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55


d-猜測可能是真的。先下就得派人暗中找出這個程公公。我不信皇上會把皇位傳給最被看好可是最不適合當皇上的人。”長公主說著已經沒有了剛才泠然之氣,拍拍碧太妃的手,“你們今晚早點回去歇息,這裏就交給我了。順仁太妃,我知道你手上有父皇的五萬兵馬,我想父皇也是留了一手。”


“嗯,我知道。公主也要注意身子,到了後半夜就讓宮女們守靈吧,別受了風寒。”精致的五官神色一直是淡淡的,扶著碧太妃出了東寧宮,仰頭看到浩瀚夜空繁多的星星,“似乎是有些平靜的可怕。這些年總是不平靜,難道皇位就這般重要。”


“是不是知道了明亦王府的事情,知道了顧春失蹤的事情。”在都城這種藏不住秘密的地方,隻要哪家的府中有一點小事發生都會傳的很快,更何況是明亦王府的事情。前幾日就傳到宮內,許多人對顧春又是悲歎又是感覺到可憐。她這種在宮中已經經曆過種種大風大難的人,隻能是輕輕一笑,不會做任何的想法,“我聽說,是因為顧春姑娘,城兒才回來的?”


順仁太妃扶著碧太妃的手明顯一緊,隨機淡雅笑笑:“顧春是最可憐的人,愛她的她不愛,她愛的傷她至深,不管是哪個女子被自己做心愛的人殺掉孩子都會生不如死。更何況是顧春那般純淨的女子。”深深一歎,似乎是在為顧春歎氣,也似在為自己歎氣,“寒城他用情至深,不忍看到顧春受傷害,我們又能說些什麽。人總是逃不出感情。”


“長公主今晚說的不差,當年先皇駕崩之前心裏的皇位繼承人的確讓人猜不透。我是個不喜不爭的人,對於誰是否當皇上並不在乎。我隻是希望城兒能夠一身平安,莫溪,城兒在這場爭奪之中結果無法預測。我隻希望不管什麽時候,你都一心護著他,這是我唯一的私心。”這是一個母親對兒子的關心,坦然一笑,“近來,走兩步就覺得身體疲乏。”


入秋,夜晚涼意習習。後麵的宮女把披風遞給順仁太妃,她給碧太妃係好,準備往祥德宮方向走去,碧太妃卻拉住她,“時間還早,我們在外麵走走。不然再過幾天這身子就更不行了。這幾天怎麽不見暖盈小公主?她不在,祥德宮就覺得清冷的不行。”


“我把她送到了太傅那裏,讓她跟著景瀾皇子和雪公主一起,不然成天在宮裏胡鬧,這長大了可就成了刁蠻任性的性子了。”提起自己的小公主,順仁太妃總是滿臉的寵溺。


“她還年紀小在多玩幾年也沒事,這麽小讓她去太傅那裏有點太苛刻了。不過,能管束一些性子也是好的。暖笑公主的四年之前是不是就快到了,宮裏很久沒有喜慶的事情了。你明天和暖笑提提,讓她和皇上說說。喜事還是早點辦,暖笑年紀也不小了。雖說那雷鳴承諾下,但是也不能保證有什麽意外。暖笑嫁出去,這宮中更沒有什麽熱鬧的了。”


順仁太妃經碧太妃一提,這才想起來四年之前已經到了,“恩,也是。暖笑等的也夠辛苦得,這幾年沒事幹就去找雷鳴,想來兩人也熟了很多。暖笑也適合雷鳴那種忠厚的性子。”宮裏難得有喜事,她也很是期待。


正文 65 稍漏痕跡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8-25 12:31:19 本章字數:3104


回到永福宮的皇上剛坐下就拂袖把紅木案幾上的所有精致茶杯摔個粉碎,明黃色袖擺上毫無意外的沾上了水漬,皇後連忙上前拿過帕子來給他擦拭一下,正好被進來的瀾皇子和雪公主看見,嚇得身體一個哆嗦,隨即就呆在原地,他們很少見父皇如此震怒。皇後眼疾手快,向如心使個眼色,如心頷首快步走到瀾皇子和雪公主身旁,輕聲勸說把她們帶回自己的宮殿。


皇後幾聲輕歎走上來按住皇上氣得發抖的拳頭,“皇上,不要傷了身子。長公主隻是傷心多度難免說一些大逆不道的話,皇上也要理解突然失去親人的痛苦。她也不過是那麽說說,這皇位豈是這麽容易就動搖的,況且皇上登位這麽多年,雖不說政績優越,但是也沒犯過什麽錯誤。誰能處登皇位就讓那些大臣紛紛信服的。”語氣一轉為責怪,“長公主也真是的,一點不顧皇上的麵子,今晚之事不懲罰是不行的。不然以後誰還都敢如此放肆。”


“哼,齊暖晨,她以前憑借著父皇和母後的寵愛事事如意,舍不得受一點委屈。如今慈懿太後去世,她沒了靠山當然氣極。朕又不是不知道她是個什麽樣的性子,表麵看起來溫雅,其實還不是一個嬌慣的公主。朕實在是咽不下去這口氣,可是……她既然敢這麽說,就一定有讓朕顧忌的籌碼。”很是煩悶的扶著額頭,濃眉緊緊蹙著,“沒想到朕登位快四年之久,皇位還是這般受人覷視。文淺,朕每天都過的很累,累的晚上睡不著覺。”


皇後好久都沒有聽到皇上叫自己的閨名了,頓時心裏酸脹湧上來,把頭放到皇上的肩膀上,“臣妾會一直在背後支持皇上,隻是臣妾家族早已不在了。臣妾是該試圖拉攏一些近臣,他們即使不看在臣妾的麵子上,看在臣妾父親的麵子上應該會為皇上的。”


去年給慈懿太後下毒的時候,皇上就想過慈懿太後去世既有利也有弊,全看長公主的決斷,如果能把長公主這麽精明的人蒙混過去,這件事也就會不了了之,隻能讓他們生吞下去。如果長公主堅持要鬧,這件事就會成為兩方徹底翻臉的節點。齊寒亦已是對手,再加上齊寒城,最讓他害怕的是兩人聯手一起對付自己,那自己隻能求苦苦撐著了。


“聽說齊寒城因為顧春才決定回來的。而且齊寒亦也在尋找顧春,看來顧春是他們之間的關鍵。隻要抓住顧春,朕善加利用,他們的關係隻會更僵硬。”以前隻是覺得顧春是一個小人物,起不到什麽利用價值,可是如今,他可不得不對顧春改變想法。


皇後心裏一直在擔心卻是當初先皇所留聖旨的問題,有些心不在焉的點點頭,“顧春固然是一個關鍵,但是臣妾覺得皇上可以在尋找顧春的同時也尋找一下當年在先皇身邊侍候的程公公,怕是不到明天兩個王爺也會知道此事,皇上還是早作打算的好。”要是被其他人搶先一步尋找到這程公公,在眾趁麵前拿出聖旨,那他們的所有努力可就白費了。


“你說的對,朕一會回去立刻叫人去尋找程公公和顧春。”皇上愁容滿目,已經沒有心情呆在永福宮的意思,他怕是又要連夜都睡不著了,“好了,朕還要回乾清宮處理奏折。”


“皇上也不要太勞累了,不大重要的折子耽誤些時間也沒事。不能先把皇上的身子累垮了。一會臣妾親自去熬一些紅棗蓮子粥讓如心給皇上送過去。”皇後心疼的看著他的三分愁容,兩分倦容,皇位並不好坐,表麵看起來風光,大權在握,誰又親身體會得到稍有不慎不是被人說道就是被人覷視,看著皇上的身影漸行漸遠。她很是懷念以前在明辰王府的日子,不是太過忙碌中有著清閑,兩人經常相伴在府中走走,歡聲笑語不斷。


而如今,仰望蒼茫的夜空上繁星,隻有那一輪彎月孤寂的掛著天邊。自己都厭倦了後宮裏的勾心鬥角,妃子們的爭風吃醋,去年那段時間她甚至感受到了冷宮的那種清冷,沒有人真心的關懷,連自己最依賴的男人也是每日躺在別的妃子身邊,那種痛苦每夜都承受著。


“主子,夜涼還是早點回宮吧,皇上已經走遠看不見了。”身後的惠心給皇後披上披風,目光隨著皇後消失的地方收回來,撫上轉身過來的皇後,“主子,奴婢才在祥德宮沒有打探到什麽消息,那裏還是和以往一樣,宮女們個個表麵上看起來嬉皮笑臉的,可是基本上說不出什麽有用的消息,奴婢前兩個月安插進去的宮女也隻是個在祥德宮外打掃的。”


皇後緊了緊手掌,麵露陰鬱,“我們做的有些太遲了,該在她們都搬入祥德宮之時就安插進去幾個機靈的宮女,如今裏麵的宮女怕都是齊寒城手下的人。罷了,祥德宮出了一個手握五萬兵馬的順仁太妃,其他兩個太妃都無事。本宮覺得手握兵權遲早都會被人視為眼中釘。我們隻要等著看就好了。”走到宮門口,她向永春/宮看了看,“近來,賢妃可有什麽動靜?”


皇上喜歡賢妃是眾所周知的,哪怕是在賢妃生產過後,皇上也是每日抽空回去永春/宮小坐一會,可見其是真的喜歡賢妃或者是小皇子。如今皇子登位四年,子嗣如此單薄,眾妃子當然想著都是要懷上龍子,自然沒有功夫對付賢妃和她的小皇子。


惠心抿著嘴搖搖頭,“永春/宮還是那般的清雅寧靜,宮裏就好似皇宮裏的世外桃源一般,與世隔絕,不管外麵發生了什麽事情,裏麵的宮女都是一副喜慶洋洋的模樣。”


“世外桃源?”這四個詞用的還真是恰到好處,自從賢妃住進永春/宮,那裏就是皇宮裏唯一一處讓人心靜的地方,“繼續盯著永春/宮便是了。就快到了小皇子的滿月酒了,也不知皇上心裏是怎麽想的,本宮猜不成是不過。明日本宮就去瞧瞧賢妃妹妹。”


惠心識趣的閉上了嘴,攙扶著皇後進宮後,就吩咐其他宮女把沐浴的熱水準備好。


不管都城裏如何鬧騰,遠在天邊的遙中鎮總是一副享樂融融的。每日清晨,赫淩仟吃過早飯便悠閑漫步到了開張了的珠寶店,這裏一名憨厚的小廝已經提前打開了店鋪門,赫淩仟把店裏的所有珠寶清點一下,沒問題後就坐到櫃台後看書,比之他在藥鋪了抓藥的營生要輕鬆的許多,在這裏他隻需收銀子,或者與客人隨便聊幾句就可以,因此他也是樂在其中。


相對於珠寶店的幕後老板單雪和顧春就更為悠閑的很,整天騎著馬到城外奔馳散步,真是處處都透著歡愉。時間一轉眼到了八月末,在遙中鎮這裏亦是深秋了,處處飄著已經凋零泛黃的樹葉。清晨,赫淩仟出門後,顧春把院內的枯葉打掃幹淨,然後倚著牆看著不遠處自己的老家,那幾間茅草屋,這段時間她一直不敢去,就怕被齊寒亦的人給發現了。


“想去就去看看吧,隻要小心著他們也不會發現的。我前幾日在附近找了一圈沒發現暗衛的蹤影,他們應該隻是在正街上尋找沒有來這裏。”單雪看著她清瘦的背影說道。


“真的麽,那等我淨手後,我們就去吧。我想給爺爺和阿婆做個墓。”


“不行。”單雪立即出口反對,“你去就可以了,留下什麽痕跡豈不是明擺著告訴暗衛你在這裏麽。等我們在這裏呆膩了,想要去其他地方的時候你再立碑。”這幾天夜晚睡覺之前她總是隱約覺得有些不安,好像是那般被人尋到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她都不敢告訴顧春,看來在遙中鎮她們也呆不了多長時間了,唉……剛剛安定下來,逃亡注定是不安寧的日子。


顧春丟掉掃把,剜了她一眼,“難道你還要準備離開麽,這樣的日子你還不知足。”


“你不是想要去各處走走麽,讓赫淩仟打理鋪子,我們就可以放心在外麵隨便揮霍了,這大興王朝大好的河山我們一定要走遍在不枉此生嘛。難道你要一輩子在這裏騎馬。”


“嗯,我知道了。”顧春把淨手後隨便在衣服上胡亂擦擦,“走吧,你可要給我看好了。要是讓暗衛當場抓住,你我可就徹底完了。我可不想被人一輩子困在那麽小的天地裏,看著天上飛著的鳥兒都成天羨慕。”出來放野慣了就不習慣那種困著的感覺,可是困的習慣了時間長了也就漸漸習慣了,她從來都是這般安於現狀的人。


單雪走在前麵,顧春跟在後麵,兩人走著的速度很慢,單雪眯著眼用淩厲的眼神看著四周所有的一切,感覺一切平靜時才敢繼續往前走著,一直到了這幾座茅草屋,拉著顧春閃身而進,才微微放心下來。


正文 66 彼此心跳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8-26 12:29:22 本章字數:3119


顧春走進房間心就不在冷靜,淚眼朦朧看著已經滿是蜘蛛的屋子,那曾經自己與阿婆一起睡的大炕上一層厚厚的灰土,那與爺爺一起坐過的凳子已經歪斜,她一步步走向曾經用過不知道多少遍的器物旁,伸出手準備觸摸,一隻手立即抓住她的手腕,“不能留下任何痕跡。”


顧春才訕訕的笑笑,“嗯,好。”忙收回手,目光移到另一處,她小心翼翼的看過每一處,既是懷念又是歎息,走到她睡了十幾年的炕邊,喃喃自語道,“每到冬日我就喜歡鑽在阿婆的懷裏睡覺,阿婆的懷抱最是溫暖了。從小我就以為我是在這裏出生的,阿婆說爹娘都是在我出生不久後就去世,我就認定了我是遙中鎮的人。這裏雖然生活節儉過的疾苦,但是卻很幸福,多希望那時候匈奴人沒有來犯,這樣我就和爺爺和阿婆還在這裏,也或許我嫁給了駱明哥哥,那是對我最好的男子。如今也是親人中唯一和我生存下來的人。”


“駱明,就是那個被齊寒城安插進宮的侍衛。他性子太過忠厚有些不懂為人處事,所以在宮中七八年之久隻升到了禦林軍一個七品的副尉。不過在宮中確實讓他磨練了不少。我曾與他交過手,武功穩實強勁有力,還算可以。沒想到竟然是我們春丫頭的意中人。”最後一句完全是調侃之意,單雪滿眼含笑看著顧春的神情。


豈料顧春隻是淡淡一笑,“並不是意中人,隻是一個值得依賴的人。阿婆說的對,找個能夠照顧自己一輩子,對自己好的夫君,以前我總是不理解,如今是真的明白了。有什麽比遇到一個對自己好的人更幸福呢。我就是遇到了一個不值得自己愛的人才走到這般境地。”不覺的摸摸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