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77


d-聽到裏麵的說話聲,似是在討論什麽。


齊暖笑扶著顧春踏進,宮內的幾人看見皆是不自覺的起身,皇後倒是安然坐在上位,鵝蛋型的臉上比以前更加精致,身上的淺紅色紋繡錦袍華貴不已,原本清雅脫俗的雲若蘭如今倒是完全成了沉穩大氣的一國之母儀態,“顧春來了,快坐下。含雪,看茶。”


顧春很少遵循規矩,別人也就習慣了,她坐到離皇後最近的位置,赫然不管地位身份,“幾日不見姐姐,有些想念。便湊著身子好的時候過來看看。”


齊暖笑則是對剛才她們的討論比較敢興趣,“皇嫂,剛才你們說什麽呢。”


皇後掠過顧春的話,直接回答道,“是在說齊景瀾,和雪公主的安置。既然顧春和暖笑公主來了便也給本宮出出主意,畢竟兩人如今的身份有些尷尬。”


“就按妹妹剛才說的,把他們禁足到都城的宅院裏便是了。讓侍衛看守著,想他們小小年紀也翻不出什麽風浪。要不,就如月姐姐說的,把他們流放到邊疆。”李阿嬌語氣輕鬆的說著,目光轉向顧春,“不知顧春覺得如何?”


顧春沒想到貴嬪一下子問到自己,柔柔笑著搖搖頭,並不作答。


琴妃掩嘴一笑,那嘴角的諷刺意味十足,隻是被繡帕遮著別人看不到,摸著自己的纖指漫不經心的幽幽道:“依妾身看呐,斬草除根。畢竟是前皇上的親生骨肉,如今自己的親叔叔登位,哪能不憎恨。年紀越是小仇恨越是容易瘋長。所以還是趁早除了,免得節外生枝。”


“孩子又沒什麽錯。”待琴妃說完,顧春愣愣的說了一句,她隻是道出心中所言。


而這樣一句就有些讓琴妃不甘心了,冷笑一聲,“裝什麽善良。能夠在王爺身邊呆七八年之久盛寵不衰的女子怎麽會簡單,打死妾身都不信。”歪過頭看向皇後,“孩子是沒錯,可是隻能說他們命不好,偏偏投錯了胎,況且這世道生死由命,自己爭辯又有何用。”


“琴妃,注意你的言行,拐彎抹角的辱罵顧春。本公主暫且容了你,要是還敢有第二次,別怪本公主不客氣。”齊暖笑最是護短,琴妃那話雖沒有髒字,但是聽來很難受,更何況還是顧春,齊暖笑握住顧春冰冷的手,出口就是嘲意,在宮中這麽多年她可不是白呆的,“原道皇兄的女人都是有教養的,沒想到還是有這般低等的妃子。”


“你,暖笑公主,你憑什麽說本妃。這宮裏的事怎麽也輪不到一個嫁出去的公主說道。”琴妃差點站起來,看到看到皇後沉下的臉色,她才壓下怒氣。


“給本宮住嘴。琴妃,你為何三番兩次的與顧春作對。你該是記得進宮之前在王府裏本宮說過的話。再如此不知規矩,就讓嬤嬤去教導幾日。”於若蘭眉眼中帶著冷意,可見是真動了怒氣,還有對琴妃的失望,“罷了,本宮還是詢問皇上的意見。你們無事就退下吧。”


“是。”各位妃子盈盈一拜,兩兩相攜出了永福宮。


宮內安靜下來,顧春才細細打量了永福宮內的擺設,高腳椅上擺放的皆是名貴的各色花瓶,偏殿的一角是書櫃,還有書桌上擺著的筆墨,可見皇後是個愛看書的人。她以前並沒有來過永福宮,總覺得皇後住著的地方應該是金碧輝煌,如今見到,才明白皇後至尊的雍容華貴隻是體現在各處細致的東西上。而讓整個宮殿看起來更華貴的地方就是皇後。


皇後揉揉自己的額間,不免有些抱怨道,“最煩的就是琴妃這麽咄咄逼人。也幸虧是隻有她這麽一個,要是全部都是怕是我就沒有清靜的日子了。”


“也不知道琴妃為何單對我。我好似以前並不認識她,也和她沒什麽仇吧。”顧春剛才也是冥思苦想,想要知道原因。可是自己以前的確是不認識這個蕭琴如。


齊暖笑哼哼兩聲,“不是你跟她有仇。你是皇兄寵著的女人,她心裏嫉妒所以才這般針對你。宮裏的女人就是這樣才變壞的,甚至還有更恐怖的時候。顧春,你以後一個人還是最好不要出來,安生呆在你的無名宮算了。”又朝皇後看去,“皇嫂,我看那德貴妃並不簡單。”


經這麽幾天嬤嬤的教導,皇後也凡事多了個心眼,讚同的點點頭,“嗯,從進府之時她就安靜如斯,不爭少言。總是一副端莊嫻雅的樣子,十五六的年紀與她的性子極為不服,怕是在家中就被教導成這番摸樣了。簡單不簡單,我不都得好好管著麽。”把寬大的袖袍攏攏,“哎,顧春,近來身子怎麽樣。清連公子也進宮了,被安排在秋水閣。”


“身子還好,就是有點害喜。姐姐和我的月份差不多,是不是?”顧春甜甜笑著。


“嗯,不過不知為什麽,當初有晏兒的時候很少害喜,如今更是沒有什麽反應,倒是乖得很,難得不折騰我。我讓單竹取一些新鮮的梅子給你送去,害喜的時候含著。”


“你們別老是說孩子啊,害喜啊,我……我插不上嘴。”齊暖笑委屈的開口。


皇後輕輕笑了起來,“那暖笑也趕緊,婚事過了一個月了,怎麽都不見有什麽動靜。”


“皇嫂……你就知道取笑我。母妃說這事全看緣分,不能著急的。”齊暖笑出口就漏了陷,忙捂嘴眨眨眼睛,“反正就是不著急,自然而然就有了……”


三人又說笑了一會才散去。出了永福宮,太陽散下一片金光,惹得顧春把還用手遮了遮眼睛,等適應過來才放下,“陽光終於出來了,一連陰著好幾日,都快膩了。”


“是啊,天氣晴朗想,心情都跟著好了起來。”齊暖笑臉上泛出暖暖的笑容。


走了沒多遠,就看到迎麵尋來的雷鳴,一襲黑衣挺拔走來,硬朗的五官上麵無表情,走近兩人,雷鳴作禮,“屬下參見春主子。屬下已經辦完事,準備帶公主回府。”


“哼,你怎麽不對我這麽恭敬。倒是對顧春恭敬如斯。”齊暖笑不滿的撇撇嘴。


雷鳴已經習慣了被公主調侃,聲音依舊醇厚,“公主是屬下的妻子,難道還有向妻子行禮的規矩。而春主子是屬下主子的妃子,自然就要行禮。”這解釋倒是挺有道理的。


“什麽,你是本公主的駙馬!況且顧春也在乎這些虛禮,你就罷了吧。”齊暖笑咬牙切齒,恨鐵不成鋼,真想提過這個男人狠狠揍一頓,“罷了,我們回去吧,被惹得皇上厭煩。”放開顧春,幾步走向雷鳴,親昵的挽上他的胳膊,雷鳴還是有那麽一瞬的不自然。


“暖笑,對駙馬溫柔一點。雷鳴,暖笑說得對,我自己見人都不行禮,你就不用這麽恭敬了。”好笑的看著雷鳴略微拘束的樣子,和齊暖笑嬉笑倒是極為相配,“好了,你們路上慢點。我身子不好,也就不送你們了,記住常過來陪我說說話。”


雷鳴僵硬的笑笑,“嗯,外麵天冷,春主子趕緊回去吧。”


齊暖笑則是一把拉著雷鳴走了,嘰嘰喳喳不知說了些什麽。隔好遠都能聽見齊暖笑的聲音,顧春欣慰點點頭,由單雪扶著往無名宮返回。幾人經過怡春/宮時,前方突然跑出來一個女子,或許是太過慌張沒有看到顧春等人,便直直的闖了過來,顧春正與單雪說話,也沒有注意到跑過來的人,就這樣猝不及防,女子直接朝著顧春撞來,顧春下意識的就是保護好自己的肚子,單雪也是反映極快,出手抱住顧春,兩人被力道裝到在地,幸好是單雪在下麵。


可是顧春還是額間滲出薄汗,肚子微微有些不舒服,身子都站不起來。


那名女子也是被直接撞在了路邊的積雪上,弄的滿身狼狽,看清自己撞得人後,嚇得爬起來跪在顧春麵前,“奴婢……奴婢是不小心的,春主子……饒了奴婢吧……”


“住嘴!初秋,快去請清連公子過來。”單雪忍著手掌心的疼痛把顧春扶起來,“初夏,過來和我扶著主子。你,好好跪著。要是春主子有個好歹,你別想活了。”單雪從來沒有這般厲色過,著急的把顧春扶著坐到一邊的亭子裏。


“怎麽樣,主子,是不是感覺肚子疼,你再忍一忍,清連公子馬上就過來了。”初夏也是擔心的要死,這顧春是皇上特意吩咐要照顧好的妃子,沒想到自己還沒侍候幾天就發生了此事,以皇上的性子,自己這顆腦袋怕是保不住了。


顧春勉強一笑,安撫著兩人,“沒事,就是有點痛。幸好單雪扶住了我,單雪,你可有受傷,快讓我看看。”顧春剛才依稀看見地上有有些血跡。


“我沒事,一點小傷。你別總是這樣,這小傷萬萬比不上肚子裏的孩子。”


正文 6 亂棍打死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9-27 1:31:17 本章字數:3499


很快,清連公子匆匆趕來,隻是淡淡瞥了一眼,就知道發生了什麽,給顧春把脈後,麵色如常,“隻是微微受驚,胎兒無礙。不過以後一定要注意,萬不可再發生這樣的事。顧春本就身子弱,再加上胎兒不穩,很容易小產。這天氣冷,還是呆在屋裏為好。”


“沒事就好。”單雪才展顏一笑,不過目光掠及那邊跪著的宮女,她目光一凜。


“你的手受傷了,還是先處理一下傷口。”清連公子出口道。


單雪搖搖頭,“無妨,這點小傷還不算什麽。”正要走下去準備處罰那宮女,就見明黃色身影快步趕來,明顯是知道了剛才的事情,單雪忙曲膝一拜,“皇上。”


“怎麽樣?可是傷著了,孩子還好吧?”皇上臉上真切的關心,讓周圍的人皆是一怔,皇上向來麵色如寒,很少露出這般神情,也可見顧春確實很得皇上喜歡,皇上溫柔的把顧春攬到自己的懷裏,見沒有人回答,語氣不由加重,“清連,回答朕的話。”


清連這才反應過來,“回皇上,孩子並無大礙。”


“那就好。單雪,把那名宮女亂棍打死。”皇上問也不問直接下令。


顧春聽聞胃裏有些難受,拽著皇上的袖子,“皇上,既然無事就稍作懲罰罷了,何必那麽殘忍。”她向來心善,不忍看到任何人因為自己而死,她會感覺自己手沾滿血腥。


齊寒亦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攔腰把她抱起來,他有何嚐不曉得顧春的心善,便向單雪使了個眼神,抱著顧春向無名宮走去,語氣帶著幾分責怪,“不好好在屋裏帶著,作何要出來。今日這孩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看你不哭。以後莫要這般貪玩。”語氣漸漸軟下來,終究是不忍心責怪,“朕可不想看到你哭鼻子的模樣,醜死了。”


顧春扭扭身子,咬著唇,“我隻是去皇後宮裏坐了會,誰知道會發生這事啊。”


“還嘴倔,你要是呆在屋裏裏會發生這事麽。嗯?明明是你自己貪玩想出來,還硬找理由。要你管不住自己的腿,朕直接下旨禁足。”齊寒亦這次是真心護著她的孩子。


顧春聽著鼻子一酸,淚花就從眼角猛然滑落,低泣了起來。


“你哭什麽,朕最討厭愛哭的女人。”齊寒亦蹙了蹙眉頭,想要像往常那般斥責她,可是目光抓住顧春眼底的委屈神色時,心底沒來由的一軟,忙輕聲勸慰道,“別哭了,朕不過是想要你把朕的話放到心上。今日不是你的錯,別哭了。”


顧春一擦眼淚,看著到了無名宮,她掙脫下齊寒亦的懷抱,直接向自己的寢室跑了進去,那清瘦的身影讓人不由心疼。齊寒亦身後的宮女一時搞不清楚顧春是要做什麽,生怕皇上因此而生氣。齊寒亦則是輕不可聞的歎歎氣,背著手快步跟著去了。


宮女們跟到走廊拐角,單雪上前來攔住,“讓皇上勸。你們去準備午膳吧。”


寢室內,顧春紅著眼睛把腦袋鑽到被窩裏狠狠的哭著,齊寒亦進來看見蹙著眉頭硬是沒有舒展,站到窗邊掀開紗簾,外麵紅梅在這樣冷冽的寒風中依舊紅豔綻放,向來花朵經不起摧殘,哪怕是一點風都會迅速凋落枝頭,可見紅梅的堅強與傲然。


齊寒亦聽著顧春哭聲漸低,才返身坐到床邊,掀開被褥,把她一把抱到自己的懷裏,“顧春,為何哭的這麽難過,就是因為朕說了幾句重話麽?”


懷裏的顧春搖搖腦袋,鼻音甚重,“不是,隻是好長時間沒有哭過了,就痛痛快快哭一次。我知道你是在為我好。可是人一直呆在屋裏真的很不舒服。不過下次會謹慎注意的。”


“這是什麽道理,沒事做什麽要痛痛快快哭一次。”齊寒亦很是不解她的想法。


顧春抬起明眸,粲然一笑,“人不會一直開心,就會有日積月累壓在心底不知名的犯愁。所以偶爾哭一次隻是把這些犯愁都哭出來。”一歪腦袋,早已經沒有了剛才的委屈,“真好奇,你這般估計是從沒有哭過吧,性子總是冷硬強勁。真想看看你哭的樣子呢。”


“讓你失望了,恐怕你一輩子都看不上。想看朕哭?!真是妄想。”捏捏她的鼻子,齊寒亦起身,“朕叫初夏進來給你梳洗一下,看你這個醜樣子。”自己無奈的搖搖頭,出了寢室,走出走廊,吩咐初夏進去,然後叫單雪來到前廳詢問了一下今日事情的經過。


單雪詳細說了一遍,說完後自責的跪在地上,“都怪奴婢一時大意,差點釀成大禍。”


“起來吧,這不是你的錯。就是你眼巴巴的看著顧春,也阻止不了事情的發生。”齊寒亦從沒有認為今天這事隻是莽撞的撞了一下那麽簡單,皇宮的宮女都是經過嬤嬤尋到過的,而且看那宮女年紀二十年華,呆在宮中的時間應該不算短。


殿內沉默了一刻鍾左右的時間,單雨匆匆進來,先是行禮後回稟道,“宮女臨死前招了,說是李貴嬪指使她這麽做的。原因自然是因為嫉妒顧春的寵愛。不過奴婢在她身上和住處搜到了一些首飾,經過內務府的核查,並不是李貴嬪宮裏的賞賜之物。而是琴妃宮中之物。”


“這種雕蟲小技也敢來朕麵前賣弄。肖公公,傳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