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55


姿月便應了,“那主子好好歇著。”起身與清月放下層層金帳幔。


果不其然,淮月不一會就匆匆回來,對姿月說:“皇上朝著這邊來了。”


姿月點點頭,綻出幾分勉強的笑來,出了宮殿,正好迎上前來的皇上,見皇上身後隻跟著福安,便跪了下去,“奴婢叩見皇上,娘娘臨睡前吩咐奴婢,娘娘如今病氣太重,不宜見客。如果皇上來了,請皇上移駕。”


皇上眯著眼看了看姿月的側臉,一揮袖:“起來吧。”


“還請皇上恕罪。”姿月依舊沒有起身。


“好了,朕知道了。不會怪罪你的。等靜妃醒了,就告訴她,此事朕絕不姑且,讓她好好養身體。過幾日朕再來看她。起來吧。”皇上難得的語氣親善,姿月起身福了福身便回了宮。皇上轉過身來,目光淩厲的看了一眼不遠處的碧妃的長春/宮,便向永春/宮方向去了。


此時,幾位大臣和王爺剛出宮門,齊寒城見齊寒亦快上了馬車,想要說的話又咽了回去,一臉黯然的與其他幾位大臣又聊起了蒙水城水災的事情。幾位大臣看到那馬車沒有向南,而是向著卿月閣的反向去了,不由笑出聲來,眼中情緒不一。


馬車內,在齊寒亦進來時,春丫頭便醒了,揉了揉眼,掀開簾子,隻見馬車後一群穿著官服的大臣,“你們每日都要來皇宮麽,怎的不見那幾日你去,寒亦哥……”


“住嘴,隻準叫主子,要自稱奴婢。”齊寒亦不耐煩的看了她一眼。


“哦……主子還沒有回答……奴婢的問題。”


“本王沒必要回答一個奴婢的問題。”


春丫頭聞言頓覺無趣,不過聽到外麵逐漸熱鬧的吆喝聲,明亮的眸子溜溜的轉了幾圈,便悠閑開簾子,這次直接探出腦袋去,朝著人群就大喊道:“救命啊,有人販賣丫頭了!快來救救丫頭啊。”人們紛紛看過來,丫頭又準備出聲,腦袋一痛,身後的人抓著她的辮子把她拽了回來。


齊寒亦按著她的身子,口吐寒氣:“你說什麽!”


春丫頭抿著唇不說話,馬車穩穩停下,外麵的單風的聲音傳進來:“主子,馬車被圍。”隨後響起噪雜的吵鬧聲音。


相比外麵的熱鬧,馬車內的溫度則是驟然下降,春丫頭兩手放在裙擺處使勁揉著,眼巴巴的看著麵前這張俊臉,被那雙眸子盯得遁形無措,可是她還是亮著膽子推開他的身子,向外爬去,嘴裏依舊不停的喊著:“救命啊,丫頭要死了!”腦袋剛剛鑽出去,腰間一緊,身子又被拉了回來,膝蓋不小心撞上了木板,疼的讓她兩眼淚花。


駕車的單風隻好拿出腰牌,“這是王爺的馬車,快讓開。”


眾人互相看了看隻好有些畏懼的退了幾步,也都噤了聲。單風鬆了一口氣正要甩鞭子,眼前突然出現一道紅影,伴隨著柔綿的男聲:“本公子與妹妹前幾日不小心走失,原來就是被王爺搶了去,各位可要給本公子做主,王爺竟然在大街上欺壓我們這些勞苦民眾。”周圍的人一聽,又圍了上來。


馬車內,春丫頭飄著淚花沒想到外麵的竟然是傾城公子,心裏頓時高興了不少,齊寒亦卻是一臉陰霾,狠狠瞪了她一眼,一把抓著她下了馬車,眾人看到是黑著臉的明亦王爺,不由散開了些,齊寒亦幾步走上前,“如果你還想呆在都城,便給本王讓開。”


傾城公子晃了晃腦袋,飛身上了馬車,“本公子也正好去卿月閣,搭一程。”


春丫頭心裏升起的希望又破滅了,被齊寒亦拎著重新上了馬車,眾人見很快化解便不再多管閑事,單風才一個狠勁,馬車繼續向前駛去。到了卿月閣的正門,三人依次下來,傾城公子戳戳春丫頭的腦袋卻對著齊寒亦調侃著:“你來這裏便罷了,還要叫上丫頭,這種地方是她來的麽?”


此時,卿月閣門口進出的人很少,三人站在門口頗為引人注意的,齊寒亦淡淡的把嬌小的身子拉過來,懶得再多說一個字:“管你何事。”


說完便聽見卿月閣關著的紅門正好打開,跌跌撞撞走出來一位公子,身後扶著公子的是紋月,不時提醒著:“公子,您慢點……”不禁抬眸便看到門口的三人,燦然一笑,接著把赫淩仟扶出來交給小廝,赫淩仟這次倒是乖乖的走了,紋月忙福了福身,“三位請進。”


傾城公子來了興致,走上前摸摸紋月姣好的麵容,目露輕浮:“紋月姑娘沒準幾日變成了丞相府上的人了,不知本公子可否有機會。”


“公子說笑了。”紋月半斂著眸子,語氣不卑不亢。


傾城公子再向身後兩人看去時,已不見了人影,兩人此時已經上了四樓。他撇撇嘴,魔抓攬住紋月的細腰:“本公子聞名而來,紋月姑娘可要好好服侍,定然少不了你的銀子。”


紋月不著痕跡的移過身子,“紋月今日暫不接客,傾城公子還是另尋她人吧。”說著便徑直走開了。


傾城公子想要追上去,豈料遙姑姑從側門出來,揮著錦帕,一副沒有睡醒的樣子,“哎喲,公子啊,紋月姑娘可是昨夜可是侍候了赫公子,總得讓她歇一歇吧,我們卿月閣裏這麽多姑娘,公子再挑一個……不過接客的如今還沒起呢。”想到什麽又忙加了一句。


“那卿穎姑娘呢?”


“難道公子不知道卿穎姑娘已經被剛進來的明亦王爺包下了。”說完扳著指頭數了數,“要不就紓琴姑娘吧,人如其名,彈得一手好琴,保證讓公子如癡如醉。”


傾城公子也好說話,扇子一合,咧嘴嫵媚一笑:“就她了,姑姑快些領本公子去吧。”


早已上了四樓進了卿穎姑娘的房間裏的齊寒亦此時躺在床上抱著軟香的身體,卿穎沒睜眼便知是誰,主動伸手攀上他的胸膛,柔軟小手鑽了進去,春丫頭頓時羞得捂住眼轉過身,心裏恨不得把齊寒亦罵了一千遍,身後悉悉索索的聲音過後便是耳紅心跳的女子呻吟聲,春丫頭忍不住蹲到角落裏捂上耳朵,卻沒發現窗口一個人影一閃而過。


床上片刻便安靜了下來,卿穎睡在齊寒亦溫熱的胸膛上,聲音軟軟的:“卿穎去虞城專門尋了城主,並試圖打探到春秋令令的用處,可是城主隻知道這春秋令須得配上顧家後人的春秋圖才有用。”


“春秋圖,可知是什麽。”


“不知道,虞城主當年與顧啟的兒子不過隻有一麵之緣。”手指依舊放在齊寒亦的腰間,作著挑逗的動作。


齊寒亦麵色一凜,用力推開她:“準備熱水。”


卿穎滿是失落的披好衣衫起來出門吩咐小廝準備熱水,又回了房間坐下來,齊寒亦躺在床上看不出情緒,她也曉得主子的性子,等著熱水上好了,齊寒亦光著上身下床來,目光落到蹲在角落裏的身影,拿著茶壺走過去,水從壺嘴中湧出,還在自顧自發呆的春丫頭歪了腦袋,摸著有水驚得站了起來:“發洪水了……發洪水了!”等完全清醒,就見卿穎嘴角忍著笑意,而目光收近,麵前男子光著上身,“啊!壞人,走開……”雙臂揮舞著。


齊寒亦不理她的張牙舞爪,進了木桶裏,卿穎準備上前,“你先出去,春丫頭過來。”卿穎才失神的出了房間,春丫頭則是傻傻的站在原地,齊寒亦一記冷光射去,“過來。”


春丫頭是在禁不住他冰寒的目光,諾諾的上前,拿起錦帕擦著他的身子,在見到他背後大小不一,新舊的傷疤時,放輕了力道:“奴婢能知道主子背後的傷是怎麽來的麽?”許久不見他回答,便撅著嘴表示著不滿。


齊寒亦把手臂放在木桶邊沿,手指輕輕一顫,聲音沙啞了許多:“舊的傷疤是從小在匈奴當質子時鞭打的,大部分都是在戰場上留下的。”如今說來分外輕鬆,卻沒人知道他當年有多隱忍,“在戰場上刀劍無眼,亮你的身手再好也不會不受傷。”


“為什麽主子要去戰場,皇子不應當是都在宮裏的麽?”呆在他身邊這麽多天,春丫頭也了解了這個男人並不是那麽令人討厭,隻是不願意把自己的懦弱展現給人看,不知不覺的她便心生憐惜,覺得他比自己還要可憐,自小沒有母妃,不受皇上疼愛,一個人去匈奴那該是多麽難過。


正文 3 查出凶手


更新時間:2013-03-16


齊寒亦冷哼一聲,語露不屑:“呆在皇宮裏的養尊處優的皇子隻懂得用人算計人罷了。”


這句話對春丫頭來說是不大明白的,但她還是忍不住想問:“那主子是用什麽來算計人的?”


“是用最可怕的人心。”


靜靜的水流聲,春丫頭小手扣著他的肩膀,探著腦袋給他擦拭著身體,也不知怎的,剛才在春丫頭頭上的水滴一滴滴落下來滾在齊寒亦的胸膛上,仿佛是一點火星瞬間便點起了他身體埋藏的欲/火,與卿穎在床上不過是做給窗外人看的,身體還沒有得到完全的釋放,此時,淨白的小臉認真的神情,明眸盈盈如秋眸一般,手上輕柔的力道更像是在撫摸,齊寒亦低咒一聲,抓著她的手腕,便把她拉進了水桶裏。


“啊!”隨後春丫頭的尖叫聲淹沒在他炙熱的唇中,他的唇像是就逢甘露一般,極盡纏綿的吸/允著清甜軟綿的唇,春丫頭呆愣著,感覺到身體越熱才清醒過來,雙手抵著他的胸膛,感受著身體裏的陌生感覺。在她的唇上輾轉了許久,齊寒亦豁然離開,長腿一伸隻身出了浴桶,打開窗戶,忽然而來的寒風讓他恢複了冷然的表情。


“咚,咚咚。公子可是沐浴完了?”門外卿穎恭敬的聲音響起。


木桶裏的春丫頭渾然一驚,見齊寒亦已經穿戴好,也忙著壓在委屈從涼水中出來,齊寒亦才道:“進來。”卿穎推門而入,吩咐小廝迅速收拾好,等房間內恢複原樣,才重新關好門,齊寒亦輕咳了一聲,“給她拿件新的衣衫。”


屋子的氣氛壓抑的很,春丫頭不做聲換了衣裙,便借故推門出去,站在外麵的走廊裏,看著下麵越來越熱鬧的人群,心裏才漸漸安定下來。


回到府上已是傍晚時分,府裏曲回走廊裏亮著孤寂的紅燈籠,兩人一前一後沉默不語走著,走到盡頭,齊寒亦突然轉過身來,春丫頭伸出去的腳忙縮回來,頭頂響起暗沉的聲色:“今晚你便早早去休息,明日一早再來本王房裏。”


“是。”隻是輕輕應了一聲便如臨大赦般匆忙離去。


在明城王爺書房裏,齊寒城與遠襲麵對麵坐著,遠襲見齊寒城麵色不佳,以為是因為昨夜靜妃的事,便出聲安慰道:“既然此事是由皇後處理,定然會給碧妃一個交代,王爺不要太過擔心。”


遠襲話音落,齊寒城已是歎氣連連,自己苦笑道:“母妃的事,再聽到是皇後處理,我就不擔心了。”


“那王爺為何還是如此唉聲歎氣,可是遇上了更為棘手的事情。”


對於春丫頭的事情,齊寒城怎可能脫口而出,就連他自己都摸不清自己的心,於是勉強笑了笑,“蒙水城不是在七八月份的時候朝廷便拔下銀兩修築水渠了麽,怎麽如今卻發生了洪災一事?”


遠襲來就是找他談此事,緩緩說出了來意:“王爺,今次來便是母後讓我特意來請你,請旨去蒙水城探查情況,並救萬民於水深火熱之中。你在朝中的勢力甚少,這次便是好機會,母妃相信你可以做好,這樣就可以有更多大臣主動靠攏過來。”


齊寒城也如此考慮過,不過他覺得更重要的是這次發洪水的真正原因,麵色變了變才道:“皇上定然要派一個刺史大人,駙馬可知皇上心中的人是誰?”


遠襲清朗一笑:“王爺覺得我去如何?”


此話一出,齊寒城鬆了一口去,連忙點頭:“甚好。”


“那此事便如此定了。明日早朝時我們也要配合一番,為了不讓他們懷疑,也不能讓皇上猜忌。”遠襲普通麵容上覺得輕鬆了許多,又暗歎朝中勢力暗潮湧動,稍是不慎便會屍骨無存。


齊寒城忙起身客氣的遠襲出去,“冷遲,你去送送駙馬。”


遠襲連忙擺手,“我還是從後門而出,不必勞煩你們。省的讓人瞧去增添不必要的麻煩。”齊寒城也不再想讓,互相拱手後,遠襲一襲藏青色迅速不見了人影。


十一月二十日,便是春丫頭來到明亦王爺府一個月的時間,已是發生靜妃小產後的第五日,在早朝上,明城王爺主動請纓要去蒙水城治理水患,而駙馬遠襲立即出言反對讓朝中的大臣們一頭迷霧,各懷心思。最後皇上還是有些不耐煩的下了決定,由明城王爺去治理水患,封遠襲為刺史隨行。


下朝後,皇上準備回禦書房,半路正好有一宮女迎上,說皇後已經查出當日靜妃小產的真相,此事各宮娘娘都在永壽宮,等著皇上前去。皇上心頭擠壓的兩塊重石才散去,不由腳步也輕鬆了不少,擺駕永壽宮。


永壽宮,是皇上當初特意賜給皇後的宮殿,亦是後宮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