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97


d-子怎麽也是要進宮一趟的。


齊寒亦連早膳都沒用就進宮了,腳步不穩不慢,逐漸向乾清宮走去,路上遇上了剛趕來的大公主齊暖晨和駙馬遠襲,大公主都顧不得和他說話,腳步匆匆一路直逼乾清宮。


“皇上最疼愛的大公主如今該傷心了。”身後響起似笑非笑的聲音,齊寒亦不用看也知道是誰,明玉王爺嘴角勾著不同意味的深笑,“沒想到三哥竟然來的怎麽早。”


許久,明玉王爺都不曾聽見前麵那道黑影扭頭與他說話,眉宇間立即泛出戾氣,冷哼一聲,腳步加快,先行進了乾清宮。


乾清宮內不比以往的冷清,今日倒是熱鬧不已。內殿裏站滿了太醫院的禦醫們,都是神色不佳,不時互相對視一眼再搖搖頭。眾王爺們都站在龍床的右側,各個神色不一,陪在皇上身邊的皇後坐在龍床上,淡雅的麵容上依舊是淡淡的華麗之美,動作輕柔的給皇上整理著被角,等到滿意了才轉過頭來,語氣平穩,


“霜禦醫,把皇上的病情說的詳細一些,也讓眾位皇子聽聽。”


霜禦醫年紀輕輕,卻是在宮中地位不一般,一手的醫術也是連連讓皇上與各位妃子稱讚。不過是三十年華,五官書卷氣較濃,“回皇後娘娘,皇上年輕時在戰場上留下一些老病根,加上近年來身體本就極為空虛,這幾天又煩心與繁重國事,身體承受不了,就病重吐血。恕臣直言,皇上好好調理也隻是有兩載時間了。”


皇後臉色一變,頓時指著眾人不由輕斥出聲,“看看你們,整日在朝堂上議論立太子之事,你們倒是一心為己,不想皇上為此憂心,卻一時加重病情。本宮真是小看你們了。”最後一句話深意頗重,讓人不由一驚。


“臣等有罪。”眾臣子紛紛下跪。


皇後與皇上伉儷情深,自是為皇上真心擔憂。一時說出這種話也是情理之中,大公主最是貼心上前幫皇後揉揉肩膀,皇後略微沉思片刻,才無奈道:“如今可是好了,立太子之事迫在眉睫。不過,先讓禦醫盡力醫治,等皇上醒來,再做決定。”目光一一掃過麵色不一的眾位皇子,最後落在明辰王爺身上,


“皇上還未醒來的這幾日,暫且把國事交由明辰王爺處理。禦醫們每日留下三名,隨時給皇上把脈。好了,你們都退下吧。這麽多人站在這裏,殿裏悶悶的。”揮揮手,眾人依次告退,殿內隻剩下三名禦醫,和大公主。


等乾清宮內褪去雜亂,大公主齊暖晨上前扶住皇後,“母妃,你怎麽看父皇的病情?”丹鳳眼泛著清和的波瀾,她對於父皇的病重很是擔心又是痛心,“明辰王爺處理國事這件事可大可小。”


內殿的宮女都退在外麵,皇後強裝著的淡雅此時也立即崩塌下來,“霜禦醫說的是實話。所以如今最為要緊的就是太子之位,以後怕是平靜不了了。暫且把國事交由明辰王爺,我們也好早作準備。”收起眉間愁緒,目光掠過來回走動的一抹青影,“韓怡柔。”


經過的韓怡柔聽見忙恭敬的走過來,“奴婢參見皇後娘娘。”


“你便是明城王爺以前定下的王妃,可惜……如果嫁給明城王爺定是不錯的。”皇後滿是誠心的惋惜,“其實仇恨隻不過是人心中的執念,你過世的爹娘定然是希望你以後好好的生活。”


韓怡柔淺淺一笑,笑中明顯帶著疏離,“皇後娘娘所言極是,不過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想法。奴婢如果不能竭盡所能,就會每日活在自責之中,所以如今的生活能夠讓自己心裏好受一些。”


“本宮知道了。好好照顧皇上。”說完,皇後由著大公主扶著出了乾清宮,不由低喃著,“做一名宮女是聰慧的選擇,比何莫溪要好的多。”她總覺得何莫溪這樣做有些太不值當了,可是年輕人的感情她們這些過來人怎麽能夠勸的了。


“韓怡柔在父皇身邊,母妃不怕她對父皇不利麽。畢竟不是一個知根知底的女子。”在齊暖晨心裏,父皇是她真正的父親,所以皇上的任何事情她都很是關心。


皇後淡然的拍拍她的手,“今天就留在宮中陪陪母妃,晚上也歇在這裏,母妃好久沒有和晨兒一起睡過了,有些想念。”言語間透著母親的蒼老,她雖與皇上是一見鍾情,皇上對她也算不薄,可是畢竟後宮佳麗無數,她是忍受了多少個夜晚的冷清才走過來的。最後望著看不到遠處宮殿,“淺安,你去把溪榮華叫來。”


“好,確實很久沒有和母妃一起睡了。”齊暖晨不管宮中之事,撒嬌般的把腦袋靠到皇後的肩膀上,露出孩子般的笑來。


豎日突然狂風大作,開始泛黃的樹葉吹的唆唆想著,街上一個人影都沒有。明亦王府內依舊是冷冷清清的,唯有鵑秀園每日還略微熱鬧一些。近來齊寒亦閑來無事就喜歡到這裏坐坐,常常一坐就是兩個時辰,夜晚也主動歇在王妃房間裏,讓丫鬟們紛紛欣喜。


而在君亦苑昨天夜裏醒來的單春是一個人靠著床發著呆,手緊攥著被褥,聽著外麵呼嘯的風聲,一臉白淨毫無表情。蘇棉則是忙著給她熬著清粥,端回來要喂她時,單春極沒有胃口的搖搖頭,“不想喝,蘇棉姐姐。”


蘇棉摸摸她的腦袋,“這是怎麽了,醒來就這般模樣,以前不是都要嚷嚷著要喝粥麽?”這樣的單春讓蘇棉極為憂心,雖然不知道具體是因為什麽,但是她也稍稍能夠猜得到一些。


“我也不知道,腦袋裏亂亂的。”蒼白的嘴唇抿了抿,單春閉上眼腦子裏全是齊寒城和齊寒亦交替而過的畫麵,好像是進入了夢魘一般。


蘇棉輕不可聞的歎聲氣,把粥放下來,“既然不想吃就別吃了,要不躺下去再睡一會,外麵天氣也不好。”清麗的麵龐上透著濃重的擔心和無奈。


單春扯扯嘴角,“王爺去哪了,不在院子裏麽?”明眸裏泛出一些患得患失的神采,隻是不明顯罷了。


蘇棉也沒有看見,隻當她是在隨意問著,“應該是在王妃那裏,近來王爺很是喜歡小世子,於是每日都會過去。”扭回頭來看見她沒有興趣的樣子,蘇棉便笑道,“昨日皇宮中皇上吐血,或許這個結果會來的早一些,你也可以早點離開。”


“姐姐!你……唉,怎麽好像是我故意盼著皇上病危一樣。”單春沒好氣的瞪了瞪眼,略微謹慎的瞅了瞅外麵,“蘇棉姐姐倒是說的很對……”


到了中午時分,單春才算吃了一些,不過還是用的很少,似乎是真的沒有胃口,蘇棉也不再勸著,能吃已經很好了。飯後,單春躺在床上沒準備睡著的,可是不一會靠著,小腦袋就撐不住了,一個勁的往下搖著。蘇棉隻好讓她躺下來。


這時齊寒亦正好進來,看見桌上稀稀拉拉用的膳食,他眼眸深邃不見底,“可是沒有用膳?”他極少這樣問,所以語氣很是不自然。


蘇棉輕聲道:“用了一些。單春老說自己的沒有胃口,奴婢也不敢強求。”


齊寒亦略有所思的點點頭,和上次離開時留下的話一模一樣,“你好好照顧她便是。”又提步走了出去,門被闔上,發出不輕不重的聲響。


床上的單春似乎是聽見了什麽,不滿的嘀咕了兩句,撇撇嘴。


蘇棉看著那可愛的模樣忍不住笑笑,去收拾了膳食,到後院送去了。


正文 68 身世暴露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5-28 13:14:55 本章字數:3499


到了夜晚,外麵狂風依舊,似乎是怎麽也停不下來一般。君亦苑又是出奇的安靜,單春在自己房間用過飯後,難得的練起字來,因為燭光被吹的搖搖晃晃,蘇棉隻好把門窗全部都關好。


正練得認真的單春突地抬起頭來,“姐姐,今晚也沒什麽事,你便去早點休息吧。我一會自己洗漱一番,就去睡了。免得你等我。”


蘇棉看著她滿是笑意的眼睛,便很快應下來,“好,那我先去睡了。有什麽事叫一聲。”返身進了對麵的內室,把門關上。


單春才滿意的繼續練字,也不知道為什麽門窗關好了,書桌上的燭火還是跳個不停,單春賭氣般的盯著它,似乎是在責怪,燭火哪懂得她的眼神,跳的更歡了。單春抽抽嘴角,隻好把剩下這一頁寫完後,決定不再寫了。


反正外麵也是狂風呼嘯,還不如早點睡覺呢。於是單春洗漱後,準備吹燭火,耳邊突然響起什麽奇怪的聲音,她明眸一瞪,腳步輕輕走到窗邊準備支開一條縫隙,豈料還沒等她的手伸到,一支利箭就射了進來,直接從她發絲邊飛過,驚得單春呆在原地。


此時,被射穿的窗戶又接著被人給直接踹開,數名黑衣人見窗前站著的人,冷眸一凝,為首的人立即伸出手要把單春拉出來,單春這個時候也正好回過神來,向後一退,朝著蘇棉的內室跑了進去。


蘇棉在利箭進來之時就有所發覺,把單春拉到身後,目光立即環視一圈,把門關好後,抱著單春從另一側破窗而出,蘇棉暗暗想到,能夠從王府的暗衛中突圍進來,對方就不可小覷,看對方的目的直接對準單春,她的第一反應就是抱著單春出去。


可是,君亦苑已經被包圍,她們想要出去難如登天。黑衣人也並不說話,隻是一個勁的要奪走單春,對蘇棉的招式也愈發狠戾,毫不留情,逐漸的四周隱藏的暗衛急忙趕來,才免去了蘇棉一人孤軍奮戰的艱險局麵。


蘇棉的一直尋思著要把單春推到君亦苑外,可是對方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死死的包圍著兩人,在這樣分心的情況下,蘇棉身上的單衣已是道道傷痕,單春緊緊抓著蘇棉的衣擺,每次她遇到這種場麵都是被人護著,她很討厭,很討厭……


“呃……”隻聽耳邊的蘇棉的悶聲,伴隨著肩膀被刺透的聲音,單春嚇得臉色慘白。


在君亦苑往裏麵突進的單雨和單雙也是一臉嚴肅,今晚主子正好去了卿月閣不過一個時辰,王府就突然有一批黑衣人,這批黑衣人能夠攻進連皇宮禦林軍都都難以對付的王府暗衛,可見對方不是一般的刺客,亦是有備而來,看著裏麵血流不止的蘇棉,兩人手中的動作不由快了起來。


“單雙,你對付外圍的黑衣人,我必須攻進去。”單雨冷靜的做下決定,說完便不等單雙的回答,自己獨身飛了進去,毫不理會四周射過來的利箭,攻進去扶住已經撐不下去的蘇棉,如今是她一個人帶著兩個人。


蘇棉拉住單雨的衣領,“單雨,你帶著單春先出去……快點,他們這些人我們根本鬥不過!”一抹嘴角的血跡,眼神裏依舊是不變的堅持。


單雨皺了皺眉頭,手中的動作不停止,看見幾名暗衛突圍進來,她暗地先是鬆了一口氣,目光掠及蘇棉肩膀上的傷勢,迅速拽過蘇棉的身子飛了出去。就在單雙不解的時候,隻見一則高大的身影如閃電般衝入殺招之中,將暗衛包圍的單春帶了出來,最後落在君亦苑外。


“主子,幸好您及時趕過來。”單雨才嘴角支出一絲笑容。


齊寒亦看了一眼重傷的蘇棉,“把蘇棉快帶到雪林閣,讓清連過去瞧瞧。”隨手鬆開抱著單春的手,“單春也跟著去雪林閣,本王處理完這裏的事情便去。”


雪林閣,這是單春第一次聽見的名字,也是第一次由著單雨和單雙護送著到達的地方,雪林閣在花園西北角穿過的一條小門後,剛進去便聽見滿院子的林葉莎莎作響,穿過林子便是一處三層小閣樓。


片刻,雪林閣一樓亮起燭火,蘇棉被送到最左邊的房間裏,單春則是在蘇棉房間的右邊住下,她又不肯回房間,兩手是血的非要守在蘇棉旁邊,蘇棉幾次救她於不顧自己生命,這一生她最為虧欠的便是蘇棉姐姐罷了。


清連急步進來的時候聞見濃濃的血腥味,他衣衫整齊,唯有發絲微亂,可見是從床上剛剛起來的樣子,床上的蘇棉已經暈了過去,肩膀上和其他幾處傷口血流不止,清連冷靜,熟練的幫蘇棉處理傷口,單春捂著嘴抑製著自己的情緒,看著那藥散在傷口上,似乎是能夠真正感受到那般痛一樣。


“單春,單雨出來。”幾名端著血水而出的丫鬟再回來時,身後跟著麵色冷峻的齊寒亦,單從他臉色來看就知道今晚的事情嚴重。


單春也似乎是猜到一些,三人來到林子深處,她明眸含淚,聲音略帶哽咽,“王爺,是不是別人也曉得了我的身世?”


“你倒是不傻。”深邃黑眸一轉,齊寒亦負手而立,語氣肯定,“今晚來的人黑衣人是士兵,行動利落,這大興王朝唯有宜安王爺值得懷疑。目標便是你,所以如今想要繼續隱瞞你是顧家之後的消息已是不可能,且顧家一直是皇上不願提及的,以後明亦王府怕是安寧不了了。”別樣的目光落到單春臉上。


“本王說了這麽多是想告訴你,既然你還有利用價值,本王就絕對護著你。如果你膽敢違背本王,本王可沒那麽多的同情心。”自從她知道自己身世後,他對於她的事情從不做隱瞞。


於是,單春滾落到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隻得道:“我知道。”又想到剛才的事情,她突然不屑的扯扯嘴角,“王爺真的能夠護得我安全麽?!”


站在旁邊的單雨立即感覺到熟悉的冰冷之氣漸漸包圍全身,想要伸手去拉單春,眼前黑影一閃,齊寒亦已經手掐著單春的脖子,咬牙切齒的說道:“是在把蘇棉手上的事情怪罪到本王身上麽?!”


單春白淨的小臉憋得紫紅,又被齊寒亦猜中心中所想,明眸胡亂的瞅了一眼別處,才勉強說道:“難得我說的不對麽!”


齊寒亦瞧著她嘴硬的樣子,手裏感受著她身體的顫抖,心裏驟然升起的怒氣豁然消散開,停頓須臾後他拂袖轉身進了蘇棉的房間。那清冷的背影看起來讓人心生畏懼,還有一絲絲的苦楚,單春才揉了揉自己的脖子。


“單春,你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