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70


d-。不一會兒,果然就見明亦王府挺拔高大身影向這邊走來,側妃一展笑顏討好的湊上去,不等她開口,就聽齊寒亦丟下話來,“回到自己院裏等著。”


原本側妃聞言準備撒怒氣,聽見後麵的“等著”兩個字,她臉上才立即反應過來,等想要在確定時,那身影已經進了君亦苑。夏梓綺眯眯眼,還是皇兄有辦法。那她便回到院子裏等著他,一揮手一行人又匆匆跟上。


回到書房的齊寒亦把單春趕了出來,關上門把自己一個人反鎖在房間裏。站在門口的單春撓了撓腦袋,主子的性子還真不是一般的難猜測,一會晴一會陰的,這會直接把自己關在屋子裏,是要一個人偷偷哭麽,又覺得隻有自己才會做這種事。搖搖頭,看著緊閉的房門真想看看裏麵什麽樣子呢,準備下台階,就聽見裏麵傳來的咳嗽聲,還是極盡的隱忍著。


單春回到石階上準備推門而入,手伸到門前又停了下來。這樣冒然而進肯定又會被趕出來,還不如先回房間,然後再找單雨姐姐問一下。重新下了石階,腦袋一陣眩暈,忙扶住身子。


“單春,你怎麽了,沒事吧?”蘇棉趕緊上前來攙好她的身子,“我們先回房間。”


單春晃了晃腦袋,眨眨眼睛,“姐姐,我可能呆在卿月閣時間太長了,腦袋有些暈,剛才差點站不住。”


蘇棉迅速掩下擔心的神情,“我看肯定是餓了,早早就進了宮裏折騰了這麽長時間。你在屋裏好好坐著,姐姐去廚房給你端些吃的,填填肚子。”看著她坐下,自己才安心的出了門,在門外擦了擦眼角微微的濕潤。


時間如流水,過的飛快,一轉眼就到了齊寒城娶妃的日子,三月二十二,這日一大早就可以聽見街外熱鬧的鞭炮聲,和人們走過的談笑聲。明城王府離明亦王府並不是很近,但是迎親會正好經過這裏。


明亦王爺自然是無法出府的,單春也就斷了出去看新娘子的念頭,安心的呆在院子裏坐在石凳上,托著腮子享受著暖暖的陽光,主子自回來後隔三差五的就去了側妃院子裏,讓下人們紛紛議論。


蘇棉見她一臉平靜,便不由問道:“明城王爺娶妃,單春不想去看看麽?”


正文 28 明城大喜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4-11 8:48:19 本章字數:3440


“姐姐,我隻能在心底祝福他。站在他麵前隻會讓他更討厭我,或者是我更討厭自己罷了。事不過三,正月十五那晚之後,我就不再抱任何希望回到他身邊。就像冷遲說的,我在隻會給他增添麻煩。”單春低下頭,兩隻手平靜的放在小腹前,語氣幽幽,“作為曾經的親人,我希望寒城哥哥能夠幸福。”


蘇棉為她的放開感到欣慰,寵溺的摸摸她的腦袋,“明城王爺是有自己苦衷的。”把單春卷入都城,她實在是不願。如果等到一切都結束後,她真的希望單春呆在明城王爺身邊無憂無慮。


單春蹙起眉頭,“姐姐,無論如何都是他放棄了我,我有些無法原諒。”她已經不是那個任人傷害的純真小丫頭,她也有自己的想法和感情容不得別人來任意踐踏。


明城王府門口人山人海,歡笑聲不斷,紅綢飄蕩。門前的新娘已經由新郎扶著下了橋,兩人牽著紅繩走進王府,走進禮堂,新娘一定要從門檻上跨過去,忌踩,並由女童手持銅鏡照在新郎,新娘身上,以求幸福圓滿。


此時,人群們隨著湧入禮堂,正位上坐著的皇上和碧妃兩人皆是笑意盈盈,新娘穿著的繡有鳳龍圖案的衣冠,帶著彩飾,層層錦衫掩飾不住女子玲瓏的身段,新郎齊寒城精致的五官泛著淡淡的溫和,那雙清眸更是平靜無瀾,絲毫看不出一絲笑意。一身大紅袍襯得他身體修長,玉樹臨風,讓兩邊的閨中女子羨慕不已。


兩人互相對拜後,便由著喜婆迎著進了喜房。新娘小心翼翼的坐到床邊,齊寒城淡淡看了一眼,由冷婉脫下繁雜的新郎裝,換上一套簡單的紅裝,便提步去了前堂。他不由眸光掠過宴席,沒有尋到那抹身影,有些失落,幾步上前開始與眾人敬酒。


皇上和碧妃僅僅坐了一陣,不宜太晚回去,就早早離府回了皇宮。


齊寒城已經被眾人灌得半醉之時,夜色中冷遲急步而來,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齊寒城思量片刻便讓冷遲待他敬酒,他悄然離去,去了自己的書院。剛走進院子,身體便被抱住,他渾然一醒,想要伸手撥開她的手,卻聽她緩緩說道:“公子,為何莫溪等了這麽長時間竟然不如一個錦欣。你知道莫溪心裏有多痛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心愛的人迎著別的女子進入洞房,莫溪究竟是哪裏做的不好?”


齊寒城雙手垂下,清眸閃出濃濃的愧疚,聲音也不由低沉了許多,“莫溪,如果說你在晚一步,或許今日便是你的日子,我隻是要娶一個女子,和感情無關。”


何莫溪抱著他身體的手突然鬆開,站到他的對麵,“公子是在怪莫溪沒有爭取麽!難道莫溪這麽多年做的還不夠麽,前一步莫溪剛成為皇上的妃子,後一步你便要說娶錦欣,莫溪當時的心有多痛,公子難道一點都感受體會不到麽?!”這麽多年她隨在他身邊,察言觀色,想要懂他的心,可是如今想來自己做的最失敗。


“不是……莫溪,我沒有怪你的意思,隻是……我們沒有緣分,錯過了。”輕輕飄飄的話語帶著幾分虛浮,憑著燈光看清她精致的妝容,和充滿淚水的秋眸,突然想起她如今已經貴為妃子,不由後退一步,連著語氣也帶著疏離,“溪貴人,天色已晚,請您回宮。”


溪貴人聽聞他的話,瞳孔驟然一縮,臉色煞白,咬著唇堅定的問他,“告訴我,為何要娶她,我隻要一個真實的原因。”


“因為想要忘掉在心底揮之不去的人。”齊寒城良久後說出這句話。


溪貴人自言自語的低喃著,“我知道了,明白了,原來你心裏真的住進了她……好,我知道了。”她說完瞬間恢複了臉上淺淺的笑意,直直望向他的眸裏,“明城王爺,莫溪也極為高興,即使錦欣如願嫁給你,也得不到你的心。時間確實不早了,莫溪祝願王爺您和王妃有一個難忘的洞房花燭夜。”這樣忍痛說出的勉強言辭是她最後一次這麽強顏歡笑,也是第一次言不由衷。


看著何莫溪的清瘦身影被夜色吞沒,齊寒城差點支撐不住身體,幸好是冷遲及時過來扶著他,“公子,前院的人已經全部散去,屬下扶您回房吧。”


“嗯,叫府上的人都歇下吧。”齊寒城頓感疲憊的由冷遲扶著回了後院。


喜房裏,紅燭微閃,錦欣坐在床上一點也不顯緊張,手指饒有興趣的撫過自己衣袖上的金絲繡的彩鳳上,聽見外麵越來越近的沉穩腳步聲,喜帕下她彎了彎嘴角。


齊寒城進了喜房,一揮手,“你們都下去。”幾名丫鬟應聲而退,他隨手關上房門,一步步向喜房走去,對著還沒有除去喜帕的人說道,“更衣,睡吧。”


清冷的聲音過後就是脫衣服的娑娑聲。錦欣目光一滯,伸手掀開自己的喜帕,看到麵前的人已經脫得隻剩下裏衣,便道:“王爺,還有許多規矩呢。“每個新娘都隱隱期盼著新郎按著每個規矩來,這次意味著新郎是真心誠意娶自己的。


“我累了。”淡淡的三個字透著些不耐煩。齊寒城上前來伸手把她推過去,自己鑽進了被子裏,麵朝著外側睡去。


錦欣被他的動作推到了床的內側,她也是個識趣的女子,自己解下鳳衣,鑽進被子裏,見他平靜的呼吸,就主動伸手摟住他的腰,明顯感覺到他身體一怔,不過終是默許了她的動作,錦欣以為是他太過冷清不願主動,就更進一步,手指探進他的衣襟。


這時,齊寒城豁然坐起身子,向內側的她看去,“我累了,想好好休息。如果你非要折騰,我可以選擇到書房去睡。”


錦欣也趕緊坐起身子,伸手抱住他的身體,聲音軟軟的透著委屈,“王爺……王爺是不喜歡臣妾麽,臣妾和每個新娘一樣都期盼著相公的疼愛,王爺就這樣狠心這樣對臣妾,讓臣妾獨守空房麽。”如果是一般的男子,定然抵不住她這般嬌柔撒嬌。


可是齊寒城隻是翻過身來,手不自然的抱著她躺下,語氣不由柔了許多:“今日折騰了一天,睡吧。”


看著他閉上眼睛,五官溫柔的樣子,錦欣也不好在堅持什麽,隻好湊到他懷裏,準備睡去。


夜色漸深,月光下繁茂的樹枝淒涼的打在地麵上,枝枝叉叉的影子難舍難分,偶爾一隻麻雀飛過,帶起細枝搖晃,麻雀毫不在意,隻想尋得一處棲息之地,最後離開樹枝,停在一處屋簷下,揚著毛茸茸的腦袋毫無睡意,似乎是要與月光為伴。


明亦王府,君亦苑內的燭光還亮著,齊寒亦靠著椅背不知在想什麽,聽見門外響起徘徊的腳步聲,他起身出了房間。看著單春猶豫不決的小臉,不由問道:“怎麽沒回房間?”


單春猛地抬眸,指指月亮門口的一個丫鬟,“側妃派她過來,要讓主子現在過去。”


“那你猶豫什麽?”齊寒亦盯緊著她白淨的側臉,看不到她的明眸。


“奴婢不是怕打擾主子麽,瞧瞧,主子都自己出來了,那奴婢便回房去了。”單春又擔心的瞧了一眼他的臉色,才轉身向自己屋子走去,豈不料熟悉的眩暈感隨之而來,她頓住腳步扶著腦袋。


齊寒亦把她不穩的身形看在眼裏,走過去拽住她的身子,以免她摔倒,又向門口看去,“告訴側妃,本王今晚不過去了。”拎著單春進了她的房間,把她放到床上,“蘇棉,她最近經常這樣麽?”


“也不是,一天一次,每次都是晚上。”


單春搖搖自己的腦袋,眼前又清亮起來,迷茫的抬眸,弱弱的問道:“奴婢這是怎麽了,老是暈暈的。”


“或許是進入夏日,有些累了,早些睡吧。”齊寒亦難得給她解釋著,幫她放下床簾,看著她安心睡下才返身,聲音已經放輕了很多,“你仔細呆在她身邊,千萬別出了什麽意外,本王會盡快想辦法的。”


“多謝王爺。”蘇棉心情複雜的盈盈一拜。目送著王爺離開。她臉色一下子灰白起來,主子隻是顧著單春短短的幾年,定然不會努力幫她解毒。可是她自己希望單春能夠好好的活下來,看著她的笑容,每天都覺得活得有意義。


四日後,明亦王府依舊是清冷平靜,都城的街上則是熱鬧非凡,今日便是闕星國夏皇迎娶暖彤公主並回國的日子,府上唯一欣喜的隻有側妃了,一大早就梳妝一番出了府,這一日對於明亦王府不過是太過平常的日子。自從皇上下旨對王爺禁足,明亦王爺便整日呆在書房裏,今日依舊如此,書房裏安靜不已。


窗口上,單春百般無聊的趴著,把腦袋伸在外麵,不知在想什麽,看到樹枝上一隻灰色麻雀,不斷的伸出腦袋啄著什麽,她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好多天沒有出去過了,難道真要像皇上說的那樣,困在府上半年之久。半年過後便是初秋,大好的時間都全部浪費在了這府上,不由不滿的哼哼了兩聲,再煩躁的扭頭時就看見齊寒亦站在自己身後。


“想出去?呆在本王身邊這麽無趣!”


單春聽著他不喜不怒的聲音,實在猜不出他的想法,隻好如實回答:“成天坐在凳子上豈不是連屁股都發黴了。奴婢困在這王府裏覺得憋悶死了。”


她話音剛落,窗口外突地發來一隻白鴿,齊寒亦伸出手,白鴿便停在他手上,取出腿上的紙條,“不出兩個月,本王就會帶你去西南。到時候你才會覺得安安穩穩呆在府上才是最好的。”手指瞬間便把紙條捏碎,看著單春兩眼發亮的看著白鴿,他收回手,白鴿已飛去,“不過是一個畜生。”


正文 29 蘇棉受罰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4-12 8:50:37 本章字數:3551


“可是它可以在天空上飛來飛去,不像奴婢隻能呆在這裏。”


齊寒亦深邃黑眸立即泛出寒光,緊緊抓住她的肩膀,“你想離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等到這一切都結束了,你還有命的話本王自會放你離去。”


“王爺是要奪皇位麽,奴婢對你有什麽利用價值,主子難道對奴婢沒有一點憐惜之情麽?”她怎的沒有想過要偷偷離開,這是這府上看守極為嚴格,她隻能放棄罷了。


齊寒亦麵對她連續三句的質問,隻答了一個字:“是。”便狠狠的把她甩開。


單春被甩在地上,吃痛的揉揉自己的腿,慢慢站起來,盯著齊寒亦的背影,說道:“奴婢和主子打個賭,如何?反正奴婢呆在這裏也太過無聊,還不如像你們一樣為自己謀劃一次。”


齊寒亦走至主桌前,把手撐在桌上,看著她褪變後的明眸,不由輕笑出聲:“說來聽聽。”


這一刻,單春覺得這是自己掌握主動的唯一方法,白淨的小臉透著異樣的倔強,讓人移不開目光,“賭感情,王爺不是說你利用的是最可怕的人心。奴婢就與你賭這顆心,時間約定在你贏下這盤棋的時候,如果那時你對奴婢有喜歡之情,就證明你輸了,你要答應奴婢的任何要求。如果是奴婢喜歡上您,那奴婢可以答應你任何要求,在這段時間內主子必須要保證奴婢活著。”


“任何要求?這是本王迄今為止聽過最可笑的賭約。賭約從開始到結束本王都不會輸,本王從來就不會有任何感情。”不屑的冷冷一瞥,他雙手環胸。


“那王爺敢不敢賭?!”


齊寒亦瞧著她使用激將法的樣子,甚是覺得幼稚,不過賭一賭又何妨,“本王賭。”


一轉眼進入四月初,夏皇不過是剛剛回國幾日便突然出兵向大興王朝西南的城攻去,皇上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