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54


d-過。再後來因為一場瘟疫,蕭碧天當時染了瘟疫,家中散盡千金都沒有救過來,沒幾日便死了,當時我還見過出喪的隊伍。直到蕭家完全不存在了,傾城公子才搬入蕭家以前的宅院。”


正文 5 寺廟祈福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19 8:41:34 本章字數:3529


“蕭家完全不存在了是什麽意思?”


中年男子頓了頓,瞧了一眼春丫頭,見齊寒亦的眼色才道:“主子也知道當年顧家全家抄斬的事情,顧家與蕭家是親家關係,顧家不在了後,皇上便派人暗中除了蕭家,所以……便是不存在了。”


齊寒亦放下筷子,“嗯,你下去吧。”中年男子頷首而去,齊寒亦擺手讓春丫頭坐過來,“快些吃,一會還有事。”春丫頭一喜,急忙走過來,也不管是殘羹剩飯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進入寒冬後,都城的天氣驟然變冷,府外青石板上結起了一層薄薄的白霜,車輪的滾動使得地上留下兩道規律的印記,在娘家住了二十幾日的雲若蘭一大早就便回了王府,院子內的丫鬟們都忙著收拾。


君亦苑內,春丫頭打著哈氣端著熱水進了齊寒亦的房間,放下熱水後走到床邊,服侍著齊寒亦穿衣,經過二十幾日的練習,她的動作儼然熟練了很多。待齊寒亦穿戴好過來淨麵時,水溫正好。春丫頭已經又忙著布置飯菜了,單竹站在一百年看著春丫頭嚴謹有序的動作不由放心多了。


春丫頭收拾好便回自己房間用膳去了。齊寒亦吃的七分飽就放下了筷子,單竹拿出剛送來的請柬,“還有三日便是大公主的生辰,這是請柬,來人說公主想要和兄弟姐妹們聚聚,還望王爺有時間去。”


“三日後便是臘月初二,到時再說。”齊寒亦看著請柬,卻聽見門外的聲響,才記得今日是雲若蘭回來的日子,便問道,“王妃回來了?”


“嗯,這個時間正好是各位主子去請安。王爺今日還要出去麽,我去準備一下。”


齊寒亦隨手放下請柬,起身,“不用了,你下去忙吧。”掀開簾子,叫上正好出來的春丫頭向鵑秀園去了。由於天冷,走廊上除了兩邊站著的侍衛便不見人影了,進了鵑秀園才覺得這院子不是很清冷,齊寒亦走進正房,讓屋內的各位明顯怔了一下,王爺從來沒有這個時間來過。


雲若蘭輕咳一聲,各位紛紛施禮:“王爺萬福。”


“嗯。”齊寒亦今日一改往日的深黑色錦衫,而是絳紫色金絲滾邊的長衫,完美雕刻般的五官硬冷俊朗,那雙黑眸深不見底,他徑直走到正位坐下,不再多發一言,倒讓屋內的其他人有些不自然,春丫頭站在一邊難得的一副看戲模樣。


許久的沉默後,雲若蘭開了口,“王爺今日怎的有空過來?”


“進來朝中無事。”薄唇淡淡吐出六個字,齊寒亦這樣的態度還真讓人如坐針氈,又是短暫的沉默後,齊寒亦鋒銳的目光微微眯起,端起茶抿了一口,“你們呆在府中過於無趣,以後要經常與其他王妃走動走動,想出去就去找單竹。”


下麵坐著的三人臉上明顯一喜,雲若蘭看了一眼今日略有不同的齊寒亦,提議道:“王爺明日可否與臣妾同去乾德寺中祈福。”說完已是一臉期盼,略帶忐忑。


齊寒亦出乎意料的勾勾嘴角,泛出一絲笑意:“好。”


“謝謝王爺。”雲若蘭清雅麵容上才綻出濃濃的笑意,揮手,“含雪,去把我剛從家中帶來的君山銀針拿來,給王爺和妹妹們泡上。這君山銀針聽爹爹說是他出遊時與山中老人親自摘得新茶葉,剛泡出來還有一種清新的雨後滋味。”


聽夢原本就是個多話的,覺得氣氛輕鬆了不少,不由出聲感歎:“姐姐真是好福氣。”她的這句話讓旁邊的秋雙和千曼心裏引起共鳴。


門外響起的腳步聲,眾人紛紛看去,隻見單風與一個陌生男子一前一後進來,後麵的男子,滿身髒兮兮的,單風環視了一周,才稟告:“主子,這是剛從後院女子房間裏抓來的。”


一聽是從後院抓來的,後院三個女子一驚,又聽是從女子房間裏搜出來的,三個女人已經坐不住了,互相看了看,各人神色不同。齊寒亦直接問了:“從誰房間裏搜出的?”


“是千曼主子床下抓到的。”


單風話音剛落,千曼連忙跪下來,臉色依舊不變,“王爺,這定然是有人要誣陷妾身。”


“是麽,單風讓那男子抬起頭來。”齊寒亦端著茶杯,慢吞吞的吩咐著。


那男子被迫抬起頭來,還坐著的秋雙倏地站了起來,又覺得自己動作過大了,忙笑著解釋道:“這個男子妾身認識,他是千曼以前的久相好,兩人關係甚好。”目光不由向王爺看去,隻見他麵色沉靜,半斂著眼簾,秋雙又福了福身,“妾身有些失禮了。”


“既然事情已經清楚,王妃覺得應給如何處置。”


雲若蘭這時才知王爺今日為何破例而來的原因,不過他今日的一言一行都向著自己,明顯是要樹立她這個王妃的威嚴,她本心善,不喜見血,久慮下才說出自己的想法:“王爺覺得把他們倆發配到西北,如何?”


不料,王爺豁然起身,“千曼送到軍營,這名男子按王妃說的辦。”


此話一出,屋中各個女子臉色都不由的煞白,聽夢更是手一抖,打翻了滾燙的茶杯,幾人聽見茶杯的碎裂聲才渾然清醒,見王爺已經不見了身影。含雪上前,“聽夢主子快些擦擦,別燙傷了。”


“不了,妾身不叨擾王妃了。”聽夢心不在焉的帶著自己的侍女走了,秋雙也相繼告辭。


走廊裏的春丫頭對剛才她們的反應有些不解,就和當初紫衣和白衣的反應差不多,上前幾步,看他臉色還好,便問:“主子,為什麽一說把她送到軍營,她們個個臉色都變了,軍營不是都是男的麽,女的送去要做甚。”


“把女子送進軍營是當軍妓,要受人踐踏的。”


“啊?”春丫頭瞳孔緊了一縮,聽蘇棉姐姐說妓子就是主動侍候男子享樂的女子,軍妓……豈不是要侍候那麽多男子,忽然覺得全身發冷。


回了君亦苑,齊寒亦吩咐春丫頭回屋裏帶著去,臨近午時再來書房。春丫頭就耷拉著腦袋回了自己房間,看見蘇棉立即奔過去抱住她,蘇棉放下手中的活,摸摸她的臉頰,觸手都是冰冷,忙把她拉到火爐邊,關切的問道:“怎麽這麽冷,剛才出去臉色還好好的,如今……發生了什麽事。”


“蘇棉姐姐,如果丫頭不小心犯了錯誤,是不是也會被送到軍營?”


“怎麽會呢,丫頭這麽乖,這麽討人喜歡,不會的。”把她緊緊抱緊懷裏,“怎麽這麽問?”


春丫頭便語氣低落的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蘇棉才明白,以前丫頭不懂她也不忍與她說一些傷心承受不了的話,可是如今她要教丫頭慢慢長大,“那千曼是與別人私通,混亂血脈,這是任何人都所不容的,所以這樣的懲罰不算什麽,難道要一個男人要自己的女人生下的孩子不清不楚麽。”


“知道了。”懷裏的春丫頭才了然的點點頭,似乎明白了很多。


十一月三十這日天還沒有亮,便下起了大雪。等到辰時外麵已是厚厚的積雪。雲若蘭本來懷著期盼心情梳妝好,扭頭看見進來的半雪頭頂有雪跡,不由推開窗去,迎麵飛來的雪花,有些失落的的喃喃道:“今日是去不成了,含雪把那身衣衫放回吧。”看著銅鏡中姣好的麵容,發起呆來。


不一會,半雪端著食盒而來,身後跟著單竹,“王妃,王爺說今日去乾德寺廟依舊,半個時辰後王爺在府門外接您。”


“府門外?”雲若蘭有些詫異,她記得今日並不是沐休日。


“昨夜王爺出了府。今早因為大雪,我接到消息才遲了些。”單竹說完便退出去了。


含雪聽著下這麽大雪還要出去不由擔心起來,“主子,你還是別出去了,這麽大的雪實在讓人憂心呐,等天晴了再去也不遲,王爺既然已經答應就代表王爺是想去的。”


雲若蘭重新穿上準備的那身雲霏妝花緞織彩百花飛蝶錦衣,坐下來開始用膳,“路途艱難才顯得真誠。”


半雪難得看到主子這麽開心,就笑著安慰含雪,“放心,有王爺在王妃一定會沒事的。一會把王妃生辰時王爺送的純白素綢披風拿出來,別把主子凍壞了。”


半個時辰後,三人出了府門,就見銀裝素裹的都城分外美麗,王府周圍的建築高低不一,錯落有致,別有一番風景,雪地上赫然停著兩輛黑色馬車,馬車後亦有十幾名黑衣侍衛相隨。單雨看見她們上前來,“王妃,請您上前麵那輛,後麵那輛是給含雪和半雪準備的。”


三人上了馬車後,開始響起車輪的滾動聲,雲若蘭坐好後,見齊寒亦坐在一邊小憩著,靠外坐著的是春丫頭,馬車內有火爐烤著一點都不冷,於是她解開披風,春丫頭歪著頭說,“王妃姐姐把披風給丫頭吧,丫頭幫你放好。”


“嗯,好。”雲若蘭莞爾一笑,交給她。


齊寒亦倏地睜開眼睛,“本王的話你忘了麽。”


“哦,奴婢幫王妃……主子放好。”低下頭翻了翻白眼露出不滿,再抬起頭時已經重新恢複了笑容,忍不住掀開簾子,外麵的建築在逐漸的往後退去,不一會就出了城門,她想起什麽又扭回頭來,“王妃主子去祈福,這個真的有用麽?”


雲若蘭隻覺得她一臉童真,又呆在王爺身邊像個小孩一般,便敞開心與她說了起來,“當然有用了,福有福報,惡有惡報,我們做的每件事佛祖都看在眼裏,我們要主動去祈福,用真心打動佛祖,佛祖便會保佑你。”


“那王妃主子是為自己祈福麽,丫頭也要呢。”


雲若蘭不經意的看了王爺一眼,麵頰泛紅,秋眸盈盈:“我是為王爺祈福。”


“那丫頭也要為別人祈福,嘻嘻。”扳著自己指頭數著,數完了明眸一閃,“那如果丫頭要為這麽多人祈福,會不會就不靈了,那可怎麽辦?”


正文 6 雪途遇刺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20 8:45:21 本章字數:3523


“放心,隻要你誠心,佛祖會理解你的。”拉過春丫頭的手,她似乎想要了解丫頭更多,可是有礙於王爺在,雲若蘭便壓下了好奇,衝著丫頭笑笑,“丫頭在乎的人應該很多吧。”


春丫頭正要回答,馬車一個傾斜,她一個重心不穩差點栽倒雲若蘭懷裏,剛剛坐好,馬車又是一個不穩,她直接腦袋撞在了馬車上,撞得眼冒金星,眼前一個黑影一閃,過了好久她才反應過來。“怎麽回事?”伸手想要掀開簾子,一根黑箭直直射來,她嚇得愣在原地不敢動了。


雲若蘭雖沒有見過遇刺的場麵但是也聽過,把春丫頭拉過來,“有刺客。”隨後不斷有黑箭朝著窗口進來,幸是馬車挺堅固的,其他地方都沒有射透。


馬車已經行駛進了郊林,準備往山上走的時候,就突然出現一群黑衣人,幾十名侍衛紛紛飛身下了馬把馬車包圍住,齊寒亦站在馬車前空手接下一根黑箭,看了一眼箭頭,手腕一翻,黑箭按原路射回,一名黑衣男子還沒來得及反應便沒了氣息。


很快數名黑衣人便血染雪地,處於劣勢。齊寒亦鋒銳的目光掃了一圈,落在了一根樹幹上,手腕一翻準備出劍射去。那人見此,扭頭示意另一處樹幹上的黑衣人出手。黑箭像是隻隻黑鷹般從齊寒亦身旁掠過,直直射進了前輛馬車的和黑馬上,黑馬驟然一痛,前蹄一仰,後急急向前奔去。馬車裏的兩人嚇出了一身冷汗,齊寒亦目光一凜,隨手折下樹枝射去,又返身騎上馬向馬車追去。


樹幹上的那名男子,守不住肩膀的同意,朝下載去。


馬車毫無方向的奔跑著,幸好這裏是綿延不斷的山脈,隻要馬不翻倒,馬車便無事。後麵追著的齊寒亦緊繃著側臉,緊盯著馬車的去向,隨後手一緊,馬立即朝著另一個方向而去,準備在前麵截住馬車。


馬車裏,雲若蘭勉強使得自己鎮定下來,手不停的撫摸著小腹,“丫頭,我肚子裏有了孩子,不知他是否能夠活下來。”此時她已經不知道後悔了多少次,可是近日的事情實在有些蹊蹺,仔細一想,難道府中的人傳了出去,當日她提起的時候隻有三個妾侍最值得懷疑……


“快跳出來!”馬車外的一聲厲喝打斷了雲若蘭的思考。


雲若蘭帶著春丫頭爬到最前麵,扯下簾子就見周圍的景色急速後退,可見馬車跑的有多快,“丫頭,你先跳,快點,不要猶豫。”


春丫頭早就嚇得哭了起來,可她清楚記得剛才雲若蘭說的話,畏懼的看了看外麵,便把雲若蘭推到了外麵,“王妃主子肚裏有孩子,你先跳,丫頭沒事。”


雲若蘭聞言心裏頓時暖暖的,咽了咽口水,搖搖晃晃的站起來,瞧準齊寒亦所在的地方閉上眼跳了過去,當落入溫暖的懷抱才心安了,又想到了丫頭,“王爺,快把我放下,丫頭還在馬車上。”


齊寒亦勒緊韁繩,馬的速度才慢慢降下來,把雲若蘭放到地上,自己又騎馬向馬車方向追去。馬車已經進了一處叢密的樹林,樹與樹之間隻能勉強容得馬車過去,春丫頭手緊緊扒著,看到前方不遠處就是到了山底,如果衝過去定然會粉身碎骨,她還有很多好吃的沒吃呢,於是一咬牙縱身一跳。


齊寒亦剛接近馬車就看到一個青色身影跳了下來,他想也沒想就飛身而去接住拿到身影,隨著一起滾下了山穀,懷抱中的春丫頭大氣不敢出一個,齊寒亦動了動有些發疼的後背,“你還不準備起來麽。”


春丫頭才意識自己身上一點都不痛,睜開眼就發現麵前一張俊臉,尷尬的傻笑兩下,“謝謝主子。”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