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74


d-好站著。”


齊景晏則是嘟著嘴瞅了齊寒亦一眼,“哼,連春姨姨都保護不好,讓壞人捉了去。”


顧春剛坐下,聽見他如此說,撲哧笑了,“我沒事,你說的怎麽好像我是兔子似的。”


屋子裏冷清的氣息頓時暖熱起來,本來還讓含雪和半雪吊起了心,忙向齊寒亦看去,見他難得峻冷的五官帶著幾分如春的和煦才放心下來,給顧春和齊景晏添上碗筷。


“可是動了胎氣。”他忙了一天,不經齊景晏這麽一說,才記起顧春今日之事,於是脫口問了一句,隨即又覺得今日之事有蹊蹺,不過隻能稍後再說。


“沒有,清連公子說無礙。快吃吧,別冷了吃壞肚子了。”顧春滿臉饞意舔了舔嘴。


齊景晏為剛才自己討公道的事情沒有成功而幽怨,此時就趁機諷刺她道,“哼,貪吃嘴。想吃就吃嘛,又沒有攔著你。”自己拿起筷子夾了一塊肉放進嘴裏,得意的哼了兩聲。


等齊景晏把手放下,立即遭來齊寒亦狠狠一敲,“不知禮數。”看著齊景晏苦著臉揉著自己的手指,“別這麽拘束,都吃吧。吃完了本王再與你們說。”


顧春一聽就拿起筷子吃了起來,吃起來嘴也是不停。倒是完全不提今日受驚之事。


等眾人吃的七分飽放下了筷子,含雪幹淨利落的收拾了幹淨。齊寒亦才開口,“今日的事情你們也聽說了,五日後你們都會安排搬入皇宮,一切聽從單竹的。這幾日你們安生呆在府上,最好不要出府。府外這幾日外人不得隨便進入,要是有見之人需得本王同意。“


正文 1 三個女人一台戲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9-23 1:49:29 本章字數:3467


雲澤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清晨,都城外就響起了戰亂聲音,還在睡夢中的人們被完全驚醒,不知道城外發什麽何事。而早在深夜子時,齊寒亦就得到消息連夜出了明亦王府,到達都城的城樓上,就可以看到十裏之外黑壓壓的一片,匈奴人休養生息六年之久勢力大增,一路以破竹之勢來到都城沒有軍隊阻擋。都城在連續兩日之內被兵馬包圍。


如今大興王朝也完全陷入了內局未定,外敵入侵的危險境地。而改變這一困境的希望,眾位大臣全部都放在了明亦王爺的身上。而隻有知情人曉得,明亦王爺並不是神,他也有犯難的時候,匈奴八萬大軍壓來,都城內雖有抵抗之軍,但是都城屬於難收易攻的地勢,隻要匈奴將領有足夠的帶軍經驗,恐怕不出三日就會攻破都城。


此時兵馬死死抵抗,隻為等待西南急速趕來的十萬兵馬,作為將領就是要讓每個士兵放心守城。在城樓上,齊寒亦站到了城內出現熱鬧的時候才下去,騎著馬從偏僻街道直接回了明亦王府,用過早膳後叫來單伶,吩咐一番。單伶表情嚴肅的去了雪林閣。


雪林閣內顧春正在竹林裏站著,單雪則是隨意的坐在地上噙著枯葉。


雪林閣的門吱呀打開,單伶向兩人走去,“主子吩咐,讓顧春搬回君亦苑。”


“現在麽?”單雪挑著柳眉脫口而出,好不容易站住了這片清靜的地方,怎麽突然又要搬回去,真是麻煩死了,站起來拍拍衣裙上的贓物,心裏不停的抱怨著。


“立即。主子說過了今日雪林閣將不複存在。”單伶隻是稍稍解釋道,完後獨身走了。


對於單伶的解釋,單雪意識到應該是比較嚴肅的事情,對著顧春盈盈一笑,“顧春,你是喜歡君亦苑,還是喜歡雪林閣,我還是覺得雪林閣好,主要是因為那些花紅柳綠的女子不能涉足,更不能在這外麵放肆。”目光無意瞅了瞅皇宮的方向,“以後是再也沒有這般清靜了。”


“隻要有齊寒亦在,我隨便住哪裏。”顧春這幾日的目光多了幾分清和。


單雪隻好聳聳肩膀,讓她好生站在門外,自己進屋子裏利索的收拾好,然後背著包袱扶著顧春出了雪林閣,穿過一片雪白的花園,在曲折紅橋上停了下來,因為前麵有正好往花園方向來的幾個女子,顧春細細看去,果然如單雪說的那般,花紅柳綠。


這是顧春第一次正麵見齊寒亦新進的這些妃子,也是側妃們第一次正麵見顧春。上次隻是在鵑秀園匆匆見過一次,都沒有說過話。


為首的晟月嘴角勾出一彎淺笑的弧度,聲音低潤,煞是動聽,“這便是春主子了,一直聽說王爺藏著一位如梨花一般純淨的女子,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宛若春日綻放在枝頭的瑩白梨花,讓人忍不住心生親近。”這府上,顧春的身份最為尷尬,由於單雪,單雨她們一直稱之為春主子,之後府內人便都稱之為春主子。


單雪輕輕起唇,“按站著的位置分別晟月,蕭琴如,李阿嬌,雪雁。”


單雪的聲音隻夠顧春聽得到,其他人也肯定猜得出單雪說話的內容,都在等著這位春主子說第一句話,顧春今日內著清湖色煙雲蝴蝶裙,襯得小臉更加嬌嫩,明眸隻是閃出一分笑意,“我向來身子不好,成天呆在屋子裏。各位是來逛花園的吧,這冬日的景色不錯。”


顧春接的這話實在讓她們不知該怎麽回答,晟月稚嫩的臉上稍微露出幾分複雜,倒是最近較為安生的蕭琴如嬌笑出聲,“人還是多出來走走的好,一直呆在屋子裏更容易憋出病來。春主子這是要往哪去,怎麽還……拿著包袱?”


顧春要開口回答,單雪則是先她開口,“回蕭側妃的話,王爺剛剛過來吩咐要春主子搬回君亦苑。如果各位主子沒什麽事的話,那奴婢先帶春主子過去。”三個女人一台戲,她才不要一直呆在這裏看這些女子爭風吃醋,而且顧春肚子裏還有孩子,她可不想出什麽意外。


蕭琴如每次都會遇到如此放肆的婢女,眉目間由露出不悅之色來。


晟月微微頷首,“那我們就不打擾了,等有空了就去看看春主子。”


顧春也是點點頭,默聲從幾人身邊走過,待走遠了。臨近花園一直未動的幾人,神色不一,李阿嬌上前挽上晟月的胳膊,“月姐姐,這春主子聽說是個奴婢出身,我們遇上了,不是應該是她向我們行禮麽,畢竟月姐姐是側妃。她連個名分都沒有。”


“阿嬌,光聽下人們以春主子議論,雖然沒有春主子這個名分,但是近主子兩個字就可見她在這府上不一般的地位。況且,她是開國時顧大將軍的孫女,隻是後來顧家遭難時,她淪落到西北,幾經周折成了明亦王府的婢女。”怕是任何人聽了這樣的遭遇都會有同情吧,再看剛才顧春自始至終的淡淡笑容,晟月喃喃道,“原本聽別人那樣說,我還不信呢。”


“我還以為是個狐媚子呢,原來就是個小丫頭。”旁邊的蕭琴如不屑道。


“這府上除了王妃,就屬她跟在王爺身邊時間最長。我們不可小看。”李阿嬌低低道。


落在最後麵的雪雁此時看著樹枝上的雪花,“我聽爹爹說顧春比王妃更早。王妃嫁給王爺不過是七年,而顧春認識王爺有九年。隻是一開始顧春被留在明城王爺那裏。”


“看來人不能看外表,左右不過是個勾引男人的女人。明城王爺對她可是癡心一片,這事都城的人都知道。不過這等相貌普通女子就有如此風流韻事還真是奇事。”抬高下巴,輕哼了一聲,蕭琴如就先一步進了花園,迎麵撲來一股寒冰之氣,讓她不禁用袖子擋了擋。


晟月看著其他兩人搖搖頭,“莫要多言。王爺的事情不是我們能夠隨便議論的。”


那邊,顧春走著突然停下腳步歪過腦袋,麵色露出痛苦,單雪嚇得臉色雪白,“怎麽了?”


“無事,有些惡心罷了。有些害喜。”顧春雖是虛弱但還是露出了笑容。


單雪還是放心不下來,“要不先坐在這裏坐會,我去給你倒點熱水。又不遠,也不是急得過去。看你這個樣子,我還真是不放心。像是一陣風都能把你吹走似的。”


顧春應下,捂著自己的小腹準備坐下,隨即感覺身後一暖,背後觸到僵硬的身體,溫暖包圍過來,顧春扭頭就看到齊寒亦皺著眉頭看著她的樣子,“王爺……”


齊寒亦不說話,把她攔腰抱起來,大步向君亦苑走去。顧春隻想好好躺在他懷裏享受這般靜逸感覺,也許是剛剛走著有些累了,不時齊寒亦就聽到懷裏的人睡著了,連日以來的煩悶在看到她恬靜的睡容頓時消散,進了自己房間,把她輕柔的放到床上,“再往火爐裏加些炭火。她如此這身體就弱成這樣,不過是從雪林閣走到君亦苑都如此艱難?”


單雪一邊填著炭火一邊答道,“嗯,顧春的身子到了嚴寒天氣就隻能呆在屋子裏,在外麵站上一刻鍾就很虛弱。而且剛才還在路上遇到了主子的幾個妃子,多說了幾句話。”


齊寒亦坐到床邊輕柔地給顧春掖好被角,“讓清連公子搬到旁邊,每日過來把脈。去讓單竹把庫裏的人參取出來,每日熬藥給她喝著。這般下去,怕是不等孩子生下來,就……”


“主子,奴婢一點都不希望她有這個孩子,孩子相當於是要了顧春的命。”單雪盡量壓低聲音,可是還是聽得出來壓抑的沉重憤然。


“單雪,我又有什麽辦法。顧春她極喜歡孩子,難道你要再讓我做一回惡人。那次失去孩子她打擊頗重,我再是無心之人也不能讓她再次失去孩子。”這也是他第一次流露出深深無奈之情,“讓她好好調養,或許是有辦法的。隻有這個孩子能夠讓她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屋子裏除了炭火火苗的劈啪聲,就是各種深深的歎息。


顧春再次醒來已是午後,因為單雪一人侍候不過來,齊寒亦就把單雨也調了過來,單雨這時就出去取飯盒了,再回來時還端著一碗藥汁,顧春立即捂著鼻子躲到床角不肯喝。


“不要,我不要喝,哭死了……你們不要讓我喝好不好!”


“這是單雪特意給你熬得人參湯,補身子的。過來,乖。”單雪盡心哄著她。


顧春頭搖的像個撥浪鼓似的,“不要,哭死了。我不要喝藥。我好好吃飯,不喝藥。”


外麵聽到顧春痛苦的拒絕聲,齊寒亦再也忍不住闖門而入,端過單雪手裏的湯藥自己喝了下去,拽過顧春堵上她的嘴,徐徐灌了下去,又加深了這個苦味的吻才放開,“以後喝不下去,就叫本王過來。本王就不信你喝不下去。”幫她穿上襪子,抱到飯菜前。


顧春推了推他的身子,“你去忙吧,我可以自己吃。”低下頭硬是不敢看他,剛才這是羞死人了,當著單雨和單雪就親自己,顧春拿起筷子狠狠的插著碗裏的米飯。


齊寒亦不經意間柔柔一笑,在她旁邊坐下來摟過她的腦袋,在她額頭輕輕吻了一下,“本王不忙,陪你吃頓飯的時間還是有的。單雨,加副碗筷。”


顧春依舊不抬頭,隻是用斜眼瞅了旁邊的他,她聽單雪說這幾日戰事緊,齊寒亦很忙,便脫口而出,“你不是戰事很緊麽,怎麽還有空吃飯。”


“本王已經想到了好辦法。”奪掉她手裏要夾菜的筷子,齊寒亦無視她目光,自己先用著她的筷子吃了起來,“吃飽了和本王去皇宮裏轉轉。成天呆在屋子裏有什麽意思。”


“主子。”單雨把碗筷放好,和單雪先退了下去。


正文 2 外患解除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9-23 1:49:29 本章字數:3476


屋子隻剩下他們兩個時,顧春就膽子大了起來,奪過新拿來的筷子,對著齊寒亦輕蔑的瞥了一眼,就自顧自的吃了起來。整頓飯顧春吃的舒緩輕慢,與往日的毫不顧形象的吃飯樣子不一樣。兩人吃過後,齊寒亦給她穿好暖暖的狐裘,一起出了王府。


雖然臨近是午後,都城原本應該熱鬧的街道如今顯得有幾分氣氛緊張,齊寒亦與顧春並沒有坐馬車,而是兩個人散步向皇宮方向緩緩行去,走著走著,天空又陰沉下來,不一會雪花而落,飄落在兩人身上,顧春也走的有些累了,齊寒亦快走幾步蹲下身子,拍拍自己的背,示意她上來,顧春瞅了瞅過往的人群,暗道這齊寒亦何時這般柔情了。


“快點。”齊寒亦不耐煩的催促了一聲,顧春趕緊小步上去身子一跳,齊寒亦兩手抱住她的腿,輕鬆站起身來,“這是在都城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就算是隻有一次,那好歹也是讓大興王朝的皇上背我。這殊榮怕是還沒有哪個女子享有吧。”顧春甜甜歡笑著,抱緊齊寒亦的脖子,小腦袋靠到他寬厚的肩膀上,嘴角咧的大大的,喃喃道,“一輩子有這麽一次就夠了,我不是那麽貪心的人。”


“你倒是知道給自己臉上貼金。”路上果然有不少人往他們看來,還有認識齊寒亦的人,他們皆是露出詫異的神情,還以為自己看錯了,不由揉揉眼睛。


兩人到了皇宮門口,侍衛們一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等到齊寒亦抬起眸子,侍衛們紛紛低下頭恭敬迎送兩人進去,此時的皇宮更是清冷的不行,齊寒亦一直背著顧春到了後妃住的地方,顧春這時已經在打哈氣了,“咱們這是去哪啊,還沒到麽?”


“快了。”從祥德宮西邊穿過,到了一座精致的小宮殿,齊寒亦把她放下來。


顧春踮著腳好奇的瞧著四周,有些不懂,“帶我來這裏做什麽,欣賞雪景?”


齊寒亦眉眼溫和,牽過她的手踏進剛收拾幹淨的宮殿,宮殿裏兩側是純白色的輕紗幔帳,因為門窗開動之間,幔帳宛若飛舞的蝴蝶般曼舞輕歌,殿內的所有木椅和案幾都是由黃花梨木新做的,上麵的雕花玲瓏剔透。近看才知那是朵朵的梨花,簡單又不失貴雅。案幾上插著清晨剛摘的紅梅,給殿內添了幾分喜意。所有的鋪墊都是上等的毛皮,顧春肯定不知道這是明亦王府庫房裏齊寒亦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