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37


d-大雨遭了洪災,這可是關乎民生的大事。派哪位大臣去也成了最為重要的事情。皇上想了一夜,終是沒有想出最合適的人,此人既要能幹,又不能功高蓋主。第二日天還未亮,官員們還在家裏幽幽的醒來,洗漱著。赫元殷赫大人就早早進了宮中,到了皇上的乾清宮。


等到皇上再出來時,臉上已然不見了愁容。可見赫大人又想出了什麽好辦法,很得皇上的心,宮中的宮女們和太監們也是對赫大人萬分恭敬。


早朝時,皇上坐在高台上的龍椅上,麵色沉重,聽到下麵的大臣們議論紛紛又毫無人敢主動站出來,就嘴角一沉,狠狠拍了一下桌子,“還是沒有適合的人選麽,如此朕要你們還有何用!”


大殿裏一時靜下來,然後蘇尚書站出來,說道:“回萬歲的話,臣覺得由明城王爺去最合適,畢竟明城王爺當年處理過蒙水城水患的時候。明城王爺肯定要比其他人更有經驗來處理這種情況。所以臣建議讓明城王爺前去落水城治理洪災。”


皇上沉穩的點點頭,“愛卿所言在理。其他人可還是有什麽想法?”


大臣們又三兩個腦袋湊在一起小聲討論著什麽,然後有幾人站出來,“臣等也認為由明城王爺去最合適不過。”他們並不敢自己的理由,因為這個理由太過大逆不道,還是隨著蘇大人應和一聲即可。


“臣倒是不這麽認為。”就在大臣們以為皇上下旨讓明城王爺去的時候,赫元殷突然站出來,“臣認為明亦王爺是最合適的人選。第一,明亦王爺是大興王朝民眾心底的戰神,他去定然會安定落水城百姓的心裏,第二,明亦王爺為人公正不阿,自己不會私吞善款,也定不會容許地方官員私吞善款,第三,明亦王爺此時被禁足,這正是一個將功抵罪的機會。僅憑前兩點就足夠說明明亦王爺是最合適的人,也是最讓皇上放心的。”


赫元殷為明亦王爺說話這可是讓不少官員驚訝不已,這次治水要是明亦王爺立了大功,那可是既得民心又得臣心,這難道不是皇上最應該最忌諱的麽。這個赫元殷還真是一個讓人捉摸不透的性子。


“赫愛卿說的……也有理。隻是朕擔心明亦王爺隻善於軍中事務,對這治水會一竅不通。”皇上語氣中分明是極不想明亦王爺去的。


“臣願意與明亦王爺一同前往。臣當初在蒙水城對水患已是了如指掌,這洪災也差不了多遠。臣相信,由臣和明亦王爺一同去,定然會把落水城的洪災處理好,給皇上一個滿意的交代。還請皇上成全臣的一片赤心。”赫元殷說的極為真誠。


大臣們才恍然大悟,原來有後招,難怪赫元殷會主動提議讓明亦王爺去,有幾人已經開始搖頭擔心,這次明亦王爺去怕是凶多吉少。


“好,愛卿真是甚得朕心。如此,那朕便下旨。明日你們就立即啟程前去落水城。希望不要辜負朕對你們的期望。”皇上心情大好,說話都帶著愉悅之情。


在祥德宮,正與暖盈小公主玩耍的顧春聽暖笑回來說皇上下旨讓明亦王爺和赫元殷前去落水城立即跳了起來,暖盈小公主隻是學著她的樣子也驚訝的一跳,惹得暖笑大笑了起來,捏捏暖盈的肉肉臉蛋,“盈兒真可愛。”


“要說讓齊寒亦去,我還不擔心。還讓那個什麽赫元殷一起跟上去……暖笑,可不可以讓皇上改變主意?”顧春揪著小臉,萬分苦惱。


“姐姐,笑笑……笑笑才好看。”齊暖盈見她這個表情就抓著顧春的手掌甜甜說道。


顧春才勉強擠出一分笑容,期盼的看著齊暖笑,暖笑搖搖頭,“聖旨已下,是不可能收回的。要不然三皇兄抗旨,而抗旨的後果就是皇上大怒,等著被砍頭。所以此事已成定局,你還要不要動什麽歪心思。”


“那可怎麽辦,去落水城路途遙遠,說不準赫元殷就敢做出什麽傷天害理之事,誰又能曉得。不行,不行,我要去想想辦法。”急躁的在原地轉了幾圈,嘴裏還是依舊說個不停。


一旁的順仁太妃把顧春拉到身邊,安慰道:“你就這麽不相信齊寒亦,不說身邊會跟隨著眾多暗衛,就單說他的武功來說,大興王朝沒有幾個人能夠比得過。這你可是最清楚的。”


說到齊寒亦的武功,顧春不免想起在西南戰場最後的關頭,齊寒亦一個人對戰上百名將士救她的場景,臉頰有些微微發燙,點點頭,“也是。可我心裏就是害怕。”扯扯嘴角,“許是在宮中呆的時間長了,凡事都不由會多想吧。”


正文 40 主持大事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7-28 1:28:16 本章字數:3181


順仁太妃摸摸她的腦袋,“不用擔心了,皺著眉頭的樣子可不是你的樣子。”然後朝著正在瘋玩的暖盈伸出手,“暖盈,快過來安慰安慰顧春姐姐,看她愁眉苦臉的樣子多難看。”


齊暖盈立即轉過身子,朝這邊跑過來,嘴裏還說著:“母妃……母妃,皇姐欺負盈兒,盈兒不服……”整個身子撲進順仁太妃的懷裏,鼓著腮子撒嬌,“母妃幫盈兒揍皇姐好不好,她老是欺負盈兒,盈兒這麽乖。”


顧春看著齊暖盈童真的模樣,這和幾年前的自己一模一樣,都是喜歡依賴別人,遇到難事總是撒嬌,暖盈還小這很正常,而那時自己已是十三四歲的年紀,竟然還要整天純真的傻笑著,想來就覺得那時自己真是笨死了。


當天皇上的聖旨就到了明亦王府,明亦王爺也是二話不說就接下來聖旨,等傳旨的公公離開後,齊寒亦負手而立站在大堂門口,漆黑深眸不知看著哪出,一襲深黑色勾繡金線的錦袍穿在身上,在輕薄陽光照耀下越發的沉穩。


單風走近主子,也不免擔心道:“主子,皇上讓赫元殷隨去,可見其用意,此去怕是凶多吉少,屬下還是多派一些暗衛隨行。”


“無需,皇上就是認準本王會帶許多暗衛。以防都城人手不夠,暗衛十個就夠了。一個赫元殷,本王對付他綽綽有餘。”齊寒亦一臉淡漠看不出任何情緒,想到此次災情才微微蹙了一下眉頭,“這次災情可有什麽消息?”


“此次災情很是嚴重,直至今日已有數十個村莊被淹,上千名的百姓一夜之間被打水所衝,死不見屍。還有剩餘的一些百姓躲在了山上,也不是一個長久的辦法。從都城到落水城要騎馬最快隻需三日,坐馬車的話就需要六七日左右。等到了落水城就怕是另一種情況了。”


齊寒亦在鎮定的心聽後也不由微微一沉,“本王騎馬。赫元殷隨他。”說著轉身從偏殿穿過進到正院裏,“本王走後,皇上不會不想著辦法對付對王府。這王府暫且就交給你了。”


單風一楞,脫口而出,“王爺不讓屬下隨行?”這麽多年還是第一次。


“嗯,你遇事機警,這王府需要留一個可以主持大事的人。由單雪和單雨隨行便好”


兩人一前一後走著,正玩耍的齊景晏跑著過來抱住齊寒亦的腿,揚起小腦袋,“父王,母妃說父王明日要出門,晏兒想讓父王今晚陪晏兒和母妃睡覺好不好。”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裏滿是期待,齊景晏說完咬著唇等著他的回答。


齊寒亦心一軟寵溺的摸摸他的腦袋,“好。”


“哇!太好了,晏兒好高興。”齊景晏立即放開手,自己歡快的來回跑著,那小小身影,還有清脆的聲音,就是王府裏最熱鬧的場景,“晏兒一會要去告訴母妃,父王,那可不可以和晏兒玩一會,姨姨不在,都沒有人陪晏兒玩了。”


“單風,你先下去吧。”齊寒亦吩咐一聲,就抱起齊景晏,不冷不淡說了一句,“重了不少。”他感覺自己麵對性子單純的人總有一種特別的情懷,也許是顧春一直跟在自己身邊,有些習慣這種簡簡單單的孩子氣的人。


“當然了,最近晏兒可是長高了不少呢。晏兒要快快長大才能保護父王,母後,還有姨姨。對了,父王,姨姨什麽時候才能回來,晏兒好想呢。”歪著腦袋,閃著大眼睛裏的好奇,其實不知道有多精明。


府裏的人都知道這個小世子除了王爺和王妃,最親的就屬這個姨姨了。或許是天生的,從小齊景晏不是就喜歡和顧春逗著玩,長大了更是喜歡粘著顧春,兩人倒像是有血緣關係的親人一樣讓人羨慕。


齊寒亦早也看出了齊景晏對顧春獨有的一份感情,也沒覺得有什麽。說到顧春,他才想起已經有十天幾天沒有見過她了,最近是真的很忙。“到了一定時間,本王自會把她接回來。你要是想見她,可以讓王妃帶你進宮。”


“可是母妃說進宮很危險,而且晏兒上次進宮也感覺皇宮裏很不好。特別是皇上伯伯,一點都沒有六皇叔親和溫順。”齊景晏僅是見了一次皇上,就拿他和齊寒城比較,要是讓皇上聽見怕是直翻白眼了吧。


齊寒亦隻是淡淡的彎了彎嘴角,“不管在哪裏,父王定然會護得你們安全。”一路抱著齊景晏去了鵑秀園,這裏枯萎的杜鵑花上全被白雪覆蓋,像是蓋上了一層厚厚的白毯子。


進了屋子,雲若蘭正在裏麵繡花,看見兩人進來,忙起身迎了上去,“王爺,臣妾已經聽說了明日王爺就要去落水城,就趕緊吩咐單竹準備東西。落水城那邊應該不會很冷吧,臣妾都沒去過也不知道。”


“這些事由單竹操心就行了。”齊寒亦坐下來把齊景晏放到地上,“晏兒明日想去宮中看看顧春,你就帶他去吧。本王會提前安排好。”


雲若蘭莞爾一笑:“是麽,臣妾也正說著什麽時候去宮裏看看妹妹。前幾天還聽說妹妹差點出了事,妹妹是去替晏兒進宮的,臣妾心裏不知道有多自責。”對於顧春,她自始至終都恨不起來,總不由自主的就把她當做妹妹來看。


齊景晏見兩人無視自己有些不滿,就鑽到雲若蘭的懷裏拱拱,“母妃……父王說今晚要陪晏兒還有母妃一起睡覺,晏兒想睡到中間好不好?”


雲若蘭心裏頓時歡喜起來,這可是齊寒亦第一次這樣說,“晏兒乖。那晚膳可不能再貪吃,到了晚上睡覺時睡不著,母妃可是會生氣的。”


“不嘛,姨姨說隻有吃多點才能長高,晏兒要長高高的。”齊景晏還用手掌量了一下高度,然後又跑到齊寒亦身邊,“一定要比父王還要高,晏兒才能算長大。”


“胡鬧,晚上吃多了容易積食,以後不可如此。”齊寒亦瞬間冷下臉來,這個孩子誰的話都不聽,盡把顧春那些歪理都聽進去了。


晚膳過後,齊寒亦斜躺在軟榻上看著書,雲若蘭在一邊繼續下午的繡花,齊景晏是玩了一天也累了早早就鑽到被褥裏睡去了。等到了歇下的時辰,齊寒亦放下手目光落到雲若蘭的柔和的側臉上,那鵝蛋型的精致麵孔這幾年越發的帶著幾分淡雅和女人的韻味,不由放平嘴角沉下的弧度,起身走到雲若蘭身旁,俯身問她,“晚上就別繡了,傷了眼睛。歇息吧。”


雲若蘭感覺到身邊濃濃的暖意,想抬頭又不敢抬頭,雖然在他身邊這麽多年,但是心裏那種羞澀與畏懼不減,手輕輕推過他的身子,自己站起來,“嗯,妾身幫王爺脫衣吧。”站到齊寒亦身前,看到他點頭,她才伸手把他腰間的束帶解開,然後一層層的脫下,隻留褻衣時,她就走到內室自己脫了外衫,躺倒床的內側。


房間裏溫情暖暖,齊寒亦熄了燭火,放下賬簾自己掀開被褥躺了進去,因為齊景晏早早睡下,被褥裏很是暖和。這張床也突然變得狹窄起來,雲若蘭見齊寒亦隻能側躺就忙到,“王爺,要不臣妾去小榻上睡吧,這裏睡不下。”原本就是兩個人睡得床,今晚加了一個齊景晏自然就顯得小了許多。


“睡下,這樣挺好。”齊寒亦側躺著看著已經呼呼睡著的齊景晏,看他與自己六分相似的五官,就覺得內心滿滿的都是異樣的情感,再看雲若蘭恬靜的閉上眼睛,他也閉上眼睛。就這樣三人躺在一起很快便睡著了。


外麵的月色清冷,月光透過輕薄的窗紗打進屋內,乳白色的光線給每個器具都上了一層白紗,屋外偶爾吹過烈烈寒風,也絲毫不影響屋內睡著的人。光影斑駁,樹枝落在地上交交叉叉的影子在地上亦是來回搖晃。


第二日,天還未大亮,齊寒亦就倏地睜開眼睛,又看了看熟睡的兩人,才起身套上單薄,不想雲若蘭也醒了,齊寒亦見她要下來就搖搖頭,輕聲道,“你就躺著吧,也不用送了。在府上好好照顧晏兒。本王會盡快回來。”說著就披上厚外衫出了房間。


出了鵑秀園,齊寒亦徑直回了君亦苑,這裏單風,單雨和單雪已經在等著,瞧見主子而來,單雨上前道:“主子,東西已經準備好了,主子還是吃點早膳再走吧,時辰還早。”


“不了,災情嚴重不能誤了時間。”回到自己的房間梳洗了一番,就穿戴整齊帶著單雨和單雪出了府,門口已經準備好了三匹馬,竟然沒有馬車,齊寒亦翻身上馬,又向單風吩咐了一句,“本王把王府就交給你了。”


“屬下誓死保護王府。”一句話雖然減短,但是極為沉重。


“駕!”三人同時大喝一聲,三匹馬就迎著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奔馳出了都城。


而此時在赫府,赫元殷和在睡夢中,等他醒來上了馬車去明亦王爺時,就聽門口侍衛說明亦王爺已經走了一個時辰了,他略顯驚愕,才吩咐馬夫快馬行駛。


正文 41 下落不明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7-29 1:28:53 本章字數:3169


皇宮,秋水宮裏,顧春也是早早就睡不著了,起身來到院外站在蓮花池旁發呆。昨夜她還期待齊寒亦會來看自己,可惜等了一夜都沒有,按這個時辰他應該已經在路上了,也不知此番去落水城會需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