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23


d-下吧。”


顧春聽後抽抽嘴角,這時自己的肚子正好響了,她也就暫且斂了心思坐下來吃飯,飯菜倒是極為可口,葷素都有,隻是不知道……有沒有下的藥。她拔下發髻上一根銀簪一一試過,銀簪依舊是還是原來的顏色,她才放心吃著。


吃過後顧春躺在床上看著床頂,六個時辰已過,外麵竟然毫無動靜,她昨夜就信心滿滿的想到齊寒亦會快速的尋到自己並救出。可是,外麵的過於平靜讓她心裏逐漸泛起漣漪,像是平靜水麵上一點點出現的漩渦。


永安王府花園裏,永安王正坐在亭子裏聽女子彈奏曲子,神情淡然,嘴角掛著幾分享受,手指敲打的節奏與曲子的節奏一樣。亭子外圍的四名侍衛麵色木然的站著。


這時,陽光漸漸西壹,亭子的整個陰影遮蓋了旁邊的花叢,慶安大步走來走近永安王,“主子,明亦王府毫無動靜。齊寒亦一直呆在自己書房內未曾踏出一步。君亦苑的婢女們和侍衛們也是做自己的事情。好像與顧春被抓毫無關係。”


永安王眉角出現戾氣,袖袍一揮把石桌上的茶杯全部掃落到地上,碎片包圍了慶安的兩隻黑靴,女子曲聲一點不受影響,婉轉低吟的曲子聽來似乎可以鎮定心神,永安王手掌示意女子停下,女子起身盈盈退下。


“齊寒亦向來詭計多端,如此做或許隻是故意做給我看的。我們再等等罷。”永安王扭身隨手在身後折了一朵長得正豔的月季,“去把王妃叫來。好幾日沒有見她了。”


“是,主子。”慶安轉身之際臉上閃過一絲擔心。


過了一刻鍾的時間,永安王妃才徐徐走來,發髻上的流蘇發出清脆的碰撞,兩手端莊的放在小腹前,裙擺飛舞。走進亭中曲膝一拜,“臣妾參見王爺。”笑顏如花的坐到旁邊,眼角勾出一分媚意,“王爺今日叫臣妾來可有什麽事?”


永安王伸手抓住劉含佳的頭發狠狠地按到石桌上,咬牙切齒的問道:“賤人,昨天晚上你去了哪裏?”手上的力道越加重,使得劉含佳的發髻已經散了下來。


“王爺,臣妾昨夜好生呆在寢室裏,怎麽會去哪裏。”劉含佳語氣平靜。


永安王加重手裏的力道,“說。去哪了?別以為我不曉得,昨夜我會臥室時可是看見了什麽……快說!”目光掠過那銀簪的流蘇,他撥下來仔細敲了敲,“這簪子……我記得你沒有的,也不像是都城裏的樣式。”


“昨日我母親來了不是麽,她給我帶的。”因為頭上的痛感,劉含佳微微低泣了起來,“放開我,王爺是不是你誤會什麽了。”她盡量示弱來減緩永安王心底的懷疑。


“誤會?!別以為我沒了雙腿致殘你就可以放浪的勾引別人。你以為我殘了雙腿就可以任由你欺騙我。這麽多年,我不相信你能忍下來……”揪起她頭大,把腦袋強硬的逼到自己麵前,“你不是一直想要我休了你麽。妄想!”


“我沒有……王爺,我沒有……”


“自今日起王妃身體不適,在自己臥室裏養病。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準見她或者是進去,隻留下兩名丫鬟看守。”說完把劉含佳揮手摔到一邊,劉含佳勉強站起來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他,永安王已經收回目光不在看她,“慶安,把王妃帶回去。”


慶安瞥了一眼半坐在地上失神的王妃,把她拉起來帶走了。


等慶安再回來,永安王擺手示意他過來推著自己出了花園,向關著顧春的房間去了。臨走到半路就聽見了那邊蜂擁而去的侍衛和慌張的婢女。慶安便加快了手中的動作,婢女跑過來,“王爺,一名女子闖入姑娘住著的院落。”


永安王隻是略微頷首,進了院落。院落裏眾侍衛中間是一名穿著普通的女子,永安王是認識的,亦是齊寒亦身邊的婢女,蘇棉。蘇棉一邊護著顧春一邊與三四名侍衛相鬥,那動作分明不像是一個柔弱女子才有的身手,手法絕對的淩厲。


不過永安王還是緩緩勾起嘴角,饒有興趣的看著包圍圈裏奮戰的女子,和身後那名根本無法護著自己的顧春,此時的顧春已經完全神情恍惚,她剛剛聽說齊寒亦不會再來。相當於打碎了自己心裏所有的希望。


蘇棉一邊奮戰一邊迅速尋思著,要她一個人帶著顧春出去是不可能的。隻有……手拉過顧春來,把長劍架到她的脖子上,“住手!都給我住手。”


所有侍衛停下手來向主子看去,永安王點點頭,“蘇棉,以她來危險我是不是很可笑?顧春是齊寒亦的人,我怎麽會放過你們。”


“不,你要顧春不是就是為了引明亦王爺前來麽。可惜,明亦王爺今日有事情忙著,我們也這些做屬下的怎麽可能把顧春被抓的事情告訴他。所以……顧春對你是有利用價值的,你舍得讓她命喪此處麽。齊寒亦的手段你不會不知道吧?!”蘇棉緊盯著永安王握在椅子把上的手,蘇棉嘴角的弧度越來越深,“我跟在齊寒亦身邊夠久了,他卻不曾把目光停留在我身上一下,所以顧春是我最恨的女人。今日來我不過是想要借你的手而已。”


“那你如今要怎樣?”永安王臉上的笑容果然一滯,那蘇棉臉上的恨意和嫉妒他看的清清楚楚,他平時也是最懂這些女人的心性,隻能半信半疑,就算是再說謊話,他不信憑她一個人能夠逃出王府。


“放我們離開。”蘇棉繼續向後退著,退到幾名侍衛所能觸到的距離以外,“不要妄想著要射殺我們。今日顧春死在這裏,明亦王爺隻會把顧春的死懷疑在你身上。他的怒氣你應該領略過。讓他們退到你身後!”


永安王被提起齊寒亦的手段,至今心裏依舊被冷氣所襲,揮揮手示意侍衛退回來,看著蘇棉抱著顧春一躍飛出府去,他目光掠到蘇棉的眼角的神采上,立即目光一凜,“追,快追,別讓他們跑了!弓箭手!”


早就待命的弓箭手齊齊追上去,永安王隻能在府內等待結果。外麵飛出去的蘇棉把顧春一把推到馬上,然後拔出自己發髻上的簪子狠狠/插去,黑馬一聲嘶叫,前蹄一仰,而後吃痛飛奔沿著胡同飛去,向著最繁華的正街跑去。


而蘇棉嘴角綻放出最後一抹笑容,返身持劍攔住追上來的侍衛,那些弓箭手眼見著顧春離開,他們也顧不得就紛紛射箭,蘇棉僅是一人已是很難阻擋,不大一會就滿身是箭身體朝後倒下,歪著腦袋,看著胡同口。


鮮豔血液一點點的浸紅了蘇棉青白色的衣裙……直至身體冰冷。


顧春坐在馬上後就意識到了今日她獨自坐上馬的後果,和蘇棉那最後輕輕的撫摸,她忍不住痛哭起來,馬匹奔馳到繁華街市,百姓們紛紛不解的看著馬匹上流淚的女子,又趕緊讓道怕傷著自己。


剛走出印翠樓的齊寒城側目看去,目光一驚,顧不上這是什麽場景就飛身而去坐到顧春的身後,緊緊抱著她,勉強控製著馬匹盡量把馬匹帶到無人的街道上。


正文 19 兩女互諷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6-25 2:49:29 本章字數:3490


待到無人的街道時,齊寒城摟著顧春從馬上躍下來在地上滾了幾滾才穩住身形,卻聽到懷裏的顧春慟哭不已,他已是好久沒見著顧春如此哭過了,把她臉抬起來,“丫頭,發生什麽事了?怎麽你一個人騎著馬在街上,可是遇上了什麽人?”那關切的話語一句接著一句。


顧春撲進齊寒城的懷裏,“寒城哥哥……蘇棉,蘇棉姐姐肯定沒有命了,為什麽每次都是為了救我……我寧願自己去了,也不要她們為了我……寒城哥哥。”手指撫上寒城溫雅的五官,“你不知道齊寒亦沒有來救我,我有多難受……”


齊寒城忙用袖袍給她擦著淚水,“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顧春眼神突然黯淡下來,緩緩搖搖頭,“把我送回明亦王府吧,我想回去睡覺。不然腦子裏一直是蘇棉姐姐最後的笑容,我……難受。”


既然顧春不想多說,他也不勉強,到了明亦王府自然有人會告訴他。攙扶著顧春的輕巧的身子,向明亦王府走去,兩人一路上隻能聽著顧春一直在抽泣,手指也是哆嗦著,有幾步甚至差點摔倒在地。


兩人走到明亦王府的府門前,正好齊寒亦身著深黑色衣袍腳步飛快的走出來,看見兩人目光一冷,還略微帶著一些厭惡,全然不顧顧春已經哭紅的眼睛。單風匆匆跑來,身後的兩名侍衛抱著血跡斑斑的蘇棉帶來回來。


顧春看到揮開齊寒城就跑上去抱住已經冰冷的蘇棉,“你們放開,你們……都不是什麽好人。姐姐是為了我死去的,也是……為了……”扭身那寒冷目光射向齊寒亦,“有些人死去的,他們隻會冷眼旁邊,卻對別人可憐無動於衷。”


齊寒城越聽越覺得這件事不簡單,就緊蹙著眉頭上前看著齊寒亦:“發生了什麽事。顧春為何如此說?”他隻是想要清楚事實,僅此而已。


“這不管六弟的事情。”齊寒亦背著手,麵色冷然。


齊寒城清眸一瞪,揪住齊寒亦的衣領就要一拳揮上去,被齊寒亦拳頭抓住,“齊寒城,如果不是我,剛才顧春早就被那瘋狂的馬匹摔死了。你如果不想保護顧春,那就不要把顧春留在自己身邊,你這樣全然不顧身邊性命的人有什麽值得別人為你付出!”手中的力道越來越大,把齊寒亦揪到自己麵前,“你,今日我必須要把顧春帶走。”


說完後,放開齊寒亦的衣領,轉身走到顧春身邊半蹲下來,安慰道:“丫頭,別這麽傷心,蘇棉她看著你傷心定然不會好好上路的。”


齊寒亦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似乎是凝固了一般,唯有那雙黑眸讓人覺得冷颼颼的。重新放到背後的手指緊緊握著,沒人看得到。然後目光放到齊寒城與顧春兩人身上,那黑眸中不知不覺的泛出幾分嫉妒,連他自己也沒有感覺到。


顧春則是死死抱著蘇棉的身體不放,任由齊寒城怎麽勸都不行,齊寒城也隻能陪著她一起看著蘇棉那死不瞑目的雙眸,無奈之下伸手幫蘇棉闔上雙眸。顧春突地抬起頭來,展顏一笑:“謝謝,寒城哥哥。蘇棉姐姐她一個人一定很孤獨,可惜顧春沒有勇氣陪她去。”又緊緊抱著蘇棉失神了一會,她才起身,平靜道,“把蘇棉姐姐好好葬了吧。”那模樣與顧春判若兩人,讓齊寒城心裏隱隱為她疼惜。


“顧春,你可想回明城王府待一段時間。”齊寒城隻是想在她最難過的時候陪在她身邊,讓她緩過失去蘇棉的悲痛。


可是,人往往在心裏埋下一絲恨意的時候或者是生生被在乎的人撕碎的時候,就會不知不覺的長大,顧春這樣性子倔強的人更是堅持己見,冷眸瞧著齊寒亦,對著齊寒城說道:“謝謝寒城哥哥,可是我還是呆在明亦王府好了,這樣才會讓那些毫不在乎生命的人天天看著我,就會想起蘇棉姐姐這樣慘死的場景。”收回那明眸,淺淺一笑,“天色不早了,寒城哥哥趕緊回去吧,別讓王妃一直等著。”


最後一句話把齊寒城想要勸解的話全部堵在了嘴邊,隻好點點頭,“好,那你注意身體。有時間我回來看你。”和顧春一樣,齊寒城用那樣冷意的雙眸看了齊寒亦一眼,才走遠。


顧春邁著沉重的步子走回王府內,回到君亦苑後就關上房門,走到蘇棉的床邊坐下,這裏的每個氣息都是溫暖而令人忘不掉的,這裏蘇棉姐姐在的時候,她很少過來,如今竟然是等到蘇棉去了後,她才能夠用心的看著蘇棉床頭擺設的每一個物品。


繡花枕頭的右邊放在還未繡好的衣裙,那是蘇棉承諾給自己準備的一件嫁衣,雖然無法感受新娘子的幸福,但是可以穿上一件嫁衣,那很令自己滿足,可惜……摸著那針腳細膩的朵朵富貴牡丹,眼前浮現的是蘇棉認真繡花的模樣,還有那清麗麵孔上偶爾綻出笑容。


滾燙的淚水滑落到豔紅色的嫁衣上,滾燙了整片繡花,裙擺上的一圈繡花如今隻是繡了一半,顧春越想越難受,直接掩麵又哭了起來。


外麵走至門口的齊寒亦聽見哭聲不由頓下腳步,竟是第一次不想再走下去,手也是停滯在門上。腦子裏一遍遍的跳出在府門外顧春說過的每一句話,可是當一陣寒風襲過,他俊臉立即恢複了冷硬,撤下手,黑眸一閃返身走開,他何必要跟一個女人計較。僅是短短的時間就想通了所有。


日子在一天天的流逝著,君亦苑裏的每個人卻是整天提心吊膽的活著,似乎又回到了五年前顧春沒有來的時候,這裏處處都是冰寒之氣,毫無一點溫馨和暖意。顧春整日呆在自己屋子裏不言不語,單雨一開始就把單雪叫回來,讓單雪陪著顧春,可是根本沒有改善。單雪隻是每日簡單的去送飯,顧春獨自一人靜靜的吃著,等屋子裏又剩下自己一個人時,她把房門關上,與外麵完全隔絕起來。


對麵的齊寒亦整日除了在自己臥室裏,就是去書房,沒有一天的好臉色,稍稍有一些不順就大發脾氣,與以前那種冷漠還不同,如今加上了自己的手段。就連單風十日下來都是滿身的鞭痕,差點抱著單雨痛苦一場。


這日,寒風呼嘯,天色陰沉著。君亦苑的月亮門外單雨與單雪麵對麵站著,單雪嗑著瓜子皺著眉頭,“老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啊,主子還沒事,心不順就拿單風出氣,可是顧春憋在心裏遲早憋出病來。”


單雨歎歎氣,“可是能有什麽辦法,兩人誰都不見誰,就無法把這種局麵打開。昨日我還與王妃商量了一下,王妃也是滿臉沒辦法的樣子。本來我想著讓小世子來是個好辦法,而是小世子不答應,猛地搖頭,做出一副害怕的樣子。”


單雪眼珠轉個不停,然後把手裏的瓜子皮扔到地上,眼睛豁然一亮,“有辦法了,既然如此,也別怪本姑娘出狠招了。”招招手讓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