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42


d-種厭惡,“明玉王爺不要忘了,我是何府的大小姐。”


“何府的大小姐,何莫溪,何老將軍最疼愛的女兒,可是本王是王爺,要一個女人他們又說得了什麽。父皇最是喜歡看到自己的兒子娶一個喜歡的妃子,可惜你隻能當妾了。哈哈……”衣服的撕裂聲伴隨著狂笑聲,齊寒玉猙獰的麵孔印在何莫溪瞳孔中,何莫溪身體瞬間落入冰窟中無法自拔,隻能做簡單的反抗,側臉清楚的看到齊寒城隱忍的拳頭下一滴滴的血落下,她突然綻出笑顏閉上眼,欲要咬舌自盡。


“嘭”的一聲,門豁然打開,“王爺……宜親王爺帶兵而來,已進入宅中。”侍衛也不管屋裏發生了什麽急急的報道。


床上的齊寒玉倏地起身,係著腰帶奪步而出。何莫溪懸著的心才落下來,側身朝著內側流下來無聲的淚水,齊寒城抽盡了全身的力氣坐回到椅子上,緊繃著的側臉也緩和下來,宜親王爺……還是來了。


草原上天色盡黑,軍營裏大夥都熱鬧的坐一起吃飯喝酒,帳篷外駱明牽著丫頭小心翼翼的向馬廝走去,兩人熟練度的牽著馬走出軍營,待到了一裏外才翻身上馬絕塵奔去。馬上春丫頭終於洋溢著往日揮之不去的笑容,笑眯眯的看著駱明,忘掉了所有。兩人也不管什麽方向隻是一個勁的往前奔馳。


正文 74 顧家蕭敗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5 16:26:48 本章字數:3439


半個時辰後,兩人略有些累的下了馬準備歇會,又怕被人發現追上隻好一邊牽著馬一邊喝著水緩步而行,沒走幾步,黑暗中隱約可見一個人影,駱明攔住春丫頭,小聲道:“可看清是什麽?”


春丫頭眯著眼看了一會隻覺得熟悉,“駱明哥哥,咱們上馬跑吧。他總是跑不過馬的。”


“好。”於是兩人又翻身上了馬,一甩馬鞭,兩匹馬不知疲絕的向前奔去,離那黑影越來越近時,春丫頭的心不由提起來,隻希望是一個路人,可是她卻總覺得前方那人一直盯著自己,手裏抓著韁繩手心滲出了冷汗,一閉眼手中一緊,馬頭微微傾斜著,就要從黑影身旁奔馳而過。


黑影身後的大黑袍隨風搖曳,看到越來越近的馬,提力飛身,在兩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時,黑影已經落在了春丫頭身後。長臂一伸抓住春丫頭握著的韁繩,馬穩穩收蹄,春丫頭扭動著身子想要掙脫,男子按住她,向駱明冷冷說道:“你先回去。不要再讓本王看到今日的舉動。”“駕!”一聲厲喝,馬調轉朝著另一個方向去了。


“壞人……放開丫頭,丫頭要下馬。”奈何自己力氣太小,根本掙脫不出身後人的懷抱。


“不要動,坐好。”夜色下,他沙啞低聲在她耳邊纏繞著,那聲音無形中帶著命令不得不讓丫頭安靜下來,“以後不要萌生這種想要逃脫的念頭,你以為能逃多遠,還不是乖乖的被本王捉回來。”


春丫頭失落的靠在他的懷裏,無名的安全充斥著全身,“你怎麽知道……我們要走?”


“你的心思都寫在臉上,本王怎能看不出來。”在今日下午,駱明和她相伴回來時,見她臉上純淨的笑容便猜出幾分,傍晚兩人借故要單獨在帳篷內吃晚飯,更肯定了想逃的想法,“為什麽要走,不要你的寒城的哥哥了,他後天來接你,你要不在怎麽辦?”


“我……丫頭不知道。丫頭不想安於這樣的生活,隻想和駱明哥哥平靜的遠離。為什麽總要有那麽多人死去,綠衣,白衣,紫衣,寒城哥哥的妹妹,還有丫頭不認識的人。他們為什麽都要死。”綿綿傷感的聲音帶著濃濃的不解,又想起什麽,手抓緊寒亦的衣袖,“後天,寒城哥哥便來接丫頭了麽。”


馬匹緩緩行著,在一處清湖旁停下來。齊寒亦抱著她下了馬,獨自走向湖泊,那背影在丫頭看來特別的孤涼,仿若生活在大草原上獨來獨往的狼,她也不由走過去隨著在湖邊坐下來,天空中圓月倒影在湖泊中間,湖水越發的湛藍。


“死?那些人的死在他們,我眼裏看來都是再也熟悉不過的場景,曾經我也對那些冰冷的屍體畏懼過,可是當你處在一堆冰冷的屍體中時那種感覺不是恐懼而是麻木。無用,沒有價值的人遲早都會被人心吞沒。我,七歲時便懂了。要讓自己走下去隻有兩條路,要麽別人死,要麽你死。隻要是人都想要自己活下去,甚至活的更好。所以便會有更多的人為我而死。你,的身世,注定了今生會有人為你死。”


春丫頭似乎被似懂非懂的話語困著,無力的掙紮,又因為最後一句話她瞬間清醒過來,“我的,身世,你知道什麽?”


齊寒亦隻是笑笑並沒有回答,而是飛身掠過湖泊在對麵的低矮山丘處消失。春丫頭不由皺起眉頭,看了看四周寂靜空曠的黑暗,不由縮了縮身子把頭埋進膝蓋間,對自己暗暗說道,丫頭,你要學會長大。等齊寒亦返身回來時,已能聽見她一淺一深的呼吸,月色下清秀的五官異常安逸。他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嘴角上揚著,把她抱回了軍營。


果然如齊寒亦所說的,她在這裏的第四天,齊寒城城便來了。當日齊寒亦正好帶兵出去應戰,單雨招呼著齊寒城進了軍營,正在一處和夥食大叔說話的春丫頭一眼便看見了,高興的跑過來撲進寒城的懷抱,齊寒城摸摸她的腦袋,“這幾日可好?”


春丫頭鑽出小腦袋,甜甜笑道:“很好,就是很擔心寒城哥哥。”


“公子,先進帳篷裏,外麵風沙大。”單雨恭敬的請幾人進去。


齊寒城擺擺手,“既然你們主子不在,我便不多呆了。這麽會回去還能趕在天黑之前。與你們家主子說一聲,宜親王爺三日後會來找他。”沉吟了片刻,語氣惆悵,“替我謝謝你家主子。”語落,便牽著丫頭轉身出了軍營。單雨也不好在做挽留,隻是跟著他們出了軍營,見馬車走遠才返回來。


臨近天黑時,馬車平平穩穩的駛進了錦城,在寒君府門口停下。春丫頭一下馬車一聲不吭的跟在寒城身後,幾人進了院子,裏麵已經恢複原樣。隻是明顯感覺沉悶了很多。跨進正院,她目光不由落到石階處,發呆時被寒城拉著進了書房。


正在用雞毛撣子掃灰的何莫溪扭身過來,笑意盈盈:“丫頭回來了,你們趕了這麽多天的路。田縷,去給公子,丫頭吧剛熬好的銀耳蓮子粥端來。”那神情就似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一樣。


春丫頭坐下來玩著手指,嘀咕道:“不過一日而已。”


“丫頭是一日,可是公子可是趕了三日的路程,是直接到關外接你回來的。在軍營裏肯定沒有吃好,一定又抱怨了。”春丫頭被說中心事不自然的笑笑,說話間田縷已端來熱粥,何莫溪淨手給公子端過去,“這可是我從外麵剛買回來的,熬得正香,蓮子還是田縷特意挑選的。”


春丫頭端起來趕緊喝了幾口,確實覺得很香。田縷麵色沉重,看了看何莫溪的笑顏,終究是硬著頭皮“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公子,如新的家人剛剛來找奴婢。奴婢……奴婢不知道該怎麽回答,就告訴他們如新得了重病,不能見人。他們猶豫著才回去了。可是這不是持久的辦法。”


“這次都有誰去了。”


“如新,紫衣,還有魯婆。昨日回來時就吩咐冷遲厚葬了。隻是魯婆和紫衣沒有家人還沒事。如新,她的家就在錦城,有些不好交代。”何莫溪沒遇到這種事情,所以想著公子回來再說。


“既然田縷已經說了得了重病,那明日何莫溪專門到如新家裏一趟,就說如新重病在夜晚突然而去,在給如新家裏多留些銀子。”對何莫溪說完,又看向田縷,“如果你不想在這裏當差,明日便叫何莫溪把你送回城主府。何莫溪會說清楚你自不必為難。”


如新想也沒想就磕著頭,“奴婢願意留在府上,奴婢相信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一句話倒是惹得眾人心裏烏雲散開。


第二日大一早,府上便來了一位麵色威嚴的貴人,五十來歲,行動之間還略顯年輕時的風采。齊寒城再後聞言便大步向前院而去,一進大堂便看見來人站在壁畫旁打量著。


“皇叔,您也喜歡這壁畫。”


此人便是宜親王爺,當今皇上唯一弟弟。自從皇上登基,宜親王爺便到了源城不問世事,眉目之間與皇上果然有三分相似,宜親王爺轉過身來,“這壁畫在如今極為難得,估計當今已經沒有人有這樣的手藝了。”


“嗯,當初就是看中了這壁畫才買下宅子。”齊寒城請宜親王爺坐下,並吩咐倒上茶水,“那日多謝皇叔解救,要不然寒城就該後悔一輩子了。”


宜親王爺聽著提起此事蒼老的臉上立即露出不滿,還順手拍了桌子一下,“你父皇太過縱容老四了,這樣的兒子怎麽能夠執掌大權。不管是不是因為我和你母妃的關係,當日的事情我都會做。我雖然遠在源城,但是都城的事情我不是不知道。皇上的性子我也是自小的就知道的,要不然也不會一開始就卸下權力,要不然就和當年顧將軍的結果是一樣的……他做事情太不考慮感情。”


“皇叔對顧將軍的事情了解多少。”既然提起便順帶著問問。


回憶到過去的事情,宜親王爺臉上越發的滄桑,“當年就是顧啟,我和你父皇一起打下的大興的江山。要是沒有顧啟,隻怕隻是這江山根本就不會成了齊家的。他驍勇有謀,是個特別善於大戰對敵的將軍,很多百姓都受過他的恩澤。隻可惜江山大定,皇上登上皇位的第九年,顧啟因為常年征戰留下病禍便移交了軍權,沒想到你父皇早就疑心大起,顧啟沒有了兵權更是和他之意,當晚就派人殺進顧府,致使顧家一百零五口人紛紛慘死,一夜之間顧家蕭敗。我當時得知事情時在關外已無法阻攔。這件事讓我更加寒心,一個月後我回來交了兵權去了源城。”


“顧家當時全部死,沒有一個人生還麽?”


“沒有,兩個兒子和一個孫子全部都沒有活下來,這件事過後皇上便封了消息。幾年後,顧府被拆,就是如今的明亦王爺府上。你問這個幹什麽,難道遇上了顧家的後人。”宜親王爺不由眼底出現一絲光彩。


齊寒城緩緩搖搖頭,“隻是被皇叔提起想要問問。那年,也是暖芙和暖蓉生下的時間,怪不得您狠心離去沒有進宮看母親。”


“我走之前悄悄去看過你母妃,是你母妃堅決要我走的。她也知道皇上的性子,隻有我走才能保住所有人的平安。”宜親王爺這一生沒有妃子,他從二十年前就一直掛念著一個人,可惜當時她已為人妻,“昨日我見了她,她很掛念你,知道暖芙也去了,便舊病又犯了。你不用擔心,宮裏有刑禦醫在。今日我來是告訴你,如果以後用得著我一定要說,我此生最遺憾的就是沒有保住自己的兩個女兒,所以以後隻能保住她唯一的兒子。”


正文 75 驚慌失措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5 16:26:48 本章字數:3530


齊寒城麵色一冷,“不,皇叔,是我沒有保護好妹妹,她們都是因為我而死,我絕對不會放過那些人。”那些人他一個個都不會放過。


宜親王爺見他戾氣逼人,便懂了他的想法,也不再多說,“那今日就到此。現今你大可放心在這裏住著,明玉王爺在短時間內不會再胡來。”已起身,麵上已恢複剛進來時的威嚴,齊寒城忙走過去送他出去,腳步已帶了幾分輕鬆。


即使明玉王爺不會在如此放肆,但是不能保證其他人會再當日那般氣勢洶洶而來,所以齊寒城飛鴿傳書不過兩日,一大批暗衛匆匆從都城而來,在暗處隱下。府內的丫鬟明顯少了很多,因此府內顯得很是沉悶。


錦城除了廟會最為著名,其次便是一年一度的渡水節。七月十二這日,錦城城南的晏子湖便是熱鬧非凡。晏子湖周圍楊柳依依,柳枝不斷搖曳著,站在楊柳下的女子羞紅了臉拿著荷葉遮著笑顏與男子談笑著。有些膽子大的女子甚至挽著男子的胳膊笑著倒在男子懷裏,頗有些雅致的便坐船遊蕩在湖上談笑風生,飲酒談心。


齊寒城也不忍春丫頭終日呆在府上無趣,帶著何莫溪和丫頭一起來到熱鬧處。春丫頭一見如此繁盛的場景,便指著湖上的小船,嚷嚷著要坐船。齊寒城無奈的笑著搖著頭,牽著她的手向湖邊而去,準備伸手讓一名停靠著的船夫過來,就見一艘略有些豪華的船隻在三人麵前停下,船頭站著的錦欣巧笑如嫣,熱情的招呼著幾人上船。齊寒城便淺淺一笑答應了,待三人都上了船,船便沿著河岸緩緩滑著。


船艙內,擺著一張低矮的茶桌,桌上備好了各色糕點。錦欣見春丫頭眼睛亮亮的盯著那幾盤糕點,便拉著她坐下,“不用客氣,丫頭想吃就吃吧。”春丫頭噙著手指向寒城看去,錦欣反倒不介意,“放心吃吧,難道我還把自己毒死自己不成。”完全是玩笑之話,春丫頭便伸出手拿了塊花色的糕點塞進了嘴裏。


“這丫頭就是比較貪吃。”齊寒城忍不住寵溺說著。


錦欣笑出聲來,“還是小孩子,當然就應該寵著。我小時候也是如此的調皮,想要什麽便撒嬌讓爹爹買,爹爹有時候忙的顧不上我,我就大鬧到他書房。沒有爹娘的孩子都是不幸的,這丫頭是個孤兒就該好好寵著。”看到不吭聲的何莫溪,“莫溪應該知道被寵溺的滋味。”


何莫溪對於那件事她心裏始終是有些芥蒂,所以隻是淡淡的說了句,“太過寵溺了便是縱容。”


聞言的春丫頭忙擦擦嘴,,塞著滿嘴滿是委屈,猶豫道,“莫溪姐姐不喜歡寒城哥哥寵著丫頭麽。”那無辜的明眸真是讓人不忍傷害,一嘴的碎屑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