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78


d-朕旨意,把琴妃降為琴昭儀,禁足一個月,每日清晨的請安不能免。”齊寒亦黑眸眼底泛出絲絲寒意,“準備午膳吧。”


單雪稍稍遲疑了一下,“皇上,琴昭儀不會這麽愚蠢。”


齊寒亦一副不想再提及此事的樣子,回了她一句,“此事朕心裏有底。”便算是了結了,正準備進去叫顧春,顧春就出來了,坐到桌邊揮揮手,“過來,心裏可是舒服些?”


“本就沒有不舒服。”顧春撅著嘴哼哼道,完了眉眼笑開抱住齊寒亦的胳膊,一副討好的模樣,“皇上,我能不能閑時去乾清宮轉轉,嗯?”


“你一直閑著,朕允了你不是就相當於允了你隨時可以去朕的乾清宮麽。”齊寒亦勾起嘴角,抓住她眼底的那一絲狡黠,不過還是毫不留情的說道,“不準。”


你就不能不這麽聰明麽,顧春低著頭暗暗嘀咕了一句,臉上笑容不變,“那皇上想要我什麽時候去,五天去一次,三天去一次,還是兩天去一次?”


“你是在跟朕討價還價麽,這件事可是朕完全做主,你沒有任何資格談條件。”明顯就看到顧春眼神黯淡下來,滿是失落,齊寒亦就難得笑了笑,“以後想讓你來時,朕會親自來接你。等你生下孩子,想什麽什麽時候來隨意你。”


顧春越聽眼睛越亮,一把抱住齊寒亦,“真的?!這可是你說的哦。”


“朕說話算數,就不用立字據了。”齊寒亦心情大好,看著初夏把飯菜一一擺上,“顧春的藥呢,怎麽沒有端過來。”聲音立即轉變了冷漠。


“有身子不能喝藥,對孩子不好。”顧春淡眉緊緊打著結。


齊寒亦還是無奈的歎了口氣,“朕讓人給你熬得是人參湯,並不是什麽藥。天氣越發冷冽,你要喝些人參湯暖著身子,不然你這身子怎麽抵得過這個冬天。”


“奴婢這就去。”初夏忙躬身退下去,剛剛實在是忘了。


“單雪,今日讓人就在無名宮院內設一個灶房吧。禦膳房裏這裏有些遠。還有灶房內的所有食材都要經過嚴格核查,不能讓人鑽了空子。”齊寒亦今日總是有說不完的話。


就連單雪也抽抽嘴角,“皇上怎麽越發成了老媽子,這麽嘮叨。”


顧春忙捂住嘴偷笑著,皇上也暗自尋思了一遍,今日確實感覺到說的話比自己以前一年說的還要多,斜睨了顧春笑顏如花的純淨麵孔,心頭的鬱悶也頓時消散了去,“忙你的去吧,別站在這裏討嫌。”當然是對單雪說的,說完,單雪忙向其他人使個眼色,便都退了下去。


“你確實嘮叨了很多。難道是當了皇上的緣故。”顧春輕飄飄說了一句。


齊寒亦表現的毫不在意,故意冷下臉色,“寢食少語。”


果然這頓午膳吃的冷清極了,兩人皆是不說話,各吃各的。待淨了手,齊寒亦攬著她回到寢室,“累了吧,好好歇息一下。朕今晚就不過來了。”顧春乖乖的點點頭,“還有,記住朕說過的每句話,要是不聽話,就禁足。”


“知道了,皇上。”顧春笑著應下,蓋好被子。


皇上看著她閉上眼睛,才轉身離開。出了無名宮,回到乾清宮剛坐下不久,就聽到宮女稟告太長卿蕭大人求見。皇上靠在龍椅上,揉揉眉心,想也不用想太長卿是來做什麽,冷冷勾起嘴角,沒有吩咐,而是低下頭繼續批閱奏折。


外麵等著的蕭大人縮著腦袋,搓著手,等著裏麵的回應,可是一直等,等了兩刻鍾也不見有什麽動靜,他便有些急了,而且這冷的天站在這麽高的地方很容易吹出風寒來,他走到門前的侍衛旁邊,“能不能再去給我稟告一下,就說蕭大人有急事要見皇上。”


而門前的侍衛隻是麵無表情道,“沒有允許,屬下不等擅自離職。”


蕭大人頓時感覺到自己進退兩難,回府定然會讓自己的繼室說道,說自己不疼愛女兒,可是往前,皇上不見,自己能有何辦法。又站了一會,蕭大人實在是站不住了,就歎氣下了台階,走去了琴昭儀所在怡春/宮,叫過來看守的宮女。


“告訴琴昭儀,既然惹得皇上不悅,就好生在宮裏反省,莫要在做出什麽事來。”後宮不得男子隨意進出,蕭大人交代後就趕緊出了皇宮。


乾清宮,半個時辰後皇上才批完奏折,看到還站在那處的宮女,“去看看蕭大人可還在。”


宮女出去一看,回來如實稟告,“蕭大人半個時辰前就離開了。”


正文 7 迷戀美色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9-30 1:32:32 本章字數:3501


齊寒亦下了高台,由宮女侍候穿上了純黑披風,再次出了乾清宮,看了一眼單風,“陪朕走走。”這宮裏的每處自己已經再也熟悉不過,可是偌大的皇宮總會有改變的地方,他習慣把所有事情掌控在自己手裏,一邊走著一邊問,“匈奴那邊可有消息?”


單風跟隨在齊寒亦身邊這麽多年,是齊寒亦最為信任倚重的屬下,自然當齊寒亦登上皇位,單風也被封為鎮國將軍,身份地位赫然變幻,可是對齊寒亦的恭敬是埋在骨子裏的習慣,“匈奴部落得知八萬兵馬無一生還後,對皇廷抱怨頗深。”


“那便好,匈奴遲早都是一塊毒瘤。開了春,就派人去徹底收了匈奴,以免後患。”作為剛登基的皇上,第一次去的地方都是皇宮城樓上,三丈之高的城牆巍峨聳立,如今被積雪覆蓋,倒是別有一番風景。齊寒亦站在城樓,麵向整座都城,可見正街上熱鬧的小販做買賣場景,“高處不勝寒,朕卻覺得隻有高處才適合朕。”


單風隻能默聲站在身後,不作議論。主子這三十多年隻為一個目的,登上皇位俯視整個大興王朝,作為天生就霸氣渾然的主子,絕對撐得住高處不勝寒的寒烈。也隻有主子才有這等魄力讓大興王朝更加強盛,更加繁盛。不過,主子似乎有些微兒女情長絆腳了。


“主子,今日因為顧春懲罰琴昭儀,確實惹人亂議了一番。主子不該這樣。”


“單風,跟在朕身邊這麽多年此時怎麽糊塗了。朕罰琴昭儀完全是在打壓罷了,就算今日不發生此事,朕也會尋個理由。”齊寒亦並沒有責怪之意,但是語氣明顯淩厲許多。


單風恍然大悟,“屬下愚笨了。”向來後宮和前朝聯係萬千,一般前朝為官者的地位高,後宮的有關係之妃子地位也就隨之水漲船高,這是皇上為穩定朝綱不得已做出的退讓,而一旦前朝官員勢力過大,皇上對後宮妃子進行降位也間接在提示官員已經惹得皇上在意。


齊寒亦每走一步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當初選擇雲若蘭不僅是因為她的性子,還考慮到以後外戚專權的可能,雲若蘭家族並無太過這種可能,所以理所當然被選為正妃,如今的皇後,隻要她不犯什麽錯,這個皇後位置就一直會是她的。


第二日,早朝過後蕭大人還是硬著頭皮去了乾清宮,這次倒是很快就被宣進去,蕭大人整理了一下官袍,踏過高高的門檻,緩步進去,進殿後就感覺頭頂上方傳過來的壓力,他提高聲音,甩袍跪地,“臣參見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平身。蕭大人還真是對女兒寵愛有加。”齊寒亦坐姿挺拔,眯著眸子看著下方。


蕭大人並不敢直視皇上,隻能半低著頭,“微臣這麽多年就這麽一個愛女,怎麽能不疼愛。聽說昨日,愛女衝撞了春主子,還望皇上寬容大量,莫要責怪琴如,她隻是小孩子心性。”


“蕭大人,你為官這麽多年,應該知道朕這麽做的原因。”齊寒亦攏起自己的龍袍,拿過放在最上麵的一本奏折,翻開來淡淡瞥了一眼,隨即翻手扔了下去,直直扔在了蕭大人的麵前,“你看看,如實與否你自己心裏也清楚。”


蕭大人有些艱難的彎下腰撿起地上的奏折,觸手的冰冷差點讓自己扔了,一一看過上麵的每個字,蕭大人臉色變白,已是間又覺得這奏著滾燙入火,手死死攥著才拿穩了些,再抬頭背後已是一片冷汗,“皇……皇上,微臣……臣慚愧。今日任由皇上處置。”齊寒亦的手段他以前又不是不曉得,自然知道自己的這些事齊寒亦已經了如指掌,不然不會讓自己看。


“看看太長卿剛才都差點彎不下腰。兩年前,朕記得蕭大人還清瘦的很。”


“微臣有罪。”蕭大人立即跪下來。兩年自己不過是一個七品小官,後來慢慢才升為了太長卿,因為過怕了窮苦的日子,就一時迷了心竅貪了些油水,自己也不過是剛托人在郊外買了一座偌大別院,花了不少的銀子,才短短一個月的事情如今竟然就被皇上得知。


因為前皇上之事,朝中也有不少官員被貶官。如今太過殺戮難免動搖朝綱,況且貪墨這事可以從輕處罰,齊寒亦語氣緩和下來,“知道便好。以後不得再如此,不然就不單隻是懲戒你的女兒。”略感疲憊的靠到龍椅上,他揮揮手,“無事便退下吧。”


此事能夠輕易掠過,蕭大人也心感欣慰,忙行禮,“微沉告退。”出了乾清宮對著天空連連歎氣,自己的夫人還等著答案呢,就這麽空手而歸回去定然會遭夫人責罵。


“蕭大人是想著如何回去和夫人解釋吧,大人隻要如實說,奴婢覺得夫人不會怪大人的。”單竹走來,對著蕭大人盈盈說道,說完便進了乾清宮。


蕭大人順著聲音看去,呼吸一滯,這這……宮女竟然這麽膽大,還清楚自己家事,公事,混眸瞪圓,蕭大人好半天才調整好心情,舉步而回。當然免不了一番暗歎,皇上身邊的人真是不可小覷,連個小小宮女都感覺讓人一驚。


自此,這事不再提。被禁足的琴昭儀鬧了兩天也在蕭夫人進宮之後消停下來。


是夜,皇上在德貴妃宮中留夜,晟月十六芳華,在皇上的這些妃子侍寢裏也不算太小的年紀,齊寒亦也就沒有什麽顧慮,與晟月一番翻雲覆雨後兩人相繼睡去。


而在無名宮的床上的顧春不知怎的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躺在外間榻上的單雪聽見,便起身披上衣衫來到窗前掀開簾子,“怎麽了,這麽晚了還不睡。”


顧春翻過身來,“我也不知道,許是白日睡多了。”抓住單雪的手,嘻嘻笑著“姐姐和我一起睡吧。這麽大的床我一個睡不著。”還調皮的在床上滾了幾滾,證明這床真的很大。


單雪也就隨了她,在外側躺了下來,“要是一刻鍾內你還沒睡著,我就把你打暈。”


“好吧好吧。我盡量。”顧春連連應下,重新鑽進被子裏閉上眼睛。


德貴妃侍寢,有人歡喜有人怨。怨的自然就是這些在宮中苦苦等著皇上侍寢的妃子們,齊寒亦剛登為不久,妃子也就是在明亦王府的那幾個,對於皇上來說不多,對於妃子來說就有點多了,怕皇上沉迷於某位妃子,把自己遺忘在這華麗卻沒有溫情的宮裏。


湘春宮,是李貴嬪和雪貴嬪所住的宮殿,夜很深了,這座宮殿依舊還是燭火點點,屋內的人似乎毫無睡意。李貴嬪坐著煩悶便起身推開門,向雪貴嬪那處瞧了瞧。


屋外的宮女瞧見立即走過來,“主子,您可是有事吩咐?”


“你可知雪貴嬪可是歇下了,我睡不著想要尋雪貴嬪說說話。”李貴嬪臉上苦悶明顯。


宮女搖搖頭,“剛才還看見雪貴嬪出了轉了一圈,怕是還沒有歇下。”作為宮裏的宮女察言觀色是要緊的,“奴婢去瞧瞧好了,主子先回屋子裏暖暖。”說著走去了。


李貴嬪回到屋子坐到銅鏡前看著自己越發姣好的五官,精致的瓜子臉甚至要比德貴妃要好看,那雙秋眸因為笑顏而彎彎的,母親以前經常誇自己的相貌,可是……如今皇上好像並不是像其他那些男子一樣喜歡女子的美貌,一時之間她垮了臉。


“主子,主子,奴婢問了一下雪貴嬪身邊的從夢,雪貴嬪確實還未歇下。”


李貴嬪整理了一下發髻,嘴角慢慢勾出幾分笑容,“好,我們去看看。”起身,由著元香給她披上粉紅色披風,出了屋子,向對麵而去,走至雪貴嬪的屋子前。


從夢微微頷首,打開房門,兩人踏進屋內,雪貴嬪就起身迎了上來,滿臉的深笑:“姐姐也是睡不著啊,我剛才也是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就起身翻起書來。姐姐來了,正好陪我說說話。”挽著李貴嬪坐下,“從夢,你退下吧。”


李貴嬪也朝著元香點點頭,元香便也退了出去。房門關上,屋內的寒氣瞬間消散,李貴嬪露出苦容,“雪雁,說實在的,我睡不著是因為皇上。來宮裏已經快十天了,皇上在皇後那裏歇了一晚,在春主子那裏歇了一晚,今晚歇在德貴妃那裏。咱們這裏卻是一次都沒有來。”


“姐姐不要擔心,皇上雨露均沾,定然會過來的。皇上很少在妃子那裏留夜,隻能說皇上並不迷戀美色。你我都知道皇上對感情之事本就薄涼,何必給自己添堵呢。”雪貴嬪倒是神色輕鬆,顯然不是因為侍寢之事睡不著,看到李貴嬪眼裏的疑惑,雪貴嬪苦澀一笑,“我睡不著是因為家裏的事情,今日哥哥來與我說,家裏給幼妹尋了門親事,瞞著妹妹都收了男方的喜禮,幼妹得知後卻死活不從,說是有了心儀之人,如此爹娘無法向男方交代。”


李貴嬪細細聽完,也想給她出出主意,“那就退了喜禮,好好與男方說清楚便是了。”


“對方正是蕭家,蕭家的一個庶子。那庶子見了幼妹一次,非她不娶。”雪貴嬪揉著眉心,“奈何我在宮中卻無能為力,幼妹向來被爹娘寵慣,走到這步家裏實在毫無辦法。”


聽到是蕭家,李貴嬪暗暗一驚,“蕭家可是都城出了名的不好惹。不過琴妃……琴昭儀被皇上降罪,何不趁著此時與蕭家說說,畢竟後宮與前朝關係頗大。蕭家應該自知。”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怎麽說蕭大人都是正三品的太長卿。”雪貴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