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68


姐,今天怎麽這麽豐盛。”


蘇棉拉著她坐下來,“主子說你連自己生辰都不知道,就把今天正月十五定作是你的生辰,而且你今年已經十六了,去年沒有過行笄禮,就當是推遲了一年,過了笄禮,你就長大了。”


“這些都是主子說的麽,沒有看出來他還挺有心的麽。”笑眯眯的舔舔舌頭,又想起她的最後一句話,眼睛頓時一亮,“寒城哥哥說笄禮過後,就可以說親了,就可以嫁人了。”


“女孩子家的,說這些羞不羞。你還小,等有了心上人再說親也不遲,快些吃,別涼了把肚子吃壞了。”


單春在嘟了嘟嘴,扭扭身子,開始動筷。


飯後,單春閑著無聊,拿出繡布和蘇棉坐到一起,學著繡花,繡了一會便被蘇棉繡布上的一朵朵水蓮花吸引去了,托著腮子滿臉羨慕。不一會,蘇棉放下針線,揉揉手,對她說道:“主子說,無聊的話你可以到去隔壁和那韓姑娘說說話,順便開導開導她,韓姑娘自從來了每日隻吃一頓。”


“怎麽會有人吃不下飯,好,我去瞧瞧。”嬌小的身影就鑽了出去,掀開隔壁間的門簾,小心翼翼的推開門,就看見那女子躺在床上,雙眸無神,確實比來時要瘦了許多,她放輕腳步,隨手端過一碟花生坐過去。


床上的女子一張精致的瓜子臉,發白的嫩唇,聽見有人進來,她無神的目光才有了些許光彩,向來人看去,聲音更是輕柔:“你是何人?我不想說話。”別過臉,眼角滑過了晶瑩剔透的淚水。


“我是王爺身邊的貼身婢女叫單春,漂亮姐姐,是寒城哥哥的未婚妻,你知道麽?”單春自然的神情,手裏撥著花生,小嘴不停。


“我知道,未婚妻又如何,也保全不了我爹娘與妹妹的性命。”輕柔的語氣中帶著濃濃的怨恨,秋眸也隨著溢出了不滿和傷痛,韓怡柔捏起帕子擦了擦淚水,回過頭來響起單春剛才的稱呼,“你是寒城王爺的妹妹?”


“也不是,以前是在寒城哥哥身邊,比較親近罷了。”單春見她也開口說話了,把碟子遞過去,“姐姐吃點,千萬別把自己獨自委屈了。再說過去的事就讓他過去吧,我們自己的家人生死怎能怨別人。阿婆和爺爺去世的時候,我也很傷心,但是他們在天上看著,一定不想我們這樣折磨自己。”


韓怡柔勉強的冷笑出聲:“你體會不到自己家人是被別人殺害的那種痛,憑什麽他們可以任意妄為。”


“姐姐,我親眼看著匈奴人把刀插進阿婆的身體裏,爺爺也是因為匈奴人才去世的。我也恨那些匈奴人。”單春伸出手抓住韓怡柔的手,小臉忿忿然,隨即又燦然一笑,“可是阿婆說過人各自有命,生死由天,況且說我也鬥不過那些匈奴人啊。不過一年前明亦王爺不是打敗了匈奴人麽,還把他們趕出了遙中鎮,當時聽了我很開心呢。”


韓怡柔仔細聽著,有時看著她的豐富的表情,覺得這小丫頭的性子簡單的很,多日來的沉悶頓時消散了不少,但是她明白心中的恨意仍然存在,重複著單春那句話,“人各自有命,生死由天。”


單春看見她正在發呆,便伸出另一隻手打開手掌,“姐姐,快看我給你撥的花生。快吃啊,很好吃的。”隻見那胖嘟嘟的手心一顆顆圓潤珠滑的花生,飽滿誘人,韓怡柔搖了搖頭,單春臉色立即板起來拉過她的手把花生塞去,“姐姐要是不吃,我就不理你了。”


“韓姑娘不吃就算了,哪有你這樣硬逼著人家吃的。”進來的蘇棉好笑的開口,見到床上的女子不再是隻顧著落淚,才放心了不少,走近些把單春拉起來,“韓姑娘,我剛去廚房熬了一碗銀耳蓮子粥,你中午沒吃過少,喝點粥。”


單春站到一邊,捏著花生一顆顆吃了,衝韓怡柔一笑:“姐姐不要讓蘇棉姐姐白忙活了,我聞著就肚子餓,還是先出去了。”走到門邊又回過頭來,“姐姐空閑了就到隔壁找我。”


韓怡柔不由嘴角一翹,端過熱粥來,“謝謝蘇姑娘。”


“韓姑娘可不敢這麽叫,奴婢和單春一樣都是府上的丫鬟。”


一個下午,單春都在屋子裏看書,有時候發一會呆,一想到今晚要出看花燈會,她就激動的不行,終於捱到了晚飯,她匆匆的扒了幾口,便去了主子的房間,進裏麵見黑色賬簾垂著,很顯然主子還睡著,她抽抽嘴角踢了踢桌角,見床上還沒有動靜,又使勁的踢了踢。


正文 20 十五賞燈


更新時間:2013-04-02


黑色賬簾一動,一個黑色物體直直朝著她砸來,單春來不及躲閃就直接砸到了肩膀上,痛的她立即跳了起來,“痛!痛痛……痛死了!”低下頭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黑色錦盒,準備上前狠狠的踩上一腳。


“做什麽!”冷冽的聲音傳來,齊寒亦已經站在了她的麵前,看著她氣急敗壞的樣子。


“哇!痛死了……胳膊動不了了……”單春忍不住大哭起來,摸著自己發麻的胳膊,齊寒亦目光一冷伸手準備拽過她來,單春眼尖的一甩,自己退了幾步離他遠些,“不要你動!”接著抽泣著。


齊寒亦最煩女人哭哭啼啼的,蹙了蹙眉頭,厲聲一喝:“別哭了!”


單春忙抿住嘴,滿眼淚花怯怯的看著他,小嘴還是倔強的輕聲道:“胳膊動不了了。”試圖動一下就覺得刺痛難忍,臉也跟著糾結著。


“讓本王看看。”齊寒亦再次伸手攬住她的腰,把她小心翼翼的抱過來,褪下她肩膀處的衣衫,“別動,估計是脫臼了。”露出嬌嫩的肩膀,齊寒亦咽了咽口水,專心的按住,兩手一擺弄。


單春倒吸了一口氣,揮舞著就推開他,覺得胳膊不痛了,立即破涕為笑。


“不知道躲著點。還有本王睡覺的時候,不能有任何人打擾,念在你是第一次,就不追究了。”又是一股倦意襲來,用手擋了擋打著哈氣的嘴,齊寒亦才轉過身去,“下次就不是脫臼這麽簡單了。”


單春才看見他眼下一圈黛青色,“主子昨晚沒有睡好麽,怎麽這麽會這個時辰還在睡覺。奴婢還以為主子……主子睡傻了。”


齊寒亦不理她,進了內室再出來時已經換上了深黑色對襟窄袖長衫,衣襟和袖口處用金絲線繡著騰雲祥紋,腰束黑色祥雲紋寬腰帶,其上掛了一隻象征皇室王族的墨玉,看了一眼怔然的單春,“走吧。”


“主子,不用晚膳了?”單春忙跟上問著。


“你不是要急著出去。”齊寒亦淡淡的反問她,果然她才撇撇嘴不再說話了。


出了明亦王府,齊寒亦走在前麵帶著她穿過陌生的小巷,巷尾過後就是繁鬧的街市,今晚滿街通明如白晝,有式樣繁多造型美觀的花燈,活靈活現的走馬燈,還有栩栩如生的動物燈。


單春新奇的上前摸摸,認真的瞧瞧,生怕把好看的錯過了。街上的人也很多,各家公子和小姐們都出來賞花燈,其還有一種意味是看能否遇到自己心愛的人,在贈與花燈就表示兩情相悅,男方便可以提親了,所以這也是除了七夕之外,讓人互訴情意的的重大日子。


齊寒亦怕兩人被人群衝散就緊跟著她,腳步停停走走,走了一截,人越發的多了起來,就是緊跟著都很容易被衝散,而且單春隻顧著自己,所以齊寒亦隻能攔住單春的腰。單春一個不注意被人撞了一下,生生撞進了齊寒亦的懷裏,單春仰起腦袋,甜甜一笑,“主子沒事吧。人太多了,嗬嗬。”


齊寒亦隻是搖搖頭,目光掠過不遠處的人群,感覺到衣襟一緊,回過神來,就聽單春說著,“主子,給奴婢買個花燈吧。你看那些男子都幫女子買花燈,主子也給奴婢買個,好不好。”撅著嘴指著那個粉紅色的梅花燈,燈上還有幾行題字。


齊寒亦聞言不由抽抽嘴角,輕咳了一聲,對她說道:“男子送花燈是給心上人。”硬冷的麵孔勉強帶著些僵硬。


“知道啊,別人不問,他們怎麽知道我們是什麽關係。就當做是……主子給奴婢買個嘛。奴婢……想要那個花燈。”單春摸了摸癟癟的錢袋,可惜今天出來忘了帶錢,她還以為隻是賞花燈,沒想到也可以買的。


齊寒亦這次倒是爽快的挑出一錠銀子給了小販,小販一時犯了難,單春拿過花燈,直接對小販說,“都賞給你了。”主動拉著齊寒亦的手掌向前走去,一點也沒意識到那手掌的不自然。


相對於賞花燈來說,單春還是喜歡看熱鬧的,看到一邊變戲法的,她便走不動了,小臉上閃著愉悅的笑容,手裏隨著人群一起拍著掌,還不時的叫上幾句。等到要賞銀的過來時,她機靈的後退一步,把齊寒亦推到前麵,齊寒亦麵子上過不去,隻好賞下銀兩。在扭頭回頭時,那身影又隨著人群去湊下一處熱鬧了。人群太過擁擠,一轉眼便消失了單春的身影,齊寒亦臉色頓時陰沉下來,鋒銳的目光掃過黑壓壓的一片。


走了幾步,環視一周,視線中出現那道青色的身影,齊寒亦這才提步向前走去,眼前的人群來來往往,很快就消散了很多。而單春此時麵對著齊寒城,齊寒亦雖看不見單春的神情,但是他能夠清楚看到齊寒城清眸裏的複雜,他又走近了些,就見那冷遲在齊寒城耳邊說了幾句,齊寒城轉眸間與他雙目相對,後轉身而去。


單春還沒和寒城哥哥說幾句話,他就要走,伸手要拽出他的衣袖,豈料胳膊上一道狠力把自己轉了過去,就見齊寒亦一臉冷色,單春不滿的撇撇嘴,“奴婢隻是想和寒城哥哥說幾句話。”


“本王可允了。”明明是熱鬧的場景,他說出來的話卻是格外的寒冷。


單春被他其實逼的低下頭,委屈道:“奴婢……奴婢和別人說話也要主子同意麽。”聲音越來越小,到後麵幾乎就聽不見聲音了,齊寒亦是習武之人聽得清楚,單春又見他臉色愈發的陰沉,就妥協了,“好吧,奴婢知道了。”生怕他立即把她帶回去,不再看燈會。隻好乖乖的跟在他身後,看著他高大的身影瞪著眼。


人群之外,齊寒城站在一處茶館的的門前,負手而立,目光不離剛才那兩人站著的地方,見她抱怨,小心翼翼,又是忿忿然的表情一一閃過,他心裏湧出酸澀的難忍的痛來,就像是夜深了後,自己獨自躺在床上的那種感覺,懷念又無法擁有,幾次她的追問,自己的冷清的拒絕都是承受著心裏最大的痛。


身後的冷遲糾結了很久,見主子的肩膀輕微的抖動了一下,才終於開口:“主子。”


齊寒城眼前逐漸清亮起來,人群中早已沒有了那道青影,“可知道了赫徒冼突然暴病而死的原因。”被安然送回到家中,隻是一夜之間,清晨便就傳來赫徒冼暴病而死的消息,他不由的仰頭向夜空中的圓月看去,輕歎了幾聲。


“據宅中的下人說,昨夜有人送過來一封信,赫徒冼看過後就把自己關在房子裏誰也不見,第二日就發現了他的屍體。此事夫人不想聲張,且赫徒冼留下的遺書上也是這樣交代的。”


“遺書?那可見是赫徒冼自殺的,那封信定然是齊寒亦送過去的,他怎麽會這麽輕易就放過赫丞相。”清眸裏閃過對過往的一絲回憶,齊寒城轉身進了茶館中。


茶館中亦是人聲鼎沸,談話聲不斷,兩人直接上了二樓準備落座在窗邊,不想目光一轉,碰見了熟人。東南角的一男一女像是發生了爭執,麵對麵站著,齊寒城一時停在原地。


“莫溪,你怎麽會有這種想法,皇宮豈是你能夠呆著的地方,哥哥不能看著你送命。”經過了半年的時間,何莫影的腿儼然可以下地站著,隻是還能發現因為站的時間長了有些顫抖。


“莫影……這裏是茶館。”梁婉出聲提醒著。


何莫溪精致的五官笑的有些無奈,眉宇無意中泛著輕愁,“哥,你覺得誰還會娶我這樣年齡的姑娘,難到你要我一輩子待在閨中麽。正好如今宮中選著秀女,我也不是不符合條件。你知道家中如今的困擾,我必須這麽做,才能保得一家人的平安。”


幸是二樓的人寥寥無幾,不過僅有的幾個人不由向那邊看去,一下子便知道了那是定遠將軍府的一對兒女,還有兒媳。


何莫影聞言起的捶著旁邊的窗欄,梁婉隻能摸索到他的手,何莫影硬朗的五官才柔和下來,可是嘴裏的話卻讓何莫溪失了臉色,“你以為我不知道你進宮是為了了什麽?不能在他身邊,就進宮。妹,你怎麽能這麽執著。”


涉及皇宮內的事,齊寒城臉色凝重起來,吩咐冷遲把二樓的人全部都趕下去。


爭執的兩人這才發現齊寒城也在,忙施禮,“參見明城王爺。”


齊寒城走近兩人,直直問何莫溪,“你要進宮。”


何莫溪別過臉去,從側麵可以看到她嘴角泛起的強顏歡笑,“我已經做了決定,你們任何人都勸不了我。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們更沒有權力來阻勸我。”再回過頭來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