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18


d-。


“娘娘……晚柔說的是實話,奴婢們雖不敢這樣說,但是……還希望皇後娘娘聽奴婢們說說這幾日的事情經過。如此不問緣由就懲罰晚柔姐姐,奴婢們不服。”第一排的幾名宮女齊聲說著,亦是麵帶強硬。


皇後顯然沒有想到乾清宮當差的眾宮女竟然如此大膽,當麵質疑自己。想來這些宮女都是先帝在時特意挑選的,論能力和服侍都是屬於宮中最好,或許是呆在乾清宮和皇上身邊時間長了,自然就感覺自己身份不一般了。皇後麵上各種神情迅速閃過,“住手。本宮就聽聽你們的說辭。”


徐棋不甘的停下動作再次退到一邊,心裏恨不得她們在大膽一些,然後皇後一怒之心全部趕出宮去,或者賜死,她也好在這乾清宮好好當差。


晚柔是乾清宮算是韓怡柔走後最為年老的宮女,因此很是得人心。她先是一拜,才道:“徐棋是淑德太後派過來的宮女,奴婢們都想要好好相處,以服侍好皇上。可是她來的第一天就因為一件小事要重罰宮女,奴婢們都很是不服,就好好相勸,沒想到徐棋不聽勸反而愈加厲害,竟然要當眾把宮女打死。皇後娘娘認為徐棋濫用死刑可是對?”


“因為一件小事?乾清宮當差的都要萬分小心,懲罰一個犯事的宮女這不算什麽。”皇後直接不問緣由說出自己的看法,可見是從心底要向著徐棋。


晚柔冷笑一聲:“皇後娘娘可要知道這件小事是什麽?”這句話問的不冷不熱,極讓人提起興趣,不等皇後說話,她就道出,“宮女把她放好的茶杯按皇上的習慣重新擺放好,徐棋宮女就說是宮女與她故意作對,說也不說甩了宮女一巴掌。難道皇後娘娘不會覺得這些是無理取鬧?”像是自問了一般,宮女看向內殿,眼神柔順下來,


“不僅如此這幾日皆是因為小事徐棋處處為難奴婢們,奴婢們都是給皇上當差的,一切都是為了皇上,徐棋這樣不明緣由就故意與奴婢們作對的想法實在讓奴婢們感到心寒。”說到最後晚柔低下頭來,語氣也越發的低沉起來。


這幾名宮女紛紛點頭但是不做聲,令人聞言不由相信了這名宮女的話,皇後淩厲目光掃向徐棋,帶著幾分不滿意,“徐棋,她們說的可是事實?!”


徐棋眉眼一挑,“既然乾清宮奴婢是大宮女,那這裏所有侍奉的事情都由奴婢說了算。奴婢不認為自己的是無理取鬧。而是在幫皇上調教她們。”


這時,皇後竟然也一時犯了難,深知此時定然是因為徐棋,但是徐棋是母後的人,她總要顧忌母後的麵子,扶著額頭慢慢思索著辦法。旁邊的如心見主子緊蹙著眉頭便道:“主子,喝口茶潤潤嗓子。”


晚柔作勢般的調整好自己的情緒,然後又揚起腦袋,說道:“如果皇後覺得是奴婢們不合適,那就把奴婢們趕出乾清宮,到別處當差也是可以的。奴婢們毫無怨言。”以退為進是關鍵時候最好的辦法。


聽晚柔說出這些話,徐棋不免有些沾沾自喜,還算她們這些宮女有些自知之明,她的目的就是鬧得這些不聽話的宮女離開自己的視線,免得看的心煩。


皇後目光瞧見徐棋眉眼的喜色,目光一凜,茶杯狠狠摔在徐棋的腳底,“愚蠢!”接下來的話她是不能說出來,隻是委婉的道出,“徐棋,今日之事本宮已心中有數。皇上叫本宮過來自是想讓本宮處理好,所以你也不要怨誰。是自己有些無理取鬧了,那就該受些懲罰。”


徐棋立即跪下來,“皇後娘娘,奴婢是太後的人……你不能隨意懲罰。”


徐棋這句話明顯是惹怒了原本就有些煩躁的皇後,“母後把你送到乾清宮就是乾清宮的宮女,自是由皇上管著。如今皇上叫本宮來處理,你就要任由本宮處罰。拿母後來威脅本宮,你還真是愚蠢之極。來人,把她帶下去杖責二十。”撫了撫自己因為憤怒而打皺的衣袖,“此事本宮一會就去稟了母後,相信母後不會責怪本宮的。”


“謝謝皇後娘娘。”眾名宮女紛紛跪拜,臉上才稍稍露出一些悅色。


皇後起身瞧著這些宮女,“此事還不算完,本宮會在想一則法子,以免乾清宮再出現在這樣的事情。你們都起來吧。”


“奴婢恭送皇後娘娘。”見著皇後出去,這些宮女齊聲恭敬的又是一拜,等著皇後走後,各個臉上露出喜色,都圍到晚柔身邊,說著今日的事情。


皇後出了乾清宮後就看到朝著這邊走來的皇上和賢妃一行人,皇上握著賢妃的手,笑意盈盈溫聲溫語,賢妃嘴角掩飾不住被寵溺的笑容,一張清靈透徹的花容月貌是自己從來不曾擁有的,皇後眼神微暗,迎了上去。


“臣妾參見皇上,乾清宮的事情臣妾已經查清楚,不過是一些宮女的口角之爭,對徐棋杖責二十皇上覺得如何?”


皇上聽聞濃密的眉毛稍稍沉著,不過還是上前握住皇後範文淺的手,“嗯,你處理事情朕放心。剛才賢妃剛說到今晚要請朕和你一起去永春/宮用晚膳,說要嚐嚐她宮裏禦廚的手藝。”望了望天空,“天色還早,文淺回去歇歇。”


皇上都這麽說了,皇後笑笑,“妹妹宮裏的禦廚,本宮早就聽說了廚藝不錯,今日沒想到沾了皇上的光,本宮今晚一定好好嚐嚐。”轉頭看向皇上,“那臣妾先告退了。”嘴角噙著的笑容掠過賢妃後迅速收起來。


賢妃感覺到身邊一陣寒風豁然經過,縮了縮肩膀,淺笑如嫣的挽上皇上的胳膊,“皇上,臣妾還不知道皇後姐姐喜歡吃什麽呢,皇上定然是知道的,快給臣妾說說,讓六圓回去好好準備。”低眸之間閃過一絲複雜。


“好。”皇上帶著她徑直進了乾清宮。


錦城這座繁華又不是淳樸的古城到處都洋溢著笑聲,齊寒城帶著顧春上了街市,準備沿著街市一路逛下去,看著她興致懨懨,就摸摸她的腦袋問道:“怎麽了,是不是覺得無趣的很,丫頭想去哪裏?”


顧春清秀的五官泛出純淨的笑容,眼睛一亮,“去劃船好不好?然後再去山頂逛廟會。”


“好。”齊寒城見她主動提議,哪能不依著,拉著她的手就往晏子湖去了,兩人對當年在晏子湖的事情記得很清楚,齊寒城嘴角泛起溫柔笑意抱緊顧春的腰,“為什麽想去晏子湖,今日那裏可沒有像當年那般熱鬧。”


“就是好久沒有去玩過水了,想要坐到船裏,然後玩水。”顧春說的興奮,儼然沒有了昨日剛來時的憂愁和煩悶,指著湖上飄著小船,就迫不及待的想要上去。


齊寒城給了船家銀子,要親自劃船。顧春當然樂意,坐到船頭,笑嘻嘻的嚷嚷著:“快劃,快劃……寒城哥哥,我們要劃到湖中央。”自己不顧任何人的目光,準備脫掉鞋襪,把腳伸進去湖裏。


“丫頭!這裏人多,你……不能脫了。”齊寒城堅決搖搖頭,伸手幫她重新穿好,“一個女兒家,哪能這麽隨便就露出自己的腳,以後不準如此。”故意板著臉戳戳她的額頭,好讓她記住自己的話。


顧春撇撇嘴,環視一周,鼓著腮子可愛道:“好吧,那我就這樣坐著。”


“嗯,這裏湖深。”齊寒城才展開笑顏,拿著船槳緩緩劃動起來,小船很穩的向湖中央劃去,自己幽幽說道,“當年湖中的那個舉動是發在內心的,那個時候我就應該明白自己是喜歡你的,隻是一再的逃避自己的心。現在想來人生能夠挽回的事情也不多,卻總是了花費時間為寥寥的事情奔波。”


這次,顧春主動迎上他清眸裏的幽深,“寒城哥哥,永遠都是我的親人。我已經不再怪你們做的一切,你們身在都城都有自己的苦衷。阿婆說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命運,像我這樣的人不就是隻能順從麽。”最後一句話她說的很是輕易,那明眸裏也帶了幾分釋然。


齊寒城抓著船槳的手指一滯,看到她這個樣子不知該是高興還是自責。不再說話,把船滑到湖中央。兩人在湖中央逗留了僅僅是一刻鍾的時間就轉而去了山底,她們能夠呆在一起的時間並不長,所以要盡量滿足顧春的期望。


這時天空忽然陰暗起來,整片的烏雲逐漸把天空吞噬。齊寒城便摸摸她的腦袋,“丫頭,估計一會要下大雨,我們明日再過來吧?”


正文 13 親自前往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6-19 8:01:33 本章字數:3476


顧春望著高聳的階梯,更加堅定了心中的信念,“寒城哥哥,拜佛不是要有誠心麽。我們淋雨直上定然會感動佛祖的,好不好。”軟軟綿綿的聲音聽來猶如撒嬌一般,明日還不知會發生什麽事,她既然今日來了就要上去拜佛。


齊寒城抓住了她眼角的那廝堅定,想來他們還沒有如此放縱過,那就任性一次又何妨,緊握住顧春的手,“好,我們上山。”提步上了石階,天空似乎與他們故意作對,沒走幾步就大雨狂落,齊寒城把顧春盡量的抱到自己懷裏。


兩人緊挨著不停歇的一個勁往山上爬去,周圍的人都是往山下跑,或者是尋一處躲雨的地方,紛紛向齊寒城與顧春看去,覺得很是羨慕。大雨來得快也去得快,不一會就下著細雨,打在身上也沒了感覺。


依舊是走到半山腰顧春就走不動了,額頭上不知是汗還是雨水,酸痛腿艱難的抬起又落下,齊寒城看在眼裏,滿是心疼,讓他有點想不明白顧春為何非要如此固執的上山,而她心中一直想要實現的是什麽。


顧春步伐不穩,要不是齊寒城眼疾手快,她一個踉蹌差點栽下去。顧春忙嘻嘻一笑:“寒城哥哥,我們歇一會在上好不好,我有些累了。”那蒼白的小臉上勉強擠出的笑容還真是難看,還有粉唇不斷喘著粗氣。


“好。歇會再上去。”帶著她到旁邊的草地上坐下,把她的濕發都捋到耳後,想要問她一些在齊寒亦身邊的問題,可是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今晚我們又得留在山上了,等上去不久天就黑了。”


顧春感覺身體有些疲倦,就靠到齊寒城的懷裏,半眯著眼睛看著山下被雨水衝刷過的一片清新的景色,“終於要吃齋飯了麽,上次好像都沒怎麽吃。一轉眼四五年就過去了,時間過得好快……快的都來不及抓住。”伸出手無力的握了握,又垂下去。她尋了個舒服的位置,閉上眼,不久就睡著了。


齊寒城感覺到懷裏人兒的呼吸聲,兀自笑了笑,輕柔的把她抱起來,又重新上了石階開始繼續往上走,用了不到半個時辰終是到了山頂的寺廟外,守門的小和尚瞧見忙進廟裏拿了一把油紙傘,上前來撐著。


“公子,今日時辰已經不早了,先住下還是直接去廟堂?”小和尚長得極為清秀。


“先住下,再備一些齋飯。”輕聲吩咐下,齊寒城輕車熟路的走進後院的客房裏,選了最邊上的房間,踏進房門之前突然問道,“對了,今日這裏可有住著的人?”


小和尚想了想,“因為大雨突至,有五六個人住下。不過看著都是來錦城特意登山拜佛的,沒有什麽不妥的地方。”指了指對麵的兩個房間,“是兩家還算殷實的人家。”


“嗯,你去備齋飯吧。”進了屋子,把顧春放到床上,摸摸額頭溫度還算正常,就放下了擔心,去外麵打了一盆水,回來時小和尚已經擺好了飯菜,他淨了手先優雅吃了幾口,覺得身子暖和了就走到床邊。


看床上的顧春睡的踏實,他也不忍心把她叫醒。就叫小和尚在門前守著,自己獨身撐著傘出了院落,向主院的佛堂去了。這裏的佛堂之所以有很多人前來,是因為先皇曾經征戰時被這裏的一位高僧救過,先皇登基後特意賜封這裏為大興王朝的第一廟宇。


廟堂簡樸之中帶著無名的莊嚴,讓人不得不去敬畏。齊寒城邁著輕盈步伐走進正堂裏,裏麵隻有一位高僧再敲木魚,聲音沉穩又有節奏。聽見齊寒城近來,木魚聲依舊。


齊寒城走過來恭敬朝著高僧一拜,高僧才轉過身來,指著旁邊的木椅,“寒城,坐下吧。”幽深的眼睛看了看外麵的雨勢,“三日之內雨勢依舊。”


“不知師父可看出了如今的局勢。”


高僧略微沉吟片刻,“東南方那顆忽明忽暗的星星如今漸漸顯出它不可阻擋的光芒,怕是過不了幾年都城又是血腥一場。你還是及早收手為好。”隻是簡單的幾句話,點到而已。


齊寒城終究是露出幾分苦笑,眼裏泛出黯淡,“師父。不管有幾分把握,如今我都必須走下去。這次來是請師父幫徒兒最後一件事。”


“可是為了那個姑娘?”


“是,想請師父在徒兒最無力保護顧春的時候,把她帶走,遠離是非。”齊寒城說的極為鄭重,他最怕的就是自己有一天自己離開,沒有再有保護顧春的能力。所以才提早做好準備,顧春是他們之中最為無辜的人。


豎日,顧春早早醒來,神采奕奕的要去拜佛請願,外麵依舊是細雨綿綿,齊寒城幫她撐著傘一路向廟堂而去,顧春越發的走近,臉上的笑容越輕薄,走至廟堂的門口,臉上笑容已經完全斂下。


廟堂裏還是清脆的木魚聲,顧春跪在蒲團上,雙掌合上,嘴裏不知念著什麽,齊寒城見她一副虔誠的樣子,就跟著跪到蒲團上,朝著高達的佛祖拜了三拜,顧春每個動作都是極盡認真。


等拜佛之後,顧春起來臉上才泛出柔和的笑意,拉著齊寒城的袖子,“寒城哥哥,你說佛祖會顯靈麽,可聽見了我的願望?”


“那可以告訴我你許的什麽願望麽?”齊寒城很是想知道她這麽堅持的目的是什麽。


顧春撇撇嘴,“不行。誰都不告訴。”然後小嘴咧開,笑嘻嘻的拉著齊寒城出了佛堂,摸摸自己癟癟的肚子,“還沒用早飯了,肚子餓了。”


齊寒城聞言知道她想要固執的保守著自己的願望,也就不再問。帶著她向齋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