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81


d-一個孩子,顧春悲痛過的那段日子一直是她陪著,她以為顧春會慢慢想通,卻絕對沒有想到顧春會想到那麽多東西。親情,愛情,她對這些都是一片模糊。


這個夜晚,廣闊的夜空中唯有一輪月亮散著清淡的光芒,灑在跪地端莊的顧春身上,她一直維持著嘴角一點點殘缺的笑容,等著時間一點點流逝。


可惜,半個時辰後,慘白的月光下,顧春突地閉上雙眼,身子軟軟的朝著地上摔去。單雪正倚著紅柱發呆,餘光中看到身影歪歪斜斜落下,她提起飛步奔去,把落到的顧春接在了懷裏,此時的顧春明顯的臉頰上泛著不正常的紅色,嘴唇發白,神智已經有些模糊,單雪一個勁的叫著,隻見顧春毫無反應。單雪一下子就著急起來,揮手讓宮門口的侍衛過來,“你們快點,把顧春抬進乾清宮去。單雨,你快去叫清連公子過來,要快!”


侍衛也顧不上稟告,把顧春抬到龍床上,便相繼退了出去。


“來人,去端些熱水。”單雪把火爐都抬近龍床,著急的在原地走來走去,想著清連怎麽還沒有來,正要準備出去看看時,一則明黃身影快步而來,她也顧不得行李,“皇上,顧春受了風寒,奴婢已經叫單雨去叫清連公子了。”


皇上幾步上前,給顧春把脈起來,臉色一沉,“你出去。清連來了,讓他稍等片刻。”把床賬放下,自己鑽進去,迅速脫了明黃龍袍把顧春抱起來,雙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暗暗運力,一股股暖流鑽入顧春身體裏,等到顧春有了一絲神智後,他又把雙掌方至她的背上,再次運內力,心裏此時不能有任何的想法,隻是兩個字一直回旋在腦裏,後悔。


外麵匆匆趕來的清連公子衣衫略有些不整,顯然是從床鋪裏出來的,看到裏麵的情形,清連神色沒有緩解反而更加沉重,先是把自己的衣衫整理後,然後快速寫下一個方子交給宮女去煎熬。


正文 11 想要爭取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10-2 1:32:51 本章字數:3131


過了許久,清連公子向單雪使個眼色,單雪便走到床邊,輕聲道:“皇上不可再用內力。”


可是床內卻毫無動靜,隻是兩人都維持著身姿,顯然是齊寒亦沒有聽從單雪的話,又過了兩刻鍾左右,齊寒亦才收回手,把昏倒在自己懷裏的顧春輕輕放下來,掀開床賬,自己一個踏步走到旁邊,一邊穿好衣衫,一邊說道,“清連,快去給她把脈。”


清連看了一眼皇上的臉色,猶豫道,“皇上,在下還是先給你把脈吧。”畢竟剛才失掉那麽多內力,身體定然虛弱不已,身為最尊貴的皇上,清連自然應當先給皇上診脈。


“先給顧春把脈。”皇上還是依舊沉聲堅持道。看著清連走到床邊,自己才感覺滿是疲憊,於是先坐下緩了緩。隨即閉上眼睛,許久沒有聽到清連公子的說話,他就開口問道,“清連,怎麽樣,孩子可還好,你如實給朕說來。”睜開黑眸定定的看著床上還未醒的顧春。


清連暗鬆一口氣,“幸是皇上用內力及時保住了龍胎,再遲上一會怕是就會小產。不過龍胎雖然暫且保住,但是危險還隨時存在。再加上寒氣再次襲入顧春身體裏,顧春以後不能再受一點冷氣。如果皇上想要保下這個孩子,就給顧春禁足吧。”又看了床上滿臉蒼白的顧春一眼,心底不由深深歎息,顧春真算的上是命運多舛,連片刻的安寧都沒有。


“朕正有此意。”皇上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不過依舊是臉色不好,“單雨,你去送送清連。單雪,這幾天就讓顧春在乾清宮。你先回去,明日再過來。”


單雪看著人都退去了,自己走到皇上麵前果斷的跪下來,“主子,顧春命苦,她從來都是一心隻為別人,把自己放在最後來想。如今主子對於顧春來說是唯一能夠給她溫暖的男子了,希望主子能夠施舍一點點的感情給顧春,讓她在皇上身邊的這些日子開心一點。還有,今晚顧春說單純的付出隻會讓自己對主子的愛意一點點的消磨掉,所以她想要爭取。”


單雪說這些話時,皇上的目光一直落在顧春臉上,“我會盡量。”


單雪一喜,“單雪替顧春謝謝主子,主子的話從來都是不容置疑,所以單雪很欣慰。”自己得到答案就起身退出了乾清宮,單看主子願意把顧春留在乾清宮,也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


臨近新年,皇宮和都城都各處充滿了喜慶的氣息。皇宮今年各處宮殿都掛滿了紅色燈籠,禦花園的紅梅枝頭更是係滿了紅色的綢帶,到處洋溢著要過年的熱鬧。顧春在乾清宮睡了一天一夜才醒來,醒來之時發現自己睡在熟悉的溫暖懷抱裏,不由一怔。


“再睡會,還早。”皇上沙啞低沉的聲音在耳邊纏繞著,說完後把她擁進懷裏。


顧春翹了翹嘴角,準備閉上眼睛重新睡去時,才記起還有事情,她不顧睡意把齊寒亦弄醒,“那件事你下旨了沒有,我睡了幾天了,你可不要說話不算數。”


“那晚朕說了你跪夠了兩個時辰,朕就下旨。你又沒有跪夠兩個時辰,朕做什麽要下旨。”齊寒亦依舊是閉著眼睛漫不經心的說著,完了再把她小腦袋按到自己胸膛裏。


顧春一聽就不願意了,倏地推開他坐起來,“不行,我……我,你不答應,我就……”


“閉嘴。大清晨怎麽這麽聒噪。告訴朕,朕沒有下旨的後果是什麽。”齊寒亦也沒了睡意,坐起來與她麵對麵看著,望進她那明眸裏,“難道你要為了那個男人恨我。”他說的極為認真,其實他就是想要知道自己在顧春心裏到底占著位置。再沒有發生此事之前,他還是信心滿滿的,顧春連齊寒城都舍得,可見對自己有多喜歡,可是那夜她死活要給駱明求聖旨,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甚至是濃重的失落。


顧春弱弱的閃著眼神,把手不安的放在小腹前絞著,吞吞吐吐道:“後果……能有什麽後果。就算是我恨你,又能怎麽樣,你掌握著生殺大權,對我為所欲為。我除了加深心底的恨,還能怎麽樣,難道我有能力把你一刀給殺了。”這話說的一點威脅力都沒有。


齊寒亦聽完她的話,心裏的陰鬱不知怎的全部散去,可是又對顧春的這種無奈感到心痛,一把把她抱進懷裏,“顧春,以後不要在折磨自己了好不好。你要是對我生氣,就拿刀捅我,傷我,都行,但是不要在傷害自己了。我怕會保不下這個孩子。”從沒有一刻,他這麽強烈想要這個孩子,想要看著這個孩子生下來,被自己抱在懷裏的樣子。


濃重的無奈是顧春第一次聽到,她扯扯嘴角,露出童真笑容,“我不能因為自己傷害別人。我不希望你對我無理的遷就,隻希望你能夠真心了解我。”在一點點淪陷在他的溫柔笑容中,可是心底的那抹牽掛還是湧上來,緊緊抓住齊寒亦的胳膊,“你快下旨啊,給駱明哥哥賜婚好不好,駱明哥哥以前為了我受了很多苦,我就當做是還他恩情。”


“那你答應朕,以後不能再因為他的事求朕。”齊寒亦隻能以進為退


“好,好。什麽條件我都答應。隻要你能下旨,隻要能夠看到駱明哥哥幸福就好了。”溢出滿目的開心,顧春眼珠轉了轉,“時辰不早了,你該上早朝了。”


齊寒亦神色化為輕鬆,抱著她一起重新躺下,“今日是十二月二十九,不上早朝。”


“又快要過年了啊。”顧春倒有些不開心的低低呢喃著。


“為何是這種語氣,你不是最喜歡熱鬧的麽,今年的宮裏很熱鬧。但是,你已經被朕禁足了。想要出去湊熱鬧就消了這個心思吧。”慢慢的壓著被子隻給她留下一張臉,其餘全部裹在被子裏,“顧春,以後不要這般任性了,孩子抵不住你這樣折騰。”


“不會了,齊寒亦,我認準了你不會讓這個孩子失掉的。”顧春正得意著。不想自己的一句話,惹得皇上臉色一變,翻身下了床,她著急的想要拉住他,可是抓不住一片衣袖,“齊寒亦,齊寒亦……我說錯了,不成麽,我錯了……”蒼白的解釋漸漸沒了聲音,顧春隻好躺下來,愣愣的看著床頂上的龍鳳呈祥繡花圖案。


直至午時陽光打進室內,齊寒亦都沒有再進來,反而是單雪哼著小曲提著食盒進來了,湊到顧春耳邊,“你終於醒了。你不知道我那夜都快嚇死了,幸好皇上當時想都沒想直接給你輸了內力,才保下這個孩子。顧春,如今你隻剩下兩年的生命了。最後還是好好珍惜。”


單雪說的這番話,顧春聽得又驚又喜,很是複雜,特別是聽到最後一句話,去年的這兒會她完全沒有想到自己還剩三年的生命,如今匆匆一年時間已過,自己隻剩下兩年生命。不覺摸著小腹,生這個孩子時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麽,她很是不舍,這一切……


“別想這些傷心的了,先填飽肚子不是。”單雪又豈不知顧春的心思,把飯菜拿出來給她端到床邊,“今日我特意讓禦膳房做了很多你愛吃的小菜。看看,有清炒竹筍,來嚐嚐。”夾起一塊聞著就很香的竹筍給她送到嘴邊。


顧春張口吃下,細細嚼了嚼,“不錯。挺好吃的。皇上不會來吃麽?”


“皇上今日不知為什麽臉色不好,剛才我問他,他說不想吃。就在外麵一直批閱奏折呢。”單雪一臉迷茫的說著,把米飯給顧春盛好,“來,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顧春淺淡的笑容僵在嘴邊,不由想起清晨自己說過話後,齊寒亦生氣離去的樣子,顯然就是自己惹怒了他,她虛心的端過米飯,自己悶悶的吃了起來。


吃過之後,顧春準備起身去外殿看看齊寒亦,可是還未等她下床,單雪就按住她的身子,不由責怪道“你身子還未好,急著下床幹嘛。給我好好躺著,想要做什麽告訴我。”


“我……沒事。就是一直躺著覺得骨頭都硬了,想要走走。”顧春一臉無辜的嘟著嘴。


單雪還是搖頭,堅決不能敗在她的撒嬌上,“好好躺著,要是我回來還不見你。以後你就別想出去了。”看著顧春無奈聽話躺回床上,單雪捏捏她的鼻子,“真聽話。”


待單雪走了,顧春偷偷的瞅了瞅外麵,見沒有人她就轉過身子來,掀開被子,可是還未等自己成功的走到下一步,一個黑影漸漸移來,“給朕好好躺著,不要妄想偷跑下來。”握住她的小腳丫,齊寒亦不顧她的埋怨把她重新塞回被子裏,“你要學會照顧自己。別總是這樣讓人為你擔心。你不是不想對別人留下更多的愧疚麽,那就自己做到能保護自己。”


顧春咬著唇,不自然的別過臉,“你不是生氣了麽。”


正文 12 聲聲反對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10-2 1:32:52 本章字數:2152


齊寒亦今日一襲墨色的錦緞衣袍,袖擺露出金色鏤空竹葉的鑲邊,腰間白璧玲瓏帶,冷峻的五官帶著一抹閑適而清俊的淺笑,坐下來扳過她的身子,“什麽時候你想要解恨,那就帶些勇氣拿一把刀隨意捅進朕的身體裏,位置任由你決定。還有不要試圖接觸朕的底線,這種後果你承受不起,朕也不想發生。”拍拍她的背,把最近的不愉快都忘卻,“好了,不要使性子了,朕這可是第一次哄女人。你就給朕幾分麵子。”


“我不是生氣,隻是覺得自己身處這樣的處境,毫無掙紮的空隙。”顧春感覺進入皇宮後倍感無力,“不說這些。不過,我真的要一直呆在屋子裏不出去麽,會悶死的。”一想到自己整天呆在沉悶的宮殿裏,她就心裏悔恨的要死,早知如今,何必當初啊。


“直到開春之前,你不能出去。朕已經犧牲了自己的乾清宮,你還要怎樣。”乾清宮向來是不留妃子留夜的,除了皇後能夠在這裏侍寢之外,其他女子當夜侍寢之後就會被送回去。讓顧春住在這裏已經讓朝中的官員聲聲反對,也幸好是沐休日。


顧春隻好苦笑應下,“好吧,我盡量做到不出去,少沾寒氣。


此時在永福宮請安的幾位妃子卻是極為嫉妒的,除了高位上的皇後在於暖笑公主說笑,下麵的德貴妃自始至終保持著端莊的姿態隻聽不說話,其餘三名妃子就是互相傳遞眼神,小聲議論著。不一會,單竹盈盈走進來,議論的妃子忙禁了聲,單竹含笑朝著各位主子一一施禮後問道,“皇上差奴婢來問問德貴妃,明日的家宴可是準備妥當了。”


德貴妃淺淺一笑,“準備妥當了。臣妾正想著一會要去稟告皇上呢。”


“那就好。如此奴婢便退下了。”


齊暖笑與皇後說了會話,覺得皇後漸露出疲憊就起身告辭,帶著擔心去了乾清宮。皇後也見著下麵的妃子眼煩,就揮手讓她們退下了。等眾位妃子相繼離開,永福宮恢複清靜,皇後把身子靠到靠背上,“快要新年了。你們自個有什麽心願都可以與本宮說說。”


含雪臉上一喜,“回主子,奴婢好幾年不曾回過老家,想請主子恩準。”


“是啊,你跟半雪跟了本宮這麽多年。從來都沒有回家看看,半雪你也回家住幾日。霜雪和靈雪呢,你們想要說盡管說。”自己也想到許久不曾見到爹娘,有些想念。


霜雪搖搖頭,“奴婢與靈雪都是無家之人,自幼都是家中遭了災才選擇進宮。至於想要什麽……奴婢在這種什麽也不缺,隻要在主子身邊好好當差就行了。”


靈雪也是接著說道,“奴婢也是。真是羨慕半雪和含雪,還有爹娘。”


“原來……都是可憐見的。既然不回去,那本宮也應該有所表示,給你們一人一百兩銀子,就當做是你們的嫁妝了,待你們到了出宮的年紀,尋個好人家才是最幸福的。女人這一輩子不就是尋個好人家,安安心心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