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87


d-最強,最有經驗的將士,對付深夜守城的將士來說,他們雙眼發亮,動作利索狠絕,如果有一名將士首當其衝站在了城牆上舉旗揮舞,那便會有更多的將士拚殺上來,城牆上的闕星國侍衛組成的攔截之勢在一點點的被擊垮。


這時,城北突然傳來消息,一支不知名的兵馬已經攻破了城門闖入城內,離夏皇所住的邱宅不遠了,夏皇震驚之餘,忙吩咐護駕,程前立即做出決斷,由程少將軍護送夏皇從西門而出退至皇城內,夏皇此時唯一的判斷就是隻能聽從,於是幾十名黑衣侍衛護送夏皇連夜出城。


城內火光四起,各處廝殺聲,呐喊聲不斷。從主街道向城門而去,已經可以看到城門被攻破,蜂擁而至的黑衣兵馬向城內湧來,闕星國的將士們再過頑強也抵不住自己大勢已去。


程前把夏皇送出城後,就立即傳出收兵,帶著剩餘兵力推至千禹城城西的另一座城,莫禹城。就在程前慶幸著自己果斷退兵的明智事,隻見兩城之間的郊林處忽然出現一支兵馬,他已經來不及作出反應隻知道倉皇而逃。


不過短短的三個時辰時間,千禹城被三萬兵馬攻破,被大興王朝占領,戰事也沒有因此而停下來,明亦王爺分別在兩座城內留下兩萬看守兵馬,由何莫影帶著剩下的一萬兵馬直逼莫禹城,在城下駐紮下來,有作戰之勢但無攻城之勢。


當天邊出現一絲魚肚白時,何莫影款款而出朝著城牆上大聲喊道:“夏皇不是發言要親自帶兵,本將軍等了一個月都不見夏皇的影子,莫不是夏皇也要當個縮頭烏龜,隻是說說嘴皮子而已。”他這樣無賴之氣還是在明亦王爺的指教下才出來的,話音落,後麵跟著幾名將士也是在紛紛起哄。


夏皇當晚沒有來得及出莫禹城,想在這裏暫且住下,本來就在氣頭上聽到有人如此侮辱,他甩出手中的濕帕,作勢就要朝著城牆走去,程前馬上恭敬的攔住,“皇上,萬萬不可。那人定是要故意激怒您出去,皇上可不敢因此而衝動。


“本皇知道這是激將法,可是本皇就是憋了一肚子的氣。”努力壓下由腳底竄上來的怒火,夏皇坐下來,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不想舌頭被燙,又立即吐了出來,“連喝口水都這麽倒黴。程前你說說,明亦王爺連連攻下城池,是因為什麽,我們養兵三年之久,怎麽這麽容易就被打敗?!”


程家當初在各位王爺中單獨選了夏皇,就是看中他不同於其他人的狠絕手段,程前亦是對這個問題想了好幾天,“回皇上,臣覺得主要還是明亦王爺用兵不按常理走,喜歡出其不意。究其根本原因就是我們不了解明亦王爺的性子,一個人的作戰方式和他本身的生活習慣有極大的相似性,而且臣還懷疑……”


“懷疑什麽?!你說,本皇不會怪罪。”


程前還是略微停頓了一下才道:“臣懷疑三年前的西南之亂,就是明亦王爺故意挑起戰爭,來摩挲臣與家父的作戰方式,還有……就是皇上娶彤皇後此舉早已被明亦王爺設計其中,從那時起,我們便一步步的走進了他的局中,臣也是因為彤皇後的那最後一句話才幡然醒悟的。”


“啪”的一聲巨響,隻見夏皇身旁的那個桌角已經被拍碎,伴隨而來的還有夏皇怒火熊天的聲音:“什麽!我們早就被設計其中,明亦王爺果然好手段,本皇之前定下的所有計劃全部都來不及行動,就被他步步緊逼推到如此狼狽地步,真是好手段!”


“從一開始你就輸了”,這一句話深深烙印在他腦海之中,揮之不去。自彤皇後去世這幾晚,他每每夜晚睡去時都會做同樣的噩夢,血一般的容顏,血一般的墜落,自己腳底血液流淌,仿佛是要把自己淹沒,他心狠手辣這麽多年也有被噩夢驚醒的一天。


當所有的情緒聚在一起後,心驟然平複下來,夏皇恢複以往常有的陰沉笑意:“想要了解明亦王爺已經不可能,隻能從明隴王爺入手,他不是最喜歡美貌女子。給潛在千禹城的幾個暗衛傳消息,讓明隴王爺盡快把作戰計劃傳過來。另一方麵,本皇必須立即回皇城,主持大局,就由程少將軍護送,一個時辰後出發。”


程前在一旁連連點頭,看來皇上也是一時慌亂才自亂陣腳,此時看到他重新恢複便安心希下來,而且明亦王爺並沒有連續攻下去,他們就有時間準備,還可以拾起眾將士的信心。


莫禹城下駐紮的士兵一臉悠閑之態,反觀城樓上的闕星國守城侍衛都是滿臉嚴肅,絲毫不敢鬆懈。這一日平靜過去,不過到旁晚時分,莫禹城內傳出消息,皇城周圍的兩座城池竟然被攻陷,敵人來勢洶洶,已離皇城不遠矣。程前這個時候才真正意識到他們如今的處境,更加擔心回皇城的夏皇一行人的安危。


闕星國不過隻有六座城池,大興王朝一舉攻下四座城池,唯有莫禹城與皇城暫且堅守著,他們還能有多少希望,隻怕都是在死死掙紮著,最後也難得落一個好結果。


其實,早就在攻下千禹城後,明亦王爺就獨自出城與那十萬大軍匯合,向另外兩座城池攻進,對皇城形成包圍之勢,消息隨後傳到千禹城內,單雪等人尤為欣喜,單春則是喝著茶,抽抽嘴角,“單雪姐姐為何如此興奮,又不是你打贏了。”


單雪狠狠瞪了她一眼,沒好氣的戳戳她的腦袋,“這就意味著我們很快就要回去了。”


“哦,確實值得高興的。”單春兩眼一翻,躺倒竹椅上,猛地扇著扇子,“熱死了,不知道都城這個時節熱不熱。有沒有什麽解熱的?”作為主子她也應該學會享受嘛,不然等到齊寒亦回來,她就沒有機會了。


“有,奴婢去給春主子做碗冰雪清粥。”說完,單雪扭著身子跑了出去。


單春才覺得很是滿意,伸手撥弄著石榴樹彎彎曲曲的樹幹,等了片刻也沒有等來那一碗冰雪清粥,舔了舔嘴唇準備起身去看看,不料眼前一黑,不知不覺就暈了過去。染紅的青石板上,四個腳印快速離開。


等單雪端著冰雪清粥回來時,見石榴樹下竹椅上空空的,她眸光一閃,急忙在院子裏尋了一圈,又叫來暗衛詢問,最後隻能得出結果是單春失蹤了。她剛才出去時正好碰見明隴王爺,無奈隻好說了幾句話,現在想來是他故意這麽做的。


因為前線的士兵不夠,明亦王爺離開時調走了院中的侍衛,相對的裏麵看守不大嚴格。可是這麽大個人,府外的侍衛竟然也說沒有見到。


“剛剛有何出入府門的馬車或者是箱子之類的?”如今這麽關鍵的時候,怎麽能出一點點意外。


“一刻鍾前,明隴王爺的馬車從後院離開。應是往青樓方向去了。”


單雪跺跺腳,一刻鍾前正是她開始往廚房走的時間,“千防萬防,防不住家賊。單程,立即把消息傳給主子。”揮手把單文叫來,“你再叫上幾個人,我們立刻就去找,此事千萬不可聲張。”


明亦王府內的侍衛行動一向迅速,單雪與幾名侍衛騎馬朝著千禹城唯一的青樓去了,到了清冷的煙花之地,單雪便看到門口赫然停著的熟悉的馬車,她直接闖進去,隨後提過一個女子的衣領,“剛進來的公子在哪個房間?”女子明顯呆愣住,隻聽一聲抽劍聲音,“快說!”


“在……在三樓中間那處。”


“單文,你帶人守著這座樓。我上去看看。”吩咐下去,單雪麵色凜然躍身飛上了三樓,聽見動靜的女子們紛紛出來。單雪推開女子說的那間房門,裏麵空蕩蕩的什麽也沒有,她低咒一聲,揮袖之後這一排房間的房門瞬間同時被推開,看熱鬧的女子們眼眸驚得渾圓。不一會就見單雪提著明隴王爺出來,“說,把單春弄哪了?”


明隴王爺被逼在走廊的欄杆上,扭頭往下看去便是空曠的一樓,他棱角分明的側臉帶著傲慢,嘴角勾住不屑,“這麽美的人如此粗魯可不討人喜歡,本王爺還是喜歡看著你躺在身下承歡的樣子。”


“你信不信,我鬆手!”單雪咬緊牙關,滿眼赤紅。


“你一個普通的奴婢竟然威脅本王爺,本王爺不信你有多大的能耐,和膽子。”明隴王爺目光坦然,一臉不信,“何必為一個婢女生氣,既然來了不如好好進去和本王爺溫存一翻。”說著手攬住單雪的細腰。


單雪手中的劍一橫,劍鋒已經觸碰到他的脖子,“不要拖延時間。”


“你現在就算知道了也沒有用。單春已經出城了,本王爺隻是來這裏玩玩,才不會帶著一個累贅。”“啊!”明隴王爺還未說完,胸口一陣劇痛之後身子朝著樓下載去,又聽“嘭”的一聲,周圍的人一片驚呼。從三樓摔下去不死也殘,明隴王爺昏迷之前都還沒有想通一個奴婢竟然如此妄為。


出了青樓,單雪獨身向城門飛去,城門大紅門此時緊閉著,“單雪,王爺走時特別交代,任何人不得在戌時以後出城門。”這一句話聽來,單雪全身無力蹲在地上,雙目無神,想要追回來此時已經來不及了,顯然明隴王爺做了完全的準備。


“單雪,剛才根本沒有人出城,我想他們是暗中運了出去。你就不要過於自責了。”單文趕過來時看到她的背影,隻能生澀的安慰,“主子知道後會想辦法的。”


“夏皇是個怎麽樣的人你我心裏清楚。單雪一旦落入他手,我不敢想象會發生什麽事情。況且夏皇如今正在氣頭上。”單雪從來都不擔心主子的手段,但是她不能擔心柔弱的單春。


正文 54 明隴身殘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5-6 1:46:52 本章字數:3498


當晚,院內聚集了眾多千禹城的有名的大夫,可是皆是無奈的歎著氣搖著頭。“這位公子從那麽高的地方摔下來,不死已屬萬幸。不過恐怕要一輩子呆在床上了。”最後得出的結果都是明隴王爺以後行動不變,隻能躺在床上了結餘生。門外的幾名隨從滿頭大汗的聚在一起,不知道該怎麽辦,幸是王爺沒有很快醒過來,他們才能夠勉強留著這條小命。


一夜的時間,單春被人暗中送到了皇城內皇上的寢宮中,夏皇的寢宮看守森嚴,安靜中隻剩下呼吸聲,夏皇一步步向床邊走來,伸手摸了摸女子那張純淨的小臉,清秀的五官,眉眼間略帶青澀,齊寒亦怎麽會喜歡這樣的小丫頭,單春似乎是砸睡夢中,動了動唇角,胳膊一甩翻過身去,身子扭動了幾下。


床邊的夏皇陰鬱的心情此時瞬間撥開雲散,真是個可愛的女子。聽著她昏迷的呼吸漸變成一淺一深的呼吸,他才意識到她是睡著了。忽然想看著她睜開眼露出的神情,這樣的女子他從來都沒有接觸過,以前也不甚感興趣。他轉過身來,心情複雜的搓搓手,像個孩子般的來回在殿裏走了幾圈,才輕笑著搖頭出去。


“你確定這是明亦王爺的寵妾麽?”


程少將軍聞言蹙起眉頭:“回皇上,這女子確實就是當日城樓下與齊寒亦摟抱的女子。”


夏皇也回想起當日在城樓下奮力奔跑的倔強女子,他剛才確實有些不可置信,恢複一臉冷峻,“本皇這次的決定也不知是否能夠成功。屢次要用一個女子來威脅,你和程前將軍是不是覺得本皇很沒有用。”他感覺的手中奪得的江山在一點點的被別人奪走,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


程少將軍苦笑蔓延到嘴邊,“是臣沒有能夠保護好皇上的江山。”


兵臨城下,被人緊逼的感覺任誰都不好受,夏皇隨即收起剛才不知名的憐憫之心,提步向城樓走去,烈日下他修長的背影顯得那麽寂寥,孤寂。正在殿裏偷看的單春腦中出現這樣的感覺,她剛才早醒了,要不然也不會再有人碰觸自己時才翻身,緩解內心的緊張。她收回目光捂著嘴,露著一對明眸謹慎的瞅瞅四周,偶爾走動的宮女,於是把腳步放輕準備往門邊移去。


可是快要到門口時,看見門口兩邊各站著一動不動的身影,單春隻好放棄,返身回到內室的塌邊,想著如何才能偷偷的跑出去呢。不給齊寒亦帶了麻煩,摸摸自己的脖子,她可不想這麽早就丟了性命。


正好經過的宮女見室內赫然坐著的人,嚇得差點驚叫起來,一個年紀稍長的管事宮女過來使個了眼神,那名小宮女便繼續去做自己的事了。管事宮女走進來,“姑娘可是餓了,奴婢這就去準備膳食。”


單春下意識的摸摸自己的肚子,想都沒想就應道:“好,快點啊。”


管事宮女見她如此大大咧咧又很率真的樣子,便柔和一笑,默聲走開了。片刻,幾名宮女魚貫進來,給單春起茶倒水,準備好用膳的一切。單春托著腮子細心看著,倒覺得挺有趣的,等宮女準備好,緊接著就有宮女端著食盒進來,一一擺好。


單春眼睛一亮,匆忙跑過去就要動筷,管事宮女忙攔下她,“請姑娘稍等片刻,皇上馬上就到。”


得到單春醒來的消息,夏皇就第一時間趕了回來。大步進入內室就見那嬌小的身影安靜的坐在桌前,兩眼賊兮兮的看著桌上的菜肴,他輕咳一聲,走近些坐到對麵,不想單春沒有起來給她行李,反而是別過臉去早已沒有了剛才的饞樣。


他略有些不悅,冰冷語氣中帶著明顯的斥責:“見到本皇都不行禮麽,齊寒亦是怎麽教你的。”


單春淡淡瞥了他一眼,滿不在乎道:“我第一次見你之時也沒有行禮,況且這次是你把我強行帶來,我沒有不客氣就行了,還要給你行李。你喜歡行李的話就讓她們做給你看好了。”沒好氣的指著外麵站著的一排宮女。以為對她冰冷一點,她就害怕了麽,齊寒亦比他的還有冷上幾分,她都早已經習慣了。


夏皇眼眸盯著她說個不停的粉唇,無理取鬧的一番話不由讓他憋在心口的氣頓時消去,本來想要朝著她發泄的,隻能作罷。冷笑一聲:“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