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28


d-,也可以說是在乎的。隻是他從來都是壓抑著自己的感情,而且在眾位皇子中他從來都是不受寵的,又沒有母妃從小給與的疼愛,所以他自己一個人習慣了,也就忘記了怎麽來愛別人。”嘟著嘴看著顧春,“不過,你應該能發現自從你到了他身邊後,他有那麽一點點的改變。”


“我能感覺的到,隻是人總是有些貪婪的,想要得到更多。”顧春心裏有那麽一些釋懷,最近總覺得看透了很多,“我聽寒城哥哥說過齊寒亦以前的事情,他和我一樣,都是很早就失去親人疼愛的人。可是我和他走的路完全不一樣。暖笑,你個和我是一樣的。”


顧春的最後一句話很得齊暖笑的心,“看來我們是相見恨晚啊!”


兩人喝的痛快不已,等到完全神智不清時,暗中出來幾個黑影把兩人各自送回了自己的房間。齊寒亦看到床上的人迷糊的喃喃自語,漸漸沉睡後才離開。


遠在落水城的齊寒城卻是好幾晚都沒有睡著,這夜他坐在傾城公子的府邸上賞著一院的瑰麗牡丹,旁邊慵懶躺著的傾城公子輕輕闔著雙眸,晃著腦袋。


“你這麽一走,可是把齊寒亦一個人丟在了都城,不怕皇上把齊寒亦收拾了,最後來收拾你麽,這麽緊張的時間你竟然還有時間來本公子這裏賞花。”


齊寒城悠閑搖著手裏的酒杯,不管力道多大都撒不出來,“齊寒亦一個人足以。而且我已經決定了放棄皇位,這次來就是想要做好準備等著時機成熟就帶顧春離開。”


“你說的可是真的,我可早就期盼著這一天了。要不你們來本公子府上住下,好歹你也算是本公子的妹夫。”媚眼裏流光溢彩,波光粼粼,傾城公子可是得意的很。


“你確定你這府邸能擋住齊寒亦麽?”齊寒城饒有興趣的看著他,想聽他的回答。其實他也很想是知道傾城公子到底有多大的勢力。


傾城公子一合折扇,柳眉一挑,“本公子如今也算是有兵馬十萬,還擋不住他一個齊寒亦。”


“可,這兵馬好似你調動不了。”


“那本公子也要傾盡老命護你們周全,表妹自小流落在外,做表哥的當然要好好補償。”不過,想到曾經對表妹有過想法,他幾不可聞的歎歎氣,“不過,本公子覺得齊寒亦不會這麽簡單的放走顧春。你還是好好想個辦法。”


閣樓周圍的紅紗輕舞飛揚起來,暖風吹了進來,接著就是雷聲滾滾,狂雨大作,兩人似乎是豪無感覺,神色淡然。隨著風進來的還有淡淡的牡丹香。


齊寒城不由惋惜道:“明日早上,地上怕是一地狼藉。花朵盡落,枯枝無花。”


“本公子不喜歡這般感傷的話。”滿不在乎的扇著扇子,傾城公子已是習慣了,“凡事都有結束的時候,本公子早沒有感覺了。”


“今晚還是沒有睡意。”齊寒城眉頭打結,看來很是苦惱,最近幾日總是覺得心裏不安,都城難道要發生什麽大事。


傾城公子看透他心思變化,“既然放心不下,你就回去吧。省得本公子每天還要招待你。”


“我這次回去還要帶你,你就這麽忍心留顧春一個人在都城。我覺得你應該是最該陪在她身邊的親人。”齊寒城最近的一個月都是在為顧春考慮,他希望竭盡所能為她今後的生活鋪的平平坦坦,因為自己不能保證是否可以留下來。


傾城公子當即做下決定,“好,本公子就與你同去。”


第二日大雨已停,齊寒城與傾城公子一路北上,準備在五日內趕回都城。


而此時的都城,有著幾分暴風雨來之前的平靜,天空淅淅瀝瀝下起了今年的最後一場雨,細雨連下了三日,顧春也一直呆在客棧完全不知道皇宮內發生的事情。


朝中皇上越發的看重赫元殷,事事聽從,後宮,皇上很久都不曾歇在永福宮,甚至昨日在永福宮用膳後竟然在皇後麵前與宮女許棋親熱起來,惹得皇後當即發怒,出言訓斥許棋,皇上不滿就揮袖而去。最後皇後隻能去淑德太後那裏告狀。


皇後抱著淑德太後痛哭不已,淑德太後也是好生相勸,奇怪自己皇兒不是這般不顧大局的性子,如今怎麽因為一個宮女的事情和皇後鬧起來,忙讓嬤嬤去把許棋叫來,沒想到皇上也跟著過來了。


皇後早就擦幹眼淚,端莊的坐好,目光一直落在一臉沉色的皇上身上。


畢竟許棋是自己分到皇上身邊的,淑德太後輕咳一聲,“許棋,你說說怎麽回事兒。”


許棋還未說話,皇上就開口道:“朕來,也正好想告訴母後。朕要封許棋為棋昭儀。”


正文 26 留住皇上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7-4 2:54:52 本章字數:3149


淑德太後淩厲目光立即看向徐棋,見她半低著腦袋,看不清楚她的神色,可是她這麽多年的後宮生活豈能不知道她此刻心裏會有多興奮,能夠讓皇上主動封賞的滋味任誰都感覺愉悅。當初讓徐棋到皇上身邊當差不過是看在以前她照顧皇上的份上,沒想到皇上一時糊塗竟要封她為昭儀,聲音一沉,


“胡鬧。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何人,有過怎樣的經曆,把她安排到身邊對她已是很大的賞賜,辰兒,你莫不是真的被她迷上了。”最後一句話帶著濃重的不確定,這段日子皇上表現出的行為實在令人難以猜測。


皇上目光堅定,語氣誠懇,“母後,兒臣做事又不是沒有分寸。隻是她以前就跟在兒臣身邊多年,又為了兒臣受了不少屈辱。現下,兒臣想要彌補她,這有何過錯。”


旁邊的皇後咬著嘴唇,看著皇上,心裏不知道有難受。


淑德太後完全沒有想到徐棋有這樣的手段,自始至終全部是皇上在為她解釋,她低著頭倒是裝的很好,“後宮中妃子不再少數,況且彌補又不止這一種方式,哀家覺得你有些輕浮了。最近把皇後完全撇在一邊,就連瀾兒和雪兒,你都好幾日不曾見他們了。”


皇上果然露出幾分愧疚,向皇後看了一眼,不過抿著唇角還是道:“昨夜,兒臣允許徐棋留在乾清宮,事情已經發生,兒臣也不想任人說道。”


皇後聞言竟是一個身子不穩,幸好是身後的如心眼快,扶住了皇後沉重的身子,皇後那張普通的五官露出了二十年來第一次的痛心,和幾分不可置信。


淑德太後把所有人的神情和動作看在眼裏,終是歎氣道,“罷了,這事哀家還能說什麽。你自己想怎麽做就怎麽做。但是萬不可因為一點小事傷了你和皇後之間二十年的感情,她做皇後不容易,掌管後宮這麽多妃子,難免有時心情煩躁。你要多理解理解。”


“兒臣曉得。那兒臣先回乾清宮了。”皇上說完上前捏了捏皇後的手,給予她幾分溫柔的笑容,皇後才勉強綻出笑顏,皇上微微頷首,輕聲道,“今夜朕會過去。”言罷,帶著徐棋出了西寧宮。


淑德太後招手讓皇後過來坐到她身邊,拉過她的手,“男人一旦身居高位難免會貪戀些女色。做皇後和正妃不一樣,皇後是天下女人的表率,不能讓人看見有一絲錯誤。更不能因為這些毫不相幹的女人和皇上吵嘴,這不是更讓皇上厭煩你麽。這皇宮哪有感情,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今日之事有皇上的錯,也有你的錯。以後萬不可像今日這樣,把心收斂起來,遊刃有餘的對待身邊的人,你才能走到最後。”


皇後聽得很認真,麵色一轉,露出釋然來,“母後教誨的是。是兒臣鬧小性子了。”


“明白就好。一個小小的宮女能翻出多大的風浪,你何必要為了她跟皇上生氣,多不值得。以往的沉靜睿智都哪去了……也是,女人遇上了這種事情都會失去理智。”淑德太後嘴角勾出冷笑,她當初入宮不過五年就看透了這宮中道道。


“母後,兒臣有一事不明。當初徐棋在被趕出明亦王府之時是毀了容,如今……這樣?”


淑德太後麵色不改,“不過是換了副容貌,沒什麽好奇怪的。”又想起什麽,她目光一凜,“聽嬤嬤說這段日子皇上晚上總是歇在永春/宮,賢妃既然有些身子哪能照顧得了皇上,你這個做皇後的有時候該硬的時候就要硬,主動去賢妃宮裏坐坐。”


皇後低下頭一副委屈的樣子,“兒臣……一會就去。”


“哀家不是責怪你。隻是賢妃有身子不是好事,慈懿太後定然會想盡辦法抱住這個龍胎,想要從中作梗並不容易,你就不要擔心這件事,把皇上的寵愛拿捏在手裏才是最要緊的。龍胎的事就由哀家來想辦法。”淑德太後說完最後一句唇角勾出狠戾,不過很快就掩下去了,“哀家有些累了,你去吧。”


皇後忙曲膝一拜,“那兒臣告退了。”扯扯嘴角,轉身出了西寧宮,由如心半扶著,臉色頓時冷下來,“叫你去打探的如何了,皇上為何連續幾日都歇在永春/宮。”


惠心答道:“回主子的話。奴婢打探道了,可是卻不曾打探道是何原因,隻是知道皇上每晚到了永春/宮,陪著賢妃用晚膳,用過後會與賢妃在附近轉轉,然後便回了宮中。似乎賢妃很是懂得討皇上的歡心,經常可以聽到永春/宮內歡笑聲不斷。”


“本宮是小瞧了這個秦衾。”原本想著不過是因為秦大人才進了宮當了賢妃。沒想到秦衾自個倒是有幾分手段。用了半年時間,她才知道皇上喜歡的是秦衾這份寧靜悠遠的性子,深歎一口氣,看來皇上是厭倦了她樣子沉靜溫和的性子,“去永春/宮。”


永春/宮內,正殿裏賢妃正靠著軟榻繡著小兒棉襖,那豔紅的織錦上已是朵朵梅花盛開,雖然給男孩繡梅花有些秀氣,但是這棉襖上的梅花倒是繡出來顯出幾分英氣,賢妃感覺有些累了,就放下來,揉揉眼睛。


“主子繡累了就歇會,不急於這一時。況且不是還有好幾個嬤嬤呢。”五巧端著花茶先讓六圓聞聞,才放心的放到旁邊的案幾上,“主子,喝點茶。”


賢妃瞧了六圓,玩笑道:“六圓的鼻子被你練成狗鼻子了。”


“主子,你取笑奴婢。”六圓扭扭身子,歪著嘴,“那以後由五巧來,奴婢給主子端茶倒水,五巧姐姐也好歇一歇,做一些輕鬆的活。”


五巧努努嘴,“可是奴婢聞不出有沒有什麽問題,還是六圓來比較好。”拍拍六圓的肩膀,“奴婢出去瞧瞧肉粥燉的如何了,你好生照看著主子。要是有什麽閃失,回來拿你是問。”說著笑邁著輕盈的步子出去了。


還未等賢妃斂下笑意,就聽五巧返身回來,“主子,皇後娘娘朝著這邊來了。奴婢不放心,就趕緊回來了。主子要是不想見,就讓六圓扶你進內室歇著。外麵由奴婢來應付就好了。”五巧生的惠巧靈敏,一雙眸子閃閃有神。


六圓也是人如其名,圓圓的臉蛋特別討喜,忙應和著,“就是,主子,奴婢扶您進去吧。”


“算了,遲早要經這麽一遭的。”擺擺手,賢妃清靈透徹的五官掛著燦然笑容,把小棉襖重新拿起來,“你們該去幹什麽就幹什麽,別都杵在這裏。”做出認真的模樣,開始繡花。


很快,就聽雜亂的腳步聲漸行漸近,賢妃抬眸看去見是皇後,忙起身走過來行禮後迎上皇後,“姐姐怎的今日有空過來,妹妹最近這些日子懶在宮裏哪也不想去。”半扶著皇後,把她送到上座上,揮手讓六圓去倒茶。


“妹妹趕緊坐,姐姐就是閑著無事過來與妹妹說說話。”皇後目光觸及到榻上的錦紅小棉襖,就伸手拿起來,細細端詳著,“真是好看呢,是妹妹親手繡的吧,真是好手藝。瀾兒和雪兒小時候姐姐可沒這般用心過。全都是嬤嬤們繡的小衣裳。”


賢妃滿眼含笑,“妹妹也是閑著無事,總不能一直坐著發呆吧。就讓嬤嬤拿來做好的衣裳,自己繡上一些花樣,幾年沒繡手生的很。讓姐姐見笑了。”瓜子臉上還是往日那般白兮兮的,看不出一點紅潤。


皇後見此也隻是迷了眯眼,端起茶擋下嘴角的冷意,“妹妹莫要謙虛了。你的繡花可是連皇上都誇讚幾分的,也不知道……當初那個赫淩仟怎麽想的,竟……看姐姐我,說了不該說的。真是該罰。”自顧自的拍了拍腦袋。


賢妃一臉不在意,隻是說道,“都是舊事了。”一句話輕鬆帶過,並沒有顯得不悅,“妹妹剛聽說皇上要封乾清宮的宮女為昭儀,這件事皇上是有些衝動了。姐姐怎麽沒有好好勸勸。”聽來平平常常的話語,卻帶著冷刺。


皇後這是第一次聽她這樣帶刺的話,明顯眼眸一怔,才挺直腰板,端莊笑道:“皇上也是一時興致,不過是個宮女,皇上喜歡就依了他。姐姐我不過是個女人,怎麽好責怪皇上。莫不是妹妹有些吃味了。”


“看姐姐說的。要吃味的話,怕是整日都泡在醋缸裏的。妹妹隻是覺得姐姐平時太縱容後宮這些不知好歹的女子了。”賢妃話鋒一轉,“那個徐棋,妹妹我看著就不是個一般的女子……姐姐還是讓人盯著一些。”


皇後連連點頭,“妹妹說的是。姐姐這不是趕緊過來與你討教來了麽。讓姐姐也學學怎麽留住皇上,妹妹可莫要生氣,姐姐這也是沒有辦法,皇上亦是有一個月不曾留宿永福宮了。”點下頭,露出幾分委屈的表情,再抬起頭時,眼睛也有些紅紅的,“今日因為徐棋的事,還被皇上責怪了一陣,姐姐我……真是心裏難受。”


正文 27 勸棄皇位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7-5 2:49:07 本章字數:3134


賢妃一個眼神,讓殿內的宮女都退下去,隻留下五巧和六圓兩人,她走過去坐到皇後身邊,“姐姐不可這樣,哭壞了身子可不好。姐姐傷心難過不正是那宮女徐棋想要的麽,你莫要讓她得了逞。”然後眉目輕揚,“女人要討得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