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20


d-15 意外打架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6-21 8:00:43 本章字數:6959


“聒噪!”齊寒亦眸子閃了閃。


顧春的驚呼聲使得單雨跑了出來,也忙走過來,想問是怎麽回事但是看到齊寒亦的臉色還是吞了回去,“王爺,可是需要奴婢做什麽?”


“準備好熱水。”齊寒亦漠然的丟下幾個字回了自己屋子。


站在門口的兩人麵麵相覷,正要同時走開就看到單風向這邊快步而來,顧春忙上前攔住,“單風,王爺是怎麽了,你肯定是曉得的。”


單風也毫不避諱,直接正色道:“今日早朝時,王爺與明城王爺因為口角之爭動起手來,幾名官員因為相勸還被破了相,最後還是好多侍衛拉著才停息起來。”


聽聞齊寒亦如此反常的行為,顧春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齊寒亦的性子誰不曉得,冷漠無情,深沉內斂,和人打架?怎麽像是在聽笑話一般。等她在反應過來時,單雨早已去準備熱水了,單風也不見了身影。


顧春撇撇嘴,黑眼珠溜溜一轉,就跑進了齊寒亦的房間,齊寒亦正麵無表情的坐在屏風後的軟榻上,聽見腳步聲,隻是閃了閃眼神也沒有說話。很快熱水準備好,他起身對顧春說道:“給本王脫衣。”


顧春訕訕的縮回自己探出去的腦袋,笑嘻嘻的上去幫他脫了不成樣的官服,觀察著他的臉色,小心問道:“王爺怎麽會和明城王爺打起來,王爺不是想來都是很沉著冷靜的麽。”


齊寒亦似笑非笑不答反問:“是心疼明城王爺了,還是在怪本王衝動了?”他做事情自然是有自己的原因,不過倒是想知道他最近幾日的殷勤是真心的還是故意的,半眯著眸子緊盯著她的每個眼神和動作。


“王爺想怎麽以為就怎麽以為。我不過是想知道原因罷了,不說就算了。”當即變成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嘟著小嘴走到木桶旁,準備好他沐浴後的幹淨衣物。


齊寒亦伸手拉過她來,把她逼到木桶上,“也會耍小聰明了,本王還真是小看了你啊。”手指摩挲著她白淨的小臉,眸中的火焰驟然升起,俯身便含住她那張粉唇,似乎是就逢甘露有些停不下來了。


“父王!父王……晏兒來看你咯。”齊景晏小腿跨過高高門檻,目光掃過那邊的身影,看到從來沒有見過的場景,頓時圓目驚瞪,呆在原地。


顧春一把推開齊寒亦,麵色羞紅低下腦袋來,齊寒亦黑著臉,“誰讓你進來的!本王不是警告過你如果在隨隨便便進來,就把你丟出府去麽?!”黑眸裏可見其生生忍下的欲/火,此時變成了怒火。


“父王,你凶晏兒。自己在房間裏偷偷幹壞事被晏兒看到,哼哼……晏兒回去要告訴母妃說。”不滿的瞪了齊寒亦一眼,說著就要跑出去。


不過那小腿還是跑不過齊寒亦,“站住,本王讓你走了麽!”齊寒亦大步過來把他拎著拉到屋子裏,一起進了大木桶,“誰說本王是在幹壞事了,你問問顧春,她是願意的還是被本王強迫的。”說完,嘴角勾起,饒有興趣的看著兩人。


齊景晏把不解的目光移到顧春身上,咧嘴露出幾顆牙齒來,“春姨姨,父王說的是真的麽?你是願意被他吃的。”那黑白分明的眼眸裏竟是純真,還有好奇,咬著自己的指頭歪著頭,等著顧春給他答案。


顧春狠狠剜了一眼齊寒亦,把錦帕砸進水裏,“就是你父王欺負我,快替姨姨揍他。姨姨給你買糖葫蘆吃。”而後得意看了一眼齊寒亦,齊景晏最喜歡吃糖葫蘆,她不信他能夠經得起糖葫蘆的誘惑。


齊景晏又扭回頭來看了一眼齊寒亦,知道兩人都沒有說實話,就氣哄哄的大哭了起來,“哇!你們隻會欺負晏兒,每次都是……晏兒要母妃,不要跟你們玩了!”扯著嗓子,再看那圓嘟嘟的臉上卻是沒有一點淚痕。


“閉嘴!”齊寒亦隻能再次責斥出聲,還嘀咕了一句,“本王怎麽遇上了這樣的哭鼻子兒子,真是丟臉死了。”


顧春倒是開心的笑著,還晃了晃腦袋愉悅道:“晏兒多可愛呢,哭起來也是這麽好看。”不忘摸摸晏兒滑/嫩的臉蛋,然後轉身,“叫單雨過來吧,我餓了要去吃飯。”給兩人留下一個短暫的背影。


齊寒亦咬著牙把玩水的的晏兒塞到一邊,自己擦起身子來。


不到一個上午,明亦王爺和明城王爺在朝堂公然動手的事情在都城傳開來,一個是淡漠沉穩的冷清王爺,一個是文雅如玉的玉麵王爺,兩人動手真是讓人驚訝不已,還有的人想要一睹那時的場景呢,可惜隻有官員瞧見了。


皇宮裏,皇上下了早朝便邁著輕鬆的步伐去了淑德太後的西寧宮,正好皇後,永安王也在。淑德太後自是裏了解自己皇兒的性子,早就給他備好了早膳,準備一家人吃個飯。皇上看到隻有永安王一個,便問他,“永安王妃怎麽沒有來?”


永安王棱角分明的側臉上帶著幾分傲慢,不耐煩的說道,“說是身子不適,不便進宮來。皇兄管她作甚,一個上不得台麵的女人。前幾日因為幾個小妾的事情,把府裏鬧得亂糟糟。這不是我趕緊出來躲個清靜。”


淑德太後嗔怨了他一眼,“哀家還以為你是過來特意陪母後的呢,說了半天才知道是沒地方去了,所以才過來哀家這裏。”


“母後,這不是隻有來這裏,皇兒才稍稍覺得舒服一些。”永安王依舊是坐在椅子上一直被人抬著,這些年皇上也找過不少人,還貼出皇榜,可是就是治不好永安王的這雙腿,最後沒辦法就隻能順其自然了。


幾人依次坐下,準備用膳,淑德太後還是忍不住說道:“今日早朝上,聽說兩位王爺是因為一點口角之爭才動手的,哀家到如今都想不到是因為什麽事能夠引得他們動手,怕是故意做給我們看的吧。”不由冷笑一聲,別人相信,她可是不會相信的。


皇上濃眉微微一沉,“單從兩人動手來看,確實很讓人懷疑,但是他們爭執之事還有點讓人不得不重新看待,是齊寒城想要從齊寒亦手中奪走顧春,讓朕做出決斷,為當年先帝做出的錯事做出更正,還顧春一個光明正大的身份。”


“不管是兩人故意還是真的,因為一個普通的女子這點就讓人有些好奇。顧春此女,哀家也不是沒有映象,不過是一個長相清秀,性子軟綿的女子。”淑德太後自己用的不多,基本都在給兩個皇兒夾菜。


永安王眼睛一亮,“兒臣倒是知道明城王爺甚是喜歡這個顧春,那眼裏的深情是絕對不會錯的。可是……明亦王爺,他估計就是想要那顧家十幾萬的兵馬。真是可笑,誰會相信四十年前的顧家軍還會存在。”


“明亦王爺這麽深沉的人執著著一件離譜的事情。”皇後喃喃了片刻,眼睛一轉,“母後,兒媳倒是有可能顧家軍還存在的。”


“皇嫂,都已經四十年了。不說不在了,就是在夜都是些生老病殘的老兵。”他也是領略多齊寒亦的深沉心計,“這件事還真是難說,齊寒亦此人總是讓人猜不透。皇兄,我覺得還是趁早殺了他。”眸中閃過的不止濃濃恨意,還有戾氣。


皇上搖搖頭,麵露難色,“你以為朕不想殺了他,這麽多年朕時時刻刻都在想著。可是,明亦王爺看守森嚴,暗地裏保護齊寒亦亦是不再少數,朕根本尋不到機會。”


永安王仔細想了想,“我覺得應該從和他最親的人入手,顧春,雲若蘭,小世子,這三個如今是他在乎的人,皇兄想一個萬無一失的計策。光憑這樣等著,我覺得不行。”


“這些朕都想過……再想想吧。”


“元殷不是個最善於出計策的麽,你讓他給你想想。”淑德太後抓住皇上眼裏的那抹遲疑,她握住皇上的手,“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此人是個忠心的,你隻需要好好利用。”


皇上這次點點頭輕輕應下,心裏也很快的作出決定。


用過早膳,皇上與皇後一起把永安王送到宮門口,然後一起返回永福。走到永福宮門口,就見一個宮女急匆匆跑過來跪到地上揪著皇上的衣袍,“皇上……求皇上救救奴婢的主子,主子快要不行了,求皇上開開恩吧!”


“放肆!皇上豈是你一個奴婢就隨便沾染的。”宮女徐棋從皇上身後走出來,拽起這名哭啼的宮女就要一巴掌扇去。


“皇上……再不去,奴婢的主子就沒命了……”奴婢還是不斷的懇求著。


“徐棋,退下去。”皇上略微有些不滿的斥責她一聲,然後看著麵前這個為了主子不顧生命危險的奴婢,他竟然有些動容,“你給朕帶路。”


“皇上,這後宮的事情怎麽能讓皇上來。就由臣妾去瞧瞧吧,等回來再告訴皇上結果。”皇後麵色沉靜的勸阻道,她自然認得這名宮女是黃昭儀身邊的,也清楚那裏發生了什麽事。看著皇上應下,她就揮手讓這名宮女帶路。


皇上本來還打算在永福宮偷個懶,等著用過午膳了再回去。此時,也隻能回乾清宮批複奏折去,目光掠過一抹淡青色,他皺了皺說道,“徐棋,朕不想再看到你逾矩。不管曾經如何,你如今隻是朕宮裏的宮女。如果不顧自己的身份做事,朕不會再容你。”


徐棋普通麵容上立即顯出幾分僵硬,福了福身,“是,皇上。”


“朕也知道你不容易。”收回幽冷目光,皇上嘴角還是微微沉下,繼續往前走去。走了好一會,他突然停下腳步,“你可知那名宮女的主子是哪個妃子?”


徐棋稍稍一頓,反應過來,“回皇上,是黃昭儀宮裏當差的。”


16


悶熱的午後,一輛頗為華貴的馬車徐徐停在明亦王府門口,馬夫扶著一男一女下了馬車,男子身著靛藍色的長袍,三十歲的年紀,清和的麵容上掛著幾分複雜的情緒,嘴角微微揚著。旁邊的女子一襲豔紅色的漩渦紋紗繡裙,那張姣好的麵容上一顰一笑之間盡帶媚意。


兩人相視一笑上了石階,旁邊看守的侍衛攔下兩人,男子笑笑:“在下是赫元殷,與內人同來,想要見見明亦王爺,還請通報一聲。”


明亦王府的侍衛聽是赫元殷,便恭敬的拱手道:“請赫大人稍等片刻。”另一名侍衛匆匆跑進府中,很快就就見他出來與剛才說話的侍衛點點頭,侍衛做出請式,“赫大人請,赫夫人請。”


赫元殷攬上自家內人的腰,剛踏進去就見到一名婢女不慌不忙的迎上來,看到赫大人身旁的夫人明顯眼神一震,不過還是很快掩下去,“奴婢是單雨。兩位請進,王爺休息著剛剛才起身,兩位坐下稍等。”


單雨話音剛落,便有兩名婢女上來看茶,赫元殷把王府內有條不紊都看在眼裏,不由露出幾分敬佩,“明亦王爺的府上果然是嚴謹有序,有時間了一定要向明亦王爺請教一番。”


“赫大人言重了。府上這些雜事都是由管裏內宅的婢女單竹管理,王爺每日公務繁忙,哪有時間管理這些啊,也不曾問過。”單雨淺淺笑著,語氣不卑不亢,比宮中宮女的教養還要更勝一籌,而後單雨的目光直接落到赫夫人身上,“赫夫人看著好生麵熟。”


“自家內人孤水曜,想必你們以前見過的。”赫元殷毫不避諱直接道出自家夫人的名字,然後用幾分疼惜的目光注視著赫夫人,並緊握著她的手,“三年前,她被人追殺墜落山崖,幸是我遇見便救下,她便因救命之恩許給了我。”


“王爺。”單雨聞言後轉過身來朝著進來的明亦王爺盈盈一拜,後親自給自家主子倒上茶水,站到一邊不再說話。


齊寒亦目光淩厲的掃過兩人,看到孤水曜時眸中不著痕跡的閃過冷意,當年確實是他派人追殺過孤水曜,不曾想過被她逃脫,如今竟是赫元殷的夫人,真是讓人驚訝,看來當年逃脫的人不在少數。


“王爺今日一舉真是震動了整個都城。”赫元殷主動迎上齊寒亦的冷眸。


齊寒亦緩緩勾起唇角,“本王做過的震動事情還少麽。赫大人如果不清楚可以問問赫夫人,她定是清楚萬分的。”收起幾分挑釁的神情,“不知道赫大人今日來可是有什麽事情?”緊抿薄唇,恢複一臉漠然的樣子。


赫元殷嘴角噙著笑意,撥弄著自己拇指上的玉扳指,“無事,就是來看看王爺。今日早朝上不少官員都受了傷,想是王爺也難遭幸免。”他來的目的很簡單,無非就是想要主動來了解一下明亦王爺這個人,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嘛。


“本王倒是無事。赫大人應該去看望明城王爺,他怕是傷的不輕。”齊寒亦半低下頭,把茶杯裏飄著茶末子吹到一邊,優雅的抿上一口,漫不經心的說著。停頓了片刻見下首的兩人都沒有說話,就起身,“本王還有事情,單雨送客。”


不等赫元殷開口,齊寒亦的身影就消失在偏殿的門口,赫元殷沉了沉嘴角,他以前雖隻是七品小縣令,但是在蒙水城還無人敢這樣如此對他,來到都城不到一個月,他如今亦是四品官員,所有對他都是畢恭畢敬,沒想到今日竟然遭到被趕客,他心裏頓時湧起濃濃的不滿,可是這裏是明亦王府他暫且還不敢發作。


旁邊的赫夫人揪揪他的衣擺,“他一向如此,不必在意。”


“赫夫人說的是,我家主子一向如此,就是對皇上也是這般態度,還望赫大人莫要生氣。”單雨搬出皇上來說事,赫大人臉色才好了一些。單雨把兩人送出王府,才收起嘴角的笑容,回到正院裏就聽見王爺對單風的冷言冷語,她忙止了腳步消了身影。


君亦苑裏,齊寒亦一回來就立即叫來單風,“你給本王查回來的東西裏麵赫夫人是一片空白,剛才本王才曉得赫夫人就是孤水曜,自己去領十個板子。”他們的事情容不得有半點疏忽,更何況是孤水曜那般不安分的人。


“王爺,這是我親手做的蓮花糕,綠豆糕,快點嚐嚐。”顧春瞅著單風走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