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王府丫鬟追夫記

分節閱讀5


子眼下還如此忠心的丫頭還真是難得。”寒城淺淺一笑,放在茶杯邊沿的手指一滯,“來了。”


果然,隨著幾聲腳步聲引入眼簾的是一襲黑衣的男子,身上著的是銀絲勾繡的蟠龍黑衫,他亦是隨意的甩袍而坐,俊臉上似乎永遠到泛著冷硬,那雙眼睛淩厲的掃過這裏的所有人,才放下幾絲冷意。


“寒亦,你怎麽每次都遲到,下次再這樣我就先陪了美人再來。”傾城公子頗為不滿,嘴角帶著戲謔的笑容,“老規矩,先罰五杯。”


寒亦則麵色一冷,“如果再讓我聽到你蕭碧天大鬧清幽閣,你這雙手就別想要了。”他的話不帶感情,絕對是不容置疑的。


蕭碧天收回拿著酒杯的手,有些氣結,“我們在一起需要說這些血腥的話麽,寒城,快快勸勸你三哥啊。”纖細的手指不著痕跡的拉拉寒城的衣袖。


寒城則不理他,看向寒亦,“那個丫頭是春天生的,不是冬天生的,而且她天性純真什麽也不知道,什麽也不懂,我覺得我們是不是找錯人了。”


“不,從看見她的第一眼我就認了出來。她那雙眼睛我絕對不會認錯。我們不急,你隻要慢慢觀察總會發現些什麽,她的事隻能慢慢來。”


“那要是真的不是呢?”寒城經過這幾天的相處隻希望不是。


“殺了。”他從來都是這麽果斷,狠絕。


蕭碧天聽到這個字又有些全身發抖了,紅色袖袍輕輕拂過沾濕的桌麵,“在這麽月圓的日子,你就不能說這些不吉利的話,你們說的丫頭是誰啊,我倒是想見見。”看看是不是今天的那丫頭,說不定還能討回去呢。


看見兩人皆沉默著,傾城公子又不由想起這麽多年自己一直遊走於各城之間的辛苦,隻為尋找那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表妹,不由沉下嘴角搖搖頭,母親特意交代不準喝任何人提起,真是件苦差事。


樓下,春丫頭縮著腦袋坐在冰冷的石頭上搓著手,明亮的大眼睛等著夜空裏的月亮,一拍腦袋她怎麽就傻乎乎的在這裏坐了這麽長時間,芝麻餅還沒有買著吃呢,在摸摸自己拿著的銅板,她嘿嘿一笑還夠買兩個,起來瞅了瞅那錦衫男子消失的地方,舉了舉小拳頭就提步要走,不想兩邊的侍衛伸手一欄,她一愣這是要把自己困在這了。


“大哥,好大哥,放我走吧,你們公子早就不管我了。”她試圖拿出早上的那套,可惜侍衛隻是一動不動的站著不啃聲,也不理她。她轉了轉眼珠子伸手就要抓住男子的胳膊,沒想到那男子突然抽出刀來,明晃晃的刀驚得她連退了幾步,最後隻好耷拉著腦袋又坐了回去。


半個時辰過去了,月光下坐在石頭上的丫頭托著腦袋已經睡著了,走廊上燭火這時全部點燃,隨著寒風搖曳著,盡頭一前一後走來的三個男子,正是那孤冷公子,寒卿公子,和傾城公子,三人剛進小院就看見那中間點著豆的腦袋,寒城輕咳了兩聲,那廝還是沒有醒,三人都懷著不同的情緒走近了些。


“她怎麽在這。”齊寒城雖然知道她貪玩些,但是還不至於膽大到這種地步。


傾城公子細細一看,桃花眼一亮,“原來是這丫頭,寒城,我跟你說的丫頭就是她。”


“來的路上她被幾個人追殺,看見我便跑來求救,想著你在這,便帶來了。”孤冷公子冷冷的看著那抹青色的身影,眼底還帶著幾分複雜和嘲諷。


“追殺?!”寒城淡然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不可思議。


“傾城公子的兩個小童不知作了甚壞事被人追殺,正好她經過那裏就被誤會了。”手一擺周圍的侍衛撤去站在了他身後,“我該走了。”短短幾個字也不帶一點感情,就要提步離去。


院子裏突然刮起一陣寒風,石頭上的春丫頭腦袋一個猛地,倏地醒了,迷糊著眼睛看了看周圍,視線中出現三道身影感覺很是熟悉,腦子勉強轉了轉,她霍的起身,“公子……三個都在啊。”那犯傻的勁實在是可愛極了。


傾城公子“撲哧”一笑,大步走過去敲敲她的腦袋瓜子,玩笑道:“你這小丫頭倒是心放得開啊,在這裏你都能睡著,就不把那口水把你的小嘴凍上。”指了指她的嘴角。


春丫頭臉一抽,忙用手擦擦嘴角,發現沒什麽才意識到自己上當了,狠狠的瞪了他兩眼,那邊寒城看見心底泛出不同的滋味,也走過來很自然的伸出手,“我們該回去了。”


“哦,寒城哥哥。”春丫頭伸出手放到寒城的手裏,暖暖的舒服。


兩人不發一言徑直離去,還在院子裏的兩人臉上不同的神色,不過很快院子裏又恢複了平靜。一路上,春丫頭低著頭乖乖的走在後麵,其實內心不知道有多掙紮,還暗罵了那錦衫男子幾句,又想到一會公子回去怎麽懲罰她,她就心裏發顫。


正文 7 懲罰


更新時間:2013-01-25


夜色朦朧,街邊的還有幾處潔白的雪跡,昏暗的燈光下,寒城身形極為修長,穿著一襲純白色雲翔繡紋錦衫,腰束月白祥雲的寬腰帶,掛了一塊玉質圓潤的墨玉,整個人看起來氣質優雅,風度翩翩。


春丫頭被他拉著直直往前走著,她悄悄的歪著腦袋看著他的俊臉,卻沒有看出什麽,然後又扭回頭頭來看看莫溪姐姐,雙目相對,被莫溪的冷光逼得縮了腦袋。


三人一路沉默著,直到走到豪雲酒館門前,寒城才停下腳步抽回了自己的手,精致的五官帶著淡淡的溫和,看著身後的小丫頭:“晚上可吃了?”


春丫頭放在半空中的手緩緩收回來,低著頭吞吞吐吐說出一個字:“餓。”


寒城看著她膽怯的樣子突然沉悶的心情也瞬間撥開雲散了,習慣性的摸摸她的小腦袋,語氣也溫和了許多:“走,先去填填肚子。”說完先走了進去直接上了二樓。


何莫溪經過她身邊拉上她的胳膊:“走吧。”


“莫溪姐姐,寒城哥哥是不是又生氣了,我又闖禍了對不對。我隻是……”她兩隻手攪在一起,心裏亂亂的,就怕寒城哥哥生氣了又回去罰跪,那她的小腿豈不是又要遭殃了。到現在她晚上睡覺時還疼疼的。


“我也不知道,先填飽你的無底洞再說。”何莫溪也不由開了玩笑,捏捏她的小手,“好了,暫且別說這個。”


進了雅間,三人圍著圓桌坐下,不一會就上好了菜,春丫頭一看滿滿一桌的菜,眼睛泛著亮亮的光,半張著小嘴驚歎後是舔舔嘴唇,那模樣活活像是餓了好幾天的。何莫溪掩嘴而笑,寒城則輕咳一聲:“你這幾天沒有吃飯麽?”


“哦。”丫頭才反應過來,笑笑,“沒有,沒有,寒城哥哥怎會這樣說,紫衣姐姐每次都會給我留很多雞腿。本來下午拿著幾個銅板出來買芝麻餅吃的,沒想到……”立即收了話,好奇的指指自己跟前的那道菜,“這是什麽菜,丫頭第一次見啊,看著就很好吃啊。”伸出小手指就要抓個嚐嚐。


何莫溪趕緊用胳膊肘撞了撞她的胳膊,明眸微微一瞪,“霸王別姬。”


春丫頭縮回手,“嘿嘿”一笑:“這名字好奇特,怎麽像人名呢。”看到對麵的寒城沒有動筷,她又盈盈問道,“寒城哥哥不餓?”


寒城才拿起筷子吃了起來,那動作不急不慢又帶著優雅。春丫頭吃起來就不管不顧了,一個個都不放過,低著頭吃的很歡,旁邊兩人吃了一會便目光移過來,隻看著丫頭狼吞虎咽的吃著,那跟前的幾盤菜不多大一陣就空了。寒城內心泛出濃濃的憐惜,剛才一直握著她的手就發現她的手心裏有一層層的繭,這丫頭以前一定吃了很多苦,在關外也沒有見過這些菜肴。


春丫頭感覺微微飽的時候才抹了抹嘴抬頭,開心的一咧嘴:“我吃飽了。”然後才發覺其餘兩人都是看著她,他們倆人碗裏的米飯根本就沒有動多少,她不好意思的眯眯眼,“是丫頭把菜吃完了麽,你們沒有吃?”


“吃飽了,我們就該回去。”寒城已經起身整理好衣袍向外走去,那聲音倒聽不出喜怒,丫頭立即心裏又犯了難,這公子的性子太難猜測了,莫溪姐姐是怎麽樣察言觀色的,神色變化的太快,她還是別費這心思了。


三人自然從正門而進,卻沒有直接進了東苑,而是去了西苑。春丫頭暗叫不好,估計是公子要生氣,自己偷偷跑出來的事情還沒有懲罰呢,一會千萬不能把紫衣姐姐和白衣姐姐交代出來,想好後幾步跟上,一起進了西苑。


剛進西苑就看見丫頭門口站著兩個人影,彎著腰不知道在說什麽,而後看到門口站著的三人,身影一頓,連忙走過來,紫衣拍拍丫頭的肩膀:“我說這是去哪了,原來是跟著公子出去了,讓我們好生擔心。你出去也不跟姐姐說一聲啊。”


春丫頭咬咬唇:“紫衣姐姐,不是寒城哥哥帶我出去的,是我自己偷跑出去的。”


“啊,難道你是……”


春丫頭連忙打斷她要說出口的話,諂笑道,“紫衣姐姐,你是在怪我沒有告訴你吧。你就饒了丫頭這一次,丫頭下次一定跟你說啊,還會給你帶好吃的。好不好,這次就別生丫頭的氣了。”


紫衣聽完也知道了丫頭的意思,忙笑著附和著:“好,下次可要告訴姐姐啊。”


兩人聊得正歡沒有看到一邊的寒城臉色越來越陰沉,就她們那點小伎倆他能沒有看出來,一個眼神過去,何莫溪立即知道了什麽意思,正色道:“紫衣,白衣,你們違反府中規矩,罰你們在浣洗房洗一夜被褥。”


“是,公子。”紫衣和白衣都恭恭敬敬的接受了懲罰。


“不,寒城哥哥……公子,都是丫頭的錯,要罰就罰丫頭吧。是丫頭非要讓她們帶我出去的,不是她們的錯,都是丫頭太貪玩了。公子……”春丫頭急急走過來拽拽寒城的衣袖,仰著頭向他求情,“都是我的錯,不要罰她們好不好,她們是好人,丫頭是壞人。”說著明亮的大眼睛就蓄滿了淚水。


紫衣不忍看到丫頭這樣,鼻子一酸,“丫頭,是我們把你帶出去的。”


寒城抽出自己的衣袖,臉色依舊不怎麽好,語氣如霜:“收起你們那點小心思,你們在街上的玩鬧我看的一清二楚,不要每次都不知悔改。這是最後一次你們偷偷出去,再讓我看見直接送到軍營。”果然說完最後一句話紫衣和白衣的臉色就變了,放在小腹前的手顫抖著,“還有你,收起你的眼淚,過來。”轉身大步走了出去。


春丫頭被他的話一激抿著小嘴哽咽著,那雙大眼睛烏溜溜的掃了掃還弓著身的紫衣和白衣,白淨的小臉土灰一片,才知道自己這次闖了多大的禍,跟著齊寒城出了西苑。


何莫溪也知道這次公子是真的生氣了,不然也不會說出那麽狠的話,看見那兩個身影走遠了才走近紫衣和白衣,“丫頭鬧也就行了,你們還跟著鬧。公子是看著丫頭那點純真才不忍懲罰她的,你們呢,有什麽本事讓公子縱容你們。偷偷出去的事被發現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明天就被那扇小門堵上,今晚聽說丫頭因為偷跑出去差點丟了小命。”


“什麽,丫頭差點丟了性命,何姐姐,是我們錯了不該帶她出去。”紫衣才意識到自己錯了多大的錯誤,如果因為此時丫頭真真丟了性命自己自責都來不及,圓圓的臉上立即露出愧疚。


“好了,不管是因為什麽,府裏都不能有私自出去的小門,這是為你們著想。先回屋休息一會,再去浣衣房。”這寒冬臘月的用冷水洗衣最是苦了,凍傷手指是小事,得了什麽大病可是最受苦的。


“知道了。何姐姐。”紫衣和白衣弓弓身各自回了屋。


東苑,正房裏。春丫頭站在外間好大一會了,低著頭數著自己裙擺上的梅花個數,數著數著就眼花繚亂,忘了剛剛數過的數,懊惱的喘著粗氣眨眨眼。內間。何莫溪侍候著公子潔麵,鋪好床褥,幫公子換下厚衫,穿上一件薄衫,才退出來出了房間。


春丫頭以為莫溪姐姐出來後會叫自己進去或者是吩咐自己的懲罰,沒想到莫溪姐姐沒說話就走了,她踮著腳走了幾步就看到一個人影把自己的影子給掩蓋了,她趕緊抬頭來,“公子……”那小臉上勉強掛著純淨的笑。


寒城看都不看她,徑直向書房走去,“過來。”依舊是不冷不熱的兩個字。


春丫頭狗腿的跟過去,“公子,丫頭……丫頭沒事做就想出去玩玩,以前在家鄉的時候,都會跟著爺爺去草原上騎馬,如今困在這裏好不自在。丫頭在這樣呆下去都發黴了。”


“不是給你拿了幾本書麽。”


“丫頭……丫頭對那些幹巴巴的名人誌士不感興趣,無趣的很。”她一看就想睡覺。


“你和傾城公子怎麽認識的。”


春丫頭還正想著剛才的問題,就被他又來的問題怔住了,半天才反應過來,瞅了瞅公子的還是麵無表情,便如實回答了,“本來是紫衣姐姐

王府丫鬟追夫記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王府丫鬟追夫記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王府丫鬟追夫記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策行三國頂級兵王扶搖皇後庶女悠然王府丫鬟追夫記重生之毒妃碧凰亂鬥水滸大明之崇禎大帝盛唐劍聖暗戰逍遙遊三國之極品董卓揮散帝王的桃花老爺有喜大唐農聖漢末皇戚大宋昏君超神至尊兵王閑臣風流神棍廚子在大唐回到宋末玩三國北宋最強大少爺大明1630逍遙小地主民國之鐵血少帥狼煙起我在水滸鬥地主最強特種兵王抗戰之第十班
  作者:慕魅景所寫的王府丫鬟追夫記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王府丫鬟追夫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