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67


d-寒城眼裏的失落看在眼裏,寵溺的摸摸顧春的腦袋,“平時不是挺笨的,今天怎麽這麽聰明。”


“誰說我笨的,我一直很聰明好不好。”隨即踮著腳湊到他耳朵小聲嘀咕道,“其實很容易猜到的,你的手掌我都很熟悉了,所以我一摸就知道是你。其他人的手掌雖然都有繭子,但是位置不一樣。而且我一摸其他人的手,就感覺到一股冷氣射來。”


“那齊寒城的手掌呢。”他們都是練劍的手,繭子的位置也相差無幾。


顧春沒想到他這麽直接,忙朝著齊寒城笑笑,“寒城哥哥的手和你的不一樣。我隻是憑著感覺走,沒法說出理由的。”走到寒城身邊,“剛剛沒來的說話,寒城哥哥怎麽也來了?”


齊寒城還在沉浸在剛才的黯然之中,聽到顧春清脆的聲音才回過神來,“隻是按例來看看這邊的店鋪,不想正好遇上了你們。丫頭,你身子可還好,是我沒有及時保護到你。”想要把顧春抱到懷裏感受一下許久不曾感受到的溫度,就被齊寒亦先一步把顧春摟在了懷裏。


“寒城哥哥,這不是你的錯。我們不提過去好麽,我這些日子過的很好。”顧春一臉幸福笑意依偎在齊寒亦身邊,顯得嬌小可人。


正文 83 天還沒有黑呢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9-11 1:29:09 本章字數:3547


“那就好,我隻是希望能夠一直看著你開心就滿足了。”齊寒城略帶沙啞的聲音,再加上那精致五官上勉強帶著的幾分稀疏笑容,讓顧春不由心生愧意。一時三人之間的氣氛變得詭異起來,齊寒城也不想看到他們甜蜜的樣子,就道,“我還有事,先走了。”清俊的身子落寞的轉身,退離在人群之中很快就不見了身影。


顧春感到自己肩膀上的力道,就仰起下巴,“痛死了,快放開手。”


“顧春,你曾經是喜歡過齊寒城的對吧,隻是他那時候他把你送我身邊,才讓你斷了這個念頭。如果你呆在他身邊定然是和如今喜歡我一樣喜歡他對吧?”


“齊寒亦,你是怎麽了,怎麽會問這麽無趣的問題。不管我曾經喜歡過誰,現在不都是喜歡你麽,這個改變不了。寒城哥哥在我心底一直是對我極好的親人,就和阿婆,爺爺一樣的親人,而你是我喜歡的人,心底最在乎的人,可是明白了?”使勁搖搖他的胳膊,顧春把贏來的鐲子帶到自己手腕上,隻是鐲子好像有些大了。


齊寒亦認真回味了一遍她說的話,才寒氣驟散,“明白了。”然後也看著她手腕上極不合適的鐲子,“你的手腕怎麽這麽細,鐲子都帶不好看。”


“那就不帶了。”


在最高的酒樓上看著下麵歡笑著兩人的齊寒城嘴角盡是苦笑,“冷遲,真的已經無法挽回了麽,就隻是一次錯誤就讓我每天都處在後悔之中,我要怎麽辦才好?”他連夜趕過來隻希望能夠有一點希望讓顧春回到自己身邊,而剛才經曆的一切已經讓他明白,自己做什麽都是徒勞,齊寒亦的溫柔,顧春的依賴,他們之間根本就難以插進去。


齊寒城苦惱的問題冷遲無法回答,看到門邊閃動的人影,他走過去看了一眼門外的人,然後返身回來,稟告道:“主子,外麵錦欣王妃要見你。”


“不見。讓她哪來的滾哪去。既然離開了就不要再回來。”齊寒城的目不轉睛的盯著人群中的兩人,多想站在顧春身邊的人就是自己,直到看不到兩人了,他才坐下來繼續仰頭喝酒,看冷遲還站在原地,“你還站著幹什麽,把她給我趕走。我誰都不見。”


“可是,她畢竟是王妃,主子並沒有寫休書。”不管怎麽說錦欣名義上還是王妃。


齊寒城自嘲一笑,“好,那準備好筆墨,我寫休書給她。”一甩袖,把桌上的已經喝光的酒壺摔在地上,“快去啊,還等什麽!當初是她選擇要走的,如今再回來,我是那麽廉價的東西任由她選擇麽……真是可笑。還有,讓她走的遠遠的,我不想再看她一眼。”


冷遲見主子明眸裏漸漸有了迷離之意,也就不再作聲,等主子喝醉再醒來也就什麽也記不得了,不過,外麵的女人還是趕走的好。他對女人一向沒有什麽好感,特別是顧春。


走出去,錦欣就立即上來,“怎麽樣,是不是寒城讓我進去?”


“請王妃自重。主子說,看在你是個柔弱女子的份上,就不予你計較。你還是趕快離開,不然主子就會考慮寫下休書。”冷遲婉轉的表達著齊寒城的意思。


“什麽,齊寒城他是這麽說的。”錦欣不是不相信,隻是覺得齊寒城不會有這麽狠心,“不行,你讓我見見他,我會給他解釋的。冷遲,讓我見見他吧。”


冷遲最煩的也就是這種死纏爛打的女人,一把甩開她,“主子說他不想看見你。”


街上的顧春吃了一路,看到和齊寒亦已經走到了街頭,她開心笑倒在齊寒亦的懷裏,“很久不曾這般好好吃過了,是不是像是回到了小時候,成天鑽在街上看著各種小吃都眼饞的不行。隻是……家裏窮的響叮當,隻是偶爾才能吃一串糖葫蘆。”


“要是想吃,以後給你買一大串。”齊寒亦浩氣凜然,一點也不懂得貧苦人家的難處。


“才不呢,吃多了就會覺得膩,就是這樣偶爾吃一串才會覺得很好吃。”顧春瞧他滿眼的清明對這種事情毫無感覺,也就不再與他說這些,抱住他的胳膊,“我們什麽時候回去?”


齊寒亦挑挑劍眉,“玩累了就回去,這街上也被你玩夠了。”


“好好,我們趕緊回去吧。吃飽了就要回去好好睡一覺。這種生活真是令人貪念。”拉著齊寒亦,自己咋咋呼呼的走在前麵嘴裏還是不停,齊寒亦真不知道世間會有這兒難說的人,以前總是覺得她聒噪,可是時間長了也就覺得哪天她不在耳邊嚷嚷,自己就覺得很空。


在回去的路上,兩人的步伐雖然加快了不少,但是顧春還是不忘再買些讓回去吃的糕點,齊寒亦隻能任由她性子來,走到了來時的大樹下,這匹駿馬還在原地吃草,讓顧春很是好奇。


“難道就沒有人來牽走它,它怎麽都這麽乖。”上前摸摸馬鬃毛,覺得很是舒服。馬見有人親近,自己也溫順的靠近顧春的臉頰,惹得顧春傻笑了起來,“真是可愛的緊。”


“這匹馬跟可我五六年了,自然是隻認我一個人,就算是別人牽走它,它也不會走的。”不由輕哼一聲,“可是比有些人乖多了,懂得忠心孝主。”


顧春哪能聽不出來是在說她,立即反駁道:“你又沒有像對馬一樣好好待我,我不走才怪。況且馬隻認得第一個對它好的人,才這般忠心。怎麽拿馬和我比,我又不是……”下麵兩個字實在是說不出來,這不是好讓齊寒亦繼續嘲諷自己嘛,還是乖乖閉上嘴算了。


“曉得就好。”陰陽怪氣的丟了四個字,齊寒亦一把抱起她上了馬,一聲厲喝,馬蹄一仰,頓時飛馳出了小鎮,奔馳進了密林裏,密林裏到處都飄著清香的味道,顧春坐在齊寒亦身前,伸開雙臂閉上眼感受這林子中的空氣。齊寒亦則是不知不覺讓馬匹放下速度來。


“要是能夠一輩子生活在這林子裏該是多麽享受的事情啊,與世無爭,日子隻需要平平淡淡的,不用為任何事情煩惱。不過按我這性子,恐怕過上一個月就覺得厭煩了,可是我還是喜歡這樣的生活。”雖然很是矛盾,但是還是說出了自己內心的期盼,“齊寒亦,你不能給我講講你的母妃,或者你小時候的事情麽,我對你以前的事情一點都不了解。”


“小時候……嗬,每天不就是受他們欺負,有什麽好講的。”


“我聽韓城哥哥說,你去匈奴之前還很溫順的,怎麽去了匈奴以後性子便成了這樣。”緊緊地抱著他的胳膊,“一定是在匈奴那裏受了很多苦。如果你不想提,就當我沒問好了。”


一時間深林裏隻能聽見馬蹄噠噠聲,齊寒亦從沒有提過在匈奴那裏的事情,隻有他自己心裏清楚那段日子自己所受的侮辱與艱苦。要不然也不會迫使一個弱小的孩子逃出匈奴。齊寒亦握著韁繩的手一緊,別過臉看著望不到頭的深林。


過了一個時辰,終於看到了那座竹屋,顧春開心的跳下馬,走到小溪邊湊到一群小鴨子旁,拿出自己自在集市上買的糕點捏碎了給它們撒上,頓時水上飄滿了花花綠綠的糕點碎屑,一隻隻鴨子都開始向這邊圍過來,齊寒亦則是一把拉過她,“哪有見過鴨子吃這些的。你要想喂他們,就去抓一些蟲子給它們吃。”


顧春才恍然大悟,“它們不吃這些啊,你怎麽不早說。”再向鴨子看向,果然見鴨子遊開了,嘎嘎的沿著小溪,有的兩三隻圍在一起尋找食物,聽到蟲子,顧春就打了個冷顫,“我最怕那些蟲子了,還是不要了,讓它們自己找食物吧。”


齊寒亦才拽著她的衣袖往竹屋走,“很喜歡它們?”


“恩……是啊,它們很可愛。”顧春又扭回頭依依不舍看了看那些漂著的鴨子,“那你能不能把它們抓到這裏來,天天和我玩啊。鴨子可以離開小溪的。”


真是永遠都沒有長大的孩子,齊寒亦摸摸她的腦袋,“今日累了一天,先回去睡覺。”


“睡覺!?我還不瞌睡呢。況且天還沒有黑呢。”她一臉的興奮,絲毫沒有一點疲態,看齊寒亦嘴角無意中流露出的溫柔的笑意,顧春有些不相信的伸手摸摸他的臉頰,“齊寒亦,笑起來真好看。以後就要多笑笑,不要整天繃著臉冷冷的。”


齊寒亦臉上第一次有了柔滑的觸感,自己也握住她的手,嘴角一沉,“這樣讓你想起了誰,齊寒城?顧春,你是我的女人,別的男人不能有一點覷視。”


顧春明眸精明的抓到了黑眸眼底的笑意,不由嘟起嘴,“你們隻是五官有一分相似,怎麽可能會把你當成寒城哥哥。不是說過,我一直把他當做親人看待。要不然,那麽幾次也不會留在你身邊。感情這種事情,我是不會勉強自己的。”


齊寒亦聽後黑眸閃耀出如寶石一般的光芒,把她攔腰抱起來,“還不累死,是麽。那就回去繼續昨晚上的事情。你不是挺喜歡孩子,說不準過幾日你肚子裏就會有了。”他覺得自己在顧春身邊時間長了也漸漸的心軟了,不再是對於感情太涼薄的人,所以幾番深思之後,決定讓顧春有一個孩子,希望孩子生下來和顧春一樣純真可愛。


顧春臉頰先是一紅,她自然知道他嘴裏說的是什麽,聽到後麵也顧不得羞澀就抱住齊寒亦的脖子,“真的麽,我……”頓時淚光閃爍,“我真的很喜歡孩子……”把腦袋依偎到他懷裏,感受著陣陣的心跳,多希望這些日子一直持續下去,就像夢一樣永遠都不要醒來。


孩子一直是顧春心底最柔軟的觸動,她喜歡孩子的程度不亞於一個親身母親,就像對待齊景晏那般,也許是小時候得到了爺爺,阿婆的疼愛,也許是小時候沒有爹娘的疼愛,所以想百般疼愛任何一個孩子,更何況是自己的。這一刻,顧春真的很開心,比之在鎮裏掃蕩滿街的小吃還要開心。


正文 84 難逃一死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9-12 1:28:43 本章字數:3609


等齊寒亦走到床邊,顧春才看到他眼裏一閃而過的狡黠,立即明白了他剛才在說什麽,便晃著腿掙紮道:“快放我下來,我不要睡覺。還不瞌睡呢……齊寒亦!快放我下來。”她使出自己的最大力氣捶打著齊寒亦的胸膛,“我還沒有玩夠呢,不想睡覺!“


齊寒亦臉色一黑,“痛死了。”在床前停下腳步定定的看著她鬧得滿臉通紅,“這事我說了算。由不得你,陪你在街上瘋玩了一天,晚上你就得好好補償我。”由霸道轉為無賴,齊寒亦還真是把自己說的理所當然,把她放到床上,身子立即撲過去。


“不要,不要。齊寒亦,我真的不想……昨晚,昨晚弄疼我了。”顧春雙手護住胸前,一眼防狼的看著齊寒亦,低低說出自己的理由,說完感覺炙熱的目光,她忙別過臉。


“怎麽會,我那麽溫柔。我不信。”齊寒亦說的果斷,手掌摩挲著她滑/嫩的肌膚,“難道你不想有孩子了,我可說不準咱們能在這裏呆多長時間。說不定明天就回都城,可就沒有這麽好的機會了。”盡量用顧春的最在乎的事情來誘惑她,他可是最有經驗。


顧春眼神一閃,不過在扭回頭來時依然是滿眼的堅定,她伸出手再次摸著齊寒亦的臉頰,“真的疼。今晚不要好不好,我想讓你陪我出去看星星。要不然明天晚上好不好,況且我相信你不會這麽快讓我們回去的,是不是。”最後竟然帶了幾分得逞,“好不好嘛,嗯?”伸長脖子在他唇上輕輕一啄,自認為的色誘便是如此。


齊寒亦一臉的淡然的表情絲毫沒有變化,指指自己的嘴唇,“那就好好親一下,不能隻是貼一下就完了。滿意了,我就答應你,帶你出去看星星。”


“不要。”顧春脫口拒絕。


齊寒亦才不會放過這麽好的機會,手鑽到她的腰間輕輕撓著,“要不要,嗯?!”


“哈哈……不要,癢死了……哈哈,不要……不是,要要要……”顧春最怕的就是被撓癢癢了,兩條細腿來回的踢蹬,上身的衣衫因為來回亂動露出了肩膀,連發絲也是淩亂的散落在枕頭上,這樣香誘的場景讓齊寒亦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顧春抓住他的手腕,“我親。”


“快點。”齊寒亦把臉伸過去,看著顧春慢慢的仰起腦袋,嘟著粉唇印在他的唇上,然後香甜小舌靈活的鑽進他的嘴裏,齊寒亦已經顧不得是誰主動了,一把抱住她半仰的身子,狠狠的吻下去,占住主動權力。漸漸的,顧春已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