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79


d-來。”紅衣的傾城公子扇著檀香扇,漫不經心的挑著眉頭看著她迷糊的樣子,走近些,用扇子瞧瞧她的腦袋,“難道還在做夢麽,怎麽的都不理本公子。”


單春呲牙咧嘴的揉揉腦袋,朝他翻了個白眼,“你要是沒事幹的話就跟著去前方打仗,不要老在我眼前晃來晃去,都見煩了。”再指指他這身顏色不變的衣服,“老是紅色的衣裳,真想用一把火點了。”


說的傾城公子雙目燈的圓滾滾,想責斥又不忍心,隻好忍氣吞聲的走開了,還不時回頭看一眼單春,單春不理他,別過臉去找單雪了。找遍了整個軍營都沒有找見,就聽著前方的將士們取勝回來。她忙站到一邊,不由踮著腳望望那抹黑色挺拔的身影,可是瞧了半天都沒有尋到,隻好耷拉著腦袋回到帳營中。


等到外麵歡呼的將士們安靜了,齊寒亦才穿著鎧甲回來,單春立即跑上去給他褪下,再解帶子時,手掌觸及到濕熱的粘稠東西,她一看,驚呼道:“主子,你受傷了!?”


齊寒亦冷眸掃了一眼,“無礙,不要大驚小怪的。”


單春小心翼翼的幫他把傷口處的衣服褪下,就見到胳膊上幾道大小不一的傷痕,血水已經止住,就是那傷口令人不忍,“奴婢給主子上點藥。”說完小跑著拿出櫃子裏珍藏的藥膏,小手輕輕地給他一點點的抹上,自始至終都沒有聽見齊寒亦發出什麽難忍的聲音。


齊寒亦感覺到所有傷口都上完藥後,就淩厲起身,“跟上。”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帳營,裏麵的各位將軍已經依次坐好,每人臉上都是笑容,可見這幾次出戰都是勝仗,可是反觀齊寒亦的臉色就不怎麽好了。單春站到一邊,仔細的聽著。


齊寒亦揮袍坐下,拳頭緊緊的握著,黑眸深邃無瀾,“本王聽說從都城運來的糧草在路上出了問題,明隴王爺說一下是怎麽回事?”


明隴王爺是負責糧草之事,隻見他麵色平靜,晃了晃腦袋才毫不在意的說道:“本王爺也不怎麽曉得,聽手下的人說,是出了錦城後在樹林中被山賊突然襲擊,因此糧草被山賊搶走,而我們營中的糧草不過隻能支撐五日左右。”


明隴王爺的話剛落,就有將軍驚呼出聲,並開口道:“糧草從錦城運到這裏正好需要五日,如果這樣的話,那我們豈不是要挨著餓來打仗,戰士們怎麽能夠受得了。王爺快想想辦法,糧草不可缺呐。”紛紛露出擔憂之色。


“既然糧草之事是由明隴王爺負責,如今出了事,應當由明隴王爺負責,並去追回那批糧草,好解軍中的燃眉之急。”


明隴王爺冷冷勾起嘴角:“難道單伶將軍的意思是要讓本王親自去與那批山賊交鋒,連黃將軍都落入山賊之手,可見那批山賊並不可小覷,單伶將軍可不要隻是說說嘴皮子。”


“王爺這麽說分明就是推脫責任。”單伶直言直語,毫不畏懼的說出些心中所想。


“你!本王爺豈是你這種無名小將來評判的,這軍營是歸三弟管,當然這糧草之事也是他的責任,本王爺隻是一個監軍。”雙手環胸,棱角分明的五官此時更多了幾分扭曲之態,任誰都聽得出來他是在強詞奪理。


“住嘴!”齊寒亦輕斥一聲,帳營又立即安靜下來,紛紛等著明亦王爺說出自己的想法,可是眾人並沒有等到,齊寒亦坐在那裏一句話也沒有說,目光聚焦在一點,滿臉冷然,一時間,大家也隻好閉嘴不言。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明隴王爺不想再坐著,就起身準備出帳營。


“站住,本王讓你走了麽?!”看著明隴王爺正要反駁,齊寒亦不急不緩道,“本王可記得,剛才明隴王爺說過這帳營都歸本王管,那明隴王爺就坐回去,本王還沒有下令讓你出去。”


正文 41 糧草被困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4-24 8:48:18 本章字數:3477


明隴王爺在他的威懾下竟然覺得進退不得,自己堂堂一個王爺如今卻被自己的皇弟來次次挑釁,他的顏麵何在。但是自己又無法用語言來反駁,旁邊的攙扶著他的侍衛輕輕搖了搖頭,明隴王爺眉眼笑開,“剛才是本王爺有些衝動了。”說著返回座位。


接下來的一個時辰,各位將軍說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明隴王爺也不時談笑幾句,毫無剛才令人壓抑的氣氛。單春,始終站在齊寒亦的身後,仔細的看著前麵黑色身影的認真模樣,那峻冷的側臉像是由冰山一角精心雕刻的,深邃的黑眸幽深無法直視,以前每次都是見主子冷漠無情的樣子,很是討厭,而今日他睿智專注的樣子令她深深著迷。


等到大家最終敲定了最好的辦法後,外麵已是蒙蒙的天色暗下來。


“外麵有本王今日從戰場回來後巧遇的幾隻野豬,大家都出去熱鬧熱鬧。”齊寒亦難得的流露出少許的親和的笑容,說完便先一步出了帳營,外麵已經燃起了火堆,每一個火堆上都由兩個將士正在烤著塗滿鹽巴的野豬,齊寒亦走到最中間的一處軟榻坐下來。


有八成的將士都是跟著齊寒亦打仗過來的將士,皆曉得王爺的性子,見王爺如此隨和的坐下,他們也毫不客氣的跟著圍著坐下來,光有肉怎麽行,大家正在四處望酒時,就見單雪帶著幾個將士搬著大酒壺走過來。


傾城公子當然是不會放過這樣的熱鬧,扇著自己檀香扇慢悠悠的走過來,把單春的身子推過一邊,自己坐到齊寒亦身邊,“今日是有什麽好事,讓你如此高興啊,說與本公子聽聽。本公子可是聽說大軍的糧草被山賊給截下了。”


齊寒亦端起大碗仰頭一口飲下,黑眸發亮的笑笑,“打了幾天勝仗自然就是好事。”並沒有多說,隻是一個勁的說著讓那火上的野豬如何烤的更加誘人。


傾城公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輕不可聞的歎了一口氣,主動移過身子把胳膊搭到齊寒亦的肩膀上,用隻有兩個人的聲音說道:“太過於浮華的背後是心裏的空虛,我曉得你心裏現在的感覺。”


“本王從來心裏不空虛,你就放心喝酒吃肉,本王絕不會把你賣了。”爽朗的玩笑聲後,齊寒亦拉過單春的胳膊讓她坐到自己懷裏,吻吻她的臉頰,“有女人相伴,本王希望永遠都是這樣的生活。”


單春被他身上的酒味熏得難受,可是又不能反抗,隻能無奈的任由這個男子來把她當做煙塵女子對待,求救似的看向傾城公子,傾城公子隻是撅著嘴哼哼了兩聲,誰讓今日她那樣說,他才不要救她呢。


單春見此又向單雪看去,對麵一臉放/蕩笑容的明隴王爺把單雪攬到懷裏,胡亂的親了親,讓眾人都聽得見的聲音說著一些難以入耳的言辭,單春輕蹙起眉頭,傻傻看著在明隴王爺被迫下笑意不達眼底的單雪,心裏突然生出濃濃的無力感。


“他遲早都會喪命於女人手中。”耳邊響起低沉的聲音,單春詫異的看著齊寒亦眼角不經意浮現的冷意,才覺得剛才那句話時真是存在的,而也正是因為這句話,單春徹底想明白了今晚這麽鬧騰的原因,或許會有事情發生。


紙醉金迷的夜晚徐徐暖風吹過的都是人們醜陋的一麵,不同於皇宮讓人心生寒意的扭曲人性,這裏暗藏的是血腥殘酷的貪婪之惡。地上渾濁的酒水參雜著多少將士們的心酸,喝過酒之後沒人臉上都泛著暈紅。另一邊的火堆周圍,一群將士們挽著手在不知道唱什麽,沒人能夠聽得懂,但是有許多都在跟著唱。


單春被灌了酒,此時亦是頭昏腦脹,胡亂的嘀咕著,腦袋倒在齊寒亦的肩膀上,不時的使著小性子,齊寒亦則是任由她的拳頭欺負。在迷糊中她看見明隴王爺扛著單雪姐姐回了自己的帳營,她想要伸手阻止,被人用力攔了下來,自己也反被人扛著進了帳篷。


“壞人,壞人,放開我,不要……不要,壞人走開!”


齊寒亦把她放到榻上,就聽見她胡亂的言語著什麽,不由好笑的想,自己什麽都沒有做,怎麽成了壞人。剛才迷醉的眼神早已不存在了,齊寒亦步伐穩健的熄了燭火,回到榻上摟著滿身酒味的單春閉上眼。


不一會,外麵突然大亂起來。有人大喊著什麽“敵軍突襲……敵軍來了……”隨後便是混亂的兵器相撞聲音,剛剛熄滅的火堆又重新燃了起來,照的整個軍營明若白日。


本來就睡得不穩的單春猛地驚醒起來,聽見外麵的叫喊聲,立即伸手拍齊寒亦,“主子,主子,敵軍來了,我們快躲躲……快點起來。”可是身邊的人就是沒有動靜,她揉揉發疼的額頭,伸手向齊寒亦的鼻息探去。


齊寒亦黑眸倏地睜開,握住她的小手,另一支胳膊把她重新壓倒在自己懷裏,不耐煩的丟下兩個字,“睡覺。”就又閉上眼,似乎是沉沉的睡著了。


單春感受著他體溫,不由想起來當初在寒君府,自己撒嬌般的睡在寒城……哥哥懷抱裏的時候,淚染濕了眼眶,輕輕低喃著,“寒城……哥哥……”而自己剛說完,一個強勁的手掌朝著自己的胸口直接拍來,她滾落在地上,胸口痛的無法呼吸。


等她慢慢的調整好自己的身體,勉強站起來,再向榻上看去,榻上的人冷冷的隻留個背影,單春捂著胸口跌跌撞撞回到了自己榻上,憑借著外麵混亂的火光,她扯開胸口的衣服,隻見白皙的皮膚上赫然一個紅色掌印。


單春淡然的笑了笑,她身上的傷還少麽,何必在要在乎這麽一個,自己所有的迷戀都被擊碎在了這個無情的掌印中,又忽然收起笑容,警告自己不能隨意的喜歡主子,他隻是主子,不是自己能夠喜歡的人。等一切都想通之後,咧開嘴一笑,躺好重新睡下,沒有了雜念很快就睡了過去。


第二日,單春是被單雪叫醒的,單雪那張清麗的五官放大在眼前,她坐下身子,問,“什麽時辰了?”


“外麵天還沒有大亮,不過主子吩咐所有人起來,去外麵清理昨晚的殘跡。”單雪聲音輕柔,再仔細看遍能夠看到她眼裏紅色血絲。


單春撒嬌的抱住單雪的胳膊,“我和單雪姐姐可以偷懶麽,昨晚沒有睡好,我想多睡一會,況且那麽多的將士,有他們足夠了。”


任何人看到單春如沐春風般的笑容,都會覺得心裏任何事情都會煙消雲散。單雪摸摸她的腦袋,“偷懶是可以,不過侍候主子可不能偷懶。”


“好吧,我這就穿好衣服。”單春才拖拉的換好一聲衣服走出了屏風外。


單春走到帳篷旁,就聽見外麵單風和單雪的爭吵聲,兩人似乎是誰也不讓著誰,堅持己見,單春不好意思偷聽就挪著步子又返回了自己的塌邊。良久,兩人才因為主子的訓斥停下來,其實單春不用聽也知道是因為她。隨即就聽見齊寒亦的腳步聲,她才擦了擦嘴角的濕潤,綻開笑顏,提步出去。


齊寒亦淡淡瞥了她一眼,就坐到書桌後,提筆書寫著什麽。


單雪端著早膳進來,一一把兩人的飯菜擺好,單春過來瞧見今日的早膳與往日有很大的不同,便疑惑的問道:“今日怎麽少了幾樣,難道是隻有一人的份麽?”明眸偷偷看了那黑色身影一眼。


單雪無聲的搖搖頭,齊寒亦才抬眸說道:“軍中糧草所剩不多,就先將就著。”


“糧草?”單春喃喃想著,手裏拿起饅頭毫無胃口的吃著,“糧草怎樣才會有,是要皇上下旨呢,還是需要讓百姓收集。糧草不夠了就應該想辦法。”


“剛剛得到消息,南方的幾座城裏的糧食全部漲了三倍價格,我們就是再有銀子也買不起五萬兵馬的糧食。從都城運來的糧食被山賊接走,目前沒有很快的方法把糧草運來。顯然這一切都是有人在背後操縱,不想我們打勝仗。”單雪把事情說的清清楚楚。


單春瞬間陷入沉思,而後不久眼睛一亮,可是又很快黯淡下來,“難道不能向明城王爺說說麽,他可是掌握著大興王朝三成的產業,手裏定然有足夠五萬人的糧食。”雖然不想在主子麵前提起他,但是她實在想不出什麽辦法來了。


“由你來說。”齊寒亦眯著眼睛肯定說道。


單春一時被咬下的饅頭塊噎在了喉嚨處,純淨的小臉頓時憋得通紅,忙端起水來喝了幾口,才覺得舒服些,眼珠胡亂的轉了轉,那小心思顯然是在掙紮,沉靜了半天,才笑眯眯的答應下來:“好,由奴婢來說,不過寫封信就可以了吧。”又想起自己編的謊言,忙加了句,“主子寫好後,奴婢照著寫。”


齊寒亦要的就是她的這句話,眼裏閃過陰謀得逞的眸光,連手下的動作也愈發快了,等到單春喝完粥時,齊寒亦已經寫好了稿子遞給她,單春拿過來看著上麵的內容,頓時明眸圓瞪,不過在齊寒亦的目光下還是乖乖的照著寫了一遍,在最後落上自己的名字


等單春寫完,揉揉手掌,單雪就拿著信出去了。看著齊寒亦不明所以的笑容,單雪才感覺到自己是不是上當了,可是事情已經成了定局,好似再反悔也沒有用了,隻好幹瞪了齊寒亦幾眼。


“隨本王來。”她正在思索間,齊寒亦突然來了一句話,單春聞言就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兩人出了軍營,一路向山上而去。站在山頭上,齊寒亦負手而立,身子挺拔英俊,側臉帶著冷冽的氣勢,那雙漆黑深邃的眸子仿若容下了海納百川,隻聽他霸氣又低沉的聲音揚起:“本王就是想要統一這片江山,把所有的人都踩在腳下。這樣才是一個王者應有的抱負。”


正文 42 黑夜意外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4-28 18:22:05 本章字數:3499


單春沒有說話隻是看著他那種無人能夠超越的淩厲氣勢,和野心勃勃的壯誌雄心。


齊寒亦扭頭看她那種迷醉的眼神,不由爽朗笑出聲來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