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92


d-往日那個鬆散的女子模樣,“單雨,你不知道這樣有多累人。我一點都不喜歡這樣的自己,怕變的連自己都不認識。”轉頭看向窗外,隱隱聽見乳乳的笑聲,內心裏的煩悶頓時消散了,她翹起嘴角,“走,和乳乳撲蝶去。”


陽光越烈,花叢中裏的蝴蝶就愈發多了起來。顧春聽著清脆動聽的笑聲,一展笑顏向乳乳跑去,乳乳正在認真的捉一顆牡丹花上的彩蝶,一個人影而來便嚇走了蝴蝶,乳乳咬著牙跺跺腳,扭頭,“娘親,乳乳都快要捉住了,可又被娘親給嚇走了。”轉頭眼珠機靈的轉著,尋找下一個落在花上的蝴蝶,乳乳很快便看到了一隻白色的蝴蝶,小心翼翼的走過去。


乳乳等待好了時機準備,兩隻手伸出來作出要抓蝴蝶的姿勢,等著那蝴蝶蒲扇著翅膀未曾發覺時,乳乳手極快就捉去,可惜還是慢了一步,然後接下來才是撲蝶的樂趣,乳乳似乎喜歡上了這隻蝴蝶,蝴蝶飛起來,乳乳就追上去,一邊跳躍著,一邊哈哈笑著,對這隻蝴蝶勢在必得,還不忘揮手讓單雪過來幫忙。牡丹花叢中,乳乳小小的身影歡快的奔跑著,小臉通紅。追了一會,乳乳終於是跑不動了,就一屁股坐到地上,“這隻蝴蝶可比乳乳還能飛。”


“來,乳乳,娘親給你擦擦汗。”顧春蹲下身子來,拿過幹淨的繡帕輕柔的給她擦著,“追不到就不要追了,何必一直跟著它跑呢。看把你跑了氣喘籲籲的,一會回去定然又要趴在娘親身上耍賴了,小淘氣。”又怕地上涼,就忙把乳乳摟起來。


乳乳把腦袋放到顧春的肩膀上,“乳乳跑不動了,那些蝴蝶一點都不乖。”


“就屬乳乳最乖了。”顧春抱著她準備往回走,就見初夏急急忙忙跑了過來,顧春撇撇嘴,“是皇上過來了麽,怎麽這般著急。讓他等等也無妨,我們母女還要賞花呢。”


“不是,是德貴妃要進來,門口的侍衛說沒有你的吩咐任何人不準進去。”


顧春隨手摘下一朵淡粉色的月季給乳乳插在發髻上,“讓她進來吧。那個方雪儀可是走了,要是沒走就把她先帶進屋子裏教訓,別讓德貴妃瞧見。”


乳乳一歪頭,閃著純真的大眼睛,“教訓,娘親要教訓誰呢,是不是聽了乳乳的話,罰她們跪到門外。乳乳可不可以看看她們被罰的樣子,一定很委屈。和那些跪在父皇宮外妃子一樣,乳乳最喜歡偷偷看她們委屈的樣子。好不好,娘親。”


“不行,乳乳是好孩子,不可以幸災樂禍。跟娘親去見見德貴妃,乳乳聽話。”


顧春抱著乳乳拐進大殿,就看到皇上也正好來了,德貴妃瞧見忙起身施禮道:“臣妾參見皇上。”等皇上擺手,她站到一邊,“臣妾真是來的不巧,才剛進門,皇上就來了。要是皇上與顧春妹妹有事,那臣妾就改日再來看望顧春吧。”


“你坐下吧,朕隻是有點累了來尋個清靜。”伸手抱過乳乳來,皇上眼裏再也放不下其他人,“乳乳今日可有乖,想父皇了沒有。頭上這多月季花有些難看,父皇給你摘下來扔了。”說著就摘下月季,隨手扔在了角落裏。


乳乳偷偷看了一眼顧春,“父皇,那是母妃特意該乳乳戴的。父皇這樣做,太傷娘親的心了。”掙紮著要從皇上懷裏下來,“乳乳不喜歡父皇了,父皇把娘親送給乳乳的東西扔了!”


皇上聞言頓時顯得有些尷尬,可是有外人在他怎麽好拉下麵子來道歉,隻好抱著乳乳進了內室,進行安慰。


“看姐姐氣色比去年好了很多,想來身子也好了很多吧?”德貴妃把羨慕之色收下來,自己不由得摸摸小腹,多希望自己生下來的孩子也能讓皇上這般寵著。


“身子還是這樣,時好時壞。”把德貴妃的動作看在眼裏,顧春淡眉一挑,猜測道,“貴妃妹妹可是有了,怎麽都不曾聽宮人說過。皇上恐怕也還不知道吧。”


德貴妃柔和笑笑,“姐姐真是聰慧至極,皇後都沒有看出來,姐姐一眼就瞧出來了。我也是前幾日才診脈,禦醫說已經有了是身子。姐姐也知道這宮中人心險惡,妹妹就瞞了下來,等到再也遮掩不住的時候說出來。能護多長時間就是多長時間吧。”


“不是我聰慧,隻是做母親的人都知道這種時時刻刻護著的感覺。說實話,皇後姐姐定然也是知道的,隻是也是為你瞞著罷了。如今皇上子嗣不多,且這一年妃子有身子的極少,所以一旦你有身子被所有人知曉,肯定會被人惦記的。妹妹在平時吃食上也多注意。”顧春早就深深體會到在皇宮裏要想誕下子嗣實在不容易。


德貴妃也點頭稱是,有那麽片刻的沉默後,德貴妃對著看到顧春純淨的麵孔上多了幾分淡然,心裏一直猶豫著的話到了嘴邊,又是掙紮了好久才開口,“顧春,去年那件事雖然最不了了之。但是我覺得你還是知道誰是幕後之人的好,畢竟家賊難防,此人此計不成還會在動手。”瞧了瞧殿內都是自己人,德貴妃繼續說道,“去年五月份的時候,有天夜裏我在宮裏無意走動時,發現有人暗中燒冥紙。上前一探究竟,隻見是個宮女。我並沒有驚擾她,而是讓新柔跟了上去,新柔回來說那名宮女是琴昭儀宮裏的打掃宮女。因為燒冥紙之事有些奇怪,我便讓新柔去打聽了一下,打聽之後才知道那名宮女就是初秋的妹妹。”


“初秋的妹妹在琴昭儀宮裏,初秋那時說自己是迫不得已,那妹妹的意思是?”


“我也隻是猜測,並不能證明那件事就是琴昭儀做的,但是初秋的妹妹在琴昭儀確實蹊蹺的很。再往下查也隻能查到這裏。我也隻是給姐姐說所,姐姐留個心眼就是了。”琴昭儀這麽做也不隻是為了顧春,也是在為自己著想。覺得自己呆的時間夠久了,德貴妃起身來,“姐姐閑了可以來妹妹宮裏坐坐,妹妹便先退了。”


德貴妃走後,顧春才開始細細想去年的事情,去年她隻是一時為初秋求情就沒有想著要查清楚幕後之人是誰,如今想來頓覺心驚,對幕後之人也就有了幾分興趣,於是叫來單雪,問道,“單雪,你可知道初秋的妹妹是在哪個宮裏當差?”


“主子……這件事,奴婢後來查到初秋的妹妹是在琴昭儀宮裏當差。”


“那你覺得這件事會是琴昭儀所為麽,如果不是她,還有誰會設計出此連環計。”如果不抓出來,那留在宮中隻會是大患,顧春愈發的想要知道真相。


單雪便細細分析道:“當時宮裏的妃子也就四個人,皇後,德貴妃奴婢覺得不可能是她們兩個。琴昭儀,此女雖然刁蠻任性,但是這等心計絕不是她想到的,如果是她,隻可能是有人暗中獻計。至於李貴嬪和雪貴嬪,兩人也有可能,一個是愛出風頭,一個是看起來柔柔弱弱的,這兩個人更有可能是設出此等連環計的人。不過,至於是誰,就很難判斷了。”


顧春把單雪的每句話都在心裏琢磨了一遍,覺得很有道理,用餘光看了一下走廊口,她低聲吩咐道,“這件事,我決定要查個清楚。這幾天你幾多在此事上費費心。要是真查不出來,也就算了。德貴妃想的對,此人肯定還會出手的。”


正文 32 園中潑水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10-12 1:34:18 本章字數:2082


兩人正沉默時,皇上就抱著乳乳走了出來,乳乳戳戳皇上的臉頰,“父皇,乳乳想要和娘親一起出去玩。要是乳乳和娘親說,娘親一定不會同意的。要是父皇和娘親說,娘親就肯定會同意的。所以父皇就勸勸娘親好不好……乳乳可以賞給父皇一個親親。”


乳乳這番話惹得殿裏的人都笑了,唯有顧春忍著笑還要裝作生氣的樣子。


皇上也難得爽朗大笑著,把臉先湊過去,”那乳乳先親親父皇,父皇就說服娘親。”還未說完,臉頰就感覺到一陣陣軟軟的,皇上心情大好,上前拉著顧春就往外走,連問都不問。


乳乳在皇上懷抱裏偷笑,“父皇竟然這麽輕易就騙了乳乳親親。”


顧春扯扯嘴角,對兩人的動作感覺幼稚極了,可是這樣的感覺連她都很貪戀,不覺握住皇上的寬大手掌,腳步也跟了上來,三人這是第一次這麽溫馨的在宮裏行走,羨煞了很多人。


皇上摟了乳乳時間久了,不由胳膊酸了,就點點乳乳的鼻子,“乳乳下來自己走,父皇抱了很久了,乳乳下來可以牽著娘親。”見乳乳欣然同意,他便把乳乳放下來,乳乳立即抓住顧春的手,皇上隻能放開顧春,站到乳乳的另一邊,嘴裏嘀咕了一句,“壞乳乳。”


永福宮裏正在給齊景欣紮頭發的皇後聽聞此事,把手中的梳子遞給含雪,自己整理好大紅鳳袍出了內室,站到宮門看到那邊隱隱的熱鬧場景,皇後手指漸漸縮進,狠狠掐著門框,“琴昭儀說的對,本宮不能坐以待斃。這麽一年,難保顧春會變。一旦顧春懂得後宮之道,本宮就會落於下風。顧春在皇上心底還是那般重要的位置,所以本宮也要為自己謀劃了。”


半雪把主子這半年來的變化看在眼裏,不像以前那般清雅脫俗,事不關己,反而凡事多了個心眼,甚至有時想的過多,半雪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她覺得隻要主子不受委屈做什麽事都不過分,於是應和道,“奴婢早就說過,再簡單的女子也會有私心。”


“你說的是,本宮都變了,更何況是顧春。昨天聽說她們相攜一起去無名宮,最後顧春不但訓斥了她們一頓,還把方雪儀給懲戒了。可見顧春學聰明了許多,要是再這樣發展下去,恐怕本宮的位置也會讓顧春感到威脅。”皇後提著自己的裙擺,坐會位置上,“半雪,你抽個聰慧一點的宮女到無名宮附近打掃,無名宮有什麽事情都要隨時來向本宮稟告。”


一陣暖風襲來,吹起了皇後的大紅鳳袍,群擺上的幾隻鳳凰仿佛是在半空中狂舞起來,展翅飛翔,那凜然的嬌柔側臉更是讓人敬畏三分,半雪站在身後呆呆的看著自己主子少有的淩厲氣勢,連走過來的霜雪也是一時停下腳步,準備道出的話憋在嘴裏一時說不出來,待到了暖風消落,皇後的淩然之氣隨之消滅時,霜雪才開口道:“主子,皇上帶著春主子去了禦花園。奴婢經過禦花園時,幾位妃子也正好在那裏。”


“如此甚好,本宮也去湊湊熱鬧。”皇後有興趣的勾起嘴角,柳眉一挑。


五月的禦花園可謂是熱鬧非凡,偌大的園子裏到處都是別致的風景,可見當初匠人之心。從月亮門踏進去,是拱立的白石冷峭,那雕刻而成的白石或形如猛獸,或如鬼怪,奇形怪狀。月亮門這邊靠近後宮,隻是微微仰頭便能看見羊腸小徑兩邊的飛樓閣宇,夏日樹木茂密,那些不太高的樓宇便隱於樹林之間,隱隱可見紅瓦白牆。


再往前走去,眼前豁然開朗,與花叢之間有一拱形石橋,白石為欄,欄上雕刻著精巧的各種動物,很是生動,乳乳興致冉冉的跑到橋邊與這些動物說起話來,皇上和顧春中在一邊看的好笑,顧春忍不住上前拉過乳乳來,“這些哪會說話。小心把乳乳掉進湖裏。”


乳乳揚起小臉,“乳乳知道啊,可是它們就和真的似的,乳乳就試試它們可會說話。”


走過石橋就是一座龐大的假山,假山上苔蘚成斑,到處都是藤蘿垂落,倒顯得有些幾分仙氣,這時也可以聽到潺緩的水聲,乳乳迫不及待的跑到了淺湖處,準備要下去玩水,皇上忙大步坐到光滑的石頭上,乳乳蹲下身子扭回頭來,亮著如黑曜石一般的雙眸,“娘親快來陪乳乳玩,這下麵有好多好看的石頭,娘親快過來看。”


清澈見底的淺湖的深度不過直到了半小腿處,湖下麵都是各色的石頭淩亂擺著,乳乳伸手想要拿起石頭,可是石頭早已被鑲在泥土裏,乳乳撇撇嘴,“竟然拿不起來。”


皇上摸摸她的腦袋,“乳乳想要玩石頭,父皇讓那些工匠給你找一些來。”抓住乳乳的胳膊把她拽回來,免得讓她踏入湖中,“裏麵滑,乳乳不能進去。”


乳乳隻好勉強的點點頭,“好吧,就聽父皇的。可是乳乳還是要玩啊。”小嘴一咧,露出淘氣笑容,乳乳水掬起起水來就往皇上身上潑去,讓站在不遠處的宮女一陣驚嚇,可是皇上發出歡愉的笑聲,拿手擋著潑過來的水,“不許擋,乳乳要潑水,讓娘親看父皇的笑話。”


站在所有宮女前的單竹翹起嘴角,看著他們這樣無拘無束的玩著,覺得隻有這樣皇上才會露出真實的一麵,耳朵一動聽到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單竹對身後的宮女吩咐道,“你們把這邊圍起來,任何人不準進來。記住,是任何人,她們問起你們就說是皇上的旨意。”


單竹在回過頭時,皇上已是滿是狼狽,明黃色的龍袍上浸滿了水漬,乳乳還要拉著顧春一起,顧春還是拘束了一些,才免得導致皇上全身都是水。皇上拉過乳乳捏捏她的鼻子,“為何不潑娘親,乳乳就喜歡欺負父皇麽,就不怕等以後父皇有了好吃的,不給乳乳吃。”


正文 33 傾城入宮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10-13 1:34:19 本章字數:3133


乳乳看了一眼顧春,然後煞有其事的說道:“乳乳知道娘親身子不好,最不能受冷。所以乳乳不能那水潑娘親,乳乳這是心疼娘親。父皇不能不給乳乳吃好吃的,不然乳乳以後不陪父皇玩,哼。”揚起下巴,露出絲毫不屑的樣子,那模樣是極致的可愛。


又惹得皇上哈哈大笑起來,對手中的乳乳真是愛不釋手,“乳乳說的對,要學會心疼娘親。乳乳也要快快長大,才能好好保護娘親。好了,父皇的龍袍也被乳乳給糟蹋了,要是讓別人看見可不好,乳乳和娘親一起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