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93


d-的神情就知道。靜妃如今隻有動用宜安王才能改變自己的處境。”


雲若蘭隨著向靜妃看去,果見那秀麗麵容上的笑容,“可是,臣妾看著宜安王不似與靜妃能夠合作之人,那麵相看起來倒是一個正直之人。”


齊寒亦緩慢搖著頭,一邊喝著酒,“有些人從相貌是看不出來的。本王告訴你當年的一件事,你便通透了。當時,宜安王相中的正是如今的靜妃,可是正好遇上宮中選秀,靜妃心氣高,自是選擇了入宮。所以才讓靜妃的妹妹嫁給了宜安王。”


“臣妾曉得了。”


兩人交談之間,殿內已是換了好幾曲樂舞。眾人皆是沉醉於那些舞女的妖嬈身姿時,殿內燭火昏暗了幾盞,眾人立即清醒過來,耳邊響起的是熟悉的曲聲,這曲分明就是《九歌朝鳳》,不由猜測又是哪個女子帶起了回憶。


高台上皇上眼睛一亮,眼前仿佛浮現了當年那個纖細身姿動情一舞的難忘場景,可是隨著殿內曲聲變幻,他眼前一下子清晰起來,入眼的是與當年一模一樣的身影,變得是那被半遮著的麵容。


身旁的皇後眯著眼饒有興趣的掃過極為妃子的麵容,在靜妃臉上稍稍停留了一段時間,才重新落到殿下的鳳霞身影上。每個動作都與當年的絲毫不差,顯然是花了不少的時間。


坐在齊寒亦與雲若蘭身後的單春露出一臉的不耐煩,她不知為什麽一聽這首曲子就覺得心裏煩躁不已,於是湊到齊寒亦耳邊,“王爺,可否讓妾身出去轉轉。”


齊寒亦點點頭同意了,不過還是示意由單雨跟著,這宮中可不比王府。


單春一喜,拉著單雨就匆匆走了出去。來到殿外,單春呼出一口氣,“終於出來了,呆在裏麵都快無趣死了,真不知道每次皇上坐在上麵累不累。”


單雨趕緊捂住她的小嘴,“在宮裏可不許亂說,被人聽見是要掉腦袋的。”放開手,拉著她向偏僻一點的地方走去,“怕是現在皇上又封了一個妃子。”


“為什麽?!就因為跳了一曲《九歌朝鳳》?”


“嗯,皇上對這首曲子念念不忘,更是對當年舞曲的顧家兒媳一直藏在心底,上次就因為鄭晴宛勉強跳了這首曲子就被封為莞嬪,其實她跳的根本不及當年的顧家兒媳。”單雨也不免撇撇嘴。


單春聽到顧家二字就立即眼睛睜的大大的,“顧家兒媳,就是那個顧將軍的兒媳麽?”黑夜中單雨肯定的點點頭,單春心中的答案呼之欲出,她們嘴裏的顧家兒媳就應該是自己的親生娘親,當今聖上對自己娘親念念不忘,想到這個就覺得一陣寒氣亂冒。


“奴婢參見明城王爺。”單雨猛然回頭就看見背後站著的齊寒城,忙施禮恭敬道。


明城王爺揮揮手,“我與單春說幾句話,你到那便等著便好。”單雨看了一眼單春才走遠些,齊寒城拉住單春的手,“單春,這幾日過的可好?”


單春剛才明顯在沉思之中,聽見單雨的聲音才看到麵前的人。她胡亂掃了掃附近的黑暗,想要施禮又覺得難受,便定然站在原處,任由他拉著,“明城王爺,我一直過的很好。”


“真的一點都不想回到我身邊麽?”有誰知道他的每個字都賦予了沉重的分量。


單春抽出自己的手,“我說過了,我們之間這樣就好。”無奈的笑笑,“我在外麵呆的時間長了,該回去了。不然該讓主子罵了。”走了沒幾步就被齊寒城又一次抓住了手腕。


“今晚,駱明正好有時間,你們有半年沒有見了,你想他麽?”


“駱明哥哥,他在哪?快告訴我!”單春欣喜的扭回頭,期盼的看著他精致的五官。


夜色中,齊寒城灰白麵孔泛起無奈,“駱明,你出來吧。”


黑暗中,駱明緩緩向這邊走來,每個眼神都落在單春身上,不舍移去,單春已經迫不及待的跑上去抱住他,“駱明哥哥,丫頭好久都不見你了,好想……好想駱明哥哥。”


駱明輕輕撫摸著她的腦袋:“我也很想丫頭。”這半年,他一直努力讓自己變得強大,好來保護這個疼在手心的丫頭,當聽到她被齊寒亦帶走時,他不能做什麽,隻能默默的承受著,繼續在宮中努力往上爬。


正文 62 談立太子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5-14 8:54:38 本章字數:3469


“那駱明哥哥為什麽一直不來看丫頭……丫頭,最最難受的時候,駱明哥哥不在身邊,丫頭就隻剩下駱明哥哥一個唯一的親人了,難道駱明哥哥也不喜歡丫頭了,還是也和明城王爺一樣放棄丫頭了……”單春說著就哭了起來,似乎要把積壓在心裏的所有怨都發泄出來,“駱明哥哥……”


“丫頭……”聽著她這樣毫無隱晦的怨恨,駱明心裏陣陣酸澀湧出,一時也哽咽著,開始不斷的承認錯誤,“我錯了,是我沒有在丫頭嘴難過的時候陪在丫頭身邊,丫頭打我罵我都可以……”


站在旁邊的齊寒城聽到單春那些發自內心的話,他最後悔,自己當初的執念才造成單春那段時間的無助和軟弱,還沒有及時陪在她身邊。又看著單春對駱明毫無防備的哭訴,才知道他們之間的這種親情是經過漫長歲月形成的,自己僅在她身邊的兩年根本無法取得最基本的親情。


哭了好大一會,單春突地抬起腦袋,揉了揉臉頰,“駱明哥哥身上的衣服很紮臉,丫頭都不想靠著駱明哥哥哭了。”那調皮又毫無頭緒的理由真讓人哭笑不得。


駱明也快速擦掉眼下的淚水,笑著仔細看著她這半年的變化,不由感慨道:“丫頭長大了。不再是那個什麽都不懂的丫頭了,丫頭可否願意回到駱明哥哥的身邊?讓我彌補這半年的空白缺失。”


單春很想點頭,但是腦中第一個出現的就是那個冷漠無情的俊臉,她搖搖頭,“駱明哥哥,丫頭現在還不能,王爺是不會同意的。”


“我親自去和明亦王爺說,好不好,隻要丫頭願意回到我身邊。”


“沒想到本王的寵妾出來透風,就是偷偷和其他男人相會的。”不遠處想起冰冷又低沉的聲音,齊寒亦走近些,盯著單春的明眸,不看其他任何人,“過來。”


單春立即抽回放在駱明腰間的手,咬著粉唇,幾步走過去。


“明亦王爺,單春對你來說的重要不過是對她身世的利用,你這樣傷害一個無辜的女子,心裏就不感到愧疚。”駱明硬朗的五官泛出一絲嘲諷。


“哈哈……本王會感到愧疚。單春是本王的人,本王如何做還輪不到你一個宮中侍衛來品頭論足。”齊寒亦更是不屑的瞧著對麵的兩人,“駱明,你知道為什麽齊寒城會想方設法把你弄進宮中麽?”


“王爺……”單春忙抓住齊寒亦的衣袖,她雖不知道理由,但是齊寒亦接下來的話定然會傷害到駱明哥哥。


齊寒城亦是眸光一凜,垂在袖中的雙手緊緊握成拳頭。


“既然六弟沒有勇氣告訴你,那就由本王告訴你。六弟看中的是你的忠誠,早在你當初一心一意護著單春的專心,就成了齊寒城想要利用的對象。”齊寒亦果然還是說出了這麽殘忍的理由。


不過,駱明獨自調整了一下內心的震撼,在宮中這半年他學到的東西甚多,“明亦王爺說的固然很對,但是有這樣的一個機會。駱明何不好好把握,隻要能夠讓自己成長起來,好來保護春丫頭,駱明願意這樣做,哪怕是被別人利用。”


齊寒亦嘴角迅速劃過不知名的笑意,“好,本王喜歡這句話。不過,單春是本王的人,無論你提出任何要求,本王都不會放開她。”輕輕攬住單春的細腰,準備轉身回到殿內。轉身之時,感覺到後背一股冷風襲來,齊寒亦推過單春,單臂一揮,擋住駱明的攻勢。


“駱明侍衛還是想清楚,你不是本王的對手。”


駱明咬著牙,感受到自己手臂上對方不斷加強的內力,自己知道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隻好撤回力道,“總有一天我會帶走單春的。”


“本王等著。”齊寒亦拍拍自己的袖袍,接著攬著單春往回走去。


看著那兩道身影離開,明城王爺掩下失落,看向駱明,“駱明,三哥他說的對。”


駱明恭敬的單膝跪地,“王爺是駱明和丫頭的救命恩人,駱明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王爺這樣做亦是為了駱明好,王爺並沒有做對不起駱明的事,駱明會一直忠誠王爺。”他心裏自有是非對錯的衡量準則。


“好,我沒有看錯你。”明城王爺終於露出欣慰的神情,把他扶起來,“既然事情至此,我們想硬要從三哥手中帶走單春已是不可能。再等等,等到事情越變越亂的時候,我會想辦法帶回單春的。她,我是不會放棄的。”


“駱明不怪王爺,王爺也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身為這局中人,他比誰都清楚。


還未走回殿內,齊寒亦就停下腳步,抬起她的小臉,“如果你再敢接觸其他男人,下次本王定不會饒你。可記住了?!”


單春斂下眼眸,弱弱道:“知道了。”


齊寒亦冷的撤回手,“看來是本王這幾日太過縱容你了。”說完便拂袖進了殿內。單春緊蹙著眉頭,心思雜亂的跟著進去了。


兩人一前一後進去坐下後,才發覺殿內的氣氛不大對勁,周圍的人看見他們進來都皆是淡淡瞧了一眼,就繼續把目光落在殿上,高台之上的皇上黑著臉色,不知在想什麽,一向端莊典雅的皇後此時也是麵色不佳。


雲若蘭環視了一下,小心翼翼道:“剛才明玉王爺酒後失言,說當年碧妃與宜親王暗下私通,明玉王爺已經被侍衛帶了下去。可是皇上至今沉著臉色還沒有說一句話。”


身後的單春聞言不由向齊寒城看去,齊寒城亦是剛剛落座,經後麵的冷遲一說,臉色立即陰霾起來,緊抿著唇看著高台上碧妃的神色,又看看宜親王爺。


長長的沉寂後,殿上的雲貴妃突地笑出聲來,“明玉王爺真是說笑了,當年宜親王爺早早便去了邊城,與後宮中的給位妃子也不甚熟悉,怎麽可能與碧妃私通。靜妃妹妹可要好好管教自己的皇兒,免得再鬧出這樣的笑話。”而後媚眼看向皇上,聲音軟綿,“皇上,今日是明亦王爺的慶功宴,可不要因為幾句醉言饒了大家的興致。”


“是啊,有些人本性就不怎麽靠譜,說出來的話更是不可信,說不準還是故意氣皇上的。”蓮貴嬪低著頭看著自己繡帕上的雙蝶飛飛,兀自一笑,“皇上,臣妾聽聞鄭憂剛娶的妻子沈雁,彈得一首好曲,我們便也享享耳福如何?”


皇上半天才吐出:“準了。”


本來等著看好戲的靜妃眉角一沉,她好不容易才查到當年的事情,準備在宴會上皇兒故意醉酒後說出,讓皇上大怒一翻,好把碧妃與明城王爺最近幾個月的風頭壓下去,也曉得此事要是被證實,碧妃地位從此一落千丈,宮中便少一個與皇兒爭奪皇位的王爺,沒想到經過雲貴妃和蓮嬪兩人的短短幾句話,皇上就這樣把此事壓了下去。


不過,她知道隻要這事情一出,必定在皇上心上插上了一道利刺,就算在宴會上不說,遲早是要查出來的,也不急於這一時,狠狠的瞪了一眼風輕雲淡的碧妃。


下麵的沈雁輕移蓮步,抱著一把久經歲月侵蝕的古箏,先是恭敬一拜,而後坐於木凳上,纖纖皓指欲要開始波動。


“請皇上應允臣與臣妻合奏一曲。”鄭憂起身朗聲道。


“準了。”皇上又是簡短的應下,神色稍稍恢複了之前的明朗。


於是,沈雁與鄭憂對視一眼,其中的情意自是讓多人羨慕的,沈雁手指撥動間,另一邊的笛聲隨著起起伏伏,低沉的古箏奏聲,與清脆的笛聲配合默契,纏綿不斷,兩人偶爾的眼神交流亦是綿情回蕩。


齊寒亦舉起酒杯,目光轉向齊寒城,低語道:“看來你的計劃勢在必行。靜妃這一招可是不可小覷,讓人為之一驚。”


“那又何如,當年的事情如今早已沒有證據,隻憑嘴說有什麽用。”齊寒城寒氣畢露,“我定要靜妃血債血償,還有明玉王爺。”這麽多年的隱忍,隻為自己的兩個皇妹報仇,不斷回想著她們紛紛慘死的模樣。


激蕩回腸,讚頌戰場戰士英勇殺敵,不畏艱險的曲子正適合今日宴會的之意,一個女子能夠有如此情懷彈出如此悲壯的曲子,甚是難得。而相反的鄭憂笛聲句句都描繪的遠在戰場思念家鄉親人和妻兒的深深幽情,兩個曲子交相輝映,讓人沉醉入迷。一曲完後,眾人還沒有從中反應過來,直到齊寒亦突然響起拍手聲,其他人才紛紛應和著。


兩人皆退下後,在身旁坐著的鄭暢文站起身子來,對皇上提議道,“臣請皇上盡早立下太子,如今國泰民安,局勢大定,太子應該提早定下,分擔朝中一些沉重事務,一方麵可以考驗太子的治國之道,一方麵可以鍛煉太子的處理國事能力。”


“鄭大人在這宴會上突然提及國事,怕是有些不妥吧。”禦史大夫劉文撫著胡子說道。


“這有何不妥,宴會本事明亦王爺的慶功宴,應該在宴會上賞賜明亦王爺的功績,臣認為立明亦王爺為本朝太子甚為可取。”鄭憂最後一句話尤為驚人。特別是上座的靜妃,差點驚得站起來,“不知皇上覺得如何?”


皇上陷入沉思,臉上是不知名的神色,讓殿內的人紛紛秉著呼吸等待他的回答,“立太子之事,朕……有這個考慮。”


“王爺,鄭憂此舉明著是在支持你,其實是在故意推你到風口浪尖上。”雲若蘭立即把心懸起來,等著身旁的人給她一顆定心丸。


明亦王爺嘴角劃出魅惑的弧度,“靜觀其變。”


不遠處的上座之人,宜安王緩慢搖著頭,“鄭大人太過心急了。此事重大,還是在明日早朝再說,皇上覺得如何?”剛年過四十的宜安王說話沉穩,在皇上心中有一定的地位。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