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83


d-內接到了單風的消息,不用腦袋想都知道是明隴王爺傳出的消息,他手掌瞬間把紙張變為粉碎,隨風逝去。


就在斷崖緊挨的山巔上,單春剛剛拍著打著哈氣的嘴幽幽醒過來,起身仰頭望了望斷崖之處,看來已經走了不少路了,她勾著淺笑往山下走去,走了一會肚子咕咕響了,一開始還以為是附近的小鳥在叫喚,後來摸摸自己癟癟的肚子,她歎歎氣忍著饑餓繼續走。


“嗖嗖。”兩根黑箭以看不見的速度朝著這邊射來,進過的地方驚起了無數棲息的鳥,單春反應過來時,兩根黑箭已經射在她麵前的樹幹上,腦海裏立即想到了那張冷峻的臉孔,她拔腿就往前跑。


這一跑,安靜的樹林一下子熱鬧了起來,周圍的幾十名黑衣人相視一眼,向那嬌小的身影追去,他們的輕功在這雜亂的樹林裏不由降下了速度,反觀單春抿著嘴角奮力的跑著,兩者速度不相上下,再加上雜草叢生,單春穿著淡青色的衣裙一個不注意就不見了身影,黑衣人隻能唯有聽著聲音勉勉強強跟上。


單春也是個機靈的,專門往高達的綠草叢中跑,她的輕盈奮力跑起來竟然像是一隻脫跳的兔子般,其實沒人知道她心裏的那根弦繃得緊緊的,因為她知道被打抓回去的後果,要逃她就不能給自己留後路,拚了小命也要逃出去。


就這樣你追我跑,雙方從山頂跑到了山腰,很快就到了雲水斷崖處,隻見單春揮手撥開層層一人多高的灌木叢,從山腰跑出來跑到了斷崖上,眼前突然出現一個人影,她腳步生生停了下來,齊寒亦此時也聽見聲音轉過身來,就見那張純淨的小臉上滿是紅暈,粉唇喘著粗氣,明眸一怔後,單春立即朝著另一個方向跑去。


齊寒亦豈能讓她逃走,目光一冷,飛身追到她,把她提過來,想要問她。而後麵追著幾十名黑衣人此時也追了上來,現身在灌木叢外,看著不遠處站著的兩人,為首的黑衣人不由相視一眼,眼神表現出不解。齊寒亦看到先把單春推到自己身後。


單春漸漸呼吸恢複過來,看到兩方暗暗對峙的場麵,不由問道:“那不是你的人麽?”


“本王是隻身而來,他們為何追你?”


“我怎麽知道,突然就有人追來,我就一直跑。”


齊寒亦瞬間就明白過來對方是趁機來追殺單春的,緊緊抓住單春的手腕掃視了周圍的地形,迅速做好逃脫的準備。對麵為首的黑衣人一揮手,幾十名黑衣人紛紛拉好弓箭,“把她叫出來,我們可以放過你。”他顯然不知道齊寒亦的身份,隻以為是個路人,眾多人緩緩圍上來,把兩人逼在包圍圈內,隻剩下另一側的斷崖。


“本王如果說不呢。”


為首的黑衣人感覺到此人的淩厲氣勢,心中不由一寒,但是他們由人重金請來,他不信這麽多人拿不下他們一男一女,不屑的冷哼一聲,黑衣人再次示意:“放箭。”


無數隻黑箭密密麻麻的朝兩人射來,齊寒亦緊繃著側臉,抽出長劍,手腕翻動之間,無數黑箭被擋在劍氣之外,落在離兩人腳底不遠的地上,單春隻是伸長腦袋,一臉害怕的看著。


黑衣人見此不行,下命令停止射箭,“給我上。”


齊寒亦眼底閃過狠戾,左手抓住單春被她帶入自己懷中,右手靈活用劍,黑衣人的重心放在單春身上,所以他必須把她完全保護好。黑衣人不斷的殺招擊來,像是穿不透的密網,齊寒亦卻臉色依舊平靜,他曾獨自對戰上百人都沒有什麽問題,區區幾個殺手根本不算什麽,身形極快,長劍劍尖準確的刺進黑衣人致命之處。


人群之外的黑衣人又是一揮手,數十名黑衣人向再次向他們包圍而去,黑衣人迷了眯眼,拉開弓,黑箭直直指向齊寒亦懷中的身影,他的目的就是不惜一切殺掉這個女子,齊寒亦旋轉之時,眸光瞧見一隻黑箭穩穩射來,他當下做下決定,一躍而起朝著斷崖飛去,而後直直跳下去,懷裏的單春被捂著嘴,驚恐的看著眼前抓不住的風景,腦子裏亂的一塌糊塗。


“該死。”崖邊的黑衣人低咒一聲,萬萬沒有想到他會選擇跳崖。


“主子,這崖深不見底,下麵極少有人生還過,看來這個任務是完成了。”這名黑衣人臉上帶著輕鬆神情。


“你懂什麽,跳下去總是有一線生機的。”如此回去交代任務定是不行的,黑衣人沉吟片刻,“我們先撤回落水城等著,如果半個月後此女子有任何的消息我們再過來,如果沒有消息就回去複命。”不禁伸長腦袋向崖下望去,可是卻感覺一陣眩暈,連他自己都覺得害怕。


崖下,齊寒亦抱著單春直直落入河中,濺起高聳的水花,強大的衝擊力逼得兩人身體發疼,單春直接暈了過去,掐含義也是忍身上的各處疼痛,拉著單春遊上岸去,待上了岸已是筋疲力盡,亦是暈了過去。


“醒醒!”


耳邊響起聲音,臉上被拍的生疼,單春醒過來,看著眼前的人,她忙坐直身子,“這是哪裏?!”腦海裏出現暈過去之前的事情,“你為什麽要把我帶著跳下去!”語氣中竟然帶著絲絲的責怪質問。


臨近旁晚時分,豔紅驕陽打在河麵上,粼粼水波和濺起的水花都染上了別樣的顏色。本來柔和的側臉一下子又冷硬起來,齊寒亦閃著眸光,“你說什麽,再說一遍試試!”不過看她張牙舞爪的樣子要比平時安靜的樣子要好看的多。


“本來我就快要逃走了,那些黑衣人也追不上。不想你抓住我,讓黑人圍上來,這不是你的錯是誰的錯!”單春朝著他劈頭蓋臉的喊道,垂著身邊緊握的拳頭可見其怒氣,那雙明眸裏滿是不甘,其實她是在怨為什麽最終還是落到了他手中,她不甘。這幾日所有的欣喜全都在見到他的那顆粉碎的一幹二淨,昨日的這個時辰她還在幻想著自己一個人找個小宅子好好生活呢。


齊寒亦被壓在心底的怒氣也瞬間湧上來,掐住她的脖子,“你就這麽想逃,你就是寧願死也要逃!”手掌越來越緊,她被逼得說不出話來,可是能夠清楚看到她唇輕輕吐出的一個字‘是’。倔強不屈服的臉上由紅變成紫色,眼眸慢慢閉上,就像是等待著死亡的降臨。齊寒亦猛地吸了一口氣,撤回手,身體側倒在地上。


沒有感覺到死亡,單春睜開眼向他看去,那背上一隻黑箭刺痛了眼睛,她心裏此時五味雜陳,隻能用哭來表達,賭氣般的起身向湖邊走去,她需要平靜,不想看到他的樣子,低吟的哭泣聲隻有河水能聽得見,等到心裏所有的積怨都哭出來,她才返身回來。


齊寒亦側躺著,雙眼緊閉,臉色灰白,身上的衣衫狼狽不堪,那隻黑箭依舊存在。


正文 47 為己爭取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4-30 1:47:58 本章字數:3460


單春拍了拍他的身子,“喂,醒醒!”見他沒有反應,又狠狠的拍拍他的臉頰,還是沒有反應,難道是真的昏過去了,不由想起跳崖時,他溫暖的懷抱和一點溫柔的話語,單春才意識到自己剛才有些過於衝動了。


於是,單春隻能盡快的給他處理好傷口,雙手使勁拉著他的肩膀往河邊拖去,累的自己是滿頭大汗,也隻是移動了一點點距離,隻好放棄往河邊拖的動作,準備自己來回跑。


好是齊寒亦很快就醒了過來,伸手伸到單春麵前,“把餅子拿出來。”單春立即呆在原地,他直接鑽進她的胸前衣襟裏掏出包袱,拿出芝麻餅狼吞虎咽的吃著,幾口便吞下最後剩下的兩三個,後自己起身向河邊走去,背對著單春,自己拔出黑箭,處理好傷口,“還愣著做什麽,去找點吃的,本王餓死了。”


單春不滿的撇撇嘴,暗地裏罵了他幾句,朝著前方的林子走去,憑借著天黑之前的陽光,她兜兜轉轉慢慢尋找著能吃的果實,偶爾跑過去的野兔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沒有那麽好的身手抓住,仰頭環視一周,就見一顆樹上熟透了的紅棗,她興衝衝的走過去,伸手探了探,可惜自己不夠高。


不過為了填飽肚子,她隻能選擇爬上旁邊粗壯的樹幹,摘得更多的紅棗,等到天完全黑透,她才跳下來往回走去,行至河邊,齊寒亦猛地扭頭抓住她的手,“本王還以為你又跑了。”


單春沒好氣把懷裏的紅棗一股腦的全部塞給他,“你救了我,我豈能走掉。”


“回去本王給你帶上鐵鏈子,看你還能跑多遠。”這句話明顯帶著幾分孩子氣,這次本來一切都挺順利的,沒想到竟然遇上了黑衣殺手,他回去一定要查清楚,再瞧她一臉的淡然的樣子,便繼續問,“那你怎麽用了這麽長的時間?”


單春認真的看著他的眉眼,扯扯自己衣角,“這顆棗樹長得太高了,我隻能爬上去才能摘到。”齊寒亦瞥到她衣角上淩亂就默不作聲了,單春吃著棗,準備把心裏所想的全部說出來,看這樣安靜的環境很是適合,就正色道,“王爺,我並不是特別不想呆在那裏,隻不過我也有自己想法,也有自己的生活。為何非要當做奴婢,況且我又沒有賣身契,王爺想要留下我,我也不是不願,隻是王爺平時喜怒無常,不問原因就處罰我,我隻是想要平平安安的生活而已,不想要太過束縛和提心吊膽。”


時間有片刻的停滯,單春等著他回答,齊寒亦吃的差不多了,才道:“說完了?”


“哦,說完了。”聽他這樣漫不經心的回答,單春心裏無名的感到濃重的失落。


“本王要你做奴婢是因為你的身份,如果你這樣硬生生的進到府裏,別人定然會懷疑。任何一個細小的東西在這複雜局勢中都會影響整個大局。隻有作奴婢才能保得你平安。平時處罰你,是想要你收斂自己脫跳的性子,看你這麽幾年惹下的事情還少麽,唯有讓你知道疼才能記住。”抬起她糾結的小臉,“本王的回答你可滿意?”


單春又是搖頭又是點頭,支支吾吾不知道該怎麽回答,這樣利害清楚的解釋總是讓她覺得不滿意,可是又不知道怎麽反駁。


齊寒亦見此收回手,勾起嘴角泛出幾分笑來,一雙黑眸看透了她的心思,“怎麽,是不想做奴婢麽。”單春半低下頭來輕不可聞的恩了一聲,“那就做本王的寵妾好了。”


單春驚得睜大眼眸,咬著唇,“不能做妹妹麽,做侍妾還不如做奴婢呢。”


“妹妹!?你不覺得作本王的妹妹很可笑麽,外人怎麽可能相信。”齊寒亦握住她緊張的手掌,“放心,本王對你還不敢興趣,隻要你乖乖的聽話,給外人做做樣子就好了。讓別人放下對你的懷疑才是最終的目的。”一個用力把她拉進懷裏來,嘴角立即換成了魅惑的笑容,其實他到想看看她喜歡自己的樣子,這樣做到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單春掙脫開他的懷抱,自己抱住身子,思索了一會,又想起那個賭約,才應了下來。


這一夜,雲水斷崖下兩人各自躺在岸邊安靜的睡著。而同一片月光下,連禹城城內城外多數人都是徹夜難眠,闕星國的兵力已經逼近城下,雖然沒有進攻,但是可見他們的士氣,畢竟程老將軍的逝去給他們帶來一定的怒氣。


宅院內的房間裏,單風和單伶商量著對策,單風不停的往單雪看去,那眸光中分明帶著濃濃的責怪,單雪終於忍不住輕笑出聲:“難道你就這麽點能耐,隻會幹瞪著我。”


單風看著她風輕雲淡的表情就沉不住氣,霍地站起來,“你這樣分明就是在幸災樂禍,就因為一個婢女,你沒有看好,就讓主子一個人去追。現在外麵兵臨城下,程大將軍說如果城中沒有任何動靜,王爺不出來的話,他們明天一早便開始攻城,王爺不在,隻憑你我能有幾成勝算?!”


“我怎麽知道,這是你的事,我隻管著內宅。”單雪扭過頭一邊哼著曲一邊嗑著瓜子,和單春在一起時間長了,她也喜歡沒事幹就哼哼幾聲。


單風氣得想要上去揍她一拳,正好這時一名侍衛進來,“單風,外麵的明隴王爺堅持要見主子,說是不讓他見一麵,他就大鬧出去。”


“見什麽見,讓他回去好好養傷。”單風氣急了就毫不客氣的罵道。


單雪則是整理一下自己的妝容,反瞪了單風一眼,“我去瞧瞧。”丟下四個字,扭著細腰盈盈走了出去,留下麵麵相覷的兩人,單雪走出月亮門,滿臉堆笑的上去攙扶著明隴王爺,“王爺今日怎的有空過來,奴婢真是念了好久呢。”她這個樣子簡直讓門口的兩名侍衛掉下了眼珠子,他們都不曾見過單雪如此妖嬈嬌媚的樣子。


明隴王爺站了半個時辰實在是有些累了,把身體的重心全部壓到單雪身上,還摸了摸她細嫩的手,“是好幾天不見了,本王爺想見一下三弟,他們硬是不讓本王爺進去,可是三弟不在府上?”


“哎喲,王爺還不知道吧。”單雪嗔怨著,把他拉到一邊來,神神秘秘的樣子極讓明隴王爺好奇,隻聽她笑聲說道,“我們院子裏的那個單春丫頭,因為王爺寵幸了新來的那個女子,便生氣使小性子跑了出去,我家主子也怕美人受傷,就跟著追出去了。聽說單春那丫頭就住在外麵的客棧裏,許是主子如今還哄著呢要是王爺沒什麽急事,就再等上一晚,等主子回來再說也不遲啊。”單雪聲形並茂,說的煞有其事。


明隴王爺細細捉摸著她的每句話,心思陡轉之間已經相信,“那都兵臨城下了,三弟豈能不顧全大局,快快回來。”故意露出擔憂的神色,其實還是向進一步確定一下。


單雪嘻嘻一笑,故意用胳膊肘撞撞他的胸膛,還羞澀的扭扭身子,“王爺又豈不知,男子遇見了這樣的事情,那還顧得上其他,我們這些作屬下的去了好幾次了,都被趕了回來。”


明隴王爺此時已是恍然大悟,攬著她的腰往回走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