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46


d-王爺也不會讓你生下來。所以這個孩子注定活不下去。”單風跟在齊寒亦身邊這麽多年亦是心冷之人,對她的乞求毫無動容之色,用力把她拽起來按到牆上。


“不!不要……齊寒亦……你怎麽能這樣狠心,這是我辛苦包下來的孩子,憑什麽要你們來決定他的去留,單風。如果今日敢動手,我會讓你們後悔……我是什麽樣的人,你應該清楚。”還不等顧春冷眼說完這些話,就感覺掌風拍來,下意識的想要躲,但是奈何單風的力氣她根本掙脫不了,“啊!你……”小腹上傳來來難以言喻的痛楚,她能夠清楚感覺到那個還未來到世上的孩子呼吸在一點點的消失,陣陣的絞痛是卻比不上單風的心狠無情,更不上齊寒亦的不管不顧。


單風看著她潔白裙擺上染上刺眼的紅色,才收手作罷,轉身出了牢房回去向主子交代。


牢中的顧春靠著冰冷的牆麵緩緩下來,裙擺上被越來越多的鮮血給浸染,鮮血流到地上正在漫無目的的向四處擴開,顧春手死死抓著那幾根枯草,眼眸空洞,本就白淨的小臉此時透明的可怕,她已經完全沒有了意識,也不想有意識來承受這樣的淒慘。


時間徐徐流過,顧春眼神一震,手指哆嗦了一下,閉上眼身體轟然落倒在地上,嘴唇嘟囔了一句,沒有任何人聽見。


剛才明城王爺出來的單雪渾身一顫,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浮上心頭,於是提力飛身趕快向明亦王府趕去,自家王爺什麽事都做得出來。


君亦苑的書房裏燭光不知因為什麽跳躍的極快,讓齊寒亦根本無法靜下心來,放鬆緊繃的身子後就聽見有腳步聲漸近,他頭也沒抬就問道,“可是處理了?”


單風眼眸沒有閃一下,“屬下是親自動手。”


“退下吧。本王需要靜一會。”齊寒亦低喃出聲,目光在觸及窗台上的那束紅梅時,心裏陡然一空,像是什麽緩緩流走一般,這種感覺很清晰。


單雪匆匆趕到地牢之時,看見門口正在喝酒的侍衛,徑直走進了牢房,還未出口,就看見那牢房之中滿地的豔紅血跡,饒是她這般殺人如麻早已冷心的女子也不由心神一顫,“顧春!”跑進去抱住顧春,試圖叫醒她,“顧春……顧春,醒醒……”可是任由她怎麽叫麵前的女子都毫無反應。


手指顫抖著摸向裙擺上的血跡,單雪悲痛的哭了出來,隨即慌亂的把顧春背起來,“顧春……我會救你的,你千萬不要放棄……”抱著渾身是血的顧春出了牢房,直接奔向了清連公子所住的院落,一路上單雪神色淒然,嘴裏一直念叨著。唯有讓她感覺到顧春還活著的就是顧春身上的溫度。


清連喜靜,就被安排在府上的一處角落裏,單雪背著顧春衝進院落,院落裏清連正背手而立仰望著什麽,聽到雜亂的聲音進來,他臉上閃過厭煩,目光看去,就見了此生都忘不了的畫麵,單雪放下顧春,跪下來,“清連公子,快救救顧春,她快不行了……求你了,快救救她吧。單雪求你了……”


這是清連第一次見齊寒亦身邊的侍女這般模樣,他救人隻聽從齊寒亦的吩咐府上的人都知道,可是他終究不是心硬之人,“你快把她放到床上。我盡量救治。”


單雪大喜,扶著昏迷的顧春進了屋子,也不管這是清連的房間,就把顧春放到了床上,清連也已經走過來,一邊把脈一邊問單雪情況,可惜單雪隻能搖頭,“我也隻是剛趕回來,進了牢裏就發現她這幅摸樣,孩子是保不住了對不對……“流了那麽的血,差點把那個牢房都染個完全。


正文 51 活不過三十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8-11 1:31:28 本章字數:3225


“嗯,能保住性命就不錯。”清連公子良久才道出這麽一句話,然後把自己的包裹打開,裏麵赫然插著一根根的銀針,“我先幫她祛除體內殘留的殘跡,你去準備熱水,她需要好好泡一下。還有準備好幹淨的衣衫,這幾日就暫且住在我這裏吧。”


“有勞清連公子了。”朝著清連稍稍行李後,單雪就趕緊去準備了。


剛才單雪帶顧春出了地牢後,守著的侍衛看見後就趕緊去君亦苑稟告了齊寒亦,齊寒亦手指毫無節奏的敲著桌,發出沉重的聲音,過了好久才讓他們退下去。腦子裏不由自主出現那張純淨的麵孔上會露出的各種表情,悲痛,乞求,憤然,當最後一種絕望閃過後,齊寒亦揮手把桌上的所有物什都甩到地上。“去把單雪叫來。”


單風立即找來清風苑裏,碰上正拿著幹淨衣物的單雪,“單雪。”朝著她的背影喊了一聲,見她繼續往屋子裏走,單風又走上幾步,“單雪,主子叫你過去。”


豈料單雪嗤笑一聲,背對著他說道:“我從沒有想過你會對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下手,還這般的狠毒果斷。”


“單雪,這是主子的命令。做屬下的豈有違抗之禮,況且顧春不過是一個主子用來利用的女子罷了,你何必這般善心。一個寵妾也值得你這樣冷嘲我。”單風不冷不熱的道出。


單雪沉下嘴角,並沒有接著單風的話,卻告訴他,“告訴主子,我顧不得過去。”說完,就提步進了房間,關上了房門。


單風拳頭一緊,對著緊閉的房門咬咬牙,隻能轉身回去複命。


屋子裏的清連看見她進來,不由問道:“你不怕明亦王爺責罰與你,為了一個毫不相幹的女子。”手上的動作不停,認真的施針。


“你不也是再救一個毫不相幹的女子麽。”單雪沒答反問,用手試試木桶裏的熱水,“熱水溫度已經好了,現在就把顧春放進去?”


清連等了一小會才迅速拔出所有銀針,“我出去煎藥,你服侍她沐浴吧。”出門之前還是眼裏閃過濃濃的無奈和憐惜,顧春自從進入王府就一直磨難不斷,再遭受這般落胎之痛,怕是醒來再也不會綻放出那樣純淨的笑容了吧。


書房裏,齊寒亦薄唇緊抿成一條直線,看著單風低著頭恭敬的樣子,吐氣如寒,“看來,還是本王太慣著她了,竟敢這樣回複本王。單風……”一時想到顧春,他語氣才緩下來,“你可是直到顧春如今怎樣了?”


“回主子的話,顧春好像是在清連公子的房間,屬下並沒有進去,所以不知道。”


“罷了。近來朝中可有什麽動靜?本王很想知道赫大人這幾日在做什麽,要是明日他還不主動過來賠禮道歉的話,本王就要親自找他了。”自從回來後,他也不曾去早朝,隻是偶爾過問一下朝中之事。


單風想了一下才說道:“朝中平靜的很。赫元殷最近也很是小心,在早朝上很少說話,下朝中也沒有被皇上留在宮中。誰都知道皇上隻是給赫元殷一個台階下,主子為何非要赫元殷過來府上。莫非主子想要……一勞永逸?”


“如果赫元殷當日來明亦王府,那就表明這個還是有幾分讓人佩服的。本王也有興致與他玩下去,可是竟然毫無音訊,可見也是一個不值得花心思的對手。不過是有些小聰明罷了。”起身走至窗前,看著浩瀚夜空上清冷的月光,“你讓單雨去清風苑探探情況。”


“是,主子。”


顧春一直昏迷了三天三夜才醒過來,第一反應就是摸向自己的小腹,小腹的平坦讓她眼神裏本來僅有的光亮全部熄滅,死死咬住嘴唇翻過身看著床賬。


正在收拾屋子的單雪聽到翻身的聲音立刻跑過來,看到她隱忍而抖動的肩膀,就知道此刻顧春心裏有多難受了,她捂住嘴阻止自己也哭出來,坐到床邊,輕聲喊道:“顧春,顧春可是餓了,我去給你拿膳食如何,有你吃的糖醋魚,糖醋丸子,麻婆豆腐……還有好吃的蓮花糕,梅花糕……


“不要說了。我想靜一會。”顧春突然出聲打斷單雪的話,聲音淡淡的聽不出任何情緒。


這樣的顧春更讓單雪感到心疼和擔憂,不怕她醒來大哭大鬧,就怕她把所有的痛都藏在心裏讓自己一個人才承受,然後收起所有的情緒隻用冷漠來對待。可是事實已經發生,她無力改變,隻能暫且妥協,“好,要是不舒服了就喊我。我一直在門外候著。”


單雪輕步退出房間,關上房門。看到遠離站著的單雨,和坐著的清連,她苦笑道:“顧春的冷靜,沉默讓我害怕。單雨,主子不就是想要答案麽,你回去如實稟告就是了。”


單雨知道顧春的事情後也很難過,走上前來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顧春她會想通的。你也不要太過自責,畢竟這是誰也阻止不了的。你也不要恨主子,他的性子你我都了解。怪隻能怪顧春命苦。”


“不!單雨,你不要這樣安慰我。這就是主子的錯,要不是他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親眼看著自己的孩子死在父親的命令下,這是任何一個母親都接受不了的事情。顧春在牢中是有多想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你又不是不知道。牢中那樣的艱苦她都忍了下來,可是,孩子竟然是被父親親手毀掉。怎能讓人不恨。”


單雨一時啞口無言,不知道該怎麽回答。


單雪兀自笑了笑,抬眸:“單雨,我隻是在發泄自己的不滿罷了。你回去複命吧,我這幾日也不想見主子,覺得自己雙手滿是鮮血,怎麽洗也洗不掉。”說起來語氣滿是苦惱。


“好,那我一會在過來。”單雨掩下眼裏的情緒,快步離開。


坐在榕樹下的清連公子示意讓她坐下來,說笑道,“要是齊寒亦手下都是你這般的侍衛,他怕是早就瘋了。你不應該這樣有憐憫之心,這不是一個殺手該有的。”


單雪掠過他的玩笑話,然後極其鄭重的說道:“殺手是無情狠絕的,但是作為殺手必須要有自己的原則,決不能傷害或者殺害手無寸鐵的善良百姓,更不能去傷害本就沒有任何錯的弱女子,還有那還未出生的孩子……不然這世間還有幾分善良可存。”


清連沒想到一個她會這麽說,也沒想到一個身為奴婢的女子也有自己應該有的原則,他又不禁問道,“那如果是主子的命令呢。據我所知,你們都是被齊寒亦所救,所養。”


“那便違抗罷了。我受過的懲罰還少麽。”極為不屑的把自己所受的苦輕鬆的說出來,單雪躺榻上,感覺一陣寒意,倏地起身皺眉看著清連,“這天這麽冷,你怎麽喜歡躺在這麽冷的榻上發呆。”


清連低下頭勾出柔柔的笑容,“習慣就好了。”


單雪豈不知習慣是一種可怕的東西,“我這麽用心對待顧春,一半是因為蘇棉的原因,一半是因為顧春的純淨。這麽多年過著沒有感情的生活,當生命中出現帶給自己溫暖的那個人,總希望可以好好相待,讓自己也不那麽冷。”


“齊寒亦也需要能夠帶給他溫暖的人,隻可惜被他親手毀了。”清連目光盯著自己的房門,語氣不冷不淡,略帶惋惜,“顧春,活不過三十。”


“你說什麽?!怎麽會這樣……”單雪急急站起來。


“她身體裏的毒滲透到骨血。再加上這次落胎,她活不過三十。”


單雪滿目怒氣,把清瘦的清連拽起來,“你不是神醫的徒弟麽,就不能想想辦法給她解毒。怪不得你這幾日越發的清閑,原來是在幸災樂禍。還是你早就放棄了顧春的身體。”


“單雪姐姐。”隻聽一聲輕柔飄渺的聲音傳來,這聲音也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顧春臉上稀疏的笑容在嘴角一點點凝聚,化成風輕雲淡,“清連公子已經盡力了,莫要為難他。我的身體自己清楚。”手抓著門欄,腳下虛浮無力。


單雪放開清連忙走過來扶住顧春,“外麵冷,你怎麽就出來了。趕緊回去躺著,別受了風寒。”手握住她冰冷至極的手,自己身子竟然一抖,“快進去。”


顧春點點頭,收回踏出房去的腳步,一步步艱難的走到床邊,“單雪姐姐,讓我坐一會。我躺著都發黴了。”拉著單雪坐下,嘴角的笑容不變,“姐姐,不要怪任何人。是我就不該強求要這個孩子,也是它沒有這個命活下來。”


“不許你這麽說。孩子是無辜的,你也是無辜的。他們才是殺害孩子的真正凶手。”單雪一臉堅持,看她眼神頓時黯淡下來,“顧春,我曾說過要帶你回家,沒有忘記吧。等你身體好了,我就帶你回去。我們再也不回來,好不好?”


在堅強的顧春也還是忍不住腦袋放到單雪的肩頭上大哭了起來,手緊緊的攥著自己的衣擺,想要極力發泄可是卻死死的忍著。如今,她真的對這裏沒有什麽留戀了,是該走了,“好。丫頭也想爺爺和阿婆了。”


正文 52 判若兩人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8-12 1:45:08 本章字數:3120


“咚咚咚”“單雪,顧春,王爺讓你們到君亦苑。”外麵響起單雨的聲音,“王爺說,如果你們不過去,他不介意用強的。”


單雪準備出聲,顧春對著她搖搖頭,“總是這麽回避也不是辦法。就去見見。”


“你身子這麽弱,連走一步都是問題,這麽遠你身體怎麽承受的了。顧春,你心裏有他我沒辦法,可是你這樣不顧身體去見他,我……我生氣。”別過臉,單雪抿著嘴。


顧春心裏暖暖的,拍拍她的手,“單雪姐姐,心裏有不代表我可以任由他欺負。就當是做個了斷吧,我想早一點離開王府。”這麽多年沒有結果的付出,她也會累,“給我挽發吧,我習慣單雪姐姐的手藝。”


“好。”聽顧春這樣說,單雪才放心下來。


再走進這個充滿了所有美好回憶的院落,顧春心裏感慨萬分,可是在看到書房門口站著的單風後,顧春立刻收起了嘴角的淺笑,明眸裏是掩飾不住的恨意,是這個男人親手害死了自己的孩子,她永遠也不會忘記那個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