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06


d-才應了一聲,齊齊離去,齊暖聽臨出帳篷時,靜妃不忘加一句,“暖聽明日早早過來陪陪我。”


第二日天氣依舊大好,正適合圍獵。皇上興致勃勃的起了個大早,因為昨晚由溪昭儀陪著,所以大清早就由溪昭儀陪著,身後跟著幾名侍衛,一行人去散步了。


清晨的空氣清爽自在,皇上一臉的輕鬆看著自己當年一步步打下的江山,不由的感覺物是人非,突感內心的蒼涼和孤獨。想到當年一起打江山的兄弟顧啟,就想起了昨日聽宮女稟告的事情,皇上豎起眉頭,目光渾濁的閃了閃,“溪昭儀,定然也是聽了昨日的事情,說說看自己的想法,朕想聽聽。”


溪昭儀沒有想到皇上會在這個時候提及,精致的瓜子臉笑如白蓮,眉宇間透出淡淡的暖意,“皇上真是為難妾身了。皇上叫來十個人便有十個不同的看法。妾身隻是順從自己的內心,對單春那個丫頭感到欣慰。”


把皇上的披風重新係好,她繼續說道,“那個丫頭跟在妾身身邊兩年之久,完全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如今麵對暖聽公主的刁難,能夠坦然麵對,並且句句有理,退讓有度,可見這一年她成長了不少,再也不是那個任由別人欺負的小丫頭了。皇上可莫要怪妾身的失言。”


“不怪。朕看到顧啟留下的顧家之後其實是略感慶幸的,好讓朕以後見到顧啟不再那麽覺得愧疚。有時候人到老了才會發現自己這一生後悔的事情有很多,可惜想要補救卻已是來不及。不過,這陣子有你陪在朕身邊,朕已經開看了。這次回去以後朕就把這個皇位傳給齊寒辰。”皇上支撐著自己的身體說出了這些放下心底的話。


最後一句話皇上說來尤為輕鬆,但是讓溪昭儀聽來尤為震驚,震驚的不是皇上傳位與誰的決定,而是皇上會在這個時間與自己說,皇上到底是無意說的還是有意提醒,令她有些不解。溪昭儀整理一下自己的失神的表情,準備開口時,突然喉嚨底泛起惡心,她忙轉過身用帕子捂著嘴,幹嘔了起來。


皇上立即發現,憂心的看著她,“這是怎麽了,外麵天涼,快些回去讓禦醫瞧瞧。”


這個時候東邊的金輝色的太陽已經完成升了起來,回到帳篷裏,皇上就讓溪昭儀躺倒床上,禦醫亦是匆匆趕過來,小心翼翼的把脈聞診,稍作片刻後,禦醫轉過身來恭敬道:“恭喜皇上,溪昭儀有喜兩個月了。惡心幹嘔實屬正常反應,隻要平時順著胃口用膳即可。”


皇上聞言亦是掩飾不住的欣喜,上前握住溪昭儀的手,“朕怎麽覺得今天這麽高興,原來是昭儀有喜了。朕要重重賞賜。”扭身想要吩咐福安,又想起這是在北郊,才又扭回頭來說道,“隻要昭儀生下這個孩子,朕就封你為淑妃。”


“妾身多謝皇上賞賜。”溪昭儀臉上掛著同樣的欣喜。


這個消息不多會就傳遍了,大家聽聞都是不同的神色,特別是聽聞皇上當眾宣布如果生下這個孩子就封溪昭儀為淑妃,有幾個妃子差點摔了手中的瓷碗。


於是,在秋獵開始之時,皇上還是一副笑嗬嗬的樣子,旁邊的皇後淡雅的麵容上也是帶著平時不曾有的淡雅深笑,溪昭儀自然就在帳篷裏安靜的休息。其他人則是忙著為隨後的圍獵做著準備。


“今日朕高興,所以今日誰獵的野味最多,朕就賞他黃金五百兩。至於剩下的人朕就不作賞賜了,就看你們誰能贏得第一。”皇上興致勃勃的大聲表示著自己的心情,大手一揮,“時間不早了,你們便開始吧。時間是一個半時辰,福安點香。”


黃金五百兩可不是一個小數目,眾人頓時兩眼發亮,不過在看到幾個皇子後,自己不免有些失落,這幾個皇子一個比一個獵術要好,他們這些做臣子的怎麽可能有機會。


皇子們互相挑釁般的對視一眼,成為了第一批進林子中的人。眾女眷自是坐在看台上,前麵有放著各種糕點,還有不停甄好的茶水,然後在互相聊聊,便不覺得無趣了。單春自是個坐不住的,坐了片刻,就靠著椅背呼呼大睡了起來,幸虧是那睡容還算雅致。


秋天裏的林子泛黃落葉紛飛,地上鋪了一層厚厚的樹葉經過時沙沙作響。相對夏日裏茂密的叢林,秋日裏就圍獵野物的難度就大了些,這些樹幹根本遮不住人和馬匹。野物靈敏的就竄沒了。


齊寒亦依舊是一襲墨黑雲翔符蝠紋勁裝,腰間束著同色的祥雲寬邊錦帶,上麵緊綴了一個青玉佩,在加上泛著寒氣的深邃黑眸,冷硬的五官,整個人看起來一點都不可接近,冷氣冉冉。隻見他隻是從容的握著韁繩,不緊不慢的往叢林深處去了,對於偶爾竄逃而過的野物毫不感興趣。


這時林子深處,齊寒城騎馬停在原地清澈眸子掃過四處寂靜的樹幹,右耳一動,拉弓射箭動作如流水般順利,隻聽“咻”的一聲,一個野豬被射中倒在地上,他兀自淺淺一笑繼續向前走去。


行了不多遠,齊寒城眯了眯雙眼,手中握著的弓箭的手頓時警惕起來,馬匹似乎也感受到了周圍的不正常,小心翼翼的一步步邁著步子,不過還是留下了清脆的聲音。“嗖”一根黑箭迎風直直朝著這邊的齊寒城射來,齊寒城反應迅速向後彎下腰,就見那隻黑箭險險的從自己的上方飛馳而過,定在了左邊的樹幹上。


等齊寒城直起身子後,周圍風聲更甚,伴隨後來的就是無數個黑影漸漸包圍過來。黑影之外的齊寒玉嘴角噙著似笑非笑,眉宇間是抹不去的戾氣。


黑影像是密不透風的黑網一般把齊寒城一個人圍在裏麵,齊寒城一看就知道有人要在今天致自己於死地,而且不同他猜也知道是齊寒玉。刀劍四起便是鮮血飄舞,齊寒城的暗衛這個時候也是及時趕到,幾十人衝出去包圍住自家主子。黑衣人手中的劍毫不留情攻擊自己的目標,他們隻有一個目的就是殺掉中間的白衣男子。


在林子外的看台坐著的單春猛地驚醒過來,忙擦擦自己的嘴角,慌亂的瞅了瞅,沒有人看到她的失態,她才拍拍胸脯忙拽拽雲若蘭的胳膊,“王妃姐姐,秋獵有可能發生什麽事情麽,我剛才做了噩夢,被驚醒了。”


雲若蘭輕柔給她擦擦額角的薄汗,“隻是個夢而已。而且這林子四周都有禦林軍守著,應該不會出事情。不用擔心。”不過她心裏也隱隱覺得今天會有什麽事情發生,隻是不能表露在臉上而已。


“我夢見王爺被他們逼到了崖下……好可怕。”單春忙端了杯茶咕咚咕咚喝了幾口,才覺得心裏安定了下來,扭了扭身子,“王妃姐姐,我想要出去轉轉可以麽?”


“不行,王爺特意吩咐不準你亂跑,隻能安生的坐在這裏。”雲若蘭特意加重口氣,眼神及時製止她胡亂的小心思,“其他地方沒有禦林軍,你要是發生了什麽意外,王爺可沒有時間去救你。”


單春才耷拉著腦袋,悶氣答應道:“好吧,我哪也不去,省的讓人操心。”眼睛立即放到桌上的各色糕點上,手伸過去,眼睛閃著,“那我可以吃吧,早上睡得有點晚了沒有吃飯。”看見雲若蘭點點頭,她才抓過來塞進嘴裏笑眯眯的吃著。


深林裏,混亂的刀劍聲中齊寒城沉著冷靜的看著身邊越來越近的黑衣人,冷遲全身心護著自家王爺,手中的劍鋒毫不留情的刺入一個個黑衣人的胸膛,齊寒城目光一閃握住冷遲的左胳膊,低聲說了幾句,僅僅是這一瞬間那雪白錦袍上就沾上了妖嬈的血跡。


不遠處的齊寒玉等得有些不耐煩了,便騎馬向這邊而來,齊寒城的暗衛並不多,因此對付這些訓練有素的黑衣人感覺到了明顯的吃力,如果一直呆在原地他們定然會被一個個殺害,唯有奮力衝出殺圈才有活路。


冷遲當下作出決定,由五人護送著主子衝出去,齊寒玉立即曉得他們的意圖,右手拿出一隻黑箭,拉滿弓做好射擊的準備,混亂之中要準確的射中並非易事,他一邊保持著姿勢一邊騎著馬。


尋到機會後,齊寒玉果斷的射出黑箭,可惜一名暗衛迅速擋在了齊寒城身前,他又拿出第二隻黑箭,和第一次一樣被人擋下,第三隻黑箭隻是險險的從齊寒城的胳膊旁掠過,第四隻黑箭,此時的齊寒城身邊僅剩一個暗衛,齊寒玉勾起嘴角胸有成竹,呼吸一深一淺,緩緩拉滿弓,射出。


“叮”快要射到齊寒城時,不知從那突然飛來的一顆石子,硬生生的打歪了黑箭,齊寒亦不由向石子射來的地方看去,可是一個人影都沒有,等他又一次拿出黑箭準備射出時,數名黑衣人無故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隨即黑影一閃,就見齊寒亦落在齊寒城是身邊,一劍之勢擋下眾人出擊,不愧是久經戰場的戰將,對付這些士兵出身的黑衣人綽綽有餘,此時的齊寒玉一臉陰沉,恨不得親自上去拚殺一番。


不過是一刻鍾的時間,黑衣人隻剩下了十幾個左右,不過就在齊寒城和暗衛鬆了一口氣之時,齊寒亦麵色一凜,鋒銳的目光掃過四周的枯林,周圍瞬間寂靜下來,隻剩下耳邊徐徐吹過的風聲。


正文 81 五爺憤然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6-4 8:03:52 本章字數:3451


齊寒玉亦是聽著四周愈發死寂的風聲,和不斷接近的濃重殺氣,他連忙拉緊韁繩調轉馬頭快速離開這是非之地,不過看來對方和他的目的一樣,都是想要齊寒城和齊寒亦死,他翹起嘴角,他希望一會會聽到好的消息。


“快往林外跑。”齊寒亦一聲大喝,收起長劍,黑袍隨風一展,身影就開始朝著前方不停的奔跑,再加上絕世的輕功,很快就與身後的人拉開了大段距離,齊寒城隻是隨進身後,麵色嚴肅。早在齊寒亦話音剛落之時就有無數隻黑箭朝著這邊密密匝匝射來,怕是任何人都躲不過去的箭雨。


後麵的僅剩的幾十名暗衛已經一個個被射中倒落在地上,最後隻有前麵奔跑的一黑一白,齊寒城內力並不深厚,長久的運用輕功隻會讓體力消耗的更快,他如玉般的白皙臉頰上已經滲出薄汗,已有無數隻箭朝著他射來,齊寒亦黑眸一眯,身子一躍而起,連續的翻滾之後伸手拉過齊寒城,險險的躲過了幾支黑箭。


兩人的身子暫且躲在一顆較為粗壯的大樹後,隨著後麵黑衣人越來越近,他們的出境也是越發的危險,隻有稍稍有一些鬆懈,他們就會被黑衣人包圍。齊寒亦調整好自己呼吸,看著喘著粗氣的齊寒城,眼睛一閃,伸手就奪過一支黑箭。


“是永安王的箭,他們對付的是本王。”


“有什麽區別。”齊寒城自嘲一句,語氣難得冰徹透骨。


齊寒亦鋒銳目光掃了一下四周,“你先走,本王留下對付他們。”對方可以放棄對齊寒城的圍殺,但是絕對不會放棄對他的圍殺,看著齊寒城就要輕啟的嘴角,他冷哼出聲,“你在在隻會連累本王罷了。”隨即隨手把他推遠,自己隻身向著包圍圈而去。


枯林裏,錦白色很是明顯,齊寒城扯下自己的外衣,深深看著離自己越來越遠的黑影後,斂下臉上的神情,飛快的向前繼續飛去。


齊寒亦主動退回來的舉動讓黑衣人很是不解,不過看到不遠處漸漸消失的白影,他們明白了,心裏不免有幾分敬佩之情。不過他們是收了銀子,就要拚盡全力完成。眾黑衣人緩緩又帶著幾分警惕的包圍這個全身冷然的男子。


林中的各種射箭聲音,外麵的人隻當做是王爺們為了賞銀而奮力圍獵的聲音,並沒有多人懷疑,直到一刻鍾後齊寒城狼狽的從林中跑出來,跌跌撞撞跪在了地上,朗聲道:“父皇,兒臣與三哥在林中遇到了刺客,三哥為了救兒臣陷於圍殺之中,請父皇派人前去。”


兩邊坐著幾名女子驚得站起來,特別是單春,明眸圓瞪,手中的糕點都滾落在了桌上,旁邊的雲若蘭壓下震驚,把單春身子拉下來。單春回過神來,揪住雲若蘭的袖子,想要開口又不知要說什麽,就鬆開手,自己隻身跑進了林子中。


“雷鳴,快帶人去。”皇上急忙揮手,麵色著急,等著雷鳴帶著禦林軍進了林子中,他臉色愈發的陰沉,敢在這林中圍殺王爺的目的不言而喻,他又何嚐猜不出是何人所為,隻是……目光掠及淡然的姣好麵容,他壓下心中沉思,等著消息。


齊寒亦身影變幻無常,黑衣人隻感覺自己麵前是一團飄逸無形的黑影,他們手中的箭根本無法接近黑影,皆是掉落在地上黑壓壓的一片。不過終究是一個普通的身軀,時間長了抵不過這些不斷的黑箭。齊寒亦半空中的身子微微一頓,就有一隻黑箭直直射入他的胸膛,黑衣人終於鬆了一口氣。


不過,在看到齊寒亦穩穩的落在地上後,那滿手的黑箭時,他們又提起心來,眼巴巴的看著齊寒亦的手,隻見齊寒亦勾起嘴角,兩手腕飛快一翻,數十隻箭向黑衣人射去,最近的一圈全部被射中。


為首的黑衣人頓時怒氣橫生,抬起弓箭,瞄準齊寒亦準備射出一箭,耳朵靈敏一動,就聽見朝著這邊而來的密密腳步聲,他忙收回弓箭,長臂一揮,眾黑衣人得到指示,紛紛迅速撤離。


很快,雷鳴帶著禦林軍就趕到了此處,人群中的單春看到齊寒亦胸口中箭,什麽都顧不得,甚至比禦林軍跑的還要快,衝出人群上前扶住了齊寒亦,麵色慘白,“王爺……你怎麽樣?是不是很痛……快告訴我,你……千萬別死啊!”一抹鼻涕一抹淚珠。


齊寒亦煩躁的看了她一眼,“聒噪。”身子還是支撐不住倚在她身上,雖然很是不願意,但是誰讓她第一個跑過來的,“本王豈有那麽容易就死。”


雷鳴過來後揮手讓一些人去追黑衣人,一些人留下來,他上前去準備伸手扶過齊寒亦來,結果被單春一記淚眼瞪得訕訕收了手,“王爺的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