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51


不要過於拘束。朕今日高興,表演好了重重有賞!”


雲貴妃掩嘴一笑,“臣妾才不要皇上的賞呢,隻希望皇上不要喜新厭舊,忘了我們這些胭脂俗粉才好呢。”


“姐姐又在說笑了,剛才姐姐進來時這一身七彩鳳尾紅霞可是比皇上都還吸引人呢,倒像是我們成了胭脂俗粉,姐姐像是個新人,惹人憐愛。”靜妃接下話來,半真不假,暗中挑撥著皇後與雲貴妃的關係。


裝糊塗的妃子隻是淺笑著不說話,雲貴妃麵色不改,心裏卻已罵了靜妃不知多少遍。


皇上淩厲的目光掃了一眼鮮紅的鳳尾袍,“下次注意些。”他終究還是向著皇後的。


皇後聽後沒有沒有在意,親昵的按了按皇上的手,“今日是喜日子,妹妹穿喜慶些好。”那風輕雲淡的笑中沒有一絲得意和傲氣,“咱們快別說了,快看下麵,別一會嚷嚷著後悔沒有看到精彩的。”隨著她的聲音,上麵幾人才把目光落到下麵。


下麵一曲幽婉的曲子剛剛散去,一個水藍色輕衫女子邁著輕盈臉部款款走來,先是長袖一甩,而後作禮,“臣女祝願皇上萬壽無疆,願靜妃姑姑永葆嬌顏,早日誕下龍子,今日臣女獻上《九歌朝鳳》。”


此言一出,眾人一片嘩然。《九歌朝鳳》是開朝初期都城的顧家夫人所編,因為此舞當時都城眾多公子傾慕,不過女子隻愛顧府的唯一公子,隻可惜紅顏薄命,二八年華,《九歌朝鳳》舞了短暫兩年,便隨著那場大火一夜之間消失。


皇上眸中閃過微光,才沉吟道:“這是靜妃的侄女,靜妃怎的從來沒有說過此事。”誰都曉得皇上看女子跳舞,如果靜妃知道故意隱藏則是欺君之罪。


正文 83 《九歌朝鳳》


更新時間:2013-03-10


親耳聽到自己侄女會跳《九歌朝鳳》時,靜妃亦是很詫異,再聽到皇上的詢問更是勉強一笑,不過還是迅速有了說辭,“晴宛自小便獨愛舞曲,隻可惜性子內斂。一直在閨中很少出來,臣妾入宮後更是很少聽聞晴宛的事情,今日一聞,也很驚訝,還望皇上恕罪。”見皇上側臉略顯緩和,才鬆了一口氣,一記冷光射向旁邊媚笑的雲貴妃。


鄭晴宛低眉順眼,並沒有察覺到高台上的壓抑氣氛,水藍色長袖用力一收,奏樂聲緩緩流淌,隨著樂聲時緩時快,女子芙蓉斜盼,柳腰柔軟無骨,擺動間長袖纏繞在手腕上翩翩舞動,樂聲流轉入恢宏氣勢時,水藍色身影宛若蛟龍靈動起舞,右手腕翻轉,長袖一端纏與屋頂,嬌柔身軀隨著舞動的長袖不斷旋轉,雖不及當年顧夫人的翩若驚鴻,但也足以令人驚歎回味。


殿中兩側的人不覺拍手叫好,隻有那些官家小姐們目露嫉妒,恨不得把紅毯上的人影吞下。奏樂聲終於結束了高潮,緩緩至於結束。女子拂袖中玉指探出,雙臂如靈蛇般纏在一起,水藍色的裙擺隨著腳步飄舞起來,讓人應接不暇,奏畢,腳步停,在水藍長袖再次向兩邊甩出時,紅毯上人兒瞬間藍色衣裳變為淡粉色,令人一驚。


“好,好,鄭大人的千金好一首《九歌朝鳳》。最後變身仿若鳳凰磐涅一般。”皇上爽朗大笑,已沒有剛才的陰晴不定。


鄭晴宛嘴角不覺發出玲瓏笑意,跪拜在地上,聲音清亮:“臣女願意入宮為皇上作舞。”此言一出,高台上的靜妃差點站起來,幸是旁邊的蓮貴嬪按了她的手,才讓她鎮定下來。


皇上沒有直接應下,而是看向靜妃,“靜妃覺得如何?”


靜妃咬著牙目光掠過雲貴妃笑顏如花的嬌容,才開口:“皇上又得一美人,臣妾自然高興。”已是定局的事情哪容得她說什麽,不得不口是心非,且盈盈起身施禮,“還望皇上好好待晴宛。”今日這事明顯是雲貴妃早有準備,斜睨到自家兄弟麵色沉靜,突覺得渾身顫冷,多年寵愛的侄女竟然要與自己爭一個男人。


皇上一揮手,立即有宮女過來扶著靜妃回到座位上,見她目光溫柔沒有異樣,才頗為滿意的點點頭,揮手,福安走近,已給鄭晴宛封下賞賜。


宴會繼續,下麵的眾人不覺對今晚宴會多了幾分興致,就說剛才封妃之事,靜妃的侄女竟是由雲貴妃推給皇上的,這其中的關係令人費解。


右側坐著的三公主齊暖聽更是一臉鄙夷,拿起自己駙馬的酒杯扔到了駙馬身上,口出惡言:“舅舅竟然讓表妹去勾引父皇,真是不要臉。本公主早就看不得那個狐狸精,整日隻知道跳舞的女人,還有你,也不是好東西。”


身後的宮女忙給鄭憂擦著衣袍,不料齊暖聽橫眉一瞪,用力推開宮女,鄭憂皺著眉頭冷哼一聲豁然起身迅速離去。齊暖聽不服氣,抓住自己哥哥,不滿的宣泄著怒氣,明玉王爺眼底不由閃過一絲陰厲,嘴角卻帶著寵溺的笑勸她:“表妹入宮,應該是件好事。母妃才不至於太過孤單。你這樣對待駙馬隻會讓他更討厭你。”


齊暖聽不樂意的撇撇嘴,狠狠你擰了哥哥一下,“討厭就討厭,本公主更討厭他那副樣子。”


不遠處瞧見齊暖聽的齊暖笑,立刻湊到春丫頭的耳邊輕聲說著:“我就喜歡看三姐生氣的樣子,誰叫她平時刁蠻不講理,小的時候還經常欺負我呢。”丫頭同意的笑笑,暖笑接著道,“小時,母親去世的早,父皇又不疼我,我在宮裏就和野孩子一樣,三姐成親之前最是喜歡嘲笑我,如今她成立親我別提多開心了。”


春丫頭拉著她的手,“丫頭也從小就沒有爹娘,姐姐以後可以找丫頭來玩。”


兩人互相憐惜著,不由被一道聲音打斷,隻見熟悉的身影跪在地上,錦欣勢在必得的看了一眼齊寒城才繼續說道,“請皇上恩準臣女嫁與明城王爺為妃,臣女已傾慕王爺許久。”她對剛才的自己彈奏的絕曲很有信心,足以打動這殿裏的所有人,包括他。


“早就聽聞錦城主的女兒彈得一首好曲子,皇上,臣妾怎麽突然覺得今日這場宴會倒成了湊鴛鴦的。”嬌媚一笑,雲貴妃最終把目光落到一直沉默不言的碧妃身上,“碧妃妹妹覺得錦欣小姐怎麽樣,姐姐我覺得是個知心的人呢。”


碧妃隻是淡淡不在意的說著:“城兒大了,這時我做不了主。”


雲貴妃見此,蔥指拂過端莊的發髻,嬌聲一笑:“皇上,錦欣小姐可等著您的話呢。”


“父皇,錦欣姑娘不是兒臣心儀之人,兒臣說過隻娶心儀女子,請父皇成全。”不等皇上開口,齊寒城已經大步上前果斷的拒絕了這樁親事。


眾人紛紛向高台上看去,想要看看皇上的臉色,隻是皇上表情太過單一,看不出喜怒,隻是靜靜的捧著茶喝了起來,殿裏氣氛頓時沉寂下來,就在錦欣覺得自己膝蓋有些發疼時,皇上才慢條斯理的擦了擦嘴角,說道:“城兒,你身旁坐著的便是那個丫頭吧,聽說你很是寵她,朕也想看一看是個怎麽樣的丫頭。”


“回父皇,春丫頭性子極像暖蓉妹妹,兒臣才對她產生了幾分憐惜。想要留在府上以彌補當年的遺憾。”齊寒城語氣真誠,又帶著幾分隱隱的愧疚。


提起齊暖蓉,皇上目光立即柔和下來,這是他最寵愛的女兒,輕聲歎了歎氣,語氣已帶幾分回憶味道,“原來如此。皇兒有心了。”略略頓了一下,收斂一下情緒,“朕身體越發的不行了,今日宴會便到此吧。”說著已起身,皇後立即上前扶著他高大的卻又蒼老的身影,隨行著一行隊伍離開,殿裏的人也識趣的互相告辭相伴離去。


齊寒城早就曉得了皇上定然不會同意這門親事,轉身要走,袖子一緊,扭回頭見是錦欣,她毫無失落之色,隻是麵帶堅定,見他目光清澈,錦欣莞爾一笑:“公子當場拒絕在錦欣看來根本不算什麽,錦欣自然懂得皇上的心思,總之錦欣是不會放棄的。”


齊寒城動了動唇角,沒有作聲,上前牽上正在發呆的春丫頭便離開了大殿。


宴會後,怡春殿內,靜妃才踏進便甩手推掉了那個自己的冬梅陡峭青花瓷,摔在地上落了個粉碎,姿月忙上前扶住渾身發顫的主子,一邊揮手讓其他宮女退下去,“主子先別生氣,等明日表小姐來請安的時候,主子在詢問一番,畢竟這件事太過突然,且主子的親人怎麽能夠害主子呢,定然是主子的哥哥怕主子在宮裏孤立無援,才特意讓表小姐來陪主子。”她是從小就跟在主子身邊的,也最得靜妃的信任。


靜妃清麗秀麗麵容上泛出的笑容藏著狠絕,迅速便鎮定了心神,坐於香金軟榻上,“不管怎麽樣,自己哥哥瞞著自己下這個決定都讓人感到寒心,這隻會助長雲貴妃氣焰罷了。”捂著自己波瀾不定的胸口,姿月端過剛送來的清粥,靜妃吃了一口,頓覺身體清爽舒服,終於露出一絲笑容,“還是姿月最懂我。”


姿月燦然一笑間,就聽見外麵匆匆進來幾人,一聽聲音便知道是三公主齊暖聽,果然人未到,聲音先傳了進來,“母妃,表哥竟然當著女兒的麵勾引宮女,女兒今晚可不可以留宿在母妃這裏。”齊暖聽怨聲不斷,坐到靜妃身旁。


靜妃放下喝了一半的清粥,“你就不能讓我省省心,成天是和鄭憂吵架。好好來參加宴會,你表哥怎麽會無緣無故的勾引宮女。”把目光落到齊暖聽身後的秋月身上,“你說。”


秋月不卑不亢把剛才在殿上的情形說了一遍,誰也沒有偏袒,不過任誰聽來都知道這是是齊暖聽的錯,這關鄭憂什麽事啊。靜妃最了解自己女兒的性子,聽完第一句問她就是,“那個宮女呢?”


齊暖聽腦袋一縮,支支吾吾不想說,過了許久抬頭,見母妃依舊一臉沉色,才低聲說道:“女兒讓人把她丟湖裏了,估計是……”


“無知!”靜妃一聲厲喝,嚇得齊暖聽怔怔然,緊抿著唇不敢說話,靜妃一臉無奈,“你和憂兒就不能好好的,每天都是大吵小鬧,如今恐怕全城的人都知道你刁橫的性子了,你表哥是我看著長大的,人沉穩又有誌向,要不然怎麽會讓你嫁給他。如今宮裏的複雜你又不是不曉得,我哪有那麽多時間來管你的家事。”


看了一眼清粥也沒了胃口,“今晚回府上第一件事就是找鄭憂認錯,秋月明日要如實稟報給我,如果鄭憂沒有原諒你,以後就別認我這個母妃,我沒有你這樣的女兒。”


齊暖聽看著母妃的小腹,“母妃如今有了新妹妹,就不疼暖聽了。”


“公主,主子如今懷的是男是女還不知道呢。”姿月忙在旁提醒著。


齊暖聽憤的起身,“我才不管是男是女呢。”看到母妃越發暗沉的臉色,她忙搖著靜妃的胳膊,“母妃……女兒隻能回去試試,如果女兒誠懇道歉,駙馬還不原諒女兒,母妃可不要怪女兒。”她可是見過母妃生氣的狠戾麵孔。


做母親的哪有不心疼女兒的,靜妃按按她的肩膀,“好了,快要關宮門了,快回去吧。別讓駙馬等久了。”


“那……女兒退下了。”勉強施禮後,帶著一行人而去。


殿裏又終於安靜下來,姿月看著主子疲憊的麵容,便道:“主子,早先歇息吧。”靜妃才起身由著她攙扶著進了內殿。


夜色朦朧,暗枝浮動,沒有人的宮殿越發的幽靜嚴肅。白日的虛華漸漸被清冷月光遮掩,隻剩下舊人與新人的苦笑纏繞……幽幽回蕩著。


正文 84 明顯的發怵


更新時間:2013-03-11


當晚,春丫頭回到屋中便累的早早睡著了。齊寒城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心裏沒來由的一陣煩躁,閉上要一直到了戌時,還是沒有一點睡意,便翻身下了床,打開房門。冷牧聽見動靜忙走來,跟在公子身後,齊寒城走了幾步,扭頭深深看了一眼春丫頭的房間,便徑直出了府。


皇宮裏的怡春/宮,每日卯時三刻宮裏的妃子們都要到皇後宮裏來請安,因為靜妃有孕在身,便特許讓她免去每日請安。靜妃一直睡到自然醒才起來,聽到姿月說莞嬪早早就來這裏,鏡子裏精致麵容上柳眉隻是輕微蹙了一下,姿月知道主子的性子便認真的挽著繁瑣的發髻。


直到一刻鍾後,靜妃才緩緩走出來,小心翼翼的坐下。


莞嬪連忙上前微微躬身,“莞嬪叩見靜妃娘娘。”


“嘭”茶杯與桌麵發出強烈的碰撞聲,下麵的莞嬪咬著嘴唇依舊一動不動維持著動作,靜妃終究還是不忍,“姿月,給莞嬪倒茶。”


姿月立即明了的上前扶起莞嬪,莞嬪嘴角掛著淺笑,手無措的抓著衣角,“姑姑一定是在怪爹爹沒有提前跟姑姑說這件事。其實莞嬪也是昨天下午才知道此事,爹爹說湊著雲貴妃的名義進宮,才會少些阻礙。姑姑,你一直是晴宛最親的姑姑。”


靜妃擰著的眉頭才稍稍舒展開,“晴宛,難道你不知道這樣會毀了你一身,你不適合這人心薄涼的皇宮。”略微頓了一下,才道,“姑姑當初是迫不得已才進宮,這二十多年每日就像在刀尖上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