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03


d-出這個門。”齊寒玉似笑非笑的眯著眼,說出的話與語氣極為不符。


齊寒城斂下眉眼,低頭專注的看著茶杯中旋轉的茶葉,等到所有茶葉落在杯底,他才抬眸,語氣溫和道:“你為何威脅我,不威脅三哥。”


“嗬嗬,你以為我有那麽好騙麽,齊寒亦要這丫頭隻是利用罷了,他那種冷清冷心的人,我才不會自討沒趣。倒是你,對這小丫頭念念不忘,憂心其安危,豈不正合我意。”


“嗚嗚……”齊寒亦說完,就聽床邊單春的嗚咽聲,不斷的搖著頭,那雙明眸裏透著不滿,齊寒城看得懂,但是他犯過一次錯,不能再犯一次,那樣會讓他們兩個的距離越來越遠。


“沒想到這小丫頭挺不怕死的。”齊寒玉饒有興趣的看著兩人神情,隨後一擺手,一名黑衣人拿出匕首放在單春的脖子上,單春才停下了掙紮的動作。


“好,我應下。今夜戌時三刻我在翠映樓等你。”要交出產業不是那麽容易的事情,他還要回去準備一翻。


齊寒玉劍眉一挑,倏地站起來,“好,六弟說話向來算數。但是以防萬一,我還是要先留下這個小丫頭。到時一手交人一手交物、放心,我對這丫頭不感興趣,她對我也毫無用處。”不由仰頭又大笑一番。


“如此甚好。”齊寒城走至單春身旁,黑衣人放開單春的嘴,齊寒城寵溺的摸摸她的腦袋,語氣無比輕柔,“別怕,我不會讓你受傷害的。”


“六弟,如果我還想再要一座城的產業呢。”齊寒玉見他這麽對單春,想來是極為維護的,便不忍想要的更多,嘴角抑製不住的是得逞的笑容。


單春小臉上一點害怕都沒有,搖搖頭,“不要,寒城哥哥不要為了我這樣。我不值得。”


此時的齊寒城臉上閃過殺氣,抱住單春一個旋轉,兩腿飛快踢出,把兩名黑衣人踹出好遠,撞壞了本來就不堪一擊的木床。那邊的齊寒玉急忙走過來,拔出腰間的劍,一臉驚訝的看著齊寒城。


正文 76 皇宮宮鬥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5-28 13:14:56 本章字數:3472


“你竟會武功!”齊寒玉一下子消化不了這個消息,六弟七歲時騎馬摔斷腿,就一直躺在床上,十五歲時封王另立府衙,亦是終日躺在床上,直到五年前他派出去的探子回稟說六弟雙腿已好。從沒有聽說過會武功,暗暗咬牙,齊寒玉長劍一挑直指向齊寒城的胸口。


齊寒城護著單春到門口,把她推出去,薄唇輕抿了兩個字,快走。單春明眸一顫,她也知道如今兩人的處境,便轉身向外跑去,齊寒玉怎能讓到手的好處從自己眼底逃走,赤紅著眼,“你們把她給我抓回來!”


兩名黑衣人聽令迅速追出去,單春慌亂的跑著,不料腳下被絆住身子直直撲在了地上,摔得兩腿發疼,扭頭眼看著兩名黑衣人凶神惡煞的追來,她努力的爬起來,腦力隻有一個想法就是逃出去找人來救寒城哥哥。


正從乾清殿趕來的溪昭儀提步飛來,就看到單春狼狽的樣子,她撥出腰間軟劍刺入一個黑衣人的胸膛,一邊吩咐自己的宮女,“把單春送至長春/宮。”雖說一名黑衣人已死,但是另一名黑衣人淩厲的掌風掃過來時,她差點被掃飛出去,可見不是好對付的。而且她必須速戰速決,不讓明玉王爺發現。


殿內的兩人此時也是糾纏在一起,招式不相上下,明玉王爺聽見外麵的打鬥聲急得想要出去,齊寒城已聽出是何莫溪,便不停的阻擋齊寒玉,齊寒玉見此眸中殺氣更甚,手中的動作也是越發狠戾起來。


齊寒城學武之時隻是學了幾套拳法,唯有輕功算是最好的,所以對付齊寒玉顯得有些吃力,況且他手中沒有劍,時間長了便處於劣勢,隻希望外麵的何莫溪能早點離開。


外麵的何莫溪亦是殺的費力,這一黑衣人的招式太過猛烈,那雙掌似乎是帶了強勁的風力直直朝著她臉上而去,何莫溪臉色一白飛過側過腦袋,才勉強躲過去,可是隨即而來的掌風拍到了她胸口上,劇痛瞬間竄到全身,喉間湧上腥甜,她連連退了好幾步。


黑衣人冷哼一聲,覺得勝券在握,步步緊逼,再次連續出掌,這時半空中飛來一把匕首直直插入黑衣人的胸口,黑衣人晃了晃身子轟然倒在地上。


何莫溪才鬆了一口氣,向後看去,見一名宮女緩步過來扶住她,這名宮女看著很眼生,但是單從發髻上的那支朱釵就知道是皇後宮中的人,兩人悄然離開。


殿內的齊寒城聽見外麵的打鬥已經結束,緊繃的身體此刻也放鬆下來,齊寒玉抓住機會騰空躍起,一劍刺出,齊寒城退至門口不能再退,外麵突然響起禦林軍的搜查的聲音,齊寒玉臉色一變硬生生的收回劍,不過還是劃傷了齊寒城的胳膊。


兩人對視一眼,齊寒玉把劍收起,“今日之事,我不會善罷甘休的。”推開宮門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見迎麵而來的禦林軍統領雷鳴,他主動山前指指地上已死的黑衣人,“我與六弟在宮中無意發現兩名刺客,不想驚動了你們。”


雷鳴抱拳,一臉嚴肅,“屬下是剛剛聽到宮女說這裏發生了打鬥聲,就帶手下來看看。既然是兩位王爺再抓刺客,那屬下便放心了。”扭頭吩咐其他人,“把屍體抬走處理掉。”


“此事就不需要驚動皇上了。”齊寒亦一臉輕鬆的揮揮自己的衣袖,大步而去。


齊寒城這才走出來,看了一眼雷鳴,隻用兩人聽得見的聲音說道:“你再晚來一步,我就沒命了。”艱難的動了動自己受傷的胳膊。


“屬下不是來的很準時麽。”雷鳴目光從他胳膊上掠過,嘴角輕扯了扯,“屬下還有事在身,先退下了。王爺盡快到長春/宮包紮一下。”說完便帶著自己手下離去。


長春/宮向來都是冷冷清清的,相比皇後和雲貴妃金碧輝煌的宮殿,這裏顯得樸雅簡單,殿裏常年彌漫著一股熏香,各種擺設亦是極為簡單,唯有一處較為引人注目,坐塌右下方挽起的青賬後擺著中紅包金漆博古架,上麵擺滿了精巧剔透的各種玉器,這些都是齊寒城常年在外時收集起來的。


那幾年,齊寒城一年回來一次時,碧妃經常站在此處,對這些物品愛不釋手,宮女們都知道不是自家主子喜歡這些,而是在想念已經逝去的兩個公主和久不相見的明城王爺。


齊寒城之所以帶這些語氣自是因為兩個公主自幼便喜歡,他答應過長大後會給她們收集各種漂亮的玉器,擺的滿滿的,可惜……兩個公主年幼便不在了。


單春坐在榻上目光不離這處,碧妃瞧見溫柔一笑:“這孩子,性子就是單純了些。”幫她手腕上輕輕抹著藥膏,還有剛才腿上摔傷的地方,“疼就喊出來,在我這裏就和在自己家一樣,別拘束。”


單春粉唇蔓延出甜甜的笑來,“不疼。碧妃娘娘一個人呆在這裏不孤獨麽?”


“當然孤獨了,進了宮的女人最可怕的就是承受每日的孤獨。可是一步錯步步錯,已經沒有退路了。”看見單春笑容,碧妃覺得好多年沒有看到過這種暖暖的笑了。


“母妃。”齊寒城進來就看見單春那純淨如梨花般的笑容,好像是好久沒有見過了,突然就覺得這樣很心安,隻希望她能夠一直這樣笑著。


“捂著胳膊定是受傷了。紅葉,快去給他抹點藥膏。”碧妃抓著單春的手不放,今日難得露出一臉的慈愛笑容。


齊寒城不由抱怨了一句,“母妃有了單春,都不疼皇兒了。”那撒嬌的語氣可是單春第一次聽到,不覺的翹了翹嘴角。齊寒城坐下來自己把袖子弄起,接過紅葉手中的藥膏,“我自己來便好。”


幾人說了一些家常話,齊寒城才提到今日的事情,“紅葉,你可是知道何莫溪那邊怎麽樣了,她畢竟是一個人對付,想來應該是很吃力。”


“回王爺的話。溪昭儀受傷應是挺重的,聽那邊梅月說,溪昭儀回宮後就吐了一口鮮血,臉色蒼白。不過,現今已經無事了。”紅葉低眉順眼說道。


“今天讓她過來實在有些衝動了。”齊寒城非常自責的扶著額頭,何莫溪為了他進宮本就是他心裏最過意不去的心結,如今還要為了他受傷,心裏更是愧疚不已。


單春忙急急說道:“你們都是為了我,每次都是你們來保護我,我卻什麽也不能做。寒城哥哥,下次不要為了單春傷害自己了好不好,我真的心裏很難受的。”垂下頭來,兩隻手又放在腿上絞著。


齊寒城輕歎一口氣,他就知道不應該在單春麵前提這個事情。


碧妃則是笑嗬嗬的錯開話題說道:“外麵天色不早了,你們早點出宮吧。我也不留你們用晚膳了,這裏一向冷清,吃飯也熱鬧不起來。”說著站起來,走到齊寒城身旁,“這幾日皇上身體好了些,我估摸著皇上一時來了興致,今年的秋獵避免不了。秋獵上最容易發生什麽意外,你一定要好好護著自己。別讓母妃擔心。”


齊寒城聽碧妃說秋獵才想起這麽一回事,又想到今日明玉王爺吃癟的樣子,定然會在秋獵上做出什麽事情。他鄭重的點點頭,“母妃放心,我怎麽會讓自己受傷呢。”輕柔的拍拍碧妃的肩膀,而後看向單春,“我們該出宮了。”


“哦。知道了。”單春迷糊的走過來,站到台上身旁。


碧妃也不由的摸摸她的腦袋,“以後有時間過來宮中陪陪我。”看著她,就總覺得像自己已經失去的女兒,如果還活著也該是這麽大了,這麽討人喜歡。


單春點點頭,隨著齊寒城出了宮。一路上兩人不發一言,都是各自尋思著自己的事情,直到出了宮門外,單春一眼就看到站在那處的身影,她兩眼一瞪,試著性子拉住齊寒城的胳膊說道:“寒城哥哥送我回府吧。我一個人害怕……”


齊寒城也是很快就看到了齊寒亦,又聽到單春這樣說,明白過來單春是故意這樣說的,嘴角掩下濃重的苦澀,“齊寒亦在那邊,你過去吧。他應是等了很久了。”也舍不得把她狠狠的推開,隻能這樣生硬的站著。


“等了很久有什麽用,我被人抓了他做了什麽!”不滿的撅著嘴,單春憤憤然的發泄著自己的情緒,“要是等我死了,他才高興呢。”


“你說什麽!?”背後一聲寒氣逼人的氣息,顯然是齊寒亦已經走了過來,死死的盯著單春的後背,見她一動不動的站著,齊寒亦伸手把她拎過來,“一日不見你,膽子愈發大了。”不與齊寒城說句話,就提著單春上了馬,絕塵而去。


齊寒城心裏微微一點的期盼也落空了,隻能看著袖子上留下的褶皺。


馬上前麵的單春依舊是冷著臉色,嘟著嘴半仰著腦袋不知看著什麽地方,後麵的齊寒亦手握緊她的腰肢,越發用力,“嗯?本王不在身邊管教一二,你就要登天了。”


單春聽聞隻是睫毛微微顫顫,但是就是不說話。她憑什麽事事都依著他,低眉順眼的順著他,這次看到齊寒城來救自己,心裏不知道有多失落和難過,隻有不在乎自己的人才會不在乎自己的安危,她在他心裏就這麽不重要麽,越想越覺得生氣。


齊寒亦聞著單調的風聲,以往她都會反駁兩句或者是委屈的說出,這次怎麽這樣乖乖的不說話了,自己心裏反而覺得有些不舒服,難道自己是找虐型麽,恢複一臉的冷硬,拉緊韁繩,在府門前停下。


豈料,前麵的單春自個兒推開齊寒亦的手,跳了下去,也不管後麵怒氣衝衝的齊寒亦獨自回了府中。齊寒亦斂著怒氣回到君亦苑,就看到單春房門緊閉,裏麵燭火跳躍著。


“開門!”他今晚不收拾收拾她估計會睡不著覺。


正文 77 景晏世子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5-29 13:23:05 本章字數:3474


屋裏的單春端正的坐在床邊,眼死死的盯著門口,另一邊站著的蘇棉聽到外麵的怒聲,她心知這兩人是在鬧別扭,開也不是不開也不是,想了半天終是提步上前打開門,看著主子陰沉的俊臉。


蘇棉用胳膊攔住,溫聲勸道:“主子跟一個小孩子氣什麽,單春本就是喜歡使性子,鬧鬧的脾氣,睡上一晚上便沒事了,主子大人有大量不與她計較。一日沒有用膳想必應該是餓了吧,要不奴婢親手做一樣小菜?”


齊寒亦一邊聽著蘇棉說,一邊斜睨著床上悶不吭氣的單春,“哼!”一臉不甘心的甩袖轉身,大步回了自己房間,他好心去宮門口接她,沒想到換來的是冷言冷語,想想就覺得一股火氣壓在心口,無處可發。


對麵屋子的蘇棉重新把門閉上,就聽單春嘟噥道:“怎麽說我也是他的妾侍,竟然不管不問。來救我的反而是寒城哥哥……我心裏難受,就不想理他。”說著肚子咕嚕咕嚕響了兩聲,她才意識到自己昨日被抓後就一直沒有吃過飯,不自然的撇撇嘴,“沒力氣說話了……”


“你呀,心裏清楚,又何必自討煩惱。主子那種人怎麽會致自己生命於不顧去救你。不過你既是主子的人,主子就不會讓你受到傷害。以後想開一點,不然你自己跟自己生氣有什麽好。”蘇棉一句一句的勸慰著,隻希望單春能夠徹底明白。


單春又何嚐不曉得自己淪陷的太早,這份感情隻有自己一個人,可是,她就是覺得心裏難受,委屈,也想要他為自己做些什麽。


蘇棉話說到這,也看她正在沉思,便輕聲退出去準備晚膳了。


十月初二這日,皇上在乾清殿心情異常的好,正用膳時不經意聽見有個宮女說到秋獵,他才想起來這時節每年都要去圍獵的,用過膳後,皇上便叫來明辰王爺,宣旨今年秋獵在十月初五那日。


雖然比往年遲了一個多月,但是皇上興致正佳,眾人也是紛紛來了興趣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