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07


d-傷還是及時處理的好,怕是正好傷及心脈。這位姑娘還是以大局為重。”完全是生硬的解釋。


單春目光觸及齊寒亦汩汩留著鮮血的胸口,和他越來越蒼白的麵頰,終是把他交給了雷鳴,齊寒亦也一時暈了過去。單春哼的一聲雙手環胸,盯著雷鳴好似在說,看你,王爺在我手中還好好的,你到你手裏就暈了過去


雷鳴直接忽視她的不滿,與幾名禦林軍抬著齊寒亦一起出了林子。秋獵中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大家也就皆無興致,皇上也是沉著臉,知道這次秋獵注定是要提早結束了,更讓他們擔心的是接下來皇上的怒氣。


齊寒亦直接被送回自己的帳篷裏,幾名禦醫都是小心翼翼的一一把脈,床邊王妃雲若蘭,妾侍單春,卿穎都是一臉擔心的看著,光看那一直停不住的血流,她們就知道有多嚴重了。


禦醫把脈後,來到皇上身邊,麵色有些沉重:“回皇上,明亦王爺這隻箭離心脈隻有一寸的距離。接下來必須有熟練拔劍經驗的人和臣一起,才能保證這隻箭不再傷害明亦王爺。”


皇上也是迅速尋思了一遍,麵上表現了此時心裏的猶豫不決。


“父皇,由兒臣來吧。”齊寒城知道拔劍耽誤不得,而且這次是齊寒亦舍身救了自己,自己便有千萬種理由來負責,皇上緩緩點點頭,齊寒城先是淨手,而後甩袍坐到床邊,不由的抬眸看了一眼單春,見她麵色淒然,他抿緊唇角雙手握緊黑箭,“來吧。”


一名禦醫扶著齊寒亦的身子,一名禦醫準備好止血的各種藥膏,盯著胸口那處都不敢眨眼,旁邊的三名女子更是比誰都緊張,簡直把心提了起來,呼吸都跟著急促起來。


隻見齊寒城閉上眼手一個用力,就聽見箭劃過肉的聲音拔了出來,禦醫連忙處理著傷口,等到血流停止後,上上最好的藥膏,用白布一層層的包紮好,最後把齊寒亦放平,眾人才摸了摸額頭的汗。


“你們都好好照顧王爺。”皇上丟下這麽一句話,把手背在身後,步伐沉重走了出去帳營,旁邊的齊暖笑走過來扶住皇上蒼老的身子,皇上看到自己貼心女兒,當著眾人麵寵溺的摸摸她的腦袋,感慨道,“暖笑也大了。“


“父皇莫要擔心,三哥常年在戰場上打滾,那身子定然比銅牆還要耐上幾分。更何況是一隻箭而已,要是其他人中箭在心脈附近,怕是早就不行了。”齊暖笑一邊讚歎著,一邊露出暖暖的笑容,“父皇怕是累了,暖笑陪父皇回帳營,說會話。”


“好,好。”皇上心情頓時大好,與齊暖笑身影漸行漸遠。


還在原地站著的靜妃才收回目光,狠狠戳著齊暖聽的腦袋,“看看暖笑,再看看你,暖笑就知道哄哄皇上,得到幾分寵愛。你呢,每日就隻知道為自己爭風吃醋,受不得皇上得寵,你做這些有什麽意義。”


“母妃,兒臣都不小了,還要再去撒嬌哄著父皇,兒臣可不願意。”齊暖聽撇撇嘴,掀開簾子,賭氣般的進了帳篷。


明亦王爺的帳篷裏,禦醫處理完一切,最後交代了幾句這一月需要忌諱的食物才離去。王妃雲若蘭輕歎著氣坐到床邊,幫齊寒亦把額頭上淩亂的發絲拂到腦後。卿穎識趣的獨身退了出去,她如今又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單春則是耷拉著腦袋,“王妃姐姐,王爺什麽時候能醒過來?”


雲若蘭輕輕一笑:“我也說不準呢。王爺的傷勢很重,若是平常人早就去了。虧是王爺還堅持著,也虧是這麽多年在戰場上鍛煉的身子。”隨即麵色嚴肅起來,“單春,你過去的時候可發現是什麽人,對方真實用盡手段。”


“不知道,我過去的時候,那些黑衣人就退到好遠了。我當時隻顧得看著王爺,那顧得管什麽黑衣人,估計雷鳴會知道,王妃姐姐不如問問他。”單春一門心思的看著齊寒亦的俊臉,不斷回憶著剛才自己看到驚心的那一幕。


雲若蘭自喃著,“也是,你怎麽知道呢。”


剛才隨著皇上一起出去的齊寒城一直依靠在外麵的一處樹幹上不知想著什麽,準備返身回自己帳篷時,就看到齊寒玉一臉掩飾不住笑意的走過來,“六弟真是好命,竟然被圍殺兩次都沒有受傷……反而是,齊寒亦受了重傷,想必是三哥對你維護的緊嗬。”


“五哥未免高興的太早了,此事我絕不會就此善罷甘休。遲早要從你身上討來。”齊寒城垂著手握成拳頭,滿臉清冷的看著麵前的人,“而且你要記住,齊寒亦他從來都不可小看。”連他都對今日齊寒亦的舉動有幾分不解,於是想到以往各種複雜局麵,他才豁然開朗,齊寒亦如此做的原因。


明玉王爺仰頭爽朗大笑一番,眼中挑釁之色更甚,“齊寒亦能夠醒過來還沒有定數,你未免說的有些早了。能夠除掉這麽強有力的對手,我還真是喜歡今日刺殺之人。”


正文 82 初冬初雪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6-4 8:03:52 本章字數:3475


當日下午,也就是秋獵的第二天下午,皇上下旨秋獵結束,眾人立即返回都城。由於時間緊迫,大家都默默地收拾著自己的行李。齊寒亦依舊是在昏迷中,所以皇上給其特意安排了一亮舒適的馬車,車廂內單春墊上了厚厚的層層錦被,她摸了摸似乎覺得還不夠,雲若蘭忙用手攔住她接下來的動作。


浩浩蕩蕩的一行隊伍從城北門駛進,禦駕直接進了皇宮,這一行人麵色皆是不佳,而皇上是自始至終都是一臉陰沉,回到乾清宮先是將藥湯碗給摔碎了,然後下令徹查此事。


原本寂靜的深夜卻讓人就不能寐。明亦王府內的君亦苑,單春坐在齊寒亦的床邊,精心的照顧著,看他因為流血過多而蒼白的俊臉在燭光下異常的柔和,不禁想著他平時也該如此多好。


單春趴在床邊上,看著想著迷糊著就閉上眼睡著了,那嘴角的弧度越來越深,想是在夢中遇到了什麽開心的事情。


相對於外麵和皇宮中的人心惶惶,連續幾日內明亦王府內都是平靜祥和,與世無爭。單春在齊寒亦身邊沒日沒夜的照顧著,終於在五日後,齊寒亦醒了過來,倏地睜開眸子環視一下四周,才掩下剛睜開眸子中不該有的冷意。


齊寒亦目光掠及自己胳膊上的單春,毫不留情的揮開她的腦袋,單春渾身一驚,眸子慌亂的瞅了瞅,見齊寒亦正冷眸盯著她,她欣喜的站起來,“王爺……王爺你醒了?”


“給本王準備好熱水,本王要沐浴。”動了動被子裏的身體,他感覺自己全身都不舒服,齊寒亦見她愣在原地,便冷喝出聲,“還不快去!”


單春扯扯嘴角,“王爺,大夫說你身子還不能浸水,特別是這傷口”看著她愈發冷然的俊臉,她不由向後退幾步,以免他的怒意傷到自己,單春希望自己能他打消這個念頭,“不過,大夫說三日後等傷口結了疤,就可以沐浴。”


“本王的命令你是不準備聽了麽。單風!給本王滾進來……”因為怒氣扯動了傷口,齊寒亦咬牙把聲音盡量放緩,掀開被子就看到自己胸口上的白布被一些血跡浸紅了,他眸子轉而看向單春,“還不過來給本王處理一下。”


外麵的單風快步進來,“主子,有何吩咐。”


“準備熱水,本王要沐浴。”齊寒亦一把拉過遲疑著走來的單春,“嘴裏嘀咕著的,你以為本王聽不見,是麽?!”


單風忙退下去了,出門時感歎了一句主子怎麽醒來脾氣越發的暴躁了不少,有著同樣感覺的自然是在房間裏的單春,此時單春猶如行走在針尖上似的,進退不得,隻好硬著頭皮往前走,給齊寒亦處理裂開的傷口。


小心翼翼的扶著齊寒亦坐起身子,在他緊盯的目光下,顫著手把他身體鬆垮的褻衣脫去,手繞到他的身後觸及那滾燙的肌膚時差點嚇得縮回手來,齊寒亦看著她緊繃的小臉,鼻尖感受著她一快一慢的呼吸聲,黑眸一閃,一把抓住單春的手,把她拉到了床上。


“啊!”單春正專注的給他解開繃帶,沒想到自己身子一輕,就躺在了床上的內側,隨之而來的便是一個黑影壓住了自己,還有那急躁的吻落在自己臉上,粗糙的大掌在身上不停的遊離著,她漲紅著臉,用手推拒著,“王……王爺,你的傷口……”


“反正早裂開了。”緊緊抱著她軟軟的身子,“別動,就讓本王抱一會。”停下動作來,黑眸中迷情漸漸褪去,手臂卻是越抱越緊。


屏風外的單雨適時地出聲道:“主子,熱水準備好了,需要奴婢留下侍奉麽?”


“下去。”齊寒亦緊繃著上身,聽見關門的聲音後才翻滾下了地,就這樣光著上身繞過屏風,單春緊抿著唇,小步跟在後麵,到了對麵的側殿裏,齊寒亦已經進了木桶,胸口上難看的傷暴露著。


單春突地鼻子一酸,走近去用拳頭垂在他的後背上,“你為什麽要去就齊寒城,連自己都護不住……你知道我……我們有多擔心。”


“本王是為了救他麽,本王才沒有那麽好心。”換個舒服的姿勢靠著木桶,“本王好幾日都沒有洗身子了,難受的利害,你用點勁。”


“哦。”單春現在才意識到自己的白擔心了這麽多天,自己雖然與齊寒城相處兩年之久,但是要讓齊寒亦犧牲自己的性命來就齊寒城的安全,她心裏還是極為不願意的,誰讓她這麽喜歡麵前的男子。


明亦王爺醒來的消息並沒有傳出去,皇宮連續幾日的陰沉或許還會繼續下去,禦林軍雷鳴一直在徹查遇襲這件事,每日傍晚時分都會乾清宮稟告,眼看著一天天過去了,後宮中的一些人有些坐不住了。


怡春/宮裏,靜妃正一直回憶著皇兒齊寒玉所說的每個細節,在齊寒亦手上這件事上,她還是稍微鬆了一口氣,謀害王爺這個罪名可是不小,她可不想剛剛行動就被栽到這件事上,除了她,還有雲貴妃那宮裏此時怕是最不安寧的,她就不信雲貴妃安安穩穩的能睡得著。


事情到了十月十三這題似乎停滯了一般,因為皇上再次大吐血,眾人的重心又放到了皇上的病情上,這次顯然很嚴重,皇上吐血後躺在床上昏迷著,禦醫也是一一把脈後紛紛搖頭。


皇宮內外,陰沉之氣更加嚴重,連老天都有幾分察覺,在這晚上忽然狂風大作,飄起了大雪,不到半個時辰內在,整個都城就裹上了銀白色。


明亦王府內也趕緊由婢女到各方分發爐火,齊寒亦的房間內自然是溫暖如春,單春呆在房間裏覺得悶得慌,就溜到院子裏玩起雪來,一個人倒也玩的不亦樂乎,房間內,齊寒亦放下手中的書走到窗邊支開一點點縫隙,清脆笑聲立即傳來。


純白幹淨的雪地上,淡粉色嬌小的身影蹲著,已經凍得通紅的小手一點都不覺得冷,極有興致的捏著雪球,從側麵看那彎著的嘴角,一時間齊寒亦感覺自己心裏積壓的煩躁豁然散去,不過聽到她打了個噴嚏後,齊寒亦冷著臉,關好窗戶,吩咐單雨,“把單春弄進來,讓她跑了熱水澡在過來。”


單春正玩得高興,就被人提著回了房間,任她做出掙紮也不頂用,隻好垮著臉被提到木桶裏,全身被熱水捂得的暖暖的。


沐浴後。單春自己好心情的絞著頭發,坐在火爐邊,小臉被炭火照的豔紅豔紅的,床上的齊寒亦等得都有些不耐煩了,就下床去把單春攔腰抱起放到床上,單春眨著無辜的明眸:“王爺,我頭發還未幹呢。”


“本王來。”用生澀的手法把長發弄過來,拿著幹錦帕用心的擦了起來,似乎有些慢,他就用內力烘幹了她的頭發,滅了燭火。自己鑽進被窩裏,把她身子抱進懷裏。


自齊寒亦醒來後的幾天,兩人一直是這樣躺在一起,齊寒亦習慣手中抱著軟軟的身子睡覺,單春也習慣了這種溫暖又安心的懷抱,小手主動攀上他的腰,唯有腦袋不敢亂動,生怕撞到頭他的傷口。


第二日清晨,單春侍候著齊寒亦喝完藥後,就聽單雨進來稟告說齊暖笑公主特意來找單純玩,齊寒亦漠然的揮揮手,便同意了。單春還以為他不會答應呢,咧嘴一笑提著裙擺就跑了出去。


齊暖笑果然又站在君亦苑外,看見單春出來親熱的上前,抱怨道:“呆在宮裏無聊死了,也沒有人陪我玩,隻好出宮來找你。”


“以前怎麽不見你出來找我,最近是不是出宮上癮,小心皇上曉得了罰你。”單春完全是以說笑的口吻,亦是親昵的拉著她的手。


“才不會呢。他們都顧不上我。不是提心吊膽的看著父皇的臉色,要不就是等著父皇的病情,她們豈能看著父皇好。”撅著嘴,訴說著後宮那些女人的想法,她這麽多年呆在宮中,豈能不了解,抱住單春的胳膊,暖暖一笑,“咱們不說她們,你可知皇兄府上有什麽好玩的地方。”


單春想來想去覺得還是去王妃那裏熱鬧一些,便帶著她去了鵑秀園。王妃房間裏果然熱鬧的很,兩人一前一後進去,就見小世子坐在厚厚的毯子上撲棱著兩條胳膊,咿咿呀呀說著什麽,許是見到了單春,小世子拿起其中的小玩意就朝著單春扔了過來,扔完後捂住嘴嘻嘻笑著。


“壞小子,我來你就這麽不歡迎,是要趕我走麽,看我不打你的屁屁。”單春眉眼一瞪,蹲到地上,一手攬過小世子肉肉的身子,一手作勢輕輕的拍著他的屁股,還一邊跟暖笑說,“他每次最會欺負我了。”


屋裏的婢女們向齊暖笑行禮,都被她拒絕了。自己走過來摸摸小世子的臉蛋,“他是跟你親呢,要是不喜歡你才不會跟你玩呢。過來讓姑姑抱抱。”


“連你也這麽說。”單春把小世子遞給她,自己坐到王妃雲若蘭身邊,“姐姐,王爺身子也無大礙了,你莫要擔心了。他是要故意瞞著府外的人,今日我就特意多來告訴姐姐,好讓你安心。”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