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57


d-把擋光的簾子弄開些,不由感歎著,“其實王爺對主子很不錯的,要是其他王爺在自己王妃有身子時定然要再娶側妃或者小妾,咱們王爺雖不說一直能夠陪著王妃,但最起碼不去其他院子。”


“半雪,你怎麽老向著王爺說話,奴婢就覺得王爺冷漠的很。一點都不疼愛主子。”這兩年來,她可是清清楚楚看在眼裏。


“含雪,你的嘴還是容易亂說,要是讓有心人聽見了,可怎麽辦。”雲若蘭嗔怨了她一眼。


半雪坐到火爐邊,撥弄著爐子裏的炭火,一手托著腮子,邊說著:“前幾日,奴婢去廚房的時候就無意中聽見她們暗地裏討論,奴婢才知道後院那些女子服侍王爺後都要被賜一碗絕子湯,且是宮裏最有效的方子。有後院的的打掃丫鬟說王爺這一年去後院的次數扮著手指都數的來,又喝著絕子湯,絕對是懷不上的。千曼那次有身子便是別是與男子暗結珠胎,所以王爺就重重的處罰了她,聽說送去軍營不到五日就活活給……”她又趕緊止了聲,生怕往王妃害怕,“反正是不在了。”


雲若蘭一聽心裏自然是欣喜不已,可又覺得不大相信,“不過是些丫鬟們碎言碎語。”


“主子,奴婢可是親自見那婆子端著絕子湯向後院去了,奴婢爹爹生前就是大夫,奴婢自然聞得出那湯藥的味道。”覺的她這樣說有些不妥,忙解釋了一下。


含雪聽到她會聞藥,高興的走過來,兩眼發亮:“那以後豈不是隻要讓半雪姐姐聞聞,主子就可可以安全的生下小王爺了。半雪姐姐怎麽不早說呢,讓人家整天提心吊膽的。”


“奴婢也隻是認得一些,沒有爹爹那般精通。主子每日的吃食都由奴婢仔細看過,不過有認不出來的也很正常,不過王爺既然派人親自來,就自是不必擔憂這些的。奴婢說剛才那些話隻是希望主子能夠寬心,安心的生下孩子,不需要憂煩其他事情。”


雲若蘭聽後很是欣慰,放下手中的話,拉過半雪的手來,“沒想到我撿了個寶。含雪以後可要和半雪多學學,特別是你那性子。”


含雪一見主子對半雪如此賞識,心裏就醋意橫生,扭過身子,跺跺腳:“主子是不喜歡含雪了。”


雲若蘭與半雪相視一笑,一起拉過含雪,“我說過這樣的話麽,隻是想讓你學著穩重些。我這個主子才能更放心。你自小就跟著我,還不了解我的性子麽。”


“知道了,奴婢這不是羨慕半雪姐姐麽。主子快躺好,別把小主子給壓壞了。”


午後,齊寒亦回到房間後午睡了一會,才覺得身體不再那麽疲乏。拿起上次沒有看完的書看了起來,神情很專注,覺得口有些幹伸手那茶杯卻是觸手的冰冷,就叫單風把春丫頭叫來。


春丫頭悄聲進來,給他泡著茶,在木桌上故意發出使脾氣的茶杯碰撞聲。


齊寒亦放下書,冷著臉看去,那白淨的小臉果然是試著性子的表情,給他端來的茶水亦是澀得很。齊寒亦翻身起來,對著她說的字字有力:“你以為你的寒城哥哥有多好!如今要故意和本王生氣麽,嗯?”扣住她的肩膀,“誰會無緣無故就對你好,對你好的不過都是再利用你罷了。看你的駱明哥哥,齊寒城認為他很忠心,就千方百計把他安排到宮裏的侍衛中,為他做事,宮中是吃人的地方。他念及了你的心情還是駱明的性命?”抬起她失神的小臉,不依不饒的逼問著,“你告訴我,哪個傻子會無緣無故對一個人?”


春丫頭死咬著嘴唇,抬眸望進他的黑眸裏,隻覺得像是陷入了不見底的黑洞裏,無法自拔,“你說駱明哥哥進宮當侍衛了,他怎麽可以這樣做,怎麽可以……”


齊寒亦嫌惡的甩開她,她被甩在了地上,“如果想活著就不要走讓別人為你鋪好的路,像你這樣什麽都不懂的隻會耍脾氣的人早晚都死在密集的荊棘中,自己要學著長大。”又忽然覺得與她說這些有什麽用,煩躁的理了理衣袍,“你自己想清楚。”奪門而出沒了身影。


太陽漸漸下山,屋內的光線逐漸變暗,春丫頭起來時半個身體都麻了,雙腿更是疼得很,她隻能勉強扶著周邊的東西一點點的往外走去,甚是失魂落魄,腦子裏反複都是齊寒亦說過的話,推開門時,眼前一黑,沒了任何感覺。


“姑娘本來進了冬日就受了寒氣,平時有沒注意,加之今日跪了那麽長時間,寒氣一下子入襲。我開些補血養氣的方子,需每日按時辰喝藥。”清連語氣陡然一轉,“如果還想讓她走路,就不要再罰跪了。”


蘇棉拿著錦帕手一抖,“這麽嚴重?”


“難道我說的還不夠清楚麽!”語氣又立即轉為不善,清連拿起自己的藥箱便走了。


蘇棉上前把春丫頭的胳膊重新放回被子裏,才拿著藥方去煎藥了。回來時順便去稟告了主子,主子隻是輕蹙了一下便讓她下去了。回到屋內,春丫頭還沉睡著,她隻好坐到床邊慢慢守著,直到晚上亥時左右,春丫頭才幽幽轉醒了,蘇棉連忙去拿藥了。


再回來時,發現主子也在,齊寒亦又詢問了一遍病情,完了繼續問道:“她以前在寒君府也被罰跪過?”


“是啊,剛去的第二天就因為闖了後院被罰跪了,當時也正好是冬天。”蘇棉吹吹藥,把一聲不吭的春丫頭扶起來,後背墊上墊子,“丫頭,腿還疼麽?”


春丫頭一臉倔強的拿過藥,自己仰頭痛快的喝了下去,“丫頭想靜一靜。”


蘇棉向主子看去,齊寒亦點點頭叫上蘇棉一起出來,蘇棉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想了想還是下定決心說了:“主子,是否應該告訴丫頭奴婢的身份,讓她心裏不是那麽難受些。”


齊寒亦走進書房,“不用,如果她連這這麽簡單的事情都看不過來,告訴她又有何用。讓她慢慢悟去吧。”隨手撥弄了一下墨硯,書桌下出現一個暗格,他拿出一個青花瓷的藥瓶,“每日晚上睡覺之前給她的腿上塗上。這幾日,就讓她好好休息,過了年再過來服侍吧。”


“奴婢替丫頭謝過主子。”蘇棉言語中帶著欣喜,最起碼主子也不是那麽無情。


“她的那些書看的怎麽樣了?”又記起專門給她挑選的書,也不知道她看的懂麽。


“丫頭看這些書倒是極為有興趣,三四日就能看完一本。”


齊寒亦點點頭,“你多幫著她點,不要老是什麽也不懂。好了,你下去吧。”等蘇棉走了,他手指敲敲桌麵,發出規律的聲音,很快黑影一閃,單伶已站在麵前,齊寒亦臉上已經完全恢複了冷然,“西南方向有什麽動靜?”


“闕興國如今幾位王爺正在奪位,臨近年末局勢已經愈加嚴重。不過那小王爺暗中得到明玉王爺的支持,已漸漸出於優勢。大概三個月內就會奪下皇位,那小王爺野心極重,登位後必然會養兵儲糧,不出一年就趁著我朝內亂進行攻勢。”單伶是掌管著齊寒亦手下的幾萬大軍,西北戰亂平息後就被調到了西南一帶。


書房內瞬間安靜下來,幾乎能夠聽到兩人平穩的呼吸聲,燭火跳躍打在齊寒亦冷峻的五官上,增添了幾分文雅之氣,他抬眸道:“你年後便趕到西南按著本王的吩咐先做好準備。”手指一動,單伶已不見了人影,“單風,如果明城王爺和靜妃有什麽動作,我們做的便是推波助瀾。對了,後院的事情怎麽樣了?”


正文 10 外戚專權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24 8:42:18 本章字數:3406


單風搖搖頭,“單竹還在查,她說明天一定有結果。”


齊寒亦側過身子,俊臉瞬間處在陰暗處,一隻手摸摸下巴,“接近年關,多在府中派些人手。明日本王要獨自去一趟蒙水城,盡量在大年三十之前趕回來。你和單雨應付好府內府外,朝中有人問起就說本王受了風寒,暫不出府。如果有人來探訪就直接回絕。府內的一切動作要和本王在時一樣。”


“主子,讓屬下和您一起去吧,路途遙遠。”


“不了,本王一個人就夠了。你要是不在府上更會讓人懷疑的。”


臘月二十七,連續幾天陰沉的天氣終於在這一天雲開霧散,晴朗明媚。像往年一樣,府上的下人們在今日都會受到府上派發的紅包,這可比一年掙得銀子都多呢,所以這天是一年之中下人們最開心的。每個人臉上都是喜氣洋洋的,掛燈籠,貼對聯的活也幹得極為利索。


後院的幾個丫鬟們領了紅包後興衝衝的回去,推開門皺了皺眉頭,主子屋裏的依舊一股難聞的藥味,二等丫鬟香婷是秋雙身邊貼身婢女,進屋臉色故意一沉,“你們還幹站著幹什麽,快去燒點熱水來,好給主子洗洗身子。”


“還昏迷著,怎麽洗身子。香婷姐姐,還是等主子醒來再說吧。主子不是最不喜歡別人動她的身子了麽。”一個三等丫鬟忙提醒著,她可是最怕主子一不高興的責罰,其他丫鬟也連連應著。


“我的話也不聽麽,主子躺了一日了定然身體會感覺不舒服,你們少廢話快點去打熱水了。”香婷一雙無神的眸子一瞪,幾聲厲喝下,幾名丫鬟連忙下去了。


不一會兒,屋內的內室就熱氣騰騰,香煙繚繞。香婷關好門,返身走到床邊,俯下身子輕聲把主子叫醒。秋雙唰的睜開眼睛,有些難受的伸伸腰,“這樣裝睡要到什麽時候啊,你這辦法到底行不行,都一天了也不見王爺過來。”任由香婷脫下她的衣服。


“奴婢這不是等著消息呢,聽說王妃自從有些身孕,王爺就沒去留宿過。王爺血氣方剛的身子怎麽能把持得住,主子,你再等等。或許王爺這幾天有什麽事情,等閑了就定然回來的。”把她攙扶進浴桶裏,散開主子的長發。


秋雙此時也顧不上那麽多了,已經開始動手了,就不能有頭沒尾讓人笑話,“可是這個中毒的法子總覺得有些不妥。”


“男人都喜歡嬌柔的女子。到時候主子解了毒,可以一箭雙雕,第一是可以暗中說是聽夢主子下的毒,第二主子在落些淚水,王爺定然會心疼,出於愧疚和憐惜就會留宿在主子房間的。”


房間內的主仆二人正聊得起興,豈料屋外突然不知誰喊了一聲,“東廂走水了,快去救火,東廂走水了……”隨後便是一院的丫鬟們瘋跑的動靜,接著又是一陣喊叫,“我家主子還在裏麵,救命啊,快來救人呐!”


屋內的兩人一聽“東廂房”都立即不由的把屋子看了一遍,隻見屋頂一角冒著黑煙,香婷嚇的推開門就跑。秋雙亦是連滾帶爬的批了件外衫就跑了出去,幾名丫鬟見到跑出來的秋雙主子,一時愣在原地。


正從西廂房出來的聽夢捂著嘴巴,見對麵的秋雙神采奕奕的站在那處,長發還滴著水,嘴角一抽,輕笑出聲,“姐姐,妹妹還說要去看看你呢,你怎麽突然就醒了,莫不是毒已經解了。”


秋雙扭頭才發現遠離站滿了人,她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心思一轉就說道,“也許是被煙嗆醒了,有時候有的人命就是這麽好。”忙軟下身子,“香婷,快過來扶住我。我總覺得……還難受的很呢。”作勢把自己所有的重量壓到香婷身上。


瞧著她這樣裝病中毒的樣子,眾人都不由嗤笑一聲,瞬間便明白了這秋雙主子是在裝呢,要不是今日這意外之火,她們還被蒙在鼓裏呢,又是憂心又是精心服侍,特別剛剛給秋雙提洗澡水的幾名丫鬟,恨不得一巴掌扇過去。


東廂房走水很快就被侍衛熄滅,而且這件事也很快就被人們遺忘,倒是秋雙主子裝著中毒的事情在府中傳遍了。不到午時單竹就過來,直接讓人把秋雙拉出府去要賣給青樓,那秋雙當然是哭天喊地,可是誰也不理,兩人侍衛嫌煩就在她嘴裏塞了塊布,如此以來,後院原本鬧騰的三人隻剩下一個聽夢了,變得冷清下來。


臨近年末,家家戶戶都準備著買年貨。大街上因此而熱鬧不凡,街兩邊的店鋪都是整整齊齊掛著大紅燈籠,百姓們心裏安居樂業都不知因為什麽朝中就突然發生了一件事,僅僅一個時辰內從宮中傳來出來,使得都城的酒店裏和茶館裏都紛紛議論著。


向來外戚專權是皇上最忌諱的事情,而當朝雲貴妃的父親赫丞相便是外戚中權力過大的家族,大臣們心裏都清楚赫丞相一直在皇上心裏是一個壓心石,可是因為大興王朝剛剛建立不過三十多年,想要動赫丞相還不是件易事。


如今朝中看似平靜,實則暗潮洶湧,家族一直都是後宮妃子最重的依仗,也使得外戚成了其他妃子的眼中釘。今日早朝時,一向極少參與政事的明城王爺突然參奏,在十月末蒙水城發生的水患之災是有人參與了每年朝廷下發的治水銀兩,此人便是蒙水城的姚知府。隨後吏部侍郎遠襲當朝就遞交了一切證據和證物。此行動在大臣們立即引起了如石擊水的反應。


皇上當時隻是沉吟片刻後點點頭,冷靜的下旨由吏部徹查此事,全交由吏部尚書秦越,如果屬實,就加重處置。


退朝後,赫丞相相較於以往每次遇到這種事情的泰然,這次卻表現的尤為異常。要去後宮見見雲貴妃,可是侍衛被告知皇上已下旨,外臣暫不能進入後宮。他才意識到這次事情的嚴重,不僅四方都齊齊指向他,且皇上也應該下了決心要處理他這個權利過大的外戚,他必須想好所有的退路。


明亦王府相對於外麵的驚石波濤就顯得相對無人過津了。春丫頭昨晚睡覺前腿上塗了藥膏,今早起來時果然腿上就不疼了。更讓蘇棉詫異的是,一夜過後春丫頭明顯變了性子,雖不說像是完全換了一個人一樣,但是這變化足以讓人感覺到。應該是這三個月連續以來的打擊,春丫頭在無望的懸崖邊上轉了一圈,如今那雙明眸依舊是滿滿的笑意,卻不是純真的。


春丫頭吃過早飯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