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86


d-馬極為有利。她返身回去係上披風,經過祥徳宮時正好看見順仁太妃正抱著暖盈公主在賞雪,於是上前施禮道:“奴婢參見順仁太妃,公主。”


“起身吧。顧春最近身子可好?”自從新帝登基,順仁太妃越發的呆在宮中很少出來。


“奴婢還請順仁太妃去無名宮看看顧春,順便開導開導,她近來有些煩悶。”


順仁太妃又豈不曉得顧春的性子,“你是去請皇上吧,那我到了晚上才過去。”


“奴婢多謝順仁太妃,那奴婢便退下了。”單雪知道此時自己去見皇上,皇上肯定不會丟下手頭的事情就過來,所以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去乾清宮的路上,她以為今日的人不會多,沒有想到幾位妃子竟然都在外麵賞雪,單雪也隻是當作沒有看見繼續走去。


正文 20 表哥遠銘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10-6 1:33:02 本章字數:2112


乾清宮外的白漢玉石階上,一個挺拔身姿迎風而立,寬大的明黃袖袍吹的鼓鼓作響,單雪不由頓下腳步,往往主子思考時會站在寒風之下,這樣才可以讓腦袋清醒,可見這次匈奴入犯還是挺嚴重的。如此,單雪沒有在上台階,而是轉身舉目望著無名宮的方向。


“單雪,你站在這裏做什麽?”身後傳來單伶的聲音。


單雪扭頭笑笑,“沒事,我就是閑來無事過來轉轉。單風,西北那邊戰況如何了?”


“剛接到消息,西北那邊一連下了好幾天的大雪,饒是這種情況匈奴兵馬還是對孤冷城虎視眈眈,絲毫沒有退兵的打算。就在昨日攻城之時,我方兵馬一個時辰內損失兩萬之多。如果一直這樣處於被動之中,不待都城單方的援軍趕到,匈奴就會一路直下。”單伶望著西北方向的天空,“皇上此次是想要對匈奴一網打盡,想要除掉匈奴這個一直存在的隱患。”


“那就好,我就說憑主子和你們這幾位大將,匈奴應該不是問題。”完全解掉了心中疑惑,單雪突然想起單伶與單雨兩人的事情,“單伶,你有空去無名宮看看單雨吧。你這個當哥哥的可是對妹妹一點都不關心。還虧單雨天天擔心你的身體呢。”


單伶臉上表現出濃濃的愧疚,“是啊,是我沒有關心好唯一的親人。單雪,你知道的,主子雖然名正言順登上皇位,但是朝政上的事情實在擠壓的太多了。我昨日親自去清點國庫,發現這幾年國庫虧損嚴重,要不是這樣前方戰線上的戰士也不會如此抵不住嚴寒。就因為積攢的各種問題,皇上連日來都沒有休息好,我們自然也是跟著閑不下來。”


“沒想到,主子剛登上位子,就有這麽多煩人的事情。”單雪拍拍單伶的肩膀,“好了,你趕快去忙吧,我會和單雨說說的。幸好單雨和我分在無名宮,要不然這會也是忙的厲害。”


“單雪,你過來恐怕是為了春主子吧?”單伶一針見血。


單雪明顯嘴角一怔,“何時你也會這般猜人心思了。顧春連日來沒見到皇上心情有些不好,我本想過來見見皇上,結果看到皇上在那裏站著,又想了想算了吧。”


“單雪,其實皇上身邊的我們幾個都不大喜歡皇上對顧春如此寵愛,畢竟國事為重,皇上要是成天把心思放在顧春身上可不怎麽好。我們都是一路跟著主子打拚到現在,主子他實在是不容易。皇上其實有叫單風去無名宮詢問,隻是單風每次都是謊報而已。隻是想為了主子能夠專心處理國事,單雪,你應該明白的。”單伶也是猶豫了好久才把這些告訴她。


女人想要和男人想要從來都是不一樣的,這是單雪在顧春和主子身上清楚得出的結果,女人追求的永遠是難以實現的真情相依,而男人永遠把大業放在心上,自古如此,所以才有了這麽多的癡情女子,單雪嗤笑一聲,“就算是你們不這麽做,主子也是有分寸的。”


不再等單伶說話,單雪就帶著沉重的心思走開了,單伶背著手站在原地看著單雪一點帶你的走遠,消失在轉角處,他麵色恢複冷清,提步上了石階,來到皇上身後。


“單雪過來是因為顧春的事情吧。”皇上不帶一絲感情的平穩說出。


單伶半低著頭,應承道:“是,主子。不過單雪看見皇上在此深思就回去了。”


“單伶,你也有在朕麵前撒謊的一天。朕怎麽會沒有看到你們在交談什麽。你跟在朕身邊這麽多年,朕又豈會對你不了解。朕也知道這些天單風給帶回來的消息都是假的。這又如何,朕還不是在這裏冷靜的麵對。”皇上側過身,眉目如霜,珍重的把手壓在單伶肩膀上,“這二十多年來,每日風風雨雨,朕豈會因為這些私情誤了大業。”


單伶抱拳心裏愧疚而生,“屬下,以後不會再騙主子了。”


皇上薄唇輕啟發出低沉的笑聲,“好了,朕站的有些累了,回宮吧。今日單梅可是有消息?朕這十幾天覺得不用內力就憋得慌,從沒有這般覺得難受。”


“今日單梅和清連公子還是在雲水斷崖上尋了一天,都沒有找到那味藥材。清連公子告訴單梅,這味藥通常生長在雲水斷崖的崖上,尋找到也全是看運氣。”


乾清宮裏,高位上一個小小的身影正在埋頭看書,就是皇上走近也未曾發覺,直到皇上把手放在他的腦袋上,奇景晏才轉過頭來,嘻嘻一笑,“父皇,這些臣子的呈上的折子實在是太過無趣了,這麽簡單的事情他們都要父皇來做定奪,還不如晏兒聰明呢。”


“那晏兒想要做這個位置麽?”手掌撫摸著人人想要爭奪的龍椅,皇上饒有興趣的看著。


奇景晏黑眼珠轉轉,咧開嘴露著幾顆潔白的貝齒,“母妃說不可以觸怒父皇,要是晏兒說想,父皇肯定會砍了晏兒的腦袋,在皇宮裏極是是最有權勢的人也要謹言。可是……這個問題,晏兒是真的不知道。晏兒還小,對這些國事隻是明白但不通透。”


皇上聽著他的稚嫩童言,“皇後所言不假,也確實是在宮中生存之道。但是朕想要的是一個即使是處在困境之中也要冷靜把處境轉危為安的皇子,這才是朕的孩子。晏兒可懂?”


奇景晏身子撲進皇上的懷裏,“晏兒知道,晏兒要快快長大,這樣才能分解父皇之憂才能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晏兒要想父皇一樣,睿智大氣。”


這時,宮門大開,單竹進來稟告道:“皇上,遠銘求見。”


“遠銘是,何人?晏兒怎麽沒有聽說過。”奇景晏歪著腦袋,努力搜尋著自己認識的人。


“宣他進來。”皇上擺手,然後同奇景晏解釋道,“是長公主的獨子,你的表哥。”


很快,單竹就帶著一名男子進殿,這便是遠銘了,他拱手道:“遠銘叩見皇舅。”


正文 21 日久生情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10-7 1:33:25 本章字數:2175


皇上立刻讓他免禮,而是細細打量著下麵早已長大成人的男子,幾年不見遠銘比以前高了很多,還是那般清秀模樣,隻是眉目竟然是多了幾分清冷之氣,打量之後,皇上伸手,“免禮,你這幾年一直久居在雲城,是什麽時候回來的?”


“剛回來不過五日之久,今日是有事請皇上答應。遠銘想要去後宮看看顧春姐姐。”三年前,他被娘親親手送到雲城,與顧春一別就是三年,因此回來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見她。


對於這位小小年紀就惦記著自己女人的遠銘,皇上實在心底不由得有些敵意,不過他還未曾放在眼裏,扭頭對奇景晏說道,“晏兒,你就親自帶遠銘過去,可好?”


奇景晏努努嘴,欣快應下,“好,那父皇要注意身體。晏兒改日再來看父皇。”小小身影不在任何人的攙扶之下穩穩下了石階,走到遠銘身邊親熱的拉過他的手,“表哥,走吧。”


不曾見過奇景晏的遠銘對他自然是有些生疏的,但是看奇景晏如此熱情,他也就斂下了不自然神色,對著皇上頷首一下便出去了,走出乾清宮,遠銘便問道,“顧春這幾年可好?”


“春姨姨啊,她似乎不好也似乎挺好的。父皇對春姨姨總是那般忽冷忽熱,就如這幾日吧,不曾到春姨姨的宮裏去,春姨姨為此心裏很是難過。有時候呢,父皇就對春姨姨極為寵愛,臘月二十九日那般破例為她燃放煙花,所以春姨姨過的算不上好,也不算不好。”


遠銘早知道顧春姐姐在皇上身邊是不會有多幸福的,可是自己早已沒有什麽機會了,隻能盡自己所能好好保護她,被奇景晏拉著,很快便在一座宮殿前停下,他抬頭低喃道:“無名宮。這就是顧春所住的宮殿?以前我並未聽說宮中有無名宮。”


“這整座無名宮處處都透著父皇對春姨姨的寵愛,無名宮這是春姨姨自己決定的。”奇景晏解釋了一番,拉著遠銘直接掠過門口的侍衛進了宮中。


正在院子裏打掃的初夏看見有人進來,忙施禮,“奴婢參見晏皇子……”看向後麵這個男子,就不大認識了,猶豫著想要怎麽說。


“這是皇姑的兒子,遠銘。晏兒的大表哥。”奇景晏興致勃勃的瞅著宮裏,“春姨姨可在?”


“奴婢參見遠公子。晏皇子,春主子剛剛醒來,正在用膳呢。”初夏放下掃帚,帶兩人進去,引到偏殿裏,“主子,晏皇子和遠公子過來了。”


正在喝湯的顧春把碗放下,眉頭皺起,“遠公子是誰,我怎麽不知道啊。”轉頭看去,看見奇景晏旁邊的男子,一時間還未認出來,又想了一會,顧春眼睛一亮,“原來是遠銘啊,快坐下。你們恐怕也還未用膳吧,單雨,去加兩副碗筷來。遠銘,要不是初夏說遠公子,我都還沒有想起來呢,幾年不見竟然變化這麽大,如今真是……長大了。”


好長時間不見,遠銘覺得如今自己見顧春竟然有幾分羞澀,還有維持在嘴角的笑容有些不自然,好像是許久才找到自己的聲音,“顧春,我知道你這幾年過的並不好。”


“其實過的好壞隻有自己心裏清楚不是麽。才見麵,就提這些做什麽。”顧春側臉氣韻柔和,眉眼間也盡是柔和笑意,“來,你們也快吃。晏兒,你不是最喜歡吃魚的麽。”


奇景晏滿臉堆笑湊到顧春身邊,“在父皇那裏好幾天都不曾吃過魚了。”


看到奇景晏對顧春如此親昵,遠銘竟有幾分詫異,自己也拿起筷子,“其實我應該是留到明年才回來。這次回來是因為……因為娘給我找了門親事。”


“是麽,這是好事啊。你這麽大是應該說親了,可是見了那姑娘了?”顧春是真心為他高興,對於遠銘,顧春一直把他當作弟弟來看待。


遠銘心底泛起濃濃的苦澀,手指無力的筷子,想要說出的話卻怎麽也說出來,心裏糾結了好辦天,才重新抬眸望著顧春笑顏如花的麵孔,“顧春,我可否能與你單獨說會話?”


顧春最怕的就是麵對遠銘這種不知名的感情,她臉上的笑容在一點點的沉澱成嚴肅,轉頭吩咐其他人,“你們先退出去。”看到奇景晏絲毫沒有動作,她捏捏他的臉蛋,“晏兒,聽姨姨的話。下次過來的時候姨姨親自給你做香酥雞腿,如何?”


“好,姨姨說的。”奇景晏仰著得意的腦袋,學著皇上背著手的樣子走了出去。


顧春回過神來時,遠銘已經走了過來在她身邊坐下,“顧春,我心裏一直是有你的。去年回來沒有見到你,今年總算是見到了。我知道在你心裏一直把我當作一個還未長大的孩子看待,但是你不知道認識你之初,我就喜歡你這般純淨的笑容。”拉住顧春的手,目光盡量不去看她微微凸起的小腹,“我不會勉強你做什麽,而且連寒城王爺屢次挽留,你都沒有跟他走,更何況是我。今日來,我隻是想要告訴你我的心意,娶她人又何妨,都不及你在我心裏重要。如果,以後在宮裏遇到什麽困難,我希望你能夠第一個想到的是我。”


遠銘的清秀五官隻與顧春麵孔隻有一掌的距離,顧春瞬間呼吸一窒,愣愣的看著麵前深情款款的男子,這是又熟悉又陌生的麵孔,自己一時之間有些無措,還好窗外出來一股冷風,把顧春頓時吹醒,抽開自己的手,她聲音還是那般清醇,“遠銘,何必如此。你娶了妻子就應該好好的珍惜她,千萬不要因為我或者是不該有的感情傷害她,她是無辜的。”


“我知道,可是……我不想把這份感情分給別人,哪怕是我的妻子,我不願也不能。”遠銘的表情已經帶了幾分痛苦,這是多年以來隱忍的苦澀感情全都發泄。


顧春保護著自己的小腹緩緩起身走到窗邊,把輕輕吹拂起的輕紗掛起來,露出木窗外隱隱的紅梅,“這片紅梅我也不喜歡,他也不喜歡,隻是為了增添這裏的風景。可是漸漸的看多了,我就發現了自己喜歡上了這片紅梅。人也是一樣,日久生情。”


正文 23 移情別戀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10-7 1:33:25 本章字數:3125


“主子……主子,皇上過來了。”簾子掀開,單雪著急的走進來。


顧春蹙起眉頭好笑的看著單雪的樣子,“為何是這般急色,你們出去迎接就是了。”


顧春話音還未落,就聽外麵響起:“皇上駕到!”


“奴婢參見皇上。”初夏等宮女紛紛行禮。


裏麵可見外麵一個高大身影快步走來,單雪忙掀開簾子,皇上背手踏進,一臉的冷漠神色,看到顧春站在窗邊,而遠銘是剛剛站起身來,臉上隱隱而現的陰霾之色才迅速褪去,“不用行禮了。”把袖袍一擺,走到顧春身邊,“不是說過窗邊有風,怎麽站在這裏。”


“太悶了,透透氣。”顧春自覺靠到他溫暖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