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59


“好,外麵冷,咱們趕緊進去吧。”說著拉著齊暖聽一起進了府中,身後的兩個男人對視一眼,隻好一前一後的跟著進去了。


大公主是第一個搬出皇宮的,亦是最早結親的。這座宅子是當年皇上親自下旨修建的,因為大公主齊暖晨最喜歡夏天,設計園林時特意采用了南方的建築風格,處處精巧玲瓏,還不惜代價培植了各種花草,有些冬日見不上的花,隻要來公主府便可見到。而且在下雪之日能夠賞夏日花朵,實在是別有一番風味啊。


眾人三三兩兩的向著大公主最喜歡的晨閣而去,走至半路突然聽見晨閣那邊傳來驚呼聲,管家急忙請各位先到亭子中坐下,自己匆匆去了晨閣。等到晨閣時,隻見通長的白帳被射滿了黑箭,數名黑衣人在屋頂上。


大公主和遠襲都不會武功,隻能被侍衛護著往最安全的地方去,那些刺客倒也沒有死死追去,隻是一直射箭。不一會等到都城的官兵全部趕到時,黑衣人在官兵的刀劍下全部喪命,一場令人不解的刺殺至此告終。


眾位王爺被請去晨閣,大公主一臉冷色,直直向齊寒玉走去,給了他一巴掌,“今日宴會我特意讓你派人保護公主府的安全,怎麽會發生這種事情,幸是沒有什麽傷亡,要不我定然會向父皇請旨,要你交出都城的兵權。”


齊寒玉不由低著頭,眼底閃過陰霾,他本來就詫異大公主讓她派人保護公主府的事情,一向他們都是進水不犯河水,況且她不過是一個得寵的公主而已,一點權力都沒有,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肯定是有人故意這麽做。可惜在大公主麵前他隻能忍氣吞聲,“皇姐責怪的是,是皇弟疏忽了。”


大公主齊暖晨丹鳳眼一挑,“今日的事情我一定要知道是誰做的,寒隴,這件事就交由你處理,查出今日這些刺客背後之人。”目光掃過白帳上的亂箭,“這些箭羽便是一條線索。好了,今日的生辰我也沒了興致,也不留皇弟和皇妹們了,你們都各自回府吧。”說完由遠襲攙著進了閣中。


齊寒玉看著那些黑箭,心裏頓時有種不安的感覺,旁邊的王妙欣扯扯他的衣袖,“王爺,我們回府吧。我們如今是吃力不討好,何必跟這種不識好歹的人計較。”齊寒玉才收回不安的情緒。


不想原本要熱鬧的生辰如今當場出現刺客,各位王爺也不好說什麽,都各自出了公主府,管家依舊是客氣的送各位王爺離去。看到齊寒亦走出來,管家忙湊上前去,低聲道,“今日的事情鬧得是不是有些大了。公主如今的身份實在是小心駛得萬年船,恐怕會遭明玉王爺的殺心。”


府門口已經冷冷清清的隻剩下明亦王府的馬車,齊寒亦俊臉泛著冷硬,“齊寒玉再大膽也不敢和皇後作對,他隻會暗自吞在自己肚裏,等到他有膽的那天就是他喪命之日。”


看著馬車走遠,管家歎歎氣回了府中,直接向晨閣走去,裏麵的傳來的笑聲讓散去了他心口的擔心。恭敬的稟告:“公主,駙馬,各位王爺已離去。”


大公主此時的丹鳳眼泛著清和的笑意,摸摸兒子遠銘的發頂,“嗯,今日之事都要爛在肚裏,而且我們是與明亦王爺勢不兩立的關係,千萬不要讓人誤會了什麽。”


“是,公主。那老奴便下去了。”


“娘,我們府上到底是向著誰的?銘兒怎麽越聽越糊塗呢。”遠銘清脆的聲音甚是好聽。


遠襲把兒子提過來,慢慢解釋道:“向著誰,爹和娘暫且還不能告訴你,而如今我們做的就是迷惑對方,讓他們摸不著頭腦。況且有些時候就是要亦友亦敵。”


遠銘才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鑽到爹的懷抱裏,嘻嘻笑著,“今日娘那一巴掌定是用了很大的力氣吧,銘兒躲在後麵看的真疼呢。寒玉舅舅就應該讓人狠狠收拾一頓,更應該向娘這樣當眾抽他一巴掌。娘和爹爹肯定沒有看到,當時站在寒玉舅舅身後的幾個舅舅臉色都煞是好看,寒隴舅舅還差點把眼睛珠瞪出來。”他越說越高興。


遠襲則敲敲他的腦袋,板起臉,“最近功課怎麽樣了,小小年紀不準如此貪玩,還有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隨便討論。”


“功課師父都誇了呢。”遠銘說完便乖乖的閉上了嘴。


公主不比王爺,下一輩是沒有權利繼承爵位的,不像王爺下一輩的小世子可以繼承王位。所以大公主自小就對遠銘的讀書特別的嚴格,隻有像遠襲一樣走仕途之路才不會讓人笑話,讓人小看,才夠有前途。


這天,天色朦朧,霧藹沉沉。


明亦王府的馬車到達宮門口時,各位大臣的馬車也是剛剛到,齊寒亦向來不喜歡與眾人同行,整理了下朝服,便要進去。這時明城王府的馬車剛好停下,齊寒城跳下馬車後一身官服站在一邊,仿佛是遺世而獨立的雪蓮。


春丫頭握著袖擺的手一緊,想要走過去與齊寒城再說兩句話。所有的神情都被齊寒亦看在眼裏,齊寒亦冷冷一瞥,一揮手,單雨忙上前麵對著丫頭,堵住齊寒城的身影,“丫頭,該進去了。”春丫頭隻覺得眼前什麽也沒有了,低著頭無精打采的跟著進去。


正文 8 又見寒城


更新時間:2013-03-21


三人走到一處岔路口,齊寒亦便吩咐單雨先帶春丫頭去嵐春/宮等著,他走進右邊的岔道,向著乾坤宮去了。單雨拉著發呆的丫頭向嵐春/宮而去,一路上冷冷清清,除了偶爾經過的幾名侍衛,便沒了人影,走了大概半個時辰才到了嵐春/宮。


嵐春/宮相比其他宮殿顯得尤為荒涼,宮殿前的雜草叢生如今是枯枝敗葉,紅色的柱子上已是點點白斑,在冬日寒風中呼嘯的那不知道多少年沒有修葺過的雕欄窗發出吱呀的晃動,唯有那扇大紅門緊緊閉著,看著甚是淒涼和莊重。


春丫頭仰起腦袋,不由問道:“這是哪裏,我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這便是嵐春/宮,主子以前母妃住的宮殿,因為衣嬪打入冷宮後,這裏便荒涼了下來。”單雨語氣帶著幾分沉重,“我們進去吧。今日是衣嬪的忌日,主子早朝過後要過來拜拜。”


上前推開紅門,裏麵一眼望去倒是極為幹淨,應該是每日打掃過的。隻是偌大的宮殿裏器物很少,顯得空曠冷清。左邊偏殿放著一張桌子和幾把椅子,靠著牆的地方便是放著牌位的紅木案。右邊宮殿應該是當年衣嬪歇息的地方,如今隻剩下了一張雕花床。


單雨拉著她坐到桌前,春丫頭才發現桌上泛著冒著熱氣的茶壺,還有幹淨的茶杯,單雨才解釋道:“這裏經常有人在,先喝點茶,暖暖身子。主子應該很快就下朝了。”


春丫頭明眸把殿裏瞧了一遍,端起茶杯時,茶水因為殿裏的溫度已經很快降了下來,她忙小喝了幾口,此時,單雨豁然起身,拔出長劍擋在身前,“有陌生腳步。”


果然,大紅門再次被推開,一前一後進來兩個人,春丫頭見來人手裏的茶杯一滑,落在了地上摔了個粉碎,單雨見是齊寒城,放下警惕收了劍,轉身蹲下來收拾著碎片,春丫頭不好意思的蹲下身子,“單雨姐姐,丫頭來吧。”她還沒有伸手,單雨就利落的收拾幹淨了,春丫頭訕訕的扯扯嘴角。


“我是來看看衣嬪。”簡單的交代了一下來意,齊寒城拿過身後冷遲手上的竹籃,走近牌位。把竹籃裏的糕點都擺放出來,點上香拜了拜。一切動作熟練自然,應該是年年來的樣子,做完一切便要轉身離去,就要踏出宮殿時,衣袖一緊,他冷著臉,“放開。”


“不,寒城哥哥,丫頭還有話要跟你說,你聽完好不好?”春丫頭白淨的臉上凍得通紅,明眸裏盡是乞求,看著他沒有動作,她才開口,“寒城哥哥是不是從來沒有在乎過丫頭,是不是就算丫頭恨你,寒城哥哥也不會帶回丫頭?”


齊寒城正猶豫著回答,就聽見殿外越來越近的腳步聲,他薄唇輕啟,“是。”


一個肯定的答案仿若猝了毒的利劍穿過心口,這次不是齊寒城主動抽回衣袖,而是春丫頭主動無力的放開,顫著肩膀後退了幾步,正沉浸在痛徹心扉的難受中,一股淩厲之氣逼來,手腕一痛,身體被強行拉到桌前,溫水從頭頂灌下來,不過她如今已經感覺不到冷,比之剛才那樣簡單的回答不算什麽。又不自覺的向齊寒城看去,總是期待著他能夠說些什麽或者是做些什麽,而齊寒城隻是淡淡的一瞥,收袖而去。


春丫頭再也憋不住心裏的痛跑了出去。


單雨真不知道該怎麽辦,等著主子吩咐,齊寒亦則是冷冷一斥,“由她去吧。”自己返身走到牌位前,看到上麵的糕點,目光一閃,“以後這些便放著,不用撤下了。”多一個人,母妃才不至於太過孤獨。


跑出去的春丫頭是毫無反向的亂跑著,抬起淚眼時已尋不到那身影,她跌跌撞撞的靠在了一處假山旁,腦袋裏閃過的都是這幾年寒城哥哥寵愛自己的場景,動作,如今突然戛然而止,每次他都是絕情的冷言冷語,失去親人的那種痛苦又一次侵蝕著自己,甚至比阿婆和爺爺去世時更加難受。


“如今隻有你我聯手,局勢才能對你有利。”一聲嬌柔的聲音響起才,春丫頭睜大了眼睛想要探出腦袋看看是誰,不料一個黑影而至,手掌捂住了她的嘴巴,她欲要掙紮,假山另一邊的聲音又響起,“因為你我勢力相當,我才放心。雲貴妃那賤人竟然想要與我聯手,最後事成了再來收拾我,以為我鄭初靜是傻子麽。”


“選我就是這個原因。”聽到這個聲音,春丫頭才冷靜下來。


“如今四人之中,雲貴妃不僅有皇上還有家族勢力,而齊寒亦掌握兵權,隻有你我才合適,等到除掉他們。你,我誰都不必覺得自己不公平。”靜妃一一分析,語氣也極為自信。


齊寒城冷哼一聲,“難道我會忘記明玉王爺與之我於死地的事麽。”


“我相信王爺會先把這等小事放下。據我所知,皇上不過再多活四五年罷了,如今四方牽製,這局勢便是越對你我不利,所以請王爺好好考慮,我會在怡春/宮等你的消息。”一陣輕笑後,腳步聲漸漸消失,又不大一會另一則腳步聲也離開了。


假山這邊,春丫頭嘴上的手掌也收了回去,她扭頭便看到一張眉清目秀,白淨的男孩,男孩綻出大大的笑容,探出頭去看看,才拉著她出來,“你便是寒亦舅舅府上的丫頭姐姐吧。我是大公主府的公子遠銘,今年十四歲。”春丫頭不理他轉身要走,遠銘忙拉住她,“丫頭姐姐怎麽連聲謝謝也不說。”


春丫頭撅起粉唇,“丫頭為什麽要說謝謝。”


遠銘翻翻白眼,“你這丫頭姐姐是真笨,還是故意不跟我道謝。剛剛你聽人家牆角,而且是靜妃和寒城舅舅的話。我要是不捂著你的嘴,你就被發現了,到時候連自己怎麽死的都不知道。”


“啊!”春丫頭嚇得眼珠瞪了起來,摸摸自己的臉,又想起剛才的事情,小臉瞬間垮了下來,“謝謝你。”便耷拉著腦袋走了。


遠銘覺得剛才那丫頭的表情實在有趣,又見她後來的神情像是受了委屈,就不由心生異樣之情。


“公子,公子……大公主叫你呢!”


“哦,我馬上就來。“遠銘又回頭看了一眼那嬌小的身軀,嘴角一揚,跑了回去。


嵐春/宮,齊寒亦和單雨從宮殿出來已是巳時三刻,剛走出宮殿一個暗衛飛來,在單雨麵前輕輕說了幾句,後退至一邊影了身。單雨上前對主子說道:“丫頭胡亂的跑,被暗衛跟丟了。”


等著主子生氣,齊寒亦卻說道:“在哪跟丟的?”


“是在皇後宮外。”


永福宮外,此時因為太陽剛好探出頭來,這裏甚是熱鬧,還沒走近,就聽見了幾個年紀不大的小孩在互相玩鬧著。齊寒亦立即走遠了些,單雨向那邊仔細瞧瞧卻沒見到春丫頭的身影,正在玩的遠銘見到兩人立即跑過來。


“你們是在尋丫頭姐姐吧,半個時辰前她經過這裏,向那邊去了。”


單雨福了福身,“謝謝遠銘主子。”


兩人便向著指著的方向去了,再往前走便是長春/宮了,雲貴妃的宮殿。齊寒亦漆黑深邃的眸底立即閃過寒氣,身後的單雨一臉擔心,要是春丫頭不小心碰見了雲貴妃,那豈不是……越想越覺得心驚,齊寒亦停下腳步,“叫暗衛沿著這條路尋下去,如果她真的是在某個妃子那裏,就給本王強行帶出來。”黑袖一甩,轉身向宮門方向去了。


而此時宮門口,不算熱鬧,也不冷清。剛才春丫頭半路上碰見了齊暖笑,齊暖笑見她發上狼狽不堪,就叫住她問是怎麽回事,春丫頭雙眼紅著不說話,後來才說自己迷路了。齊暖笑才把她帶到宮門口,見明辰王妃也在,就暫且把丫頭交給她,自己去尋明亦王爺了。


明辰王妃範文淺見是幾年前在錦城寺廟中見過的丫頭。便拿過侍女手上的披風給她披上,還一邊親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