢戰戰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10-31 1:33:23 本章字數:2099


看著皇後的大紅身影消失不見,顧春並未覺得開心,反而有些煩悶,“皇上來的真是及時,要不然今天定要鬧個撕破臉皮。我極不想的。”


“朕隻是在經過永福宮時看到了皇後往這邊來了,想來皇後是過來責問你。這不是就趕緊過來了,乾清宮還有事情,你照顧好自己。”拍拍顧春的肩膀,明黃身影再次離開。


顧春隻是稍稍歇了一會,起身梳洗後帶著單雪往皇宮的西門去了,西門這邊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