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211


d-嬤來好好教教。別讓景念公主將來嫁出去,讓外人笑話我們皇家的教養。”


齊景念嘴角扯出三分冷笑,“本公主自幼便被父皇寵在手心裏,連父皇都不忍責怪。皇嫂也有些太大驚小怪了吧。誰不知道在這宮裏,本公主不必像任何人行禮。”端過單竹送過來的茶水輕抿了一口,不顧太子妃的臉色,“皇嫂如果有事就坐下,沒事的話可以離開了。”


“你!齊景念,你也太過目中無人了,好歹我也是你的皇嫂,你竟然對我這麽不客氣。就算你是皇上百般寵愛的公主又如何,還不是一樣要被嫁出宮去,你也就隻能在宮裏囂張這幾年了。”太子妃畢竟以前是嬌生慣養的千金大小姐,心裏想什麽就說什麽,“如今我是太子妃,以後我就是皇後,也是這後宮之主。一個受寵的公主有什麽能耐與我相比。”


“單竹姨姨,你可是聽見了。皇嫂竟然在咒父皇和母妃死呢。”齊景念看都不看太子妃。


“請太子妃慎言,如果讓皇上和皇後聽見了,太子妃就不隻是被廢的懲罰了。”單竹也打心眼裏不喜歡這個蘇家小姐,曾近在都城裏高傲也就罷了,來個宮中還這麽囂張跋扈。


“皇妹,皇妹,皇兄給你帶了好玩的。”太子奇景晏帶著一臉開心走了進來,一眼瞧見太子妃也在這裏,便收了笑意,“你怎麽也在這裏?”


“給太子請安。”太子妃瞬間變得溫順可人,“我就是來找皇妹說說話。”


齊景念把太子妃的嬌羞的表情看在眼裏,自己起身甜甜笑著走到太子跟前,主動挽上奇景晏的胳膊,“皇兄帶了什麽好東西,昨日的風箏我不小心弄壞了。皇兄能再給我做一個麽?”拿過太子手上的盒子打開,齊景念眼睛一亮,“好漂亮的簪子!”


“風箏壞了,等皇兄有空了給你重新做一個。”奇景晏又拉著齊景念坐到一邊,拿出盒子裏的簪子解釋道,“這是匈奴進貢的珠寶,皇兄特意在父皇那裏選了幾樣好看的,親自給皇妹送了過來,皇妹喜歡就好。”寵溺的摸摸齊景念的腦袋。


被無視在一邊的太子妃簡直要把銀牙咬碎,她前幾日很鬱悶每天晚上太子都會在外殿親手做風箏,原來就是個齊景念做的。現在太子竟然還把匈奴進貢的珠寶挑給齊景念,真是可恨,要不知道還以為齊景念才是他的太子妃呢,她也不能任由齊景念得逞。


“太子,妾身一來念春宮就身子不舒服,太子帶妾身回去吧。”


奇景晏抬眸看了一眼一直站在殿中央的太子妃,皺了皺眉頭,“你要是身子不舒服,就讓宮女扶你回去。我還有些事情要與景念說,一會再回去。”


趁著太子與太子妃說話之際,齊景念朝著太子妃做了個鬼臉,太子妃瞧見更是氣的牙癢癢,自己屢次敗下陣來,隻好回宮在想辦法。於是拉過宮女手,太子妃一行人出了念春宮。


“景念,你是不是也覺得皇兄的太妃子很不討人喜歡?”奇景晏幫齊景念帶上一支簪子


齊景念狠狠瞪了他一眼,“皇兄明知道,好故作不知道的樣子。皇兄以後還是莫要拿景念來氣太子妃了,否則哪一天太子妃氣急了過來與景念報仇,景念可是攔不住的。”


“放心,皇兄把她的行蹤都掌握在手裏,隻要她來,皇兄就會隨後跟來。”隨機奇景晏收起嬉笑神色,“你今日去拜祭春姨姨怎麽沒有叫皇兄,小時候春姨姨對我最好。如今我不去拜祭,春姨姨定會不開心的。”


齊景念握住他的手,安慰道“沒事的,景念都和娘親解釋了。皇兄不是要幫父皇處理政務麽,況且皇兄也不是非要到今天才可以去拜祭,如果閑了也可以去。”


“嗯,對。下次就景念陪皇兄去,可好?”


“好。”齊景念愉悅應下。


雲錦十七年冬,景念公主十裏紅妝嫁給何府的嫡公子,何程。


正文 67 皇後番外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10-31 1:33:24 本章字數:2538


待字閨中之時,我隻是一名太傅的女兒,因為爹爹為官正直。所以家裏一直過的極為清苦,爹爹的俸祿勉強能夠維持我們的家用。娘親一直想要讓我嫁給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家做個賢妻良母就好了。可是在十七歲那年的夏日,爹爹每日回來都麵帶愁容,看著我的麵容神色又有幾分複雜,我想要問,可是覺得女兒家應該不過問外宅之事。


當一天院子裏杜鵑花開的正豔時,我還一心悠閑與半雪,和含雪丫頭在院子裏打鬧嬉戲。夜色中,爹爹邁著滿是蹣跚的步伐向我走來,並讓半雪和含雪先退下去。


爹爹進了屋子坐下來,等了好久才語重心長的與我說道:“若兒,今日在朝堂之上明亦王爺點名要你做他的正王妃。當時爹爹一驚,幸好皇上也沒有立刻同意,而是向明亦王府詢問了一下原因,明亦王爺說喜歡雲若蘭的性子。皇上滿意的點點頭,來詢問爹爹。”爹爹拍了拍我的肩膀,“爹爹說要回去問一下若兒,畢竟曾經答應婚事要若兒同意才可以。你也十七歲的年紀了,爹爹一直忙於朝堂之事沒有時間給你尋個好親事。若兒,你覺得王爺如何?”


我對明亦王爺的印象隻是在都城街上偶爾的一瞥,甚至連句話都沒有說過,所以心裏很是忐忑。雖然深處閨中,但是朝堂中的事情不是不了解,自己曾暗暗發誓要遠離這些複雜朝堂,可是如今問題直直逼來,她心裏很是糾結,抬起眸子,“那爹爹的意思呢?”


“爹爹的意思啊……”爹爹深深歎了一口氣,身子靠到椅背上,也露出來難以決定的神情,不過畢竟久在朝堂,就繼續說道,“爹爹隻能告訴你如今朝堂之上的形勢,和明亦王府的為人,剩下的就得看你決斷了,畢竟這是若兒的一生。做爹爹不能替你做決定。”


我咬著唇角,“那爹爹就告訴我明亦王爺可是一位良人?”


“良人?明亦王爺如今二十九的年紀,王府裏連個侍妾都沒有。都城裏的人都知道王爺對於感情太過涼薄,你嫁過去隻要安分守己。王爺是不會虧待你的。而且將來的奪位之爭,爹爹以為明亦王爺勝算較大。若兒,爹爹從沒有想過要把你嫁入皇家。可是如今……”


“爹爹,我嫁。就衝明亦王爺那句喜歡女兒的性子。想來明亦王爺不想娶妻就是不想要都城裏那些刁蠻任性,嬌慣的官家小姐。而女兒雖不能說是十全十美,但是也不必別人差。”我心裏有那麽一瞬是想要接觸一下那些榮華富貴,所以語氣出奇的堅定。


爹爹隻是慈祥的笑了笑,摸了摸我的發頂,“若兒,爹爹也相信你會做一個好王妃。好了,早點睡覺吧。這些日子你就莫要出去了,好好呆在家裏。估計過幾天就可以定下日子了。”


果然,五日後,就有王府一位管事婢女過來告於爹娘,日子定在五月初六。


五月初六這日,我穿上女子都欣羨的嫁衣,帶著鴛鴦戲水的蓋頭,由哥哥背著上了花轎。皇家辦喜事的規矩特別多,要先進宮後才能回到明亦王府。我下了花轎,蓋頭下一雙寬厚的手掌伸來,這是我第一次接觸男子,心裏緊張不已。男子也許等的有些不耐煩就主動拉住我的手,又是經過層層的規矩進了宮裏。再出宮時已是午後,我坐在轎子上累的苦不堪言,甚至有些暗暗後悔,為自己為何要這般委屈自己。可是轉念一想將來麵對的,也就不再多想。


讓我驚訝的是明亦王府的規矩並不多,隻是到了正堂上拜了天地我就被送到了喜房。那一天我認識了今生對我影響最大的兩個人,一個是明亦王爺,一個是顧春。那時她還是叫春丫頭,丫鬟們隻是說她是被王爺帶進府的丫鬟,因此我並沒有太過在意。


一夜紅鸞浮動,我經曆了這十七年來最痛苦的一夜。


隻是,婚後的第三日,我還未與自己的王爺說上十句話。王爺就因為邊關戰事,離開了明亦王爺,同行的還有那個長相清秀,總是帶著一臉純淨笑容的丫鬟。


一年以後,春丫頭被王爺帶回了王爺,而這次要永遠的住下去,讓我第一次嫉妒的是她竟然可以住進君亦苑,這是沒有王爺允許不得進入的院子。從丫鬟那裏打聽到,王爺對春丫頭並不是很寵溺,反而時冷時熱,就隻是像對一般的婢女一樣。


時間漸漸過去,我因為有了身子而越發對外麵的事情不想觸及,整日窩在屋子裏坐著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白天看書,晚上刺繡。這個王府裏發生的一切也與我毫無關係。


孩子誕生後,讓我第二件嫉妒的事情發生了,不管是奇景晏小時候還是長大了,都對春丫頭有種獨特的感情,連我這個娘親都不及。在沒入宮之前,我一直以為是自己對奇景晏太過嚴厲了,所以奇景晏對自己的態度是又敬又畏。


可是當明亦王爺登位,我成了後宮之主以後,才發覺根本不是這麽回事。奇景晏對顧春的感情不僅僅是因為顧春把他當作親人來看,但是原因至死我也沒有明白過來。


後宮的生活果然逐漸的迷失了那個清雅無爭的雲若蘭,我開始變得尖酸刻薄,想要把皇上占為己有的想法,而我最為針對的人就是我一直當作好姐妹的顧春。這個讓我又恨又無奈的女子,她每天那張小臉上露出的幸福笑容完全刺痛了我的心。還有每次皇上留宿無名宮的消息讓我無法入眠,我覺得後宮裏能夠得寵的隻有皇後,任何人都不可以。


我開始變得連我自己都不認識,開始設計,開始利用雪貴嬪,開始把顧春從自己身邊趕走。可是似乎連老天都在眷顧自己,顧春幾次觸犯皇上,甚至想要毒害,僅僅是因為當年那件事的真相,我覺得顧春一直莫名的傻,總是在為那些不值得事情把兩人之間的感情推遠。


顧春被打入冷宮,我知道隻要顧春不死,她和皇上之間的事情就沒完。所以我特意把雪貴嬪叫來,許她雪妃之位,讓她去斬草除根。我並不知道雪貴嬪與顧春有何恩怨,但是我看得懂雪貴嬪那雙眼眸裏隱藏的深深的恨意。


可是,令她沒有想到的是那晚兩人皆死於非命,一個是被單雪而殺,一個是冷宮走火。


而從那日開始,我的冷宮生涯也正式開始,皇上冷眼待我,從不留宿在永福宮。我隻能憑借皇後這個虛位在皇宮裏橫行霸道。一年後,我終於明白了,讓別人對你又恨又無奈,說明你在他心裏還是存在的,可是當你的所有動作在他眼裏隻是個笑話事,你才是最悲哀的。


雲錦十二年,我那天在永福宮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拿起匕首在自己手腕上狠狠一割,那種痛意和喜事那那夜的痛不差多少,她含笑閉上眼睛,不過最終被救下來。


那個夜晚皇上與我說了很多話,我也幡然醒悟了許多,然後哭了一個時辰,才知道自己錯的有多離譜。皇上去上早朝之前說道,“能夠知道自己錯了就好,就怕你會繼續錯下去。”


繼續錯下去,我那時也慶幸自己沒有錯一輩子。


正文 68
齊寒城番外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10-31 1:33:24 本章字數:2772


雲錦二年七月十五日,那天的撫州城細雨綿綿,我半躺在桃花樹下的軟榻上看書,淅淅瀝瀝的雨聲對我來說極為動聽,就仿佛是那天她一直在我耳邊撒嬌一樣。想起顧春,心裏感慨萬分。


雖然身處西南的撫州城,但對於都城的事情我一樣了解,曾經幾度想要衝動前去,可是都被冷遲攔住。我也曾想要找一個溫柔的女子,把顧春逐漸忘掉,可是我找不到要喜歡的感覺,見到那些嬌羞的女子,眼前就出現顧春的純淨笑容。這種感情已經紮根在身體裏,無法拔出。一年後我就不再談及感情之事。


原以為這天和往日一樣會平靜過去,可是當我看見雨暮中,向這邊跑來的冷婉,心裏已經莫名的感覺黑暗襲來,“出了什麽事,如此慌張?”


冷婉全身已經濕透,她很少有這般狼狽不堪的模樣,“公子,顧春她……都城快馬加鞭傳來消息,三日前冷宮走水,裏麵的人無一生還。”


那一刻如果不是自己承受力還算好,應該就和那些柔弱女子一般昏倒過去。我把從沒有看進去的書合上,又冷靜的問了一遍:“無人生還不一定顧春就不在了。皇上是如何說的?”


“皇上衣衫不整跑到冷宮,第二日就把顧春給葬了。奴婢也猜測是顧春自己自盡,因為那天傾城公子因她而死。按顧春的性子,自盡最有可能。”


我整個身子像是被抽空了,“如果連皇上都判斷是顧春已死,那就應該是了。”因為以皇上的性子,就是顧春死也隻能死在他身邊,他絕不會允許顧春離開,“蕭碧天竟然也死了……”沒說完的話卻帶著無盡的沉重。


“公子,當初您就應該把顧春帶出都城,就算是打昏也行。如今不過兩載,那個喜歡嬉笑的女子就走了。公子連最後一麵都沒有見到。自焚,那是一個心已死的女子才會做出的事情。不管顧春有沒有長大,她本性就不適合在皇宮裏生存。”冷婉與顧春相處的時間並不久,但是顧春是那種可以讓身邊所有人產生想要保護她的女子。


齊寒城良久沒有說話,誰都不知道他心裏到底有多難受,傷心欲絕也不為過。冷婉也知道如今說什麽也沒用了,見主子這個模樣,她轉身信步而去。雨幕之下,桃花林裏的嬌豔桃花沾上了水滴更加嬌豔,而那些連細雨都無法承受的桃花終究還是凋零在泥土裏。


直至天黑,齊寒城才直起已經僵硬的腰部,站起身子來,在遠處看見的冷遲打著油紙傘匆匆而來,“主子,晚膳已經準備好了。您莫要傷心了,身子重要。”


桃花居並不大,坐落在撫州城的南郊,這裏因為由特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