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101


d-個伸手便把梓綺抓在手裏,快速點上她的穴道,“把她給本王綁起來,讓單雙直接買到青樓裏,本王不想再看見。”一甩手,單春立即有眼色的上前地上錦帕,齊寒亦拿過來擦了擦丟在地上。


隻要梓綺沒有武功,單竹一人便可擒住,抓著梓綺準備往外麵拉,梓綺突然大笑起來,看著單春,“單春,你以為遙中鎮的人都是因為天災,都是因為匈奴人給害死的麽,其實……嗚嗚……”單竹收到齊寒亦的眼神便立即把她的嘴給捂住,任其怎麽掙紮也無用。


正文 73 鴛鴦香囊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5-28 13:14:56 本章字數:3472


齊寒亦立即掩下眼底的複雜,扭過身來先朝著單春看去,就聽她淒然的問道:“她說的什麽意思。”關於遙中鎮的種種在她心裏都是一個最悲痛的記憶,那些慘死的民眾,她一直都把這些怪罪於殘忍的匈奴人身上,所以梓綺再說的時候,她特別的注意。


“梓綺不過是匈奴人,她說的話豈能相信。”收回目光,齊寒亦冷哼一聲,轉而收起冷冽的神情,恢複平時的神情,“你覺得自己應該是相信本王的話,還是相信一個處處為難你的女人的話。想好了就跟上。”舉步先走了出去。


單春點點頭想了想也覺得梓綺的話不可相信,那女子向來對她就沒有好感,這次指不定又想鬧出什麽壞蛾子,所以在她心裏是很自覺地就相信齊寒亦的話,回過神來趕忙跟上他的步伐。一路上偶爾有隨風飄起飄落的泛黃樹葉,才在腳底發出清脆的聲音。不知不覺她來到這裏已經快一年的時間了。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鵑秀園,園子裏難得的安靜。許是小世子這時已經睡著了,齊寒亦徑直進了房間,雲若蘭正在裏麵繡著香囊,一針一線很是認真,都沒有聽到有人進來的腳步聲。外室的若蘭想要提醒也被齊寒亦攔下。他坐到雲若蘭身旁,“在繡什麽?”


雲若蘭驚得轉過頭去,拍怕胸脯,“王爺怎麽進來也不說一聲,嚇著臣妾了。”把手裏的香囊拿的近些,“在香囊上繡一對鴛鴦,好久沒有繡了,竟然有些生硬了。”隨後起身習慣性的親自倒上一杯茶水。


齊寒亦饒有興趣的奪過香囊來,挑挑眉頭,難得的語氣輕鬆略帶溫柔,“是給本王繡的麽?”上麵的圖案顏色豔麗,在他一個外人看來隻曉得摸起來一點都不覺得紮手,想來是針線還不錯。


“王爺不喜歡帶這些東西,臣妾便繡來打發打發時間。”雲若蘭鵝蛋型的小臉上還是泛出幾分期盼,希望齊寒亦能夠佩戴著自己親手繡的香囊。她拿過香囊來放到一邊,“還沒有繡好呢。王爺怎的今日有空過來。”


齊寒亦把她的手握住讓她重新坐回去,摩挲著她的手掌,“聽單竹說你父母不準備搬過來,本王便向問問是怎麽回事。”


雲若蘭莞爾一笑:“他們年紀大了,已經準備著往都城郊外的舊宅子住,不想往都城這麽喧鬧的地方。王爺不要多想,他們住在王府也是多有不便。”


“也是。那本王就派些人去護著。”把雲若蘭的身子攬過來,親昵的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雲若蘭飛霞迎麵羞澀的低下頭去,正好讓外麵站著單春看在眼裏,明眸立即黯淡下來,心裏陣陣失落,不過又想到既然能夠留在他身邊,那就不可以這麽容易的就放棄,她也向來是倔強的人,或許他隻是故意做給自己看的,這麽想想心裏就覺得舒服很多。不由彎了彎嘴角,低著頭撥弄著自己的衣擺。


“奴婢參見王爺,王妃。前院裏,明玉王爺府的小廝送來請帖,說是後日明玉王妃辦了賞園會,想要邀請王妃和春主子前去聚一聚。”半雪徐徐說道。


雲若蘭當然是想齊寒亦看去,隻聽他道:“王妃可是想去,老是呆在府上也不好,還是多出去轉轉,既是明玉王妃特意邀請,那便去吧。”


半雪得到答案立即回複去了。


雲若蘭滿臉好奇的問道:“這個天氣花基本上都落了,不賞花是賞園,莫不是明玉王府可是又什麽好玩的?還是別有深意。”以前未出閣之前她經常呆在家裏很少參加都城官家小姐的宴會,嫁給王爺後也是呆在府上不怎麽出去,和各位王妃熱絡,有這樣的機會去她也不排斥。


“要說園子,明玉王府的園子還不如本王的花園有趣。隻不過是拿著賞園做一個借口,明玉王妃以前就喜歡借著賞園來拉攏人脈,如今定然也是有什麽目的的。”齊寒亦豈能不了解,嘴角勾出幾分冷笑,“你們就放心去,單竹隨行。”


“那臣妾可是需要做什麽?”


齊寒亦搖搖頭,“不用,隨著她們熱鬧即可。”隨即起身準備要走,又想起什麽接著道,“明日本王會帶些女子回來,安排在後院。你也無需操心,這些都交給單竹就好了。”


要接一些女子回來,安排在後院那定然就是妾侍。雲若蘭低著頭臉上難免有些不高興,前幾日她還以為王爺遣散了後院的妾侍是想要一心對她,可是如今……想想又覺得自己有些苛刻,哪個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不過,王爺這麽做也可能有深意。等她再抬頭時,那高大挺拔的身影已然不在。


雲若蘭才又坐回去,拿起香囊繡了起來。


果然,第二日眾丫鬟們就傳出卿月閣的卿穎姑娘要被接進王府的消息,於是紛紛都跑去正院和後院的必經之路去了,想要一睹卿月閣頭牌的風采。卿穎姑娘可是王爺一直寵著的風塵女子,這是都城每個人都曉得的,既是這樣定然與一般女子是不同的。


鵑秀園,雲若蘭坐在窗下發著呆,風風火火進來的含雪上前著急道:“王妃,我們也去看看那卿穎姑娘如何,奴婢要看看那卿穎姑娘是長得有多好看,讓王爺寵愛不衰。王妃,我們去也好漲漲誌氣。”


“含雪,王妃去看一個接進府的妾侍,豈不是降低了王妃的身份。你想去看就自己去看,我們可沒有攔著你。”半雪狠狠瞪了她一眼。


“是啊,奴婢就想去看看那卿穎姑娘到底長得如何。這進府的風頭都快壓下王妃進府的時候了。奴婢就是覺得不甘。”含雪瞧著自家主子依舊泰然坐在那處,心裏更加著急了,“王妃,你怎麽還坐的住。要是奴婢早就去……”後麵的話不敢說出來。


雲若蘭淡淡一笑,她心裏一直記得齊寒亦說過的話,就是看中自己不爭風吃醋,性子淺才選她為王妃,就是不想因為府內的事情煩擾到他府外的事情,她要是去了,豈不是自討苦吃,“含雪,王爺昨天能提前與我說,說明心裏是有我的。那些妾侍,我們沒有必要管。”


含雪才鬱悶的歎歎氣,連主子都這樣說了她還有什麽好勸的。


府門外,一頂彩花橋穩穩停下,站在府門口的單竹這時盈盈下了台階走過去,旁邊的婢女把橋簾掀開,入眼的是一雙纖細白皙的右手,緩緩放到婢女手中,然後引入眼簾的是一雙精致的繡花鞋,再然後便是玲瓏身段,卿穎含笑下了橋。


“這便是明亦王府內府的管事單竹吧。卿穎自個進去就好,怎麽好麻煩單竹。”一雙秋眸秋波流轉,煞是好看。


“卿穎姑娘客氣了。這是單竹應該做的。”說著單竹就先走一步,後麵的幾人跟上,一行人一路穿過前院,進了正院,被安排在了原來綺公主住的院子裏,改名為清苑。


那些等在正院與後院路上的丫鬟們可是撲了個空,可是又機靈的丫鬟急急去傳了消息,等她們過來時,人早就進了屋中,隻能勉強看見屋內的妖嬈身影,在看到單竹時,眾人麵麵相覷紛紛逃竄散開。


卿穎住進了側妃的院子裏,可見其在齊寒亦心中的地位不低。


當日傍晚時分,豈料齊寒亦在府門外就被幾名女子扶著進了府,鶯鶯燕燕一群人,顏色豔麗的好幾名女子,經過前院時,差點嚇壞了那些管事,還以為是哪個風流公子走錯了府門。仔細看中間的男子確實是自家王爺。


這王爺上午剛接了卿月閣的頭牌回來,怎麽下午就又帶著幾名女子回府了。丫鬟們都在猜想王爺是不是受了打擊,一時墮落了。


幾名女子扶著齊寒亦進了正院,走到君亦苑門口時,齊寒亦猛地停下腳步,滿臉醉意,晃了晃身子,一聲大喝:“單竹,單竹!”


後麵跟著的單竹早在幾人進府後就一直跟著,“王爺有何吩咐?”


“把這些女子都安排到後院,本王今日喝的盡興……卿穎姑娘可是接過來了,本王現在就過去看看,是安排在了清苑吧。”齊寒亦何曾喝醉過,這簡直就是輕浮不羈的樣子,連話語都是不甚連貫。


單竹趕緊向單雨使個眼色,單雨上前扶住齊寒亦,“王爺醉得厲害,先進去歇歇,喝一些醒酒湯。”單雨便勉強帶著齊寒亦進了君亦苑,後麵的女子看著也要進去,單竹忙道,“沒有王爺的允許,任何人不準進去。你們都隨我來。”


等到君亦苑門口一片清淨後,單春才慢悠悠回了自己房間,坐下來一拍桌子,“今日真是氣死我了,那些人竟然說我長相普通,時間長了就會看膩。”覺得不解氣又立即站起來,“那些女子也就長得很一般麽,怎麽能跟我比呢。”


蘇棉聽見她如此語氣,連忙出來,“怎麽了這是,今日你們是去哪了?”


“哼,氣死我了。和王爺去那什麽……家裏喝酒,一群人唧唧歪歪老是嘲笑我長得一般,王爺也不替我說兩句話,還高高興興的收了下了那些女子。”明眸委屈的看著蘇棉,“姐姐,我長得真的很普通麽,時間長了就會膩麽?”


“撲哧。”“他們喝醉了說的都是醉話,又在一起說笑呢。怎麽能相信。”蘇棉摸摸她的腦袋,隨意的轉開話題,“站在那一下午,定是餓了吧。”


“恩恩,今日廚房準備了什麽好吃的?”摸摸自己空憋的肚子,才猛然發現自己餓了。


“還不知道呢。先去洗洗吧,一身的酒味。等你洗好了正好出來用膳。”說著帶著她進了內室,裏麵已經準備好熱水,冒著熱氣,看到單春自顧自的進了木桶,蘇棉才出來,以前單春總是以吃飯最為重要的,如今看來是真的喜歡王爺了,要不然也不會在意別人說她的長相。


正文 74 三年無所出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5-28 13:14:56 本章字數:3485


當夜齊寒亦歇在了清苑,卿穎姑娘那裏。第二日,雲若蘭和單春出府時,齊寒亦都還未出來。看來那卿穎姑娘確實有幾分能耐。蔚藍天空飄著幾朵純白雲朵,不時的移動著,單春撇撇嘴低下頭跟著雲若蘭上了馬車。


馬車裏,雲若蘭臉色有些不佳,身體也是懶洋洋的靠著,單春瞧見忙關心問道:“王妃姐姐怎麽了,可是生病了。”


“無事,昨夜小世子鬧了一晚上。沒有睡好所以身子有些乏,靠一會就好了。”雲若蘭嘴角扯出淡然的笑,拍拍單春的手,目光溫柔落在她身上,“今日這身衣服煞是好看,比你日日穿著淡青色好看多了。”


“真的麽。這是昨日剛送過來的新衣,想著今日要去遊園便穿上了。”與前兩日的淡紅色不同,今日是一襲淡粉色的娟紗金絲繡花長裙,顯得身姿嬌小玲瓏,加上那暖暖的笑意,讓人差點移不開眼。


雲若蘭平時裏就也喜歡淺顏色的衣裙,今日亦是選了一襲流彩飛花蹙金紗裙,無論是領口還是袖擺,和下麵裙擺都皆繡著一簇簇飽滿的彩花,在單春看來王妃姐姐就如仙女下凡一般,素雅又不失該有的高貴氣質。


不到一刻鍾坐在馬車就可以聽見外麵稍稍噪雜的熱鬧,馬夫此時也正好說道:“這條路稍微狹窄,今日怕是隻能停在這兒了,前麵都被馬車堵住了。”


雲若蘭掀開簾子,果見前麵停了好多馬車,她輕柔笑笑:“那就在這裏停下,我們走著去就好了,也不是很遠。”不過隻是歇了一刻鍾左右,雲若蘭便臉色恢複了往日的精神,那雙美眸顧盼間華彩溜溢。


下了馬車,單竹便跟在兩人身後,幾個人穿過街道就到了明玉王府的後門,這裏亦是站著一些女子,有認識的也有麵生的。最裏麵的笑的開心的明玉王妃轉眸之間看到雲若蘭,急忙快步出來,主動上前迎去,“姐姐,可是來了。我們都等了好大一陣了。”說著拉著雲若蘭進了園內,走到眾王妃身邊,“看看,我不來你們就在這裏故意說我壞話。”


“哪有,我們哪敢說妹妹的笑話,還怕妹妹把我們趕出去呢。”說話的正是明辰王妃,範文淺,隻見她五官普通,沒有出眾之處,不過那一襲大朵牡丹翠綠煙紗碧霞羅裙增添了幾分亮意。


“是啊,妹妹連明玉王爺都幹趕出府去麽,我們更是害怕呢。”永安王妃劉含佳掩嘴嬌笑著,那淡掃蛾眉薄粉敷麵,兩架胭脂豔紅,一身絳紫色長裙,繡著朵朵梅花,同色的絲綢在腰間盈盈一係,那高挑纖細的身材立顯無疑,一點都看不出來她在永安王府過的不好。


明玉王妃嗔怨了劉含佳一眼,“姐姐真是取笑我了,這不是為了各位姐妹,才把王爺給趕了出去,要不然哪有這麽安靜的園子讓你們欣賞,此時倒是來怪我了,該打。”作勢般的在劉含佳身上輕拍了一下。


“聽說昨日明亦王爺帶了好些風塵女子回府,還有那卿月閣的頭牌卿穎姑娘,姐姐這個性子可真是不行,遲早會被那些不識好歹的妾侍給壓下去。”剛剛來的明城王妃錦欣向這邊走來,也是主動握住雲若蘭的手,麵色有些憤然。


“就明亦王爺那個性子,怕是還沒有敢有人說吧。”王妙欣笑著接了話,“這男人都是花心的,我們這些作妻子的隻能看著,要是說上幾句,還是被王爺罵上兩句,最後吃虧的還是自己。哪有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回到大唐打天下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