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28


d-,目光幽深,“如今先不管他。”


寒城看了一眼他道出心中的疑惑:“你怎的知道她在哪?”


“她是我的人,我當然知道她在哪,如果下次在遇到這樣的事情,不管是誰我都不會饒恕,即使是何莫溪,連一個丫頭都看不住,要她何用。”句句陰冷,深邃黑眸底帶著寒氣。


“當時那種混亂情況,發生這樣的事很正常。”


寒亦聞言勾出嘴角,“如果我再去晚一步,丫頭就被蕭碧天吃了,你還鎮定得了。”鋒銳的目光直直射向寒城,饒有興趣的看著他的病情,寒城果然瞳孔緊縮,身體一震,右手緊握著茶杯,鮮血從指縫中流淌出來。寒亦起身踱步到窗前,“傾城的府上我有安排的人。”


寒城漸漸的放緩呼吸,拿出錦帕從容的把血跡擦幹淨,仿佛什麽事業沒發生一般,低喃了一句,“我們與蕭碧天隻是生意關係。”看了看寒亦有些疲憊的側臉,“你在蒙水城休息一夜再走吧,趕了這麽長時間的路。”


“不了,父皇今日已經下旨派我去擊退匈奴人,監軍是丞相的人,明早必須出現在軍營裏。”說完便消散而去,消失在門外,不一會就想起急促的馬蹄聲。


春丫頭沐浴後,寒城便帶著丫頭直接從後院而出上了早已備好的馬車,馬車一路向東而去。夜色朦朧,馬車行進林子內方覺的有些涼快,裏麵春丫頭把玩著自己的長發側躺著發呆,寒城不時看看她,有些擔心但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剛才聽到她差點被蕭碧天……心裏沒來由的升起一股異樣的怒氣,反反複複把書放下又拿起,始終是那一頁,可見心裏是有多沉悶。


春丫頭突然使著性子踢了踢馬車,“寒城哥哥,丫頭心裏不舒服,可是丫頭不想哭。莫溪姐姐說一直哭的丫頭會討人厭,寒城哥哥就不會喜歡了。”燭光下,她明眸璀璨,宛若夜空中那最亮的星。


寒城放下書把她攬到懷裏,“想哭就哭吧,不會討厭丫頭的,哭出來好受一點。”


春丫頭鑽出小腦袋,抱緊寒城,他身上總是有淡淡的清香給人一種安心,她咬著唇角試著問他,“丫頭和傾城做那樣的事,會不會生小孩,丫頭不要他的小孩。”似是賭氣一般,說的極為輕鬆。


“不會,丫頭想多了。以後離那傾城遠一點,我再也不會丟下丫頭了,讓丫頭傷心了。”失而複得的感覺充盈在身體裏,吻吻她的額頭,“就像親丫頭的額頭一樣,這都是疼愛的丫頭的意思。”


“可是,他親丫頭很討厭,丫頭卻喜歡寒城哥哥的親。”春丫頭又搞不懂了,皺著淡眉很是苦惱的樣子。


“因為丫頭不喜歡他,隻有喜歡的人親才會覺得幸福,丫頭以後就懂了。”


春丫頭才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又立即換上純真笑顏,探出頭去,在寒城臉上親了一下,“寒城哥哥喜歡丫頭麽,會討厭丫頭的親親麽。”


“好了,趕緊睡吧。再不睡明天就不能玩了。”麵對她不斷敏感的問題,寒城隻能選擇逃避,說她最喜歡的,春丫頭果然閉上眼睛重新鑽進他的懷抱,沉沉睡去。寒城吹了燭火,馬車裏黑了下來。在黑夜中抱著丫頭覺得心裏特別充實,似乎都快依賴這種感覺了。


蒙水城的東麵便是江南水鄉的雲城,大興王朝唯一河流羅河由西經過落水城,蒙水城達到雲城後,一條從城中穿過,另一條從城外穿過。因此雲城城中處處可見水流,主街便是以河流貫通東西,兩邊倚河而建的店鋪,店鋪外是一條狹窄的青石板路,兩邊河流上一條條石拱橋相連。這裏的天氣也是變化很快,多以雨季。


今日難得一見的好天氣,陽光明媚,青石板的街道上吆喝聲不斷,極其熱鬧。


馬車內的春丫頭一臉興奮的掀開簾子,卻見馬車離那熱鬧處越來越遠,她便問道:“我們不在這裏?”


寒城把她拉回來讓她坐好,“城外也很熱鬧。”


大概過了一刻鍾的時間,馬車才停下來,兩人一前一後下來,春丫頭環視一周,果然城外也很熱鬧,一條寬寬的河流一直延伸到看不到的盡頭,河麵上大大小小的船隻停靠著,岸邊的幾座閣樓門口亦是人流不斷,寒城拉起發呆的她進了一家五層閣樓,名為遙江樓。


裏麵很大,一層的東麵是客人落腳的地方,有很多擺著的桌子和穿梭端著菜肴的小廝,另一邊是堆放著的貨物和忙著點貨的人,樓體在正中間,寒城幾人上了二樓,二樓相對安靜一些,坐著的人衣著比較華麗,三人依窗而坐,正好能看見外麵的江麵景色,春丫頭直接趴在窗邊自顧的看了。


冷遲不一會穩步上來,坐下,“公子,他們大概傍晚時分才能到。”


寒城沒有回答,而是吩咐冷雀,“點菜吧,照舊。”拉過丫頭來坐下,“先吃飽,一會帶丫頭出去玩。”


飯菜很快就上好了,春丫頭看著一桌的清淡菜肴也沒抱怨,能夠穩穩坐在這裏吃飯就很不錯了。拿起大饅頭大口吃了起來,還不時瞅瞅外麵。一頓飯吃的極為安靜,飯後寒城帶著丫頭上了四樓的客房,客房內擺設齊全,寒城打開包袱拿出一件淡青色的長袍,讓丫頭換上。


不一會街上就出現一個錦衣公子,身旁一個眉目清秀的小廝,後麵跟著一個黑衣男子。三人沿著河岸的街市轉了一圈。那小廝手裏提滿了各色小吃,侍衛冷冷的,麵露諷刺,小廝不一會就扭頭狠狠等他一眼,還得意的晃晃手中的小吃炫耀著,揚起下巴滿意的吃著。三人沿著街市轉了三圈便快到了午時,準備回遙江樓裏。


春丫頭低著頭把最後一根糖葫蘆的最後一個咬下來,腳下步伐不停,正準備抬頭呢,眼前一黑,腦袋一痛,她被對麵的人撞的連連後退,抬眸間對麵那清秀女子劈頭蓋臉就指著她罵了起來,“哪來的小廝,竟然敢撞本小姐,你是不是沒長眼啊。”


春丫頭被姑娘的刁蠻嚇得都不敢嚼嘴角的吃食了,心裏卻暗暗罵了一句,沒長眼的。


寒澈立即把春丫頭拉到懷裏,見是赫淩葉,便冷冷的看著她,“赫小姐還是如此刁蠻。”


赫淩葉沒想到他這麽直接,臉色瞬間有些發白,“我還以為是誰呢,看在王爺的份上,就饒了這小廝。”她雖很任性,但是也不至於太無理取鬧,“你能告訴我明亦王爺在哪麽,我找他有……急事。”


寒城瞧她一身正常的閨房之女的裝束,便反問:“你和誰來的?”


赫淩葉放在腹部的手絞著,吞吞吐吐的答道:“三公主還有明玉王爺,我聽說明亦王爺在這裏,便讓哥哥帶我來。可是他不肯,我便讓三公主陪我來,靜妃娘娘沒辦法隻好叫明玉王爺也跟著,來保護我們。她說就當是我們來遊山玩水了。我可沒告訴他們我是來找寒亦……明亦王爺的。你就告訴我吧,好王爺……”伸手扯住寒城的衣袖。


寒城麵不改色的抽出自己的衣袖,“如今匈奴來犯,他應該在北方,怎麽會在這裏。”


赫淩葉立即懊惱的搖搖腦袋,“你說的是真的,他去北方了。都怪哥哥,竟然騙我,說寒亦來了這裏。哼,等我回去不收拾他。”自言自語的了半天,才抬頭笑了笑,“既然碰見了就一起進去吃飯吧,我請你們。”


寒城不理她拉著丫頭轉身就走,而三公主和明玉王爺也正好走過來,明玉王爺見是他,忙笑著攔住他,“六弟,既然都見了,就一起吃個飯吧。看三妹也在呢。今日我請客啊。”極為熱情的笑從側麵看卻極為的虛假。


寒城才頓下腳步,不做推辭,“好。”


於是幾人一起上了遙江樓的二樓,春丫頭坐在寒城的右邊,隻顧著低著頭不說話,丫頭右邊的赫淩葉對這個小廝本來就沒好映象,此時見她也坐著便板著臉,吩咐道:“給本小姐夾菜,上酒。一直傻坐著幹什麽。”


正文 49 興師動眾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3-5 16:26:46 本章字數:2183


寒城不經意間皺了一下眉頭,伸手攔住丫頭的肩膀,對在坐的解釋道:“這丫頭是我寵慣了的妹妹,赫小姐還是不要為難她了,她膽子小怕生。”那輕柔的語氣極為寵溺,不顧眾人詫異,拍拍丫頭的肩膀,“快吃吧。”春丫頭才對他莞爾一笑,吃了起來。


三公主齊暖聽微微一眯眼,輕傲神情立即爬上秀麗五官,伸出筷子攔下丫頭剛好夾住的一塊紅燒肉,嫌棄的連筷子一起扔了去,毫不客氣的說道:“本公主不喜與這等丫頭一同吃飯,她還是站到一邊的好。”與赫淩葉的刁蠻不同,齊暖聽是高傲的蠻橫。


“是麽,看來,我也沒有資格與你一同吃飯了。”寒城不冷不熱的加硬語氣,抱起春丫頭轉身就要走。


齊寒玉瞪了妹妹一眼,忙笑著讓寒城重新坐下,“妹妹他一向說話不著邊際,六弟不要與她計較,我們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吃個飯。”故意嘴角一沉,“暖聽,你再這樣就把你送回都城去。”


“哼,不過是一個暖床的丫頭,都寵的到天上去了。”齊暖聽依舊是尖酸刻薄的不依不饒的語氣。


春丫頭被他們之間的氣氛弄的有些無措,抬眸無辜的看著寒城,寒城才柔了臉色安撫她繼續吃飯,丫頭動作之間明顯膽怯了很多,寒城並沒有怎麽吃反而一直給丫頭夾著菜。


“六弟來這裏也是遊山玩水麽,要不是淩葉吵著要來,我們也見不上六弟。”齊寒玉臉上總是掛著溫雅的笑容,讓丫頭看來卻極為不舒服。也不管寒城回不回答,齊寒玉又說了起來,“我們也是一路從都城玩到這裏,以前總是呆在都城,如今出來才知道外麵的不同,於是很羨慕六弟,這麽多年在外一定把整個大興王朝的美景都看遍了。”


寒城淡淡應了一句:“我是有事而來。”


齊寒玉才恍然大悟,“也是,六弟產業這麽多,忙是自然的。前兩日聽說孤冷城突然夜間被匈奴人攻占,六弟也是極為幸運,不過倒是可惜了那些被殘害的百姓。”又是連連歎氣,寒城半斂著閃過寒光的眸子,沒有應話。


齊暖聽胳膊肘撞了一下齊寒玉一下,“別老說這些,本公主聽著就煩。”


“公主,今晚咱們去聽聽紅船上的憐人曲吧,我來的時候已經都打聽好了,咱們再好好喝一晚上,明日就起程回都城怎麽樣。我有些想爹娘了。”其實是在聽說心上人不在這裏後,她就打算回去,再想辦法去北方。


齊暖聽一聽有些不樂意了,“你不是說要多玩幾天麽,怎麽突然要回去,本公主還沒玩夠呢。”


赫淩葉聞言立即苦了臉,求救似的看向寒城,寒城哪管她啊,陪著丫頭說這話,齊暖聽最看不得丫頭的那一臉純真的笑容,又瞧見赫淩葉的眼神,還以為是她移情別戀,有喜歡上了寒城。總之都是好姐妹,就起身走到寒城身旁拽起丫頭一巴掌甩了上去,聲音清脆響亮,“你這個賤丫頭,竟當著淩葉勾引王爺,本公主今日就要教訓教訓你這個不知好歹的丫頭。”


“公主……”赫淩葉不知所以的叫了她一聲。


齊寒玉則是坐在一邊看著好戲的樣子,但又不能太明顯,責怪的叫了一聲,“妹妹。”


寒城立即冷了臉,抓住齊暖聽還要扇丫頭的手腕,語如寒霜,“我說的話你聽不懂麽?!”


“你……你,你竟然為了這個賤女人欺負自己的妹妹。”齊暖聽囂張的氣焰不改。


周圍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寒城鬆開她的手腕間用力把她推過一邊,“我從沒承認過你是我妹妹。”本就不是一母同胞,性子有如此蠻橫不講理。攬著丫頭轉身上了樓去。


“公主,你是不是誤會什麽了,我喜歡的是你三哥,你剛才怎麽會那樣說。”赫淩葉忙過來把齊暖聽扶起來,這個公主可是最難哄的,一向在宮裏任性慣了,她也不敢怎麽勸,隻是想著怎麽解釋清楚,齊暖聽聞言臉上怒氣不減,眸中越發沉寂。


“哥,你怎的不幫妹妹。還一直討好著那個寒城。”


齊寒玉皺緊眉頭,“你以為那寒城是簡單的,光他手上握著的產業就不可小覷。你有些太任性了,不過是一個小丫頭,你也如此興師動眾。”


四樓客房內,春丫頭坐在床上,右邊臉紅腫著,她硬是忍著才沒有哭,抓著寒城的衣袖,“丫頭做錯什麽了,那公主為什麽要打丫頭,丫頭疼死了。”


寒城打開藥膏給她輕輕抹上,“忍著點,丫頭沒做錯什麽,是她心眼太壞。”


春丫頭胖嘟嘟的手指緊緊抓著寒城的胳膊,咬著牙,覺得臉上涼涼的,才張開嘴,“那丫頭以後離她遠點。”


“嗯,離她遠一點。下午就乖乖的呆在房間裏,別亂跑。我讓冷雀在門外保護你。晚上我們就去江麵上看夜景,好不好?”許是和她在一起時間長了,語氣也不由帶著些孩子氣。


“好,丫頭也要聽紅船上的憐人曲。”


寒城明顯一愣,許久才反應過來捏了她的鼻子一下,淺淺一笑:“好。”


夜色降臨,江麵上可要比城裏還要熱鬧呢,喝酒的喝酒,聽曲的聽曲,亦是燈火通明,燭光閃閃,帳幔纏飛,船艙內人影晃動。


一條普通的兩層小船上,寒城負手而立與船頭,遙望著看不到盡頭的江麵,目光沉靜,那紋繡的錦袍隨風而舞。旁邊坐在船上的丫頭吧腳丫放在江裏麵撲騰著,獨自哼著小曲,小船另一邊的船夫熟練的劃著,小船緩緩前行著。


“公子,他們來了。”冷遲上前輕聲說道。


寒澈轉過身來,“讓他們上二樓等著。”後蹲下身子,“丫頭,不是想聽憐人曲,一會我上二樓談點事,丫頭就在一樓聽曲,好麽?”春丫頭甜甜一笑答應了,伸手讓寒城拽著她起來,兩人一起進了船艙,寒城把丫頭送進一樓的房間自己便上了二樓。


二樓內兩邊已經坐滿了七八個普通長衫,長相普通的男子,仔細一看便能發現各個目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