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59


d-邊隻坐著一個人,齊寒城,官服已經換下,剛才那名小廝機靈的上好了茶水。


遠襲甩袍坐下,“這個茶館很不錯,生活在都城這麽多年都沒發現。”


齊寒城笑著搖搖頭,“要不是小時候被人殺到這裏,也不會發現這麽偏僻的地方竟然還有茶館。我經常沒事幹喜歡來這裏閑坐。”


“皇上下旨徹查後,這件事就揪出了很多人,秦大人這幾日忙的焦頭爛額,身邊的侍衛也是不離身。連我手中都受到了很多無名人士的提供的證據。可見這麽多年赫丞相做過不少事情。”遠襲一臉忿恨,不過很快又掩下來,把聲音輕,“我從宮中出來時,一名侍衛告訴我,‘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齊寒城極有節奏的手指扣桌子的聲音戛然而止,目光落到茶杯裏已經落到底的茶葉上,“看來,赫丞相想辦法找過雲貴妃,想讓她出主意。靜妃怕這次事情會胎死腹中,所以才放出這樣的話。”


遠襲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今早丞相主動請辭,也幸是皇上拒絕了,要不我們做這些就都白費了。”


“不。隻要皇上有了這個決心,丞相這次一定逃不過。野火已經有了,吏部如今做的就是滅掉春風。”齊寒城清眸底迅速閃過一絲狠絕,連語氣也比平時冷了不少。


“蘇棉姐姐,我們為什麽要來這裏買茶,一個人影都沒有。”樓下突然響起一道清甜的聲音。


“主子最喜歡喝的茶便是這裏買的,聽單竹說這家的老板是南方人,茶葉很好從不作假。而且是用的家傳秘方炒的茶葉。”解釋完後便是兩人進茶館買茶的聲音。


齊寒城沒有發覺自己一臉失神和落寞,手指已經緊捏著茶杯,側耳細聽著樓下每句聲音,直到茶杯被捏碎,刺進手掌也沒有任何感覺,這讓遠襲很是困惑,不由探身向樓下看去,就見下麵一個熟悉的身影,那一臉的純淨的笑容。


“寒城,聽說昨日你和碧妃吵架了,是怎麽回事?”遠襲忙轉個話題。


“哦。”掌心一痛,齊寒城低下頭來看到了鮮血淋漓的手掌,不由皺皺眉頭,“母妃是因為怕我陷入危險之中,她隻想我平平安安的活著。不想再次承受妹妹去世後的那種痛苦。”自己不穩不慢的處理了一下手掌。


遠襲立即理解了碧妃的心情,“碧妃隻有你一個孩子了,自然想讓你好好的。”這句話卻說的極為無力,蒼白。他們處在這樣的處境中,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罷了,“下次進宮時多陪陪她,她一個人總呆在宮裏就會覺得不安。或許你應該娶了王妃,碧妃一定就不會這麽擔心了。”


“娶妃子?我如今……連自己的心都找不到了,我應該娶誰,娶一個自己不喜歡的……這樣我做不到。突然覺得,我這個樣子很麻木……”齊寒城很少這樣不知所措,斷斷續續的表達自己的感情,作為朋友,遠襲隻能安安靜靜的起身,拍拍他的肩膀,默然離去,給齊寒城一個看清自己心的空間。


難得春丫頭能夠出來一次,拉著蘇棉姐姐左瞧又看,不過也頂多是好奇,不再撒嬌要去買。讓蘇棉省心了不少,蘇棉也極有耐心的帶著她進了每家店鋪,問問她有沒有喜歡的,春丫頭隻是衝她一笑,也不知是不喜歡還是不想買。


兩人進了一家首飾店,踏過門檻就聽見了裏麵分外熟悉的交談聲,裏麵正挑著首飾的兩人也是正好扭頭來,何莫溪精致的瓜子臉笑如白蓮,眉宇間依舊是淡淡的輕愁,“幾個月沒見丫頭長高了不少。”明顯言語間已經有了疏離。


“是啊,都有好幾個月沒見莫溪姐姐了。”春丫頭站在原地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何莫溪與春丫頭旁邊的蘇棉點了點頭算是客氣的打了招呼,便扭頭在梁婉耳邊低語了幾句,梁婉笑著點頭後,何莫溪就對掌櫃的說,“我們就要這一套了。”


“好咧,兩位看看還有其他喜歡的沒有。”何莫溪搖搖頭,掌櫃的便小心的把這些包了起來,遞給何莫溪,“兩位慢走。”


春丫頭記起看到梁婉就想起了莫溪姐姐哥哥的事情,連忙拉住莫溪的袖子問道:“莫溪姐姐的哥哥如今可好了?”


“如今已是可以下地走路了,在調養一段時間便完全好了。謝謝丫頭的關心。”說完後扭回頭扶好梁婉便出了店鋪。


春丫頭一下子覺得所有的親人都離自己好遠,心裏是熟悉的難受,就問蘇棉,“姐姐,莫溪姐姐也不疼丫頭了?”


蘇棉俏麗的麵龐粲然一笑,摸摸她的腦袋,安慰道:“物是人非,人總會變得。丫頭要學會接受。”握住她的胖嘟嘟的小手來到櫃台前,“丫頭看看喜歡什麽,姐姐拿私房錢給你買啊。”


掌櫃的也很熱情,幫著拿住幾套來放到最上麵,五顏六色,看得人眼花繚亂,春丫頭被轉移了話題,果然立刻就忘了剛才不開心的事,噙著手指挑出自己喜歡的瞧瞧愛哦,還有的讓蘇棉給她戴上,“姐姐,好看麽?”


“嗯,襯得小臉更白淨了。那就選這個了?”還沒等丫頭回答,蘇棉就問了價錢,付了銀子。


春丫頭看到那銀子才反應過來,立即摘下來簪子,“姐姐也是做丫鬟的,哪有有那麽多銀子啊,丫頭不能要。”又掏出自己攢的銀子來,“掌櫃,快把姐姐的銀子還給她,丫頭自己出銀子。”嬌小的身子趴在櫃台上,小臉透著堅決。


蘇棉趕緊重新把銀子塞到丫頭手裏,“咱倆這麽多年,姐姐是喜歡你才給你買呢。就當做是生辰禮物了,好不好?等姐姐過生辰的時候,丫頭也給姐姐買行麽?”


春丫頭依舊搖頭,使勁的要把自己手裏的銀子放到櫃台上。掌櫃的見兩人推推讓讓就犯了難,於是脫口而出,“看在你們姐妹情深的份上,這個簪子就當做是送給小姑娘了。你們都把銀子拿走。”


這次輪到兩人發愣了,春丫頭先是回過神來,伸出手拿過自己的六紋銀,又拿過蘇棉姐姐的六紋銀,“姐姐,就我們一起買好不好,你一半我一半。也別為難掌櫃的了。”蘇棉沒辦法隻好同意了,春丫頭對著掌櫃揮揮手,“掌櫃的,我們走了。”


“兩位客官慢走,下次再來啊。”掌櫃爽朗一聲,似乎心情也很愉悅呢。


僅僅過了兩日,上早朝時吏部遞交了蒙水城姚知府和地方官員貪汙銀兩的所有證據,皇上當朝便下旨處置了這些人等。吏部接著又遞交了都城戶部尚書馬文遠貪汙受賄和瞞報的證據,這一舉動再次在大臣們心中激起波瀾。皇上便立即要求對馬家進行封府抄家,馬文遠暫壓入牢中,等待進一步的吏部調查結果在作定罪,可見事情還沒有結束。


下朝後,赫丞相獨自下了石階,走到倒數第二階梯時差點一個不穩栽倒下去,幸虧是後麵幾位大臣扶住了,赫丞相才勉強笑著,道謝後匆匆出了宮門,誰都曉得戶部尚書馬文遠是赫丞相最倚重的門生,如今馬文遠一倒下,接下來就會輪到自己了,真是世事變化無常,不過一個治水不利,就立即被人查到了都城,查到了自己身上。


赫丞相慢慢走出宮門,由著管家扶上馬車,馬車就要走時,赫丞相突然掀開簾子,“去明亦王府。”管家應了下來,馬車向明亦王府反向去了。到現在唯一沒有表態的就是明亦王爺了,自己必須想辦法讓明亦王爺幫他,不然……赫家就會在自己手裏徹底衰敗,甚至被世人唾罵,想到自己的一對兒女,“管家,昨夜少爺可回了府?我怎的沒有見他。”


管家想了想答到:“昨天少爺酉時出了府就一直沒有回來。老奴特意派人去卿月閣問了問,那裏的管事說少爺已經有一個月不曾去過了。”


“那會去哪裏了。自從那玉娘死後,這孩子就變了性子,連我都管不住了。”


別人隻以為赫淩仟變了性子是因為兩年前去了卿月閣後,其實是因為赫淩仟當年從卿月閣出來後,丞相專門給他找了一個同房丫頭,叫玉娘。那玉娘生的如花似玉性子又好,赫淩仟在她房間裏睡了三日就鬧著要娶玉娘為正妻,他當然執意反對,丞相府的少爺怎能娶一個沒身份的女人為兒媳,赫淩仟沒辦法隻好已死相逼,赫丞相一怒之下給玉娘灌下了毒藥,玉娘便去了。赫淩仟把自己關在屋子裏三天三夜,出來後就變了性子,經常出入卿月閣。他這個做爹爹的已經傷了兒子的心還能有什麽辦法。


“老爺,到了。”馬車隨著管家蒼老的聲音穩穩停下來。


赫丞相遙遙晃晃勉強下了馬車,又差點站不穩,手上的力氣全部都壓在管家手上,管家不作答,隻是輕歎了幾口氣。


正文 13 皇宮家宴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27 8:43:18 本章字數:3523


明亦王府門口的侍衛見到是赫丞相,便恭敬的請了進去,另一名侍衛去了後院,府上的婢女都極知禮數,請赫丞相坐下後,斟茶。


片刻,從後殿走出一個婢女打扮的女子,眉宇間略帶英氣,腳步輕盈又不乏沉穩。盈盈走來曲膝一拜,“奴婢單竹參見赫丞相,奴婢是明亦王府內宅的管家,王府在病中得知赫丞相來,便派單竹來待客。還望赫丞相諒解,家中的極為主子都不方便見客。”


赫丞相聽到渾眸立即黯淡下來,又是一問:“王爺真的不方便見客,僅是風寒就如此嚴重?”


“赫丞相定然也知道幾日前是王爺母妃的忌日……當年……的事,王爺舊藏在心裏,一時傷心過度,因此病情便有些嚴重。”


一提起當年的事情,赫丞相蒼老的麵孔一下子變得灰白,不過畢竟是曆經風雨,很快就掩下來換上淩厲之色,“看來王爺是故意不想見我,又何必提起當年的事情,哼……”猛然起身,甩袖而去。


單竹看著那壯碩的身影漸行漸遠,嘴角一沉,目光落到桌上搖擺的茶水上,冷聲道:“扔了。”這丞相也是疾病亂投醫,別人不知道,王爺可是清楚明白當年的母妃之死,和赫丞相這麽多年來進水不犯河水,如今丞相既要知道落敗,也不要怪王爺無情,哪有仇人幫仇人的理,何況說即使沒有仇,王爺也不是心善之人。


王府門外,管家扶著身體輕顫的赫丞相上了馬車,略微無奈的搖了搖頭,“老爺。”


“回府。”赫丞相緩緩閉上眼,全身像抽了全部的力氣。


回到府上,赫丞相立即回了內宅,叫人去把一對兒女和兒媳叫來。旁邊剛坐下的赫夫人一臉精致的妝容,複雜發髻上也不知道插了多少隻金簪子,幸是冬天日光不是很強,要是夏日往陽光下一站,還不把人的眼睛都晃歪了。赫夫人拿起茶抿了一口,還沒咽下立即吐了出來。


“這是什麽茶,我喝的龍井不是這個味道啊。”扭頭指著端茶的婢女,“你是不是故意的,欺負本夫人,你這個賤婢,來人把她拖下去。”


“住嘴!”赫丞相冷聲阻止,煩躁的理理朝服,“如今都什麽時候了,你還在這裏大呼小叫的。”


赫夫人粉白的臉一陣漲紅,瞬間又變成了委屈,大哭起來,“老天爺啊……我這是做了什麽孽,都這把年紀了還有人要訓我,你不就是官場不順麽,叫雲兒想想辦法不就好了。”抽泣了兩下,兩眼一瞪,“我這個命苦,怎麽就跟了你這麽一個貪心還不知足的,還把兒子逼得都不叫我娘了……我的娘哎。”


赫丞相氣的跳起來,“住嘴,你還嫌家裏不夠亂麽!”


這個時候,赫淩阡和赫淩葉也正好進來,赫丞相沒有看到兒媳,便問:“少夫人呢,我不是讓把她也叫來麽。”


“回老爺的話,今早您剛出去,少夫人就收拾東西回秦府了,剛才還派人來說要和……少爺……和……和離。”赫淩阡身後的婢女支支吾吾的才說了出來。


“什麽!”赫丞相倏地站起來,身子晃了晃,然後目光掃過兒子鎮定的麵孔,“你也是知道的!如今我們赫府還好好的,她就迫不及待的回來娘家。淩仟,你怎麽也不攔一欄,任由她胡鬧。”


赫淩仟目光坦蕩,“我怎麽管的了那樣脾性的大小姐。”


“和離就和離,我兒這麽好的人才還怕找不上像樣的姑娘。”赫夫人一臉不屑,瞪了瞪自家老爺,“當初你就不應該和那秦家聯親,幫不上半點忙不說,如今還要下井落石。”


赫丞相臉色一沉,雙手背到身後,壯碩的身子似乎一下子就矮了不少,“淩仟隨我來。”兩人一前一後想著書房的反向去了。


臘月三十的一早皇上下旨沐休日是從初一到初七,朝中的各項事務便都壓到了初七以後,讓有些人煩有些人欣喜。短短幾日的時間可能就會出現讓人意想不到的扭轉,也可能會催促事情的發展,誰也無法預料。


臨近晚上,齊寒亦還是沒有回來,而且是完全沒有了任何消息。單風和單雨在房間裏急得來回踱步,想著辦法。最後到了時間,隻好去和王妃商量了一下,王妃了然的笑笑,梳妝打扮後由著幾人護送至皇宮。


天色暗黑,皇宮內紅色燈籠一個挨著一個,小路上來回行走的宮女不斷,都在忙著。


永福宮裏,皇上今早下朝後就一直呆在皇後宮裏說話,到了時辰,兩人都是裝扮一下出了內室,來到廳堂,廳堂內已經坐滿了各位娘娘,王爺和王妃們,見到皇上出來,忙行禮,


“兒臣,臣妾叩見皇上,皇後萬福金安。”


皇上點點頭,“今日大家都不要拘束,難得一年一次的家宴,大家都盡興一點。”


“謝父皇,皇上。”


皇上環視一周,看著殿裏滿滿坐著的人,不由覺得欣慰不少,語氣也比平時柔和了很多:“老三家的,寒亦病情怎的又加重了,明日讓傅禦醫去瞧瞧,別老是自己硬挺著。”


明亦王妃忙答道:“多謝父皇關心。王爺身體一向很好,按說這次也應該一兩日就好了。可是王爺前幾晚一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