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11


d-翼的走過來,還不時扭頭朝著齊寒亦作個噤聲的動作。然後壞壞一笑,肥嘟嘟的小手指探向單春軟軟的臉蛋,狠狠一戳。單春歪著腦袋正睡得香,感覺臉上有什麽東西,用手揮了揮,片刻臉上又是同樣的感覺,於是她想著翻個身。


“撲通”一聲,身子落空,直接摔到了地上,單春徹底清醒過來,揉著身子看著兩人。


“嗬嗬……”齊景晏張開嘴大笑了起來,兩隻腳忍不住跺了跺,似乎為自己的淘氣感到驕傲,等著笑夠了,他湊過去甜甜道,“姨姨……姨姨摔疼了吧?“眼巴巴的看著單春的屁股,他這句話裏完全聽不出擔心的意味,反而是幸災樂禍的意味。


單春向齊景晏身後的齊寒亦看去,見他也是掩飾不住嘴角的笑意,故意別過臉看著別處,單春哼哼著揉著自己摔疼的屁股重新坐回去,把齊景晏拉過來,點點他的鼻子,“誰準你欺負我的,啊?小時候欺負我就算了,長大了還是這般淘氣。”


“哼,我跟姨姨親才跟姨姨玩的,他們先跟我玩,我還不願意呢。”勉強把兩條胳膊環抱在胸前,這句話單春已是百聽不厭,每次還隻能是哭笑不得。還不等單春說話,齊景晏繼續說道,“還有,晏兒隻是不想讓姨姨睡在太陽下,會生病的。沒想到姨姨竟然給摔下去了,嘻嘻……姨姨疼不疼?晏兒給吹吹好不好?”齊景晏嘟起嘴湊上去,那可愛又無辜的模樣真是讓人想罵由舍不得罵。


所以單春屢次氣得牙癢癢,隻能捏著他和自己一樣軟軟的臉蛋以示懲罰,“就你會說話,那晏兒今日過來做什麽?專門來找姨姨玩麽?”


“當然……“齊景晏猛地止住聲,瞅了瞅齊寒亦,小腦袋湊到單春的側臉,悄悄道,”當然是和父王學寫字啊,哪像姨姨每日都這樣偷懶,睡大覺。剛才晏兒問父王姨姨在做什麽時,父王說你還不是又是想豬豬一樣睡覺。“說完便機靈的跑到齊寒亦身邊,拉著齊寒亦的手猛地忍著笑。


單春氣得站起來,狠狠的瞪著對麵的一大一小,大的神色漠然,小的捂嘴偷笑,她又無從發作,隻能緊咬牙關,跺跺腳提著裙擺跑回了自己房間,不斷的喝茶來壓下心底的火氣。


院子裏的齊寒亦滿眼含笑,摸摸晏兒的腦袋,“父王何時說過這般不雅的話。


齊景晏聞言眼珠子一轉,就知道父王一定是聽見了他撒謊,便一個勁的傻笑著,“父王,不是要教晏兒學寫字麽,咱們快去吧。晏兒好想學呢。”撒嬌的搖著齊寒亦的胳膊,試圖移開話題,見父王臉色如常,他嘟嘟小嘴,“父王……”


齊景晏最拿手的就是撒嬌,哪有人見了不心疼,不順著他的。可是每次遇到齊寒亦就會屢次落敗,和其他人的結果完全不一樣。反而是齊寒亦冷著臉,甚至有幾次好把他嚇哭了,害他丟臉了好一陣。於是,此時齊景晏心裏很是忐忑。


“進屋吧。”齊寒亦雖然依舊麵色不好,但還是反握住齊景晏小小的手掌,走進書房內,默不作聲的把宣紙鋪開,準備要教晏兒寫字的一切東西。


齊景晏則是站在一邊,雙手放在桌上,因為身子不夠高所以需要踮著腳,黑溜溜的眼珠認真的隨著齊寒亦的身影,小嘴亦是閑不下來:“父王,你是什麽時候開始學寫字的啊,晏兒有你學的早麽,娘說晏兒學寫字太早了,會累著的……是不是啊,父王?”


提起小時候,齊寒亦研著墨的手短時停滯下來,“父王十歲才學寫字。”這幾個字仿佛是被賦予了沉重的往事,是他不想提及的,可是有是深深印在心底的往事,不自然的就會浮現在腦中,迎上晏兒不解的眼神,他幽幽說道,“父王小時候經常被其他皇子欺負,母妃也是在很早就離世了,皇上更是從來都不重視這個生活在冷宮了的孩子,所以就一直沒有機會。直到父王去了匈奴當質子,偷跑出去學藝時才學寫了字。”


這是他第一次主動在其他人麵前提起自己的過去,竟然還是在自己的孩子麵前,也許是齊景晏感受到了這種悲苦的過去,他坐過去抱住齊寒亦的身子,“父王,晏兒會一直陪著你的,一直……”


齊寒亦聽著簡短的一句話亦是極為欣慰,這麽小的孩子就懂得寬慰人,實在是聰慧的很又摸摸他的腦袋,“晏兒慢慢學著就是了,學寫字並不是讓你這麽早就讀書,而是可以修身養性,可以靜下心來思考。”這一刻他真是一個用心的父王,看著和自己有五分相似的晏兒,他真的感覺心裏很是欣慰。


兩人其樂融融的在屋子練字一直到了傍晚,齊景晏才揉揉手,“父王,晏兒寫不動了。”


“嗯。”齊寒亦目光不離開今日下午兩人的大作,而後揮手叫來單雪,“單雪,把晏兒送回鵑秀園。”他又恢複了往日的淡漠冷然,晏兒不再說什麽乖乖的跟著單雪走了。


第二日的朝堂上皇上還是堅持己見把秦衾封為了賢妃,齊寒亦黑著臉沒有說什麽,而是拂袖當眾離開。這一舉動明顯是不給皇上麵子,不過皇上也不好說什麽,隻能暗自吞下這口怒氣。


這兩年來朝堂上也是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明顯能夠感覺到一些官員逐漸被皇上提拔,如今各個已是身兼要職,而其他勢力則是被明升暗降,誰都知道皇上容忍不下明城王爺和明亦王爺的黨羽。不過兩位王爺並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倒是讓人很不解。


在後宮的東西宮太後,反而要比先皇在時的關係更加緊繃。慈懿太後喜歡明城王爺的事情已是眾所周知的,連帶著皇後的家族一起都是明城王爺的勢力。淑德太後自然是極為不滿,她當年忍痛失掉母族的勢力,就隻為抱住如今皇上順利登機,可是如今她又感到一些力不從心,於是反而明目張膽的和慈懿太後在後宮爭鬥開了。


這日明城王爺下朝後向後宮而去,先是去了碧太妃的祥德宮呆了半個時辰,隨後向這三年如一日一樣去了慈懿太後的東寧宮。正好長公主齊暖晨也在,見到齊寒城進來,就打趣道,“六弟是比兒臣都來的勤了,怕是母後都和兒臣不親了呢。”


齊寒城大方坐下,清眸清澈無波無瀾,精致的五官帶著淡淡的溫和,“皇姐說笑了,我在來的勤都不比皇姐和太後親昵。隻是覺得太後在宮中太過無趣,就想著順便過來陪陪。”


“母後,你看六弟最後一句話顯然是在怪兒臣不經常過來陪母後。”故作委屈狀看著慈懿太後,慈懿太後相比兩年前的淡雅之美,如今經過歲月的流逝,如今隻是越發的端莊。


慈懿太後笑出聲來,一臉慈祥:“你看你都多大了,還和寒城做這些口舌之爭。說出去也不怕人笑話。你能偶爾記得母後就好了,無需日日過來。”眉眼一挑,“母後這裏向來不缺乏熱鬧,這不是昨日淑德過來,剛和她熱鬧了一番。”這口中的熱鬧大家都清楚指的是淑德太後的無理取鬧,在東寧宮鬧了一番。


汽暖成原本一臉清和笑意轉而冷笑,“母後,虧她還稱得上淑德太後,淑和德她占了哪一樣,竟是比以前還要過分。以前還不至於對母後這般咄咄逼人,從來都是恭敬的。如今自己皇兒當了皇上,就囂張跋扈。母後,你說兒臣沒長大,兒臣哪有淑德太後的性子小的。”


齊寒城適時地插進話來,“我也是聽說了淑德太後昨日過來鬧了一番,可是因為什麽事情?”慈懿太後的性子眾人都曉得,輕易是不會動怒的。聽說昨日鬧得厲害,想來是事情小不了。


“也不是什麽大事。還不是為了哀家的幺妹,慈懿太後也不想讓皇上封她為賢妃,可是封賢妃的事情是秦衾自己和皇上提的,皇上也是一直堅持己見,連明亦王爺在朝堂上公然反對都不行。她昨日竟然過來說是哀家示意的。”


正文 3 強顏歡笑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6-9 7:58:24 本章字數:3426


宮殿內一時安靜下來,慈懿太後的話在每個人心裏不斷翻滾著,最讓人不解還是齊寒亦公然反對的行動。齊暖晨出聲打破了短暫的沉默,“母後,你對齊寒亦反對這件事可有什麽想法,兒臣昨日聽遠襲說了也是很不解,想了一天也沒想出來。”


“他的用意確實很讓人費解。這件事分明就是我們和淑德太後之間的爭執,他這樣主動把自己牽扯進了,唯有讓事情更加複雜這個解釋比較合情合理。”慈懿太後畢竟就呆在宮中這種不斷的爾虞我詐中,說出的這個理由很讓人信服。慈懿太後輕拍著齊暖晨的手,目光轉向齊寒城,“寒城,哀家,覺得淑德太後首先對付的應該是他,而不是我們。”


齊寒城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嗯,我也是這麽想的。而且齊寒亦也會先對付淑德太後,畢竟當年是淑德太後害的他母妃慘死冷宮。齊寒亦這個仇已經隱忍了三十多年。不管如何我們既不能置身事外,也不能攙和進去。”


“你們好不容易來一次,我們不說這些了。昨日傍晚時分順仁太妃把暖盈公主帶了過來,真真是可愛呢,那眼睛和順仁太妃的一模一樣,寒城可是見了。反正哀家是喜歡的不得了。暖盈公主遺傳了順仁太妃的性子,聰慧。”那眼角的紋角更加明顯起來。


“是麽,那可真是好了。看來以後怕是被寵的不行。”齊暖晨也眉眼展開笑意。


幾人正說著高興,就聽著外麵的腳步聲。隨後便是慈懿太後宮中的宮女匆匆進來稟告,“奴婢大老遠就瞧見淑德太後帶著皇後過來了。”


“嗯,你下去吧。”慈懿太後立即繃緊臉來,“你們看看,這不又來了,不過今日有你們,哀家可是心情好一些。不然又得獨自麵對,真是有些煩人。”


慈懿太後的話音剛落,就聽得淑德太後款款走來,還有那不斷的笑聲,“哀家今日心情很好,就特意過來瞧瞧,聽說長公主和明城王爺再也在,正好一起熱鬧熱鬧。這人老了就時常感覺孤獨,總想著找幾個人說說話。”


“妹妹說的哪裏的話,妹妹還年輕。”慈懿太後嘴角勉強掛著些笑。


各自先是互相行了禮,才紛紛坐下。淑德太後掩嘴一笑,“明城王爺和王妃在一起也三年多了,怎麽都不見得王妃肚子有什麽動靜。這子嗣之事可是大事,要不讓我們這些長輩在給王爺尋一個好生養的側妃。”


“多謝太後好意。我不喜歡後院住著太多的女子,一個王妃就足以。”明城王爺對著外人還是這般清冷的語氣,直接拒絕。


“母後,明城王爺對王妃那是一心一意,我們何必給人家添堵呢。”皇後範文淺輕輕說道,語氣裏毫無羨慕之意,“母後就是喜歡給人做媒。”


淑德太後隨意的扶扶自己複雜的發髻,“就是。哀家就喜歡看著一對對的在一起,多好呢。說到這事上,哀家想起了昨日的事情,今日是特意過來和姐姐和解的,昨日是妹妹有些太胡鬧了,還希望姐姐不要往心裏去。”


“哀家了解妹妹的性子,怎麽會在意這些。”扶著身子,慈懿太後麵帶疲倦,力不從心的說道,“人年紀大了,坐一會便覺得累。晨兒,扶哀家進去休息休息。你們也回去吧,哀家實在有些倦了。”


淑德太後出了東寧宮,臉上的嬌笑盡然褪去,握著皇後的手緊了緊。走到西寧宮門口,一名宮女迎上來曲膝施禮道:“太後,中書侍郎鄭大人在裏麵呢。”


“母後,兒臣先回宮了。有時間再過來。”皇後淺笑著走開。


“來的正好,哀家正找他呢。”淑德太後嫵媚一笑,從優雅走進正殿,就見下首坐著的鄭暢文,“不必多禮了。這可是你第一次來哀家的西寧宮。鄭大人覺得比東寧宮如何?”坐到中間擺著的黃花梨木長塌上。


鄭暢文是原靜妃鄭初靜的親大哥,此人在朝中一直為人安分。鄭初靜剛進宮時這個做大哥是處處關照,而且誰都知道從小鄭暢文就對這個妹妹疼愛有加。不過不知道是何原因,在鄭初靜開始為自己的皇兒謀劃之時,鄭暢文竟然不做任何反應,直到鄭初靜和齊寒玉被賜死,鄭暢文都沒有過問一下,更不用說想要救他們了。


“太後的西寧宮自是這後宮中最為華麗貴氣的。”隻用了四個字便把西寧宮讚歎到了點上,話麗貴氣一向是淑德太後的手法。微微一頓,鄭暢文麵色依舊沉靜如水,“臣今日來是想讓太後承諾當年之事。”


這三年時間說他薄情寡義的人不在少數,就算是靜妃罪大惡極,他這個當大哥的也應該幫一幫。鄭暢文卻從來都不在乎這些說法,他自從知道鄭初靜的各種手段,也早猜到了她會落得那樣的下場,所以提早讓自己抽出靜妃給自己埋下的坑子,以保全鄭家所有人的平安。別人說什麽,他都隻是淡淡一笑。


淑德太後對鄭暢文也是不大看得懂,不過麵上還是露出善笑:“三年時間真是過得匆匆如流水,女人最熬不過的就是這抓不住的歲月。晴宛,如今也長成了二十出頭的大姑娘了,哀家自然也不能失言。”朝著采文擺擺手,“去把鄭姑娘帶來。”


“臣多謝太後成全。臣感激不盡。”按說無子嗣的妃子應當是全部陪葬的,鄭暢文當初特意找到淑德太後,做了一樁買賣,他把靜妃的各種罪證交出來,事成之後淑德太後保下鄭晴宛的性命。


淑德太後有些疲倦的靠到軟榻上,“鄭大人何不把鄭晴宛留在宮中。做一名妃子。鄭大人也好跟著飛黃騰達,難道你就隻滿足於正四品的中書侍郎?”


鄭暢文緩緩搖著頭,“皇上納曾和離過的秦衾已惹得前朝後宮議論紛紛。要皇上在納的一名先皇的妃子,怕是更要惹得眾人大怒了。況,莞兒她在宮外有意中人,那人等了她四年,臣怎麽好辜負這樣癡情之人。”


與周圍的一些宮女一樣,淑德太後也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這世間竟然還有這般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