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63


d-被那些胡亂說話的宮女給姐姐抹了麵子。”


雲貴妃聞言坐直了身子,“是麽,看來姐姐我進宮這麽多年都不曉得這個道理,今天還是多虧了妹妹提醒呢。”


“姐姐這話說的可就錯了,在宮中這麽多年,聰明的人總會悟出一些事情,要不然怎麽能在宮中長久呆下來。”覺得說的夠了,靜妃識趣的轉了話題,“對了,妹妹今日是來看望姐姐,剛剛在宮中聽說了朝堂上的事,便有些迫不及待的過來。”


雲貴妃暗自冷笑,怕是來看笑話的吧,是來看我急著打轉的窘迫樣子的,“可惜,姐姐聽著那些朝堂之事就覺得毫無生趣,妹妹真是有心了。”


靜妃見她依舊鎮定自若的樣子,心裏不由的懊惱起來,連語氣也跟著冷了不少,“妹妹知道姐姐覺得憑著明辰王爺和皇上對自己的寵愛就可以走到最後,難道這麽多年姐姐還沒有悟出來皇上的寵愛是最不靠譜的,且皇上又是這樣捉摸不定的性子,再說你們中間還搭著一個皇後。”


“就拿大公主府上的那件事來說,就因為來了些刺客,皇上就可以寵著大公主,撤掉明玉王爺在都城中的勢力,任誰都看得出來皇上在任由著大公主胡鬧。姐姐如果還想坦然的走到最後還是想想怎樣保全自己家族中的勢力。姐姐覺得妹妹我說的可對?”


“不愧是鄭家的聰慧女子,妹妹這麽多年還保持著這樣清楚的頭腦。不過妹妹不要忘了,男人終究貪戀美貌的。妹妹如果不相信姐姐我可以憑借著這份寵愛走到最後,那我們可以打賭,如果走到最後的彼方,此方就任由彼方處置,可好?”雲貴妃把性命說的很是輕鬆。


兩人在宮中互相鬥了這麽多年,誰都沒在誰手中吃過虧,如今靜妃第一次公然挑開彼此的利益,她也不想輸,隻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好,姐姐說話算數。我們就看看誰先落入誰手。”冷哼一聲,起身欲要離開。


正文 18 回憶往事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4-1 8:46:26 本章字數:3451


雲貴妃則是盯著她妖嬈的後背,漫不經心的說著:“妹妹不要忘了,你與明城王爺花這麽多力氣一起對付我,別人可是樂在其中。”


靜妃也不傻,背對著她幽幽說道:“妹妹我自然也有自己的辦法對付,不需要出一兵一卒,姐姐就等著看吧。”


待靜妃一行人完全消失,雲貴妃拔下發髻上僅有的那支碧玉挽鳳簪子,放在手裏琢磨著,然後手指捏緊,簪子應聲斷裂,采文忙拿著錦帕過來,想要翻開主子的手,雲貴妃丟下斷簪,“無事,這是一根小小簪子,傷不了我。”


“主子,靜妃說的,奴婢覺得也很有道理。”采文退到一邊輕聲說道。


雲貴妃不置可否的點點頭,“靜妃固然很有道理,但世事變化往往會讓人意想不到。皇上既然讓皇後把選秀女的事情交由永春/宮來辦,就可見皇上並不像看著事情按著他們所希望的發展下去。皇上終究還是最後的整個棋牌的定規則者,無論他們怎麽鬧騰,最後勝利的隻會是皇上罷了。所以我們不要參與到他們的棋中,隻要看著就好了。”


采文才穩穩放心下來,還是主子眼明心亮,不像那靜妃隻是一味的算計別人。算計來算計去最後隻會把自己算計進去。


不到午時,赫丞相府上讓人意想不到的全府上下都在搬家,府門前放著幾輛普通的馬車,明辰王爺站在門口吩咐著眾人,當赫夫人被赫淩葉扶著出來時,明辰王爺忙上前扶著另一邊。赫夫人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那繁華了幾十年的宅院,腿差點軟下去。手緊緊的握著明辰王爺的手腕。


“辰兒,外婆終究是老了,心也跟著你外公糊塗,如今回過頭來看,才知道許多時候我都可以勸著你外公不做,但是順從了貪心。”蒼老的手指摸摸明辰王爺的臉,“辰兒,我們聽你的,主動承認罪行,你一定要保住外公的性命。這個家不能沒有他。”


明辰王爺濃密的眉毛帶著溫和,薄唇微微沉著,“放心,父皇定會饒過外公一命的。”


“那就好,那就好。”低喃著轉身由著兩人扶著上了馬車,全身無力的躺著,閉著眼感覺自己一下子老了好多,想到那些無理的胡鬧,自己都覺得自己可笑。


赫府上的全部仆人發了銀子都被遣散,府中的所有的東西都沒有再動過。明辰王爺也是早朝過後便來了這裏,勸了外婆主動承認罪行要比等著皇上下旨要好的多,赫夫人才哭著答應了,決定搬到明辰王爺置辦的宅院中。


眾人看著那大紅門緩緩閉上,閉上了過往的繁華熱鬧,幾輛馬車開始行使向著未來的目的地駛去。赫淩葉一臉憔悴,陪著母親不說話,隻聽著車輪聲滾滾。突然她掀開簾子,便看到一條小巷口的兩個人影,她麵色頓時一喜,與母親說了兩句便跳下了馬車。馬車繼續向前行,赫淩葉跑到了齊寒亦麵前。


“如今赫府落敗,我唯一慶幸的是這件事沒有你的參與。”赫淩葉清秀的五官隱隱透著欣喜,“你終究還是不忍的,對麽?”


“赫姑娘,你錯了,這件事正是我家主子做的。”齊寒亦身後響起一道清晰的聲音,單春不穩不快的道出真相來,再見到赫淩葉,已經沒有初見時那般任性無理。


果然,赫淩葉聽到後不由全身一震,退了一步,目帶傷痛,“為什麽?”


“因為本王要的不僅僅是如此,本王要的是赫丞相死。”不帶感情的每個字宛若利劍,齊寒亦深邃黑眸眼底滑過深深寒氣,目光隻是稍微的掠過麵前的女子就又向那馬車看去。


“明辰王爺說皇上會饒過父親的,不會趕盡殺絕。要不然母親就不會同意這麽快搬離赫府。你是在故意騙我的對不對?”揚著下巴,赫淩葉似笑非笑的看著齊寒亦。


齊寒亦依舊不理她,轉過身就走。


單春不忍看到赫淩葉那樣失落的神情,就走過來與她說道:“主子說過他不會放過害死自己母妃的人。天冷,赫小姐還是趕緊回去吧。”說完,已轉身,幾個小跑已經跟上齊寒亦的身影,她頓時又恢複了純淨的笑臉,歪著頭似乎在問齊寒亦什麽。


赫淩葉站在巷子口,看著那越來越遠的身影,想著他的一言一語,明眸漸漸朦朧起來。


正月初八的街上就已經恢複了熱鬧,單春沉默的跟在齊寒亦的身後,想著剛才自己說的話都覺得嚇一跳,自己怎麽也會說出那樣冷靜又無情的話來,抬頭看了看那道背影,看來近墨者黑,寒城哥哥說的果然很對呢。


“跟上。”又冷冷的丟下兩個字


單春哼哼了兩聲,直起小身板,還是忍不住看到那糖葫蘆就舔舔粉唇,上前拽拽齊寒亦的衣袖,指著那處賣糖葫蘆的,“奴婢想要吃,主子在這裏等著就好了。”說完不顧齊寒亦的臉色,就跑去了。


齊寒亦盯著那抹小小的身影,似乎是看到了那年去匈奴經過遙中鎮時,自己坐在轎子裏掀著簾子看著外麵的與都城不同的街市,當時的他已有三日沒有吃飯,就跳下馬車來,拉著那侍衛,那侍衛厲聲嗬斥著讓他回到馬車。他死活不聽,哭喊著要吃旁邊熱騰騰的包子。


“哥哥,是不是餓了,丫頭這裏有包子,快拿著吃。爺爺說小孩子不應該哭。”一個瘦小的女孩嘟著嘴,稚嫩的聲音軟軟都好聽,當時她不過才四五歲,一雙明亮的眼睛滿是笑意,見自己沒說話,小手就戳戳他的肚子,“不是餓了麽,怎麽不說話了。”好似是他的肚子在說話一般。


“小崽子,哪來的,趕緊滾開!”侍衛用手一推。


小女孩忙躲到他的另一邊,拽起他的手直接把包子塞去,自己跳著趕緊跑開了,“哥哥,快趁熱吃。”甜甜的聲音越來越遠,等他在扭頭去看時,已經不見了身影,可是他永遠記得那雙純淨的明眸。


“主子,你發呆呢。”單春舉著糖葫蘆,戳了戳他的身體。


齊寒亦忽的回過神來,不自然的扭回頭繼續往前走去。


正月十五的前一晚,不到戌時外麵便響起了放煙花的熱鬧聲音,單春在屋子裏和蘇棉用過晚飯後,便匆匆的跑了出來,明亦王府離正街並不是很遠,站在院子裏就可以看見各式的煙花相繼綻放在天空。


單春開心的拍著手,踮著腳想要看到更多,“蘇棉姐姐,府裏可有高高的地方,這裏看不見。”


蘇棉寵溺的摸摸她的腦袋,正色道:“一會還要侍候主子,你哪有時間一直看。”


“不嘛,不嘛,我也要湊湊熱鬧。王爺今日在王妃那邊,由她們侍候就行了。蘇棉姐姐,你就帶我去嘛。”單春死死的拉著她的手,像和何莫溪撒嬌一樣搖著蘇棉的胳膊,“沒事的,就一會,看夠了就回來。”


蘇棉終是抵不過她那一臉純淨的笑容,牽著她的手出了君亦苑向花園而去,府上其他的閣樓她們是不能去的,隻能帶她去花園。那裏假山上有一處小亭,也算是較高的地方了,一路上,單春嚷嚷的不停,抱怨道來到都城這麽長時間,她還沒有去逛過夜市呢,蘇棉也不敢衝動的應下,隻說以後多的是機會。


這還是單春第一次來到明亦王府的無人問津的花園,雖然是在冬日寒冷的夜晚,但是能夠大致看清楚花園裏的景致,或高或低的常青樹一排排整齊規律,沿著高聳的假山,走近時竟然覺得有些陰森。紅木曲橋一個接著一個,下麵儼然是一個偌大的清湖,不過在冬日已經聽不到那清脆的水流聲,走過紅木曲橋便到了假山處,雜亂整齊不一,看得出都是天然形成的石塊沒有規律的堆砌而成。


單春已經迫不及待的向上爬去,爬到一半時,扭回頭來見蘇棉離自己還有那麽遠,於是揮揮手,“蘇棉姐姐,快點,不然一會就沒有煙花可看了。”等她爬到上麵已是氣喘籲籲,屁股坐到亭子中。


蘇棉這才上來,卻是氣不喘臉不紅的,手裏拿著披風給她披上,“高處不勝寒,你身子經不住寒風。”


單春歇過來就向四周看去,隻是放煙花的太多,她的眼睛有些忙不過來,看到喜歡的就拉著蘇棉,指著夜空中璀璨奪目的七彩相間的花朵,很快又有顏色各異的,或大或小的不同形狀的爭相綻放,小亭子不斷的傳出銀鈴般歡笑聲。


鵑秀園房間內,半雪撤下已吃過的飯菜,齊寒亦拉過雲若蘭進了內室,吩咐其他人都下去,含雪雖不解但還是恭敬的退下去隨手關上房門。內室裏,齊寒亦攬住雲若蘭的腰把她放到床上,薄唇湊到她小巧的耳垂上,“聽大夫說三個月後可進行房事,本王忍了三個多月了。”語氣竟然略帶邪魅。


雲若蘭羞得低下頭來,心裏欣喜不已,低喃了一聲“王爺。”便有些手足無措,不知該怎麽辦,“臣妾怕傷著孩子。”但還是心裏有些期待,聽他這樣說分明就是隻有自己一個女人。


“無事,本王會小心的。”伸手把鳳欒賬撤下,摸著她的肩膀兩個人一起側身躺下,齊寒亦手法嫻熟很快就解開了她的層層束帶,大掌鑽進了那處柔軟,因為有了身子,觸感便極為的敏感,雲若蘭不由低吟一聲手緊緊抓著他的衣擺,感覺到他的每一個動作都極為溫柔,她也不由放鬆了心神,學著主動一些。


片刻,鳳欒紅賬輕浮飄動,帳內溫度驟升,不斷的傳出女子輕盈的嬌/吟聲,和男子隱忍的吼聲,女子纖纖細手抓著被褥香汗淋漓,不時紅賬外露出一截白嫩細長的腿,然後大掌伸出握住女子的腳腕,手由下往上滑去,紅賬上人影糾纏在一起難解難分。


正文 19 定為生辰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4-2 8:45:20 本章字數:3473


最後,齊寒亦停下動作穿好衣服下了床,回頭看了一眼癱軟在床上雙眼微閉的女子,他麵色瞬間恢複冷靜,係上雙玉盤結黑色束帶,快步而出,看到門口站著的含雪,“侍候你們主子沐浴。”便頭也不回的出了鵑秀園。


齊寒亦回到自己的院子,立即叫來單竹送來熱水,單竹便明白了主子的意思。齊寒亦坐下隨手翻開書又想起什麽,抬眸間來去送水的人力沒有單春,目光一冷,“單風,去把單春叫來。”


過了許久,熱水已經準備好了還不見單春的身影,齊寒亦臉色越發陰沉,提步便去開門,正好迎麵而來的單春撞在了他身上,他一把拎著她的衣服,關上了房門。


“去哪了?!用了這麽長時間。”


單春兢兢戰戰的抬起頭,觀察了一下他的臉色,討好的笑道:“主子,奴婢去看煙花了,您有什麽吩咐?”


“脫衣。”齊寒亦劍眉舒展開來,丟下兩個字。


“啊。”單春立即嚇得雙手捂住自己的身體,“主子……主子,奴婢還要嫁人呢。”說完見他冷硬的嘴角一沉,她生怕再受什麽懲罰,“好,主子不要生氣,奴婢脫就是了。”伸手抽開自己的束帶,手指嚇得發顫,還沒有反應過來,手腕被抓住是,身體被拽到了浴桶旁。


“誰讓你脫得,是給本王脫衣。”沒好氣的看著她一副像是要壯烈犧牲的模樣,她這樣的身板,他才毫無興趣。


“啊,奴婢會錯意了。”又把自己的衣服趕緊整理好,單春吐吐舌頭開始給她脫下衣服,每次脫到最後都是眯著眼隻留一條小縫隙,見他全身裸著,不由豪氣的拍了拍他的身體,“好了。”


齊寒亦顯然被她的這一舉動給怔住了,不過想到這時更為重要的是清洗一番,就長腿一伸進了木桶裏。


單春才睜大眼睛準備給他擦身子,卻見那寬厚的背上一道道明顯的紅痕,甚為不解,好奇的用手摸了摸,想是什麽情況下才有這樣的傷痕,齊寒亦閉著眼睛感受到身後軟軟的觸感,身體又再次緊繃起來,語氣也不由的變得僵硬,“你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